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59 装神弄鬼

0059 装神弄鬼

谢玄先前感受到老者的气势,本来是惊骇不已,此时看到了老者的面容,却是呵呵一笑,丝毫没有畏惧地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海东青老前辈,前辈这只‘黑鹰儿’不知怎么有空跑到洛丹峰附近来了,难道也是对洛丹盛会有兴趣?”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难道这个玄衣少年,竟然认识这个实力恐怖的老怪物?

那红衣女子也回过头去,问:“爷爷,你认识这个臭小子?”

黑衣老人,谢玄口中的海东青,缓缓地摇了摇头,沉声道:“小子,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你的师长是谁?”

“我师父的名字不提也罢,不过是个闲云野鹤之人罢了。”谢玄呵呵一笑,“不过,我出门之前师父曾叮嘱过我,这天下之间有许多人是我惹不起的,并为我详细描述了这些高人的容貌特征,其中就包括海老前辈在内。”

“哦,你师父还说了些什么?”这句话一出,海东青更加疑惑了,他眯起眼睛,冥思苦想,试图从记忆里找出谢玄口中的“师父”。

谢玄此时心中都笑开了花,他口中的“师父”当然是虚构的,这一世他所有的修炼都是源自于自己上辈子的经验,从来没有拜过什么师父,只不过当着这个老怪物的面,自然是要胡扯瞎编,不然真要打起来,自己可是一招都接不住。

九品武宗的实力,谢玄是再了解不过了,纵使他使出所有底牌,用出断经绝脉的秘法,也不可能有丝毫胜算,毕竟,中间隔着七品武师、八品武御两层呢,这之间的实力蜕变,谢玄曾亲自经历过,有着深切的了解。所以,他不打算正面冲突,而是准备“唬”他一下。

这个名叫海东青的老者,谢玄还真认识,他记得海东青是幽冥魔道的一名长老,两人曾有过一番交往。前世谢玄初创唯一魔道,另外五大魔道源流自然不会服气,让一个毛头小子一个人就立下了一个魔道宗派,和五大魔道齐名,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所以,五大魔道不约而同地带人上了天刑山,也就是后来的唯一峰,声明要与谢玄“切磋”一番。

那一番“切磋”,当真是惊天地动鬼神,谢玄一人一剑,立于唯一峰顶,五大魔道轮番派出人来,和谢玄比试;从清晨到黄昏,再到夜幕低垂,然后又来到第二天的黎明,谢玄真气几近枯竭,然而五大魔道除了道主之外,所有的魔道武修,尽皆战败!

那一战让谢玄的声名传遍天下,唯一魔道之名,也是正式传开,虽然谢玄当时的修为还比不上五大魔道宗主,但是他能在车轮战下屹立不倒,这些魔道巨擘也是心中赞赏,谁都不愿自降身份来挑战谢玄,所以也就默认了他这个第六魔道——唯一魔道!

而当时车轮大战谢玄的人中,就有海东青一个,那个时候,这个小老头已经是先天秘境的人物了。他身为幽冥魔道的长老,无法手下留情,然而这人却是个极为光明磊落的人物,一场大战下来,对谢玄惺惺相惜,之后特意留下来为谢玄治伤,两人一夜之间就成为了忘年交,而谢玄也从他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他过去的事情。

而利用这些事情,谢玄就要唬一唬这个老头儿!

忍住心中笑意,谢玄一本正经地说道:“海老前辈,我师父曾说过,您的鹰爪功天下无双,单论爪力,您是九品武宗里面最厉害的一个了,不过您的性情太过耿直,虽然面上总是做出一副冷漠孤僻的样子,但是招式上总是欠缺了几分狠辣之气,不如改练拳法,以您的性格,大开大合的拳法招式是最适合您的了。”

这一番话,都是谢玄前世从海东青那里听来的,而后来海东青也确实是改练拳法,创出了独属于自己的“锥拳”。

然而,此时此刻,这些东西可是没有几个人知道,海东青听到谢玄的话,顿时跳了起来,抓着谢玄的衣襟,大吼道:“小子,快说你的师父是谁?这些东西我从来没有告诉过旁人,知道的只有我的至亲好友,我可不知道他们有谁收了徒弟!”

海东青情急之下,全身恐怖的气势如潮水般涌出,让周遭靠的近一点的人都面色发白,连忙后退了几步,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谢玄面对这样的恐怖气势,却是不慌不忙,闭上眼睛,说道:“海老前辈,我离开家师的时候,曾发过誓言,绝不透露出他老人家的名字,今日无论您如何逼问,我都不能说的,如果您心中不满,那就一爪子捏死我算啦。”

“你当真不说?”海东青面色阴沉,右手捏成爪状,劲气吞吐不定,只要心念一动,谢玄身上就会多出来五个大血窟窿!

谢玄仍然是一副坚定不移的样子:“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说的。”

“好,好,好,哈哈哈哈!”海东青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大声道:“不错不错,我最喜欢你这样倔强的年轻人了,如果你刚才说了,我才要瞧不起你呢,不管是哪个老家伙教出来的弟子,我也不关心那些,反正我很喜欢你这个小子,哈哈,不错不错。”

“能得海老前辈喜欢,小子三生有幸。”谢玄呼了一口气,他早就知道,这个海东青吃硬不吃软,故意做出一副倔强的样子来,不过心中总是有一丝紧张的,万一这个海东青前后的性格不一致该怎么办?

“爷爷,就这么算了?那我受的委屈怎么办呐?”海东青的孙女,那个红衣少女,看到海东青和谢玄有说有笑,完全忘记了为她出头,急忙走过来对海东青不满地撒娇。

海东青眼睛一瞪:“你还委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个性格啊,刁蛮任性,这件事肯定是你不对,哼,真该找个人来管管你了。”

眼珠子一转,海东青又抚掌大笑起来,对谢玄说道:“贤侄啊,今日也是不打不相识,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孙女,名叫海燕儿。她父母早夭,只有我这个孤老头子为伴,造成了她这个刁蛮任性的性子,你不要在意。”

“哪里,燕儿小姐率真可爱,颇有几分海老前辈的风范,我觉得很可爱啊。”谢玄违心地说道,他对这个海燕儿可是没有任何好感,不过当着海东青的面,还是要说几句场面话。

“好,既然如此,你们也算是认识了,我就做主,将她许配给你,贤侄意下如何啊?”海东青笑眯眯地说道。

谢玄:“……”

星瑶:“……”

众路人:“……”

海燕儿又羞又恼地直跺脚:“爷爷,你说什么呢,我才不要嫁给这个臭小子呢!”

谢玄也是心中无语,虽然知道这个海东青相当率真耿直,我行我素,但是也没想到他竟然当街就要许配孙女,而且对象是一个刚见面的年轻人,这个老头儿真是想法奇特啊,谢玄抹了一把汗。

所有围观的人,都是惊讶地互相望着,以为自己听错了,事情转变得也太快了吧,前一刻众人还想看血溅五步呢,这会儿,人家相上亲了!

“傻丫头,爷爷可是为你好啊,这个……”海东青指了指谢玄,然后笑道:“贤侄啊,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还有,您愿意娶燕儿为妻吗?”

“晚辈谢玄,海老前辈……”谢玄再次抹汗,“小子无才无德,怎么配得上燕儿小姐,而且婚姻大事,总要禀明父母……。”

海东青一挥手:“这个简单,咱们这就去见过你的父母,把事情定下来,至于什么才啊德啊的,小老儿我统统不在乎,你这个小子我看上了,将来一定是个人物,我的眼光没错的。”

谢玄叹了口气,知道不能再拖延了,只好摊手道:“海老前辈,直说了吧,我这次来洛丹峰有重要的事情,不能耽搁,而且就算事情完成了,我也不会娶燕儿小姐为妻,我,我已经有心上人了。”

“心上人?”海东青鹰隼一般的小眼睛又眯了起来,目光忽地落在星瑶的身上,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这位姑娘就是你的心上人了吧,怪不得,确实长得倾国倾城,是我鲁莽啦,你愿意娶谁,那是你的自由,我也不逼你。”

谢玄连忙解释:“不是这样的,我其实……”

海东青摆手道:“不必解释了,这个女娃娃确实不错,外貌什么的倒不重要,但是方才我用气势迫你,周围所有人都退开了,只有这个女娃娃非但没有后退,反而是向前迈了一步,看样子是想要替你抵挡,这样的深情可不多见啦,你要是真喜欢人家,就不要辜负了她。”

顿了顿,海东青又点头道:“好了,就这样吧,我在青石镇还有点事情,谢玄贤侄,你若是碰到了什么麻烦,就用真气吹这个哨子,我如果在附近就会赶去相救。”说着,海东青从怀中取出一个哨子,形状和海燕儿之前吹响的那个一模一样,看来是海东青专门用来短距离传信的物品了。

“多谢海老前辈。”谢玄接过哨子,行了一礼,心中暗暗兴奋,能有这么一个大帮手,自己又多了一个底牌了。

当然,也不能完全依赖海东青,,这个哨子可是只有在附近才能用的,谁知道真有事情发生的时候,海东青会不会在附近,所以说,这个哨子,也就是和谢玄身上藏的剧毒袖箭一样,都是用来赌博的底牌罢了。

海东青点了点头,拉着海燕儿瞬间就走远了,街上行人虽多,但是看到海东青走过去,纷纷都让开了道路,这就是超级强者所拥有的待遇了。人群让开的道路之中,那海燕儿忽然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谢玄一眼,她今天只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海东青又差点把自己嫁给这个臭小子,心里不由得把谢玄给恨上了。

海东青离去,众人看着谢玄,眼神中也含着敬畏,毕竟谢玄和和一个超级强者扯上了关系,在他们眼中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了。

分开人群,谢玄和星瑶也向外走去,只不过此时两人之间多了一分尴尬。之前海东青说的话还残留在谢玄的耳中,之前海东青用气势压迫他的时候,星瑶确实守在他身边没有离开,一个女子为了他不顾生死,只是为了报恩吗?

如果不是报恩,那又是为了什么?谢玄不敢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