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60 掌门死讯

0060 掌门死讯

如果问谢玄心中最爱的人是谁,谢玄毫不犹豫就可以回答。

是萧情。

前一世,谢玄和萧情同生共死,经历无数磨难,也生出了坚贞的爱情,后来萧情为了保护他而死,成了谢玄一辈子的遗憾。这一世他要挽救萧情的生命,更不能辜负她的感情,又怎么可以接受其他的女子?。

所以,谢玄故意没有发觉星瑶对他的情意,仍是说笑如常,而星瑶作为一个女子,自然不会主动去表达感情,也没有露出异样的举动,只是看着谢玄的眼眸里,就多了几分幽怨了。

既然青石镇里找不到有空闲房间的客栈,两人就按照预先的计划,直接奔向丹霞派。

出了青石镇,眼前就能看到一片群峰竞秀,这小镇原来就倚靠在山峦之旁。进入群峰之中,谢玄才发现星瑶说的确实没错,这洛丹派果然财大气粗,在山间开辟出来了一条宽广平坦的道路,虽然有着山势起伏,但是容一匹马奔驰是没有问题了。

普通的山间小路,别说跑马,人走在上面都会有危险。

青雪飞驰如电,耳畔生风,两人坐在马上,随着青雪全力奔驰。放眼望去,这洛丹群山,连锋峻岭,有深壑万丈,也有铁壁高耸,当真是气象万千。

入得青石镇的时间是正午,在山间又整整跑了大半天,一直到落日西沉,残阳如血,天边已经隐约可见一颗小星星了,星瑶才欢呼雀跃地指着远方的一座山峦说道:“看到那面光滑的石壁没有,那里就是有名的绝壁丹霞了,我们丹霞派就在那座山上。”

远远看去,一面陡峭的石壁宛如刀削,在夕阳的照射下颇为峥嵘,只是夕阳的方向是背对着山壁的,想来如果是朝阳初生,正对石壁,那种光彩四射的景象应该十分宏大瑰丽才对。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这石壁看起来就在眼前了,然而以青雪的速度,也跑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到了石壁的下面。到了近处,只见石壁高耸,望而生畏,石壁的旁边是一道直通山顶的石阶,这石阶之上无法策马疾行了,两人下马,和青雪并肩步行而上,一直到明月高悬,繁星闪烁的时候,才终于走到了山顶。

刚到台阶的尽头,就听耳边“呛”地一声响,有人拔剑出鞘,向两人指来。

“什么人,竟敢夜闯丹霞山,是欺我丹霞派无人吗?”

星瑶按住谢玄的手,轻呼道:“是宋慈师兄吗,是我啊,星瑶。”

“星瑶?”那宋慈眯起眼睛,接着月光,总算看清楚了,惊喜地叫道:“星瑶师妹,你终于回来啦,我们门中的这些师兄弟,可都盼着你呢。”

星瑶点了点头:“恩,我回来了,先别说这个,父亲他,身体怎么样了?”

“你还不知道吗,也对,你一直在应天书院,消息不灵通。”说到这里,宋慈脸色黯然,叹气道:“星瑶师妹,你回来晚了一步,师傅他已经……已经过世了!”

“什么!”星瑶如被雷击,退后了好几步,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会,怎么可能啊?”

“星瑶,振作起来,先问清楚再说。”谢玄扶住她,沉声安慰道。

宋慈这时才注意到谢玄,疑惑地问:“这位是……”

谢玄摆了摆手,道:“一会儿再说,先说说具体情况,你们掌门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是十天前的事情了,当时长老们刚给星瑶师妹送去师傅重病的书信,之后没过两天师傅就,就去了。”宋慈说,“之后长老们认为反正师妹也已经启程回来了,师傅去世的消息就先不用送去了。”

好半晌,星瑶才缓过神来,凄然道:“不错,我早该想到,如果不是爹爹他去世了,那人也不敢派人半路截杀……”说到这,星瑶忽然住了口,擦了擦眼泪,问道:“宋师兄,爹爹他的灵位在哪里,我要去祭拜他。”

“师妹,你既然回来了,不如先去见过新任掌门吧,然后在一同去祭拜师傅。”

“新任掌门,难道是哥哥他已经继任了掌门?”

“不错,早在三天以前,少主他就已经通过了各位长老的审议,正式继任咱们丹霞派的掌门了。”宋慈点头说。

“果然如此,他真是等不及了。”星瑶冷笑起来,“宋慈师兄,不必见过他们了,我先去祭拜爹爹,难道我堂堂丹霞派大小姐,连这种事情都要经过他们同意吗?”

宋慈大概也是看出来星瑶她情绪不对,不敢再劝,说道:“既然师妹执意如此,我就带你去师傅的灵位所在吧。”

说着,宋慈当先迈步而走,星瑶和谢玄在他身后跟着,几人兜兜转转,穿过几重屋舍,然后来到了一个幽静的所在,林木掩映,周围也没有什么人迹,眼前只有一座屋宇,走近一看,上面牌匾上写着丹霞派祠堂几个大字。

宋慈向里面一指,说:“师傅的灵位就放在祠堂里面,星瑶师妹请自便吧。”

星瑶点了点头,和谢玄并肩走了进去,宋慈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师妹,我就不陪你们了,我去把你回来的消息报告给掌门师兄了。”

星瑶头也不回,摆了摆手,“随便吧,反正我祭拜完爹爹,也要去看看这个新任掌门的样子。”

声音中,似乎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看来,丹霞派里要发生一场大的风波了啊。”谢玄叹了口气,这里是丹霞派祠堂,他是外人,所以就在门口站定,默默地看着星瑶。

星瑶自从进入了祠堂,整个人仿佛就笼罩上了一层化不开的哀伤,她神色凄然,缓缓走到祠堂里摆放灵位的地方,跪倒在地,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正中间的那个牌位。谢玄眼力过人,看得清清楚楚,上面写着“丹霞派第十三代掌门星峰之位”,看来这位就是已故的丹霞派掌门,也就是星瑶的养父了。

静谧深沉的夜中,星瑶孤独地跪在空旷的祠堂中,纤细的腰肢挺得笔直,轻柔的微风吹拂着她的发丝,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肩头也在微微耸动,脸色白如霜雪;然而从谢玄的角度看去,她并没有哭泣,只是低垂着头,神情平静,但不知为何,她给人一种比哭泣更悲哀的感觉——连哭都哭不出来的悲哀,那忧伤已渗透了星瑶的整个灵魂。

星瑶虽然是看着眼前的灵位,但是目光却仿佛穿透了这一切,看向茫然不可测了苍穹,目光似乎投射在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天堂,似乎在和父亲的灵魂轻声交谈,她喃喃自语:“父亲啊,我来晚了,没能见你最后一面,是女儿的不孝,然而,您的书信女儿看过了,我明白了您的心意,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丹霞派毁在我的手里的!”

良久,星瑶站了起来,回身对谢玄一笑,这一笑飘然出尘,令人心醉,她说:“谢大哥,你救了我两次,又送我回来,然而小妹又要厚颜请求你啦,再帮我一次,好吗?”

谢玄点了点头,笑道:“有什么事情你说便是,我既然陪你回了丹霞派,早就预料到这些了。”当日听到她和淮南五虎的对话,再对照现在的情况,谢玄心中已经明了,那日派淮南五虎截杀星瑶的人,恐怕就是这个丹霞派的新任掌门师兄了。

兄妹自相残杀,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谢玄也不屑去了解,他只是想帮助星瑶解决这些麻烦,之后还要借助星瑶的力量找寻父亲的下落呢,那才是谢玄真正关心的事情。

“那小妹就多谢谢玄大哥了,此事一了,我必当全力报答您的恩德,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星瑶盈盈一福。

谢玄笑道:“一个女孩子,可千万不要轻易说‘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这种话哦。”

星瑶冰雪聪明,立刻就醒悟过来,俏脸微红,咬着下唇道:“如果是谢玄大哥的话,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

谢玄顿时哑然,暗骂自己多嘴,平白无故地去招惹是非,要是真把人家小女孩的心骗来了,到时候该怎么收场?

尴尬一笑,正要辩解两句,忽然听到祠堂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高亢地响起:“星瑶妹妹,你可回来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可想死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