魔道至尊

0049 不堪其扰

0049 不堪其扰

“嘭,嘭,嘭……”

还是后山的谢家墓地,还是那棵熟悉的大树。

谢玄浑身大汗,神情专注,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交叠的双手之上,双手和大树的距离不超过半寸,每隔一段时间,谢玄的双手就是一抖,劲气催发,碎石掌的威力迸射,轰击在大树的树身之上。

只不过,也并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其中有着一大半的次数,都是劲力没有来得及催吐,最后轻飘飘地拍在树身上,却没有一点威力可言,毕竟,双掌离着树身的距离太近了,只有半寸,无论怎么全神贯注,想在这半寸的距离内发力,其难度都太高了。

这还是碎石掌,如果换了其他的武技掌法,从先天上就决定了不可能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发力,怎么练都没有用了。

虽然成功率不高,谢玄却没有丝毫沮丧和分心,他清楚地知道,这是碎石掌修炼的必要过程,先是练到“寸劲”,能够在一寸的距离处成功发力,然后逐渐缩短距离,直到半寸,再短,一直缩短到最后,即使没有距离,贴在树身上,也能成功发出碎石掌的劲力。

那个时候,就是碎石掌的第二个境界,暗劲!

这个过程是枯燥而乏味的,有的时候接连好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心中的沮丧难以言述,然而此时的谢玄,尚显稚嫩的脸庞上带着坚毅,即使经历了连续失败,他表情也没有丝毫波澜,在他心里,这种程度的修炼只是很平常而已。

“哇,小家伙,你的功夫从哪里学来的,可不是普通货色啊,瞧瞧,这是寸劲啊,哇,你已经修炼到了半寸的程度,真是令我惊讶啊。”

在谢玄的身旁,一个聒噪的声音不时响起。

谢玄微感无奈,朝身边看去,只见一个人身穿麻衣,头发披散下来,正手舞足蹈地大叫,不是谢疯子还能有谁。

自那一日演武堂过后,谢疯子就仿佛盯上了谢玄,无论他去哪里,都会忽然出现在他身边,然后大喊大叫,对谢玄的修炼品头论足,如同一个甩不掉的影子。

“谢疯子,你能不能安静一点,你打扰到我的修炼了。”谢玄皱眉,以他钢铁一般的意志,也被谢疯子弄得心绪烦乱。

“喂喂喂,你不会是以为我特地来打扰你的修炼的吧,开玩笑,我可不是那种人,我其实是最期待你的成长的啊,等你修为长上来了,我们好好打一场,哇哈哈,想起来就兴奋!”谢疯子自顾自地哈哈大笑。

“不行了,忍不住了,小家伙,现在我们就打一场吧,我把实力压制在六品武士,怎么样?”

嘴里说着“怎么样”,可是他根本就没有等待谢玄回答的意思,双眼泛光,直接就一掌打了过来,虽然说他把实力压制在六品武士的境界,没有用上真气外放,但是以他雄浑的真气,跟本不是四品武士能够抵挡的。

幸好,谢玄修炼十二品先天诀,真气的雄浑程度也远远大于普通四品武士,倒也不是无法抵挡。

谢疯子掌势狂猛,带起一阵劲风,将谢玄的头发都吹得向后飘去,谢玄不敢怠慢,急忙双掌在身前交叠,劲力急吐,和谢疯子硬拼了一记。

强烈的劲风爆裂开来,以两人为中心,草地倒伏,一个涟漪向外扩散,溅起漫天草屑,分外美丽。

“好好好,好爽,再来过!”

谢疯子仰天长啸,长发如狂蛇般舞动,状极疯狂,那双眼中中除了战意,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情绪。

“嘭嘭嘭!”

谢疯子再次举掌袭来,一掌快似一掌,谢玄有心躲避,却是脱不开身,只能双手交叠在身前,迎接着狂风暴雨一般的打击。初时谢玄还能有时间发力,然而谢疯子的出掌越来越快,最后谢玄一次发力没有完,另一次攻击就已经来到了,让他心中暗暗叫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势终于停了下来,谢玄呻吟了一声,不由自主地坐倒在地上,不住喘息。

再看谢疯子,如同饮了醇酒一般,满脸迷醉之色,大吼道:“好畅快!今天算是满意了,我今晚就放过你,明天我们再来过!”

几个起落,身影消失在树林当中。

“这个谢疯子,当真够疯。”

谢玄干脆躺在了地上,全身每一寸都在**,那是用力过度的特征,想到明天说不定还要来这么一回,谢玄顿时满脸苦笑地叹了口气。

不过,谢玄自己也不是没有收获,在那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势之中,他的碎石掌被逼出了全部的潜力,几乎是没有间隔的发力,而在这样的磨砺中,他的收获比自己练上一天还要大。

当然,谢玄可并不喜欢这种粗暴的修炼方式。

全身酸软无力,谢玄放开四肢,眼睛看着天空,天空瓦蓝瓦蓝的,干净而深远,几片白云飘动其上,微风吹过他的发丝,带来一阵泥土的味道。这样的感觉,让人心中一阵宁静。

“如果,生活一直这样下去,倒也不错啊……”

谢玄满意地、长长地感叹着,可惜的是,他根本没有这个资格去悠闲,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无数的遗憾需要他去弥补,无数的人需要他去拯救,而摆在他面前的,就有一个急迫的任务。

洛丹峰!

仔细算来,离洛丹峰传回父亲的死讯,时间已经不到一个月了,他必须尽快赶到洛丹峰去查明情况,以便成功地把父亲救下来。

谢玄之所以现在还留在谢家,只是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碎石掌的修为再推进一层,最好能达到暗劲的层次,好增加洛丹峰之行的筹码,毕竟敌人是谁都不知道,以他现在四品武士的修为,很可能遇到无法解决的危机。

没想到,碎石掌的修炼,比他想象中还要难,眼看几天之内是没有希望修炼到暗劲的层次了,谢玄心中有些不甘,但是却也不能够耽搁下去了。

平心而论,谢玄修炼碎石掌的进步速度,已经颇为骇人了,这可是地阶上品武技,常人几年都未必能够入门,而谢玄不到一个月就练到寸劲的层次,甚至缓缓逼近了暗劲的境界,这都要归功于他魔道宗师级别的武道见识。

然而,见识再高深,也弥补不了他现在修为的不足,还有身体上的脆弱,如果有七品武师的修为,那么谢玄几乎可以立刻就将碎石掌推进到暗劲的层次。

“七品武师啊!”谢玄又叹了口气,时间,还是时间,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凭借他的见识经验,足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进阶先天秘境,然后横扫整个大唐,击败所有仇敌,然而,那都是如果……

现实是,他必须要以四品武士的修为,去营救父亲谢承乾,不接受也得接受!

修为的提升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除非是有无数的天才地宝摆在他面前,任他挑选,丹药随你嗑,修炼灵地随便进,那还差不多。从此也看出,那些庞大的宗派在武道修炼上占有多么大的优势,那些宗派的弟子,修炼天赋都是万里挑一,自幼就有着宗门提供的各种得天独厚的条件,修炼的又是传承千年的秘法,进度绝对不会再谢玄之下!

而什么条件都没有的谢玄,现在也只能干瞪眼了。

想了想,谢玄心中暗暗定下计划,不再拖延,后天就开始洛丹峰之行,至于明天这一天,他还要做一些最后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