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55 孤男寡女

0055 孤男寡女

谢玄在外面淋了半天雨,浑身都湿透了,此时进入屋内也不顾及红娘子就在一旁,迅速将全身衣物都脱了下来,搭在青雪的背上,借着火堆的热力来烤干,而迷魂粉、袖箭、银票等物品,早在他出门的时候,就先藏在了包袱里,毕竟这些都是怕水的东西,大雨之中,就算带了出去也用不上。

红娘子回身关上门,将凄风苦雨再一次关在门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或是出于心中的警戒,她还是选择了谢玄对面的地方坐下。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沉默,只有火焰噼啪作响。

过了一会儿,谢玄暖和过来,抬头对红娘子说道:“你还不把衣服脱下来吗,穿着湿衣服过夜,会生病的。”

红娘子“啊”了一声,仿佛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看来她倒是个千金小姐,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懂,不过想来也正常,能进入应天书院的人,只可能是大家族的公子小姐,普通人是不可能付得起那笔昂贵的学费的。

犹豫了一下,红娘子先是伸手把披风脱了下来,然后,整个房间仿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那是一张明艳无俦的脸庞,弯弯的柳眉下面,是一双如烟似水的眸子,琼鼻腻如玉脂,一点朱唇,白玉般皎洁的肌肤,衬托出一种不然纤尘的美丽来。谢玄的表情本来是漫不经心的,然而看到这张完美的俏脸,也不由得一怔,这样的美丽,足以使任何男人呆滞!

不过,谢玄的身体虽然正当年少,灵魂终究是有着两百年的经历,前世一百年的孤寂他都忍了下来,这女子虽然美得惊人,却还不足以让他失态,眼神在红娘子的俏脸上打量着,既不故意挪开,也不过分热切,就像在欣赏一幅美丽的风景。

红娘子盯着谢玄的表情,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容貌有怎样的诱惑力,从谢玄干净利落地击毙外面两名男子来看,她完全不可能是谢玄的对手,如果谢玄贪图她的美貌,意图不轨,那么她真就是前门驱虎,后门进狼了。

然而,她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异样,眼前的男子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对自己的容貌丝毫不动心?这种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身上的湿衣服,也要……也要脱下来吗?”红娘子忽然颤声道。

谢玄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耸了耸肩,呵呵笑道:“我明白,美人脱衣服的时候,我应该转过身去的,那才是君子所为,不过嘛……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更加不会笨到把后背交给一个陌生人,你说对吗。”

想了想,谢玄又补充道:“你脱不脱衣服,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你有选择不脱的权利。”

谢玄几乎是呻吟了一声,目光只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就华丽败退了,即使他有着两百年的灵魂,然而眼前的这个女子,足以使圣人都心神失守,谢玄只觉得自己再多看一眼,就要把持不住了,而他的鼻孔里忽然一热,似乎有什么**就要留了出来。

急忙按了按鼻子,如果再这个关口流出了鼻血,那可就真的出丑了啊。

“噗嗤”,似乎觉得自己扳回了一城,红娘子启齿一笑,雪白的贝齿隐隐一现,那忽地一笑,宛如云破月来,昙花盛开,更添美丽。

“这个妖精!”谢玄暗骂了一声,终于不敢再看,低下头去,把原先那一锅粥再次架在了火上,刚才一番打斗,这锅粥已经有些凉了,谢玄在屋顶的破洞处接了点雨水,倒入锅里,再次开始加热。

火苗不住跳动,发出噼啪的响声,青雪不时打着鼻响,外面的风声,雨滴打在屋顶、墙壁上的声音,这一切忽然组成了一种奇特的韵律,让这个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安宁起来。

或许是受不住这沉闷的气氛,红娘子主动开口:“恩人,你叫什么名字呢,是干什么的,以后我回到家中,也好找机会去酬谢你。”

谢玄笑了笑:“我叫谢玄,至于身份,还是不说了罢,我不用你的酬谢,我救你也只是举手之劳,不必挂在心上。”

“对了,你名字就叫做红娘子么?”谢玄又漫不经心地问。

“那倒不是,红娘子只是我的外号,我的名字叫做星瑶,这个名字很少有人叫的,你可要记住了。”红娘子,或者说星瑶抿嘴一笑,她看着眼前的这个青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要他记住自己的名字,而不仅仅是外号。

谢玄点了点头:“星瑶,恩,好名字,比红娘子好听多了,更配你的容貌。”

他只是漫不经心地说着,然而听在星瑶的耳里,只觉得满心甜蜜欢喜,比什么称赞都好听。

“咕嘟嘟。”小锅里的粥开了,谢玄连忙把锅从火上撤下来,然后从随身的包袱里找出了一个碗和勺子,把锅里的粥倒出来一些,然后递给了星瑶。

“喝点粥吧,暖一下身子,也免得受风寒。”

星瑶看着面前的那碗粥,犹豫了一下,不是她不想吃,只不过那煮粥的锅太脏了,锈迹斑斑的,而且谢玄刚才还直接用雨水来煮粥,这一切让她这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无法接受,她平常所吃的饭菜,哪怕是碟子有一点不干净,她都要大发雷霆的。

“不想吃啊,也好,那我就一个人全吃了吧,反正本来就是一个人的分量。”谢玄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把碗收了回去,从刚才星瑶进屋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女子对屋子里的环境大皱眉头,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才很不情愿地坐下,而且还悄悄地把她身周的那块地方又清理了一下。

既然嫌这粥太脏,谢玄可没有这么好心再去劝他,他说的没错,这粥本来就是只够他一个人吃的量。他虽然也是谢家的少爷,但是前世经历了无数的漂泊流浪,最后还在唯一峰独自守候了一百年,早就习惯了这种野外生活,什么脏与不脏,他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谢玄毫无风度地大口扒着锅里的粥,发出一阵阵响声,在这简陋的小木屋里,一股热气和香气散发开来,引得星瑶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吐沫,肚子里咕咕直叫。她被淮南五虎追杀,一天都没来得及吃饭,后来又在雨中被浇了好长时间,全身又冷又饿,此时看着那锅“脏兮兮”的粥,也觉得可爱至极了。

谢玄装作没有看到她的表情,只是闷头大吃,三口两口就吃掉了一大半,然后呼出了一口热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大喊一声:“爽!”

星瑶再一次咽了一口口水。

谢玄看着剩下的那一小半粥,做出了一个可惜的表情:“哎,没想到还真弄多了,放到明天早上恐怕就坏了啊,该什么办呢?”

谢玄似乎很苦恼地思索着,但是却对星瑶一脸期待的表情视而不见,好半晌,他忽然一拍额头,对旁边的青雪大声说道:“对了,青雪,你还没吃东西呢吧,这鬼天气,你也吃不上草了,就吃点粥吧。”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他是故意气我!”星瑶气得牙咯咯直响,可是没办法,谁让她一开始嫌粥太脏,没有接受呢?

冒着热气的粥放到了青雪的嘴旁,青雪打了个鼻响,凑过头来闻了闻,然后又把头移开了,看来是没有什么兴趣。

“啊,你也不吃啊,那没办法了,真是浪费,就放在那里让它坏掉吧。”谢玄随手把锅子扔到了一旁,然后伸了个懒腰,靠在青雪的背上,伸手把晾在上面的衣服拿了下来,此时衣服已经被烘干了,热乎乎的,谢玄把衣服盖在身上,闭上眼睛,似乎很快就沉沉睡去了。

当然,谢玄可没有这么不小心,在星瑶这个陌生人面前,他特意留了一分警惕,没有睡踏实,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他第一时间就会惊醒的。

看到谢玄的呼吸渐渐变得悠长起来,星瑶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把那小半锅粥“抢”了过来,抱在怀里,也不顾脏不脏了,直接用手向嘴里送去。只是几口,锅里的粥就见底了,星瑶从来没有想到一锅粗劣的粥也会这么香,那热乎乎的感觉顺着肠胃流入了全身,似乎整个人都有了力气,她吞了口口水,如果不是这锅底实在太脏,她都有心把锅底舔一遍了。

如果换做以前的自己,打死她都不会相信,自己居然也会生出这么丢人的想法。

正当星瑶心满意足,想要找个地方睡觉的时候,谢玄懒洋洋的声音传来:“火堆就交给你照看了,别忘了添柴啊。”

星瑶立刻就抓狂了,这个可恶的谢玄,根本就是装睡,在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完了,刚才自己的丑态全都被他看去了,就连自己伸出舌头试着舔锅底的样子都被他看到了吧?星瑶恨得牙直痒痒,差点直接扑过来找谢玄拼命。

心里胡乱地想着,不时向火堆里添几根柴火,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谢玄的脸上,那是一张尚显稚嫩的脸庞,剑眉星目,十分俊秀,然而他的嘴角无意识地抿起,让他这张有点清秀的脸庞透出几分刚毅来。

看着谢玄的面容,星瑶心中不禁升起几分好奇来,眼前这个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郎,身上却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洒脱,那是经历过无数风霜、手握极高权利的上位者,才会形成的一种自信与从容,放在谢玄这个少年的身上,却形成了一种难以言述的男人魅力。

更令星瑶惊异的是,谢玄在外面击毙淮南五虎的老大的时候,那种果决与狠辣,还有妙到巅毫的时机把握,绝对不是普通少年能够拥有的,那应该是时时与杀伐为伴,经历过无数生死之战的人,才会拥有的东西;再者,以星瑶应天书院嫡传的观人之术,一眼就看出来谢玄的修为,只不过是在四品武士的程度,而他却能一招击毙六品武士修为的敌人,这就更让星瑶惊讶了。

跨越两品击败敌人,而且是那么的从容,这只有那些超级宗派的弟子,还有应天书院最出类拔萃的那几个人,才能够做到吧。

总之,星瑶越看越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是那么的神秘,让她的好奇心几乎占据了整个心房,让她难以入睡。

而她不知道的是,好奇心杀死猫,女人一旦对某个男人有了好奇心,那就更加危险了。

长夜漫漫,屋外风吹雨打,屋内狭小的空间内只有孤单的两个男女,在火堆的噼啪声中,渐渐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