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75 惊变

0075 惊变

“星君,你果然就是谋害父亲的凶手!”星瑶的语声似乎是从牙缝里迸溅出来的,带着刻骨的恨意。

“星君,你个畜生,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为什么要害死老掌门,你说!”黎洪双眼通红,伸手指着星君痛骂。

“我……我……”星君踉跄地退后了一步,差点跌倒。

“少掌门,这是真的吗?”

原本支持星君的那几位长老,也都是不可置信地盯着谢玄手中的丹丸,他们之所以会跟随星君,一多半是认为星君是丹霞派的正统传承,此时有证据表明星君做出了弑父的恶行,这些人也都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表情。

弑父,这是天理不容的罪行,光这一条,就足以让星君万劫不复。

这一刻,千夫所指!

“说啊,你到底为什么杀了老掌门!”黎洪再次怒吼了一声,紧走几步,蒲扇般的大手扬起,真气催动,只要星君一句话不对,这位暴怒中的长老立刻就会毫不犹豫地将星君杀掉!

星君也熟知黎洪的脾气,立刻大叫起来:“不要杀我,我禽兽不如,我说,我都说!”

“我之所以做出这种事情,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星瑶!”这种情况下,星君仍然对星瑶投去了嫉恨的目光,“别以为我实在胡乱找理由,你们知道吗,从小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星瑶一个养女,总是得到比我还要好的待遇,得到父亲更多的关爱,有什么好吃的,先给她吃,有什么好玩的,先给她玩,甚至连丹霞派掌门的位置,那老家伙也要交给她!”

“什么?”听到这里,星瑶再也忍不住了,开口叫道:“你说什么,爹他要将丹霞派交给我?我从来都不知道有这种事情。”

“你不知道?是啊,你一直都是这样,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知道爹对你比对我好,不知道你吃的零食其实我根本就吃不到,你总是一副无辜的样子,假惺惺地叫我哥哥,哈哈,哥哥?真是讽刺,我宁愿没有你这样的妹妹,那样爹就不会这样子对我,我也不会想要杀他!”

星君狂笑起来,整个人不停地抖动,状似疯狂。

“你应该知道的!”星君忽然停下狂笑,“星瑶,我的好妹妹,就算你以前什么都不懂,可是之后你也应该明白的,爹他为什么会送你去应天书院,花了多么昂贵的学费啊,为什么单单送你去,而不是我!我从那时起就开始怀疑了,我旁敲侧击地问他,他只是说你天赋不适合炼丹,所以要培养你练武,哈,咱们门派里这么多长老,有他们教你还不够?”

星君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奇特的表情:“直到那一天,我在他房里发现了他的笔记,也发现了他的想法,他送你去应天书院,就是为了让你回来接任丹霞派的掌门!那老头子脑子坏了,竟然说丹霞派全部精力都放在丹药上是不对的,说什么要渐渐地转变成武道门派,而你星瑶,就是他的第一步构想!哈,他脑子坏掉了,竟然想要放弃炼制丹药,咱们丹霞派每年靠丹药赚了多少钱啊,说放弃就放弃了?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要选你这个外人做掌门,而不是我这个亲生儿子!”

星君的话语在众人耳旁回荡,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星峰掌门,原本就是要选星瑶做丹霞派掌门的?

“就算是这样,你就可以毒害你的亲生父亲了?你有没有想过,你就只是为了嫉妒,就不顾父子之情,亲手杀死了你的父亲你比禽兽都不如!”星瑶激愤地大骂,泪水终于滑了下来。

“呵呵,老头子都已经死了,你们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啦,我承认,我禽兽不如,我心肠恶毒,但是我不后悔,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要那么做,我绝对不容许掌门之位被你这个养女夺去!”看星君脸上的神色,似乎已经完全疯狂了。

“星君,你没救了,我这就送你去见星峰掌门,让他亲自来教训你这个逆子!”黎洪性子暴躁,再也忍不住,伸出铁掌,向着星君的脑袋拍去。

以他七品武师的修为,一掌下去,只怕星君立刻就脑袋开花了。

“不要,我不要死啊,周云长老,救救我,救救我!”星君虽然疯狂,但还知道恐惧,立刻大声呼救,这些人里面也就只有周云可以抵挡得住黎洪的攻势了。

然而,周云苦笑一声,终于是没有动弹,当此形势,他才不会傻到再去帮助星君呢,现在星君是众矢之的,他拦下黎洪不难,但是那就表示他要和在场的所有长老们为敌,只有傻子才会做那种事情。

“黎长老,住手,先问清楚他的三日必死丸是从哪里弄来的。”千钧一发之际,星瑶的声音响了起来,黎洪手腕急挫,收回力道已经不可能,只有硬生生改变攻击路线,擦着星君的额头掠过,激烈的劲风将星君的太阳穴划出了一道血痕,触目惊心。

此时,黎洪也冷静了下来,虽然心中想要立刻杀死这个小畜生,但是星瑶的话问到了关键点,星君再歹毒,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子哥儿而已,上哪里去弄到三日必死丸呢,要知道那种丹药的价格昂贵到离谱,别说星君平时的零花钱,就算挪用丹霞派一年的收入,也才堪堪买得起而已。

而星峰掌门或许是早就预见到星君心术不正,所以丹霞派的财政事务,一点都没有让星君参与过,所以星君之所以能够得到三日必死丸,一定是得到了外人的帮助。那么这个外人是谁,是洛丹派,还是朝阳门?他们帮助星君又有什么企图?

“小畜生,说,到底是谁给你的丹药,让你谋害星峰掌门的,他们到底有什么企图,你又和他们做了什么交易,统统给我说出来!”黎洪揪着星君的脖子,目光血红,仿佛要杀人一般。

“嘿嘿。”星君的表情忽然出奇地平静,似乎所有的恐惧、疯狂,都不翼而飞了,他的目光穿透了人群,看向了某一个方向,“柳城前辈,都到了这个地步啦,你还要隐藏下去吗,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把你们供出来啦。”

“柳城?”谢玄心中忽地一跳,没来由地闪过一丝警兆,身体不由自主地就向旁边一跃,紧随其后,一道寒芒带着无匹的威势劈斩了下来!

看这种威势,又是一个七品武师!

“这些人里面,明明没有七品武师了啊,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谢玄心中疑惑,但是没有时间去深究了,毫不迟疑,身形飞退,然后丝毫不顾形象地在地上打了个滚。

事实证明谢玄的举动太正确了,在他滚开的一刹那,那道寒芒再一次袭来,这次是由下而上地划过,坚硬大理石地面,被寒芒划过,就如同豆腐一般,嗤地一声就裂开了一道狰狞恐怖的裂缝。

借着翻滚的机会,谢玄转过身来,终于看清了袭击他的人。

一身锦衣,油光满面,肥胖的身体,猥琐的表情,这人竟然就是和星瑶对战过的柳城!

“明明是六品武士,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七品武师了?而且,他为什么要救星君?”谢玄心中满是疑惑,下意识地朝星君的方向看去,却发现星君已经脱出了黎洪的掌握,此时正躲在柳城的背后,回想起刚才的情形,应该是柳城一剑偷袭自己,然后剑势不停,同样逼退了黎洪,然后将星君救了过去。

这一系列动作兔起鹘落,显现出柳城丰富的经验和深厚的修为,还有高超的剑法,这样的人,为什么之前表现的那么平凡?

“柳城,你为什么要帮助星君这个兔崽子,还有,你的实力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说清楚,你可绝对别想离开。”黎洪喝了一声,他看到柳城拉着星君,脚步悄悄往门口的方向移动,立刻身形一动,抢先一步拦在了门口处。

本来,以方才柳城展现的实力,黎洪也不一定拦得住他,但是现在他身边带着星君这个拖油瓶,速度自然大减。

“黎洪,我劝你们快给我让开,我背后的势力,可不是你们能够得罪的起的!”和之前的猥琐不同,此刻的柳城满脸横肉一阵乱颤,粗豪的眉毛挑动着,两只铜铃大眼射出凶狠的光芒,瓮声瓮气地说道。

“说这些有什么用,我们又不是被吓大的,说点儿又意义的事情吧,比如,你背后的势力是什么,为什么要谋害星峰掌门,说说看,说不定我们还真的被你吓住了呢。”谢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抬头对着柳城说道。

随着谢玄的话语,所有的长老们都向门口逼去,将柳城包围在了里面,虽然这些人里大部分都归附过星君,但是那终极是丹霞派内部的矛盾斗争,而此刻柳城和星君明显是背叛的丹霞派,这些人是无法接受的。

无论他们是好是坏,但是没有人想要背叛丹霞派,因为这里是他们生活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家啊。

“想要知道我身后的势力?不是我小瞧你们,就算我说出来你们也未必知道,你们这些见识浅薄的人啊,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大唐吧,我身后的势力,那可是比大唐皇室还要强大得多的超级宗派,你们这种层次的人,根本连听说的资格都没有!”柳城满脸肥肉一阵乱颤,不屑地冷笑道。

“比大唐皇室还要强大的超级宗派?中土五大正道宗门,五大魔道源流,你说的是那个,不妨说出来让我听听。”谢玄忽然笑了笑。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这个也知道?”柳城惊骇地望着谢玄,一般来说,普通的武修,根本不可能听说过十大正邪宗派,那种层次的势力,在常人看来就等同于传说了,而这个谢玄来历神秘,放佛什么都知道一样,难道是那个大世家出来历练的子弟?

不得不说,柳城还真猜对了大半,不过谢玄可不是什么大世家的子弟,谢家,也只是一个二流世家罢了。

谢玄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然后又逼近了一步:“柳城长老,你还是投降吧,即使你隐藏了七品武师的实力,但是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之下,你也绝对不可能有机会逃走的。”

一般来说,五名六品武士就足以对付一名七品武师了,这里六品武士的数量可不止五名,而且还有黎洪这个实打实的七品武师,再加上“弃暗投明”的周云——当然,他不拖后腿就可以了,谢玄也不指望这个小人真心出力。

“呵呵,看来今日之事无法善了了啊。”面对众人的包围,柳城反倒笑了起来,然后伸手如怀,拿出了一个小瓶,他不舍地抚摸了两下小瓶,叹气道:“这瓶丹药可是很珍贵的,没想到今天就要用掉两颗了。”

说着,不待众人反应过来,柳城就倒出了两粒丹药,自己飞快地吃了一粒,而另一粒反手塞到了星军的口中。

“这丹药一定有古怪,大家小心!”看到柳城诡异的举动,黎洪顿时大吼了起来。

黎洪的声音未落,场中的形势就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吃了丹药的柳城和星君,同时发出了疯狂的低吼,然后,两股阴冷而强横的气息,分别从他们两个身上迸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