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56 照顾

0056 照顾

清晨,鸟儿的欢叫声响起,阳光从木屋的缝隙中照射进来,正好投射在谢玄的脸上。

谢玄一个激灵,从地上翻身而起,不由得懊恼地自责,自己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后半夜竟然真的沉沉睡去,一点警觉性都没有,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那么他洛丹峰救父,弥补一生遗憾的这些事情,岂不是都化为泡影了?

火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星瑶正双手抱膝,看样子还在睡眠中。

揉了揉脑袋,伸手推开了门,阳光终于毫无阻碍地涌了进来,只见外面天空一片纯净的蔚蓝,万里无云,阳光明媚,好一个大晴天!

空气中带着清新的泥土气息,谢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怀大畅,他整理了一下行装,重新把包袱背在身后,伸手拍了拍青雪的脑袋,笑道:“青雪别睡啦,该上路啦!”

青雪打了个鼻响,站起身来,走出门外,看到外面一片鸟语花香,也是欢叫了一声。

谢玄正要上马,目光忽然又落在屋内的星瑶身上,在木门上敲了两下,大声道:“星瑶小姐,我要走啦,你保重啊!”

星瑶似有所感,然而却没有完全醒过来,只是下意识地朝谢玄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木然,然后她又换了个姿势,重新躺了下去。

谢玄心中疑惑,走了过去,伸手推了推星瑶的肩膀,试着叫道:“星瑶小姐,星瑶,你怎么了?”

“别,别碰我,我头好沉,让我再睡一会儿吧。”星瑶拨开谢玄的手臂,无意识地呻吟着。

谢玄皱了皱眉,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额头,发现她的额头滚烫滚烫的,看来是发烧了,这个星瑶在大雨中被人追杀,晚上又没有一个舒适的地方休息,受了风寒病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谢玄叹了口气,有心不管她,以免耽搁了自己洛丹峰的行程,然而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病倒在自己面前,轻轻呻吟,又如何狠得下心来?(如果是一个男人躺在那里,谢玄早就无视了)

让青雪自己去外面玩耍,谢玄放下包袱,重新点燃了火堆,架上了小锅,又去外面收集了一些雨水,准备烧开熬药。谢玄此次行程准备齐全,包袱里有各种草药,他前世又是一名低级炼丹师,对各种草药的药性都有所了解,取出两株草药放到锅里,不多时,一锅药就熬好了。

把药盛到碗里,吹凉了一些,谢玄扶起星瑶,轻声道:“来,吃药了。”

星瑶呻吟了一声,药碗凑到她的嘴边,却抿着嘴怎么都不肯喝下去,谢玄叹了一声,无奈道:“这可是你逼我的,不是我故意要占你便宜啊。”

说着,谢玄喝了一口药汤含在嘴里,伸手搂着星瑶的脖颈,吻在了她粉红薄嫩的唇上,缓缓将药汤度了过去,如此反复了几次,谢玄终于将所有的药汤都喂了个干净。喂药的过程中,谢玄可一点都不轻松,雪白娇嫩的小脸就在眼前,触手之处是柔软滑腻的肌肤,温香软玉在怀,品尝着星瑶莹润的红唇,一缕幽香传进鼻端……谢玄几乎就要把持不住,差点当场就做出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情了。

“枉费我磨练了一百多年的心志啊,差点一朝失守。”谢玄苦笑着,这个星瑶实在是天生妖孽,狐媚诱人,也就是他能够勉强抵挡,若是换了一个男子过来,荒山野岭,孤男寡女,这女子还神志模糊,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绝对不可能把持得住的。

即使是谢玄,有那么一刹那,双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呼吸急促,身体起了反应;只不过,在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萧情,那个惊采绝艳的女子,那个他亏欠良多的女子,他立刻心神一清,放开了星瑶,转身逃避似的走出屋外,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

好半天,谢玄才定下心神,重新回到屋内,撕下一片衣襟,沾湿了,放在星瑶的额头上,然后,他就在一旁打坐修炼起来。

一直到黄昏时分,星瑶才醒了过来,夕阳的光芒照射进来,映得一切都红彤彤的,她按着额头,只觉得浑身无力,头昏昏沉沉。

耳边传来了谢玄的声音:“怎么样,好点了么?”

星瑶侧头看着谢玄,呻吟道:“我这是怎么了,浑身都没有力气。”

“你风寒入体,发高烧了,幸好我带着草药,这种病来得急,去得也快,估计明天早上你就可自行动自如了。”谢玄说。

星瑶咂了砸嘴,满嘴苦涩的药汤味,想来就是谢玄给她喂的药了,抬头看着谢玄那刚毅的面容,星瑶只觉得一头一片宁静,仿佛只要有这个男子在身边,自己就会有一种安全的感觉。

她朝着谢玄柔柔地笑道:“多亏你啦,算上昨晚,你已经救了我两次了,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好。”

“你赶快好起来就是对我的报答了,我还赶着去洛丹峰呢。”谢玄无所谓地摇了摇头。

“洛丹峰?你也要去洛丹峰,你去那里干什么,能说给我听听吗?”星瑶本来浑身无力,正要躺下,此时又来了兴致。

谢玄暗骂自己多嘴,随口道:“没什么,就是去那里找一个人。”

“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为了我耽搁了,真对不起。”星瑶想起刚才谢玄谈到洛丹峰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焦急,看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然而为了自己特地留下来照看了自己一整天,她心中不禁有些感动。

“恩,是我的亲人,我一定要找到他的。”谢玄若有所感地说道。

“其实,我也是要去洛丹峰的。”星瑶犹豫着该不该说,然而谢玄两次救了她,她总觉得如果再遮遮掩掩的似乎就有点对不起他了,“我养父是洛丹峰上一个小宗派的掌门,前几天收到消息,他重病不起,只怕不久于人世,我这一次就是要回洛丹峰去看望他。”

谢玄眉头一挑,响起了昨天晚上她和淮南五虎的对话,从内容上听来,应该是有人将她的行程泄露出去,委托淮南五虎来半路截杀她,不让她平安到达洛丹峰上,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个人貌似还是她的“家里人”。

顿了顿,星瑶又说:“谢大哥,我这么称呼您吧,您是我的恩人,救了我两次,我无以为报,既然您也是要去洛丹峰,那不如我们就结伴而行吧,我自幼在洛丹峰长大,应该能帮上您一些忙,就算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也可以拜托宗派里的长辈来帮你解决。”

谢玄心中一动,洛丹峰他人生地不熟,如果有星瑶帮衬着,那么找寻父亲的事情就容易多了,至于她说动用宗派之力来帮助他,谢玄倒是没有太过在意,星瑶被人出卖截杀,只怕她自己在宗派里的麻烦也不小,不牵扯上谢玄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谢玄笑道:“好啊,反正我是第一次去洛丹峰,到时候你帮我做个向导就好了。”

“没问题!”星瑶嫣然一笑,或许是太过激动,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谢玄连忙扶住她,在她背上轻拍着,说道:“你高烧刚退,还是别说话了,躺下吧,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还要赶路呢。”

星瑶喘过气来,感觉到自己几乎是被谢玄搂在了怀里,不由得俏脸飞红,咬着樱唇,轻轻地“嗯”了一声。

夜渐渐地深了,夜幕将四野融为一体,月儿悄悄升起,繁星随之闪烁。今天晚上天气不错,青雪就自己孤单地趴在了外面,屋子里的空间稍微大了一点。星瑶很快就陷入了沉睡,而谢玄则躺到了屋顶的一个大洞下面,仰头看去,昨夜雨水从这里灌进,今夜从这个大洞里却能看到繁星点点,看到美丽的夜空。

静谧的夜晚,谢玄思潮起伏,无法入睡,索性起来走出屋外,来到一棵大树旁,开始修炼碎石掌。被谢玄挑中了,这棵大树也算倒霉了。

清冷的月光下面,少年双手交叠,几乎贴在了树身之上,双臂肌肉隆起,身体猛地一震,手掌和树身之间就发出了一声巨响,然后树皮爆裂,木屑纷飞,树叶纷纷扬扬地落下。

一声声爆裂声有节奏地响起,伴随着谢玄一声声的低喝,在这寂静的林地之中扩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