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53 雨夜

0053 雨夜

正是傍晚时分,然而根本看不见夕阳的影子,天空阴沉沉的,不时传来一阵沉闷的雷鸣,风卷残云,乌云滚滚。

风雨将欲来,一片肃杀意!

谢玄坐在青雪的背上,抬眼望去,四野一片朦胧,周遭寂静无声,只剩下疾风吹过树林所发出的呼啸,混合着沉闷的响雷,宛如怪兽的咆哮。

谢玄暗叫了一声倒霉,今天早上就看到天边阴沉沉的,所以他故意加快速度,全力疾奔了一天,想要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没想到此时天色渐晚,全身都颠簸的要散架了,竟然还没有找到。若是呆会儿下起雨来,在疾风骤雨中露宿一夜,那滋味光想想就难受极了!

此时已经是他离开谢家的第六天了,前几天风和日丽,虽然免不了风餐露宿,旅途劳顿,不过以谢玄的坚毅心志,倒也算不了什么,然而今日碰上这么个鬼天气,眼看着暴风雨就要来临了,谢玄心里也不由得有些烦闷。

谢玄心中已经不抱有希望,只是惯性地又往前走了一段,他忽地眼前一亮:在前方的树林中,一座孤零零的房子隐约可见,在闪电的照耀下,显得分外亲切。

过夜的地方有了!

**的青雪疾驰了几步,转瞬间就来到那间房子旁边,看清了房子的样子,谢玄又失望起来。

眼前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墙壁就是几块木板简易地钉在一起,只是这屋子已经年久失修,破破烂烂的,屋顶破了几个大洞,墙壁更是连完好的地方都没有,若是暴风雨来临,恐怕和露宿林地没什么两样。

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谢玄推开那扇几乎要掉下来了的木门,走进这间屋子,同时顺手打亮了火折子,借着光亮四处打量着。这样破烂的屋子里当然不会有人居住,里面摆放着不少乱七八糟的垃圾,仔细观察,有一些零碎的兽皮、兽骨,还有一大片褐色的血迹,从这些迹象来看,这里应该是一个猎人的临时住所,只不过后来废弃了。

伸手清理开了一块干净的地方,趁着还没有下雨,谢玄又去屋子外面的林地,弄了一些柴火回去;然后他又在那堆垃圾里翻找了一番,发现大多数没有用的东西,不过最终倒是找到了一个铁质的小锅,擦了擦,发现锈得还不算严重;还有一些破木板和钉子,这倒是意外之喜,谢玄三下五除二把木板堵在了周围几个比较大的窟窿上,再把门修好,狂风似乎一下子就被隔绝在外面了。

再一次清理了一下地面,在中央处点了一堆火,然后搭建了一个简易木架,把小锅架在火上,把随身带着的水和干粮倒进去,也不管脏不脏了,准备熬一锅热乎乎的粥出来,他这几天可没吃上过一口热饭。

看着跳跃的火苗,还有渐渐冒出热气的小锅,谢玄满意地舒了一口气,在这样的天气里,能有这样的待遇,几乎是一种享受了。青雪也进了屋里,挨着谢玄趴在了地上,感受到渐渐热起来的屋子,也不由得欢叫了一声。

咔嚓一声巨响,外面电闪雷鸣,大雨终于瓢泼似地下了起来。

外面是疾风冷雨,劲风吹得木墙不住呻吟,大雨从屋顶的窟窿里灌了进来,打在地上啪啪直响。谢玄靠着青雪半躺下,双腿伸长,烤着火,等待着水开、粥熟,一派闲适,只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很好。

半眯着眼睛,谢玄有些出神。算上路程,等他到洛丹峰的时候,离父亲的死讯就只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了,看似时间还算充裕,可是谢玄有苦自知:父亲真正的死因到底是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具体死在哪里,也不了解,只知道和洛丹峰有关。若是事先能碰到父亲当然是好的,如果父亲只是在最后一天才上的洛丹峰,那事情可就麻烦多了,洛丹峰那么大,他怎么保证可以准确地找到父亲的踪迹?

只要迟了一分,就会酿成终身遗憾。

“喀嚓!”又是一声响雷,把谢玄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这才发现,眼前的小锅里,粥已经完全沸腾了,咕嘟嘟地跳动着,如果他再出神一会儿,恐怕这锅粥就要糊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谢玄伸手把锅从架子上拿了下来,正要吃一口试试味道,他的动作忽然僵住,侧耳仔细听去。

外面是凄风冷雨,电闪雷鸣,然而在这些宏大的声音中,谢玄仿佛听到了一些异样的杂音,那是他前世历经无数磨难生死,才锻炼出来的超强耳力。在劲风呼啸的声音背景下,隐藏着一声悲鸣,似乎是马儿的尖声长嘶?可是在这种时候,怎么还会有人冒雨赶路——就算找棵大树避雨也好啊!

正在谢玄疑惑的时候,青雪耳朵忽地一动,站立起来,一声长嘶,就要冲出门外。谢玄连忙把青雪安抚住,然而他的疑惑之色更重了,看青雪的反应,应该是有他的同类遭了难?

无法在等待下去,谢玄冒雨冲了出去,一出门,暴风雨立刻就扑面而来,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也难以呼吸。不过谢玄终究是非同常人,几个呼吸之间就调整好了状态,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暴风雨狂暴地肆虐着,即使是谢玄也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想来对方更加看不清自己了,谢玄心下稍安,没有了顾忌,直接朝对方冲去。脚下泥泞的很,谢玄艰难地跑了几步,耳中终于传来了稍微清晰一点的声音。

是许多马匹的声音,夹杂着几名男子的呼喝声,其中有一匹马叫声凄厉绝望,似乎身负重伤,风雨中隐隐传来一个女子的娇叱声。

恰在此时,一道闪电划过,接着一刹那的亮光,谢玄看清了眼前的情景:树林外的官道上,一名红衣女子骑在马上,当先疾驰,只是那匹马身负重伤,一瘸一拐地,而谢玄也敏锐地注意到了插在马身上的箭矢;而女子身后,几名男子正骑马追赶,一追一逃,双方迅速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了。

从眼前的情景和双方的呼喝声来看,事情再明显不过了,就是那名红衣女子,不知道为什么被身后几名男子追杀,眼看就要不敌被俘了。

如果是风和日丽,在城中发生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都会想到“强抢民女”这四个字,不过发生在这种雨夜,事情肯定复杂得多,冒着这么大的风雨,疾驰在远离城镇的官道上,绝对不会只是为了区区美色。

虽然英雄救美是每个男人的天性,然而谢玄可不是那种没脑子的男人,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他还不想贸然掺合进去。眼看着他们朝自己来了,谢玄急忙退后了几步,藏在一棵大树后面——其实就算不这么做,他们也极难在漆黑中发现自己,不过谢玄还是选择了谨慎一些。

又是一道闪电!

借着闪电的光芒,那几人应该也是看到了林中的这间小木屋,红衣女子翻身下马,抛弃了已经濒死的坐骑,向林中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发出了凄厉的呼救声:“救命!”

谢玄看清楚了,这女子一身红色披风罩头,身材窈窕,腰腿纤细修长,面目被遮住了,看不到脸庞,不过单凭身材大概也能断定应该是个美女。不过谢玄可没有英雄救美的念头,只是心中疑惑,她朝木屋呼救有什么用,就算屋子里有几个猎户,只怕也帮不上她的忙。

事实上,那红衣女子倒不是认定木屋中有人,只不过人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总是本能地想要抓住任何一根稻草。

女子是步行,而那些男子是骑马,纵使林中不适于疾驰,但是那几名男子也渐渐地超过了她,很快就将他包围在里面,借着电光看去,大概是五名男子,都是身形矫健,呼吸沉稳,看样子都是修为不低的高手,而红衣女子在几人的追赶下逃了那么久,武学修为也应该不俗。

“哈哈,红娘子,这下你没处可逃了吧,这一路上,可把我们淮南五虎追苦啦。”一名身材彪悍的男子哈哈大笑,看样子就是这几个人的头儿了。

谢玄敏锐地注意到,这“淮南五虎”小心地将“红娘子”围在了中央,但是没有立刻动手,看来是对着女子有着不小的顾忌。

红娘子倒也是个不俗的人物,被几个彪形大汉包围在里面,竟然也迅速地冷静了下来,扬声道:“我知道你们淮南五虎的名头,不过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为什么要追杀于我?”

领头的大汉哈哈一笑:“红娘子,你不必装傻,我们淮南五虎这次是受人之托来半路截杀你的,不会让你顺利地到达洛丹峰,至于要杀你的人,嘿嘿,你自己应该最清楚。”

“不错,我确实清楚,有理由阻止我回洛丹峰的人,只有一个,哈!”红娘子惨笑了一声,随即又仰起头,冷冷道:“他一定给了你们不少好处,不过,为了金银财宝,值得和应天书院作对吗?”

谢玄心念一动,应天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