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58 青石镇

0058 青石镇

烈日炎炎,谢玄和星瑶骑在青雪的背上,在官道上缓缓而行,正午的太阳毒辣无比,将路面炙烤得有些烫人,滚滚热力升腾而起,即使青雪也耷拉着脑袋,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一颗颗汗珠从它光滑的皮毛上落了下来,然后瞬间又被炙热的路面烤成了水汽。

从今天早上开始,官道上的人开始渐渐多了起来,按照星瑶的说法,前方就快到青石镇了,大唐国各地的人们,都会聚集到青石镇,并且暂时居住,然后等待前往洛丹峰参加本次的洛丹盛会。

所以,这是青石镇一年中最热闹的一个月。

走在官道上,路边的行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谢玄和星瑶两人,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若天仙,宛如一对璧人,骑的马匹也是神骏之极,也不知道是那个大家族的公子小姐,走在路上,自然引人侧目连连。

行了一阵,路上人流已经多得如同街市了,就算青雪有力气奔跑,只怕也跑不起来了。谢玄放眼看去,路上的行人多半都是一身劲装,携带武器,身形彪悍,有些人互相认识,三五成群,结伴而行,相互之间高谈阔论,说的内容几乎都是有关于这次洛丹盛会的。

这些人逸兴遄飞,兴致高昂,一年一度的洛丹盛会,对于普通的武修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就算在盛会上没有买到什么东西,至少回过头去,和人喝酒的时候,也有了几分谈资。

又走了一会,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片城镇的影子,星瑶指着前方兴奋地叫道:“看,那里就是青石镇了,我们到啦!”

进入青石镇,里面更是满满的人群,每走一步都要花费很大力气,耳旁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

“看,那位就是神刀公子了,他腰间那柄刀就是他赖以成名的窃玉刀了,据说削铁如泥不在话下呢。”

“神刀公子算什么,他旁边那位才是真正的人物,那是临汾柴家的七公子,嘿嘿,柴家你总该听过吧。”

“怪不得,我说美若天仙的花牡丹怎么会乖乖地陪在那人身后,原来是柴家的公子,那就难怪了,不知道萧家来没来,萧家要是也来人了,那就有好戏看啦!”

“喂喂,你看那个中年人你可认得?”

“当然认得,我认识他我还能在江湖上混吗,那是慕容家的当代家主啊,他怎么也来了。”

“他当然要来的,这洛丹盛会,他们慕容家可是大主顾,每次都要买回去好多丹药呐!”

这些话听在谢玄耳里,也不怎么去理会,这些人现在自然是风光无比,令人艳羡,但是却不放在谢玄的眼里,在他看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前世他连五大宗派的掌门,几大魔道的道主都一一见识过,这些小家族自然引不起他的兴趣。

不过,那个临汾柴家的公子,倒是让他多看了几眼,心中想到了阜阳萧家,不知道萧家现在如何了,萧情的情况又是好是坏?

他对别人没有兴趣,别人对他也没什么兴趣,像谢玄这样籍籍无名的少年,自然也没有什么人认得,而星瑶进入应天书院已久,这里也没有几个人认识她就是丹霞派的大小姐。再说了,就算是丹霞派,也不过是个名声不显的小门派,这里有好多人恐怕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放眼看去,青石镇的街道两边,全都是一排排的酒家和客栈,因为靠近洛丹峰的缘故,每年的洛丹盛会,这些客栈酒楼都会爆满,靠着地利,青石镇的地皮价格几乎是翻了十倍不止。谢玄一路问过去,发现大多数的客栈都客满了,就算是酒楼里也是慢慢的人,这些人山五成群,大声呼喝,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走了好一阵子,都没有找到空闲的客栈,谢玄大皱眉头,一旁的星瑶建议道:“不如我们越过青石镇,直接赶往我们丹霞派吧,到了那里,就相当于到家了,我安排你好好休息一下,何苦在这里耗费时间。”

谢玄点了点头,叹道:“也只好如此了,本来还想先休整一番的,看来今晚又要露宿……”

“哒哒哒——”

正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身后响起,街道上的行人一片混乱,叫骂声不绝于耳,谢玄刚回过头去,就看见一道火红的影子朝自己冲了过来,这道影子冲破长街,行人纷纷避让,也有那躲闪不及的被撞翻在地。

谢玄仔细看去,却是一匹火红色的马儿,马上坐着一个红衣女子,看模样倒也宛然动人,清丽可爱,她手里拿着一根皮鞭,大声叫道:“快闪开快闪开,我这匹马儿受惊啦!”

一人一马,如同一团火焰一般,瞬间就冲过了一段距离,眼看就要撞在谢玄的青雪身上。

“快闪开,你没听到吗,还是聋了啊,要撞上啦!”红衣少女看到谢玄不闪不避,横在街上,不由得一阵怪叫。

马势如火,飞快地冲到了谢玄面前,奇怪的是谢玄脸上一点都没有紧张的神色,就连谢玄身下的青雪,也是悠闲地晃悠着脑袋,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冲过来的红色马匹,看到这一幕,旁边的路人都闭上了眼睛,心中想着,只怕这个青年就要被撞下马去,说不定还要被踩断几根骨头呢。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大跌眼镜。

“稀律律——”奔跑到谢玄面前的红色马儿,在将要撞上的一刹那,忽然前蹄离地,人立而起,发出一声长嘶,然后重重落下,这才止住了冲势;然而坐在上面的红衣少女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马儿骤停,她被极大的冲力一甩,身子立刻就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了一道火红的影子,亏得她身手矫健,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勉强站在了街道上面,只不过立足不稳,终究还是摔了个屁股蹲。

“混账王八蛋,你这么不躲开啊,还得本小姐摔伤了,你说该这么赔我?”红衣女子缓过神,立刻就朝谢玄大叫起来,在众人面前出丑,更是令她恼羞成怒。

“我在街上走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躲开?”谢玄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仿佛只是发生了一间很平常的事情。

“你,你无赖,我的马儿受惊了,你当然要躲开,要不是你,我才不会摔下来,你一定要赔我!”少女不依不饶。

谢玄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你说什么啊,你的马儿受惊了?真要受惊了才不可能瞬间停下呢,别装了,明明是你假装马儿受惊,想要快速冲过街道而已,你这点小心思……哈,哈哈,摔伤了也活该,你看刚才被你撞伤的人可也不少。”

“你,你胡说八道!”少女的脸蛋顿时就涨红了,和她通红的纱衣交相辉映,看上去倒是挺漂亮的。

“哦!”旁边的路人们立刻就醒悟过来,那红马在千钧一发之际能够自动停下来,绝对不是受惊的特征,而是有人故意控制的结果,也就是说,这红衣女子一直在演戏而已?

这样一来,众人就对红衣女子指指点点,言语之间满是鄙夷和责怪了。

被这样围观指责,少女终于受不住了,把全部的怒气都发泄到了谢玄的身上,大声骂道:“哪里来的臭流氓,本小姐记住你了,我要叫爷爷来收拾你!”

说着,少女摸出了一个哨子,用力吹响,尖利的声音回荡在长街之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长街的尽头响了起来,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谁敢伤害我的孙女,莫非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

随着那声苍老的话语,一道黑色的影子从远方飞速地掠了过来,速度风驰电掣,旁人竟然完全看不清楚,只觉得明明看到他出现在长街尽头,一眨眼就已经到了面前,如同鬼魅一般。

“啪!”身影在谢玄身前站定,如同钉子一般扎在了街道中央,一股庞大的气势冲他体内涌出,罡风四射,以他为中心将街道上的灰尘都向外吹拂开来,形成了一圈空气涟漪。

谢玄瞳孔骤然缩小,这种气势……是九品武宗!!!

“啪啪啪啪……”街道两旁,所有的窗子和门都被推开,无数的眼睛望了出来,那都是各大家族的精英级人物,甚至有家族家主在场,这些人被那老人的气势所惊动,纷纷又惊又骇地推开门窗,向外看去。

只见街道外面,一个又干又瘦的黑衣老者站在谢玄的面前,他面色蜡黄,一头银发向后梳去,下巴上是一缕山羊胡子,一双小眼睛里面,散发着慑人的光芒,紧紧地盯着谢玄,只要他一句话回答不好,恐怕迎来的就是致命一击!

“爷爷,就是他,冲撞了我的红枣儿,把我摔下来了,我恨死他了,他要是不让我满意,您就,您就把他给阉了!”那红衣女子爬了起来,几步跑到了老者身边,拉着老者的胳膊撒娇,伸出手指对谢玄指指点点,然后口中所中的话令旁观的路人一阵大汗。

阉了……这个不该是普通女孩子应该说的话吧,不过看样子,那个骑马的青年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众人想到这里,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谁叫谢玄和星瑶共乘一匹马,让周围的男子嫉妒不已。

“那你说,你到底要怎么样才会满意?”谢玄身后的星瑶终于忍不住了,她也感受到老者的恐怖,那绝对不知他们所能抵挡的力量,她生怕谢玄触怒了老者,连忙出面代替谢玄说话。

“当然是要赔偿我喽!”红衣少女玉手抓着一根鞭子,甩来甩去,眼睛转了转,然后停在青雪的身上,“咦,好漂亮的马儿,比我的红枣儿还要神骏,我就大方点,你们把这匹马赔偿给我就好啦!”

少女一挥手,似乎是已经把青雪当成了囊中之物,伸手就向青雪身上摸去,口中轻声道:“真是一匹好马啊,跟着这样的主人真是暴殄天物啊,连缰绳都没给你拴上,马鞍也没有,这个主人实在太没用了!”

“这位小姐,且住,我还没答应要把我的马儿送给你呢,我给不给他配马鞍、缰绳,那更是我自己的事情。”谢玄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少女的手腕。

这一下,所有的人都震惊了,当着一个九品武宗的面,还不俯首帖耳,竟然还敢反抗,他难道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