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50 青骢马

0050 青骢马

“小玄,你怎么这么有闲心拉我上街,有什么东西要买吗?”

旧街的街道上,谢道韫和谢玄并肩而行,今天一大早,谢玄就来找她,一路拉着她来到了街上,她清楚这个堂弟的性格,不是特意想要买什么东西,是不会主动来逛街的。

谢玄今天来街上的主要目的,是要买一些远行的必需品,还有一些有独特所用的东西,为这次洛丹峰之行做足准备,至于为什么拉上谢道韫,就连谢玄自己也不清楚,他明明已经熟悉了岳安城的道路,不需要向导了,但还是鬼使神差地去把谢道韫拉上,一起来到了旧街。

或许,是因为上次听闻了谢道韫的隐秘,心中有些不安,怕她出事?

旧街的人流还是那么拥挤,谢玄和谢道韫渐渐地就挤到了一起,谢玄把她护在怀里,刚要说话,忽然发现,谢道韫的脸上有几道红红的印子。

“堂姐,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谢玄伸手在她滑如凝脂的脸上轻抚,心中想着,难道是谢承武又殴打堂姐了?

“没,没事。”谢道韫慌乱地低下头,然后一丝红晕从她脸上被谢玄触碰的地方荡漾开来,逐渐扩散到她的整个俏脸,还有一截粉颈。

谢玄心中也忽地生出一丝不妥来,一直以来,因为谢道韫是他的堂姐,他心中也没有什么顾忌,然而前些天听闻了谢道韫在谢家墓地的那一番话,心中也有了一丝怀疑,或许谢道韫并非是他的堂姐?

如果是这样,一直以来他和谢道韫之间的亲密举动,就实在有些过火了

这些话谢玄当然不会说出来,他呵呵一笑,当做没有看到谢道韫满脸羞红的样子,说道:“没事就好,那我们继续走吧,我要先要去买一匹马,该去哪呢?”

谢道韫缓过神来,指着远处的一个方向说:“那里就有一个马市,你要买什么样的马,钱够吗?”

谢玄拍了拍胸脯:“放心,钱管够,要买当然是买最好的马喽。”

他从陈传那里搜刮来了十万两银票,现在还原封未动地躺在他的怀里。

“对了,你买马干什么啊,难道你要出门?”谢道韫忽地觉得不对。

“是啊,确实想要出门一趟,我现在修为进境太慢,想要出门历练一番,或许能有奇遇也说不定啊。”谢玄随手扯谎,呵呵笑道。

“你呀,真不让人省心,这么大的事情,你和萧婶婶商量了没有啊?”谢道韫眼中有些嗔怪。

“唔,今晚就说,”谢玄模糊不清地说,然后急忙向前一指,“那里就是马市了吧,哇,好多马。”

见到谢玄有意回避这个问题,谢道韫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随他进入了马市。

岳安城是个小城,能买得起马的人不多,买卖牲口骡子的集市在另一个地方,所以这个马市里人并不多,而且多半是只看不买,道路也出奇地整洁。

谢玄二人一路看过去,两旁的马厩也干净得很,看来是经常打扫,一匹匹马分列两旁,身上都是油光滑亮。走到一半,马市老板送走一个客人,然后过来招呼。

“二位公子小姐,要看看马?”

“恩,我要一匹上等的好马,不是用来看的那种,而是真正能跑的千里马。”谢玄开口说。

“我明白了,公子您放心,我这里有不少真正的千里马,我带您去看看?”老板把谢玄两人带到一个马厩前,指着里面的马说道:“您看这一匹,多精神,正当能跑的时候,您再看身上的皮毛,跟缎子似的,又滑又亮。”

谢玄本身不怎么懂马,前世的时候他实力超群,一人一剑走遍天下,速度比奔马还要快,当然不需要骑马,所以这老板介绍一番,他心里就差不多认可这一匹了,只是嘴上随便问了一句:“老板,有没有更好的。”

“更好的?”老板沉吟了一会,说道:“我这里新进了一匹好马,马确实是好马,但是性子太烈,您要看看吗?”

“那就看看吧。”谢玄想了想,反正时间还早得很,看看也无妨。

两人随着那老板走了一阵,径直穿过所有的马厩,然后在尽头处一拐,伸手推开一扇小门,谢玄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响亮的马嘶。

“听到了吧,就是这匹马,好几天了也降不住,要不您别过去了,有点危险。”

“无妨,既然来了,总要看一眼。”谢玄摆了摆手,向里走了几步,里面是个大院子,一匹马没有任何束缚地在院子里奔驰,绕着院子疯狂地奔跑,试图找到冲出这个小空间的道路。

在这个院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一名中年人,看身上打扮,应该是这里的驯马师,而另一个是个年轻人,一身白衣如雪,面容俊朗,手中折扇轻摇,面带微笑,竟然对眼前的烈马丝毫无惧。

谢玄眉毛一挑,这个人竟是个熟人,敖无双!

心中微微惊讶,然后就想要退出去,倒不是怕了敖无双这个人渣,不过明天就要启程前往洛丹峰了,这是头等的大事,谢玄不想横生枝节。

谢玄不想生事,可是敖无双不这么想,他听到院门一响,眼神无意中瞟了过来,发现是谢玄和谢道韫两人,立刻眼睛大亮,几步走了过来,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潇洒之极的笑容:“道韫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

“是啊,有缘有缘,下次见面更有缘。”谢玄皮笑肉不笑,拉着谢道韫就要往外走。

“诶,难得这么有缘,不如一起来看看这匹马这么样。”敖无双手中折扇“啪”地合上,一步踏过来,正好挡在院门处。

“好,既然敖公子如此盛情,我们姐弟就给你这个面子。”谢玄心中恼怒之极,不过此时不好得罪敖家,他就要启程去洛丹峰,接下来母亲萧碧云要一个人留在谢家,此时就算自己忍辱负重,也不能到处树敌。

否则的话,就算救回了父亲,母亲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他更加不会原谅自己。

看到谢道韫留了下来,这敖无双顿时眉飞色舞,大献殷勤,不住地对着那匹狂奔中的马指指点点,言语间说的都是相马之道,这匹马如何如何好,谢玄对这个没有兴趣,听得索然无味,心中暗暗冷笑。

倒是谢道韫,天生温婉可人,是岳安城有名的才女,无论心里怎么想,面子上都依足礼节,和敖无双交谈起来,谢玄看在眼里,更是恼怒不已。

敖无双忽地回过头来,对谢玄说道:“谢玄兄弟,这种烈马,只会服从他认可的主人,你要不要试试啊。”

谢玄正闲的无聊,闻言眉头一挑,“试试就试试,怕你不成!”

说着,觑准了一个机会,那匹烈马正从身前奔过,谢玄纵身而起,准确地骑在这匹马的背后,这匹马是青骢马,青白杂色相间,背部的毛色是一片白色,皮毛光滑,谢玄下意识地用手在这马背上一抓,那青骢马立刻就人立而起,长嘶了一声,仿佛发了疯一般,差点把谢玄摔下去。

马市老板急急地道:“这位公子不懂得驯马,这马可不能这么骑啊,要出事的啊。”

敖无双对谢道韫一笑道:“道韫小姐,需要我去救下令弟吗?”

看样子,他早就恼怒谢玄无礼,想要借此机会来整治谢玄,同时在美人面前大出风头。

没想到,谢道韫抿嘴柔柔一笑,看着谢玄的身影,眼眸里没有丝毫担忧:“没关系的,我这个弟弟还有几分过人之处,不会被摔伤的。”

不知道为什么,谢道韫就是对谢玄有信心。

敖无双笑容冷了下来,悄然冷笑。

谢玄坐在青骢马上,只觉得风驰电掣,四周景物飞速倒退,劲风从面前吹来,让他呼吸都困难。然而谢玄是什么人?他前世纵横天下二百年,连毁天灭地的先天妖兽都收服过,虽然他不懂得驯马,但是他心里懂得这些兽类的心思。

野生兽类,物竞天择,只会服从比自己强大的人!

勉强在马背上坐着不被甩出去,谢玄闭上眼睛,俯下身子,轻轻抱住马儿的脖颈,这个动作又是让那马场老板一阵心惊肉跳,驯马之道,尤其不能抱住马儿的脖颈,否则马儿会更加疯狂。

果然,那青骢马发出一声更加响亮的嘶鸣,四蹄发了疯一般在地面上蹦跃,照这个趋势,谢玄几个呼吸之后就会被摔下来。

就在这时,伏在马背上的谢玄深吸了一口气,双眼猛地睁开,前世无数杀伐记忆涌现在脑海中,宛如实质的煞气从谢玄的身上迸射而出!

“稀律律!”青骢马长嘶一声,忽地静了下来,四蹄不安地踏动着,全身皮毛乍起,但是再也没有过激的举动了

“喂,马儿,你认不认我这个主人,你要是不认,哼。”谢玄翻身下马,来到它的面前,看着它的眼睛冷哼了一声,这匹桀骜不驯的马儿,被谢玄隐含煞气的眼睛一瞪,竟然畏惧地退后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