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76 大自在天魔道

0076 大自在天魔道

“嘿嘿,丹霞派的各位,这是你们自找的,本来乖乖放我们走就没事了,可是现在就算你们求饶也晚了,今日我要将丹霞派赶尽杀绝!”

随着不知道属于谁的尖声话语,星君身上的红袍一身抖动,身体上泛出了一层朦胧而血腥的气息,不住地翻腾着,散发出死亡一样的威压。

而柳城则是哈哈大笑,身体一阵暴涨,骨骼发出了卡啦啦的声音,使得在场的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捂上了耳朵!这个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你听过骨头和骨头之间的摩擦么,这个就是了,令人牙酸的声音从柳城的身体之内不住传出,让谢玄和星瑶的脸色直接就白了一白。

“住嘴,你再敢说这样的话,我一定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谢玄挑了挑英挺的眉毛,眯起双眼,眼中仿佛有精光闪过,以一种淡然却坚定不移的语气说道。

“桀桀,不用说大话了,要是刚才的我们,确实不是你们的对手,可是现在,我们服用了妖……那什么丹,总之,让你们看看我现在的实力吧。”星君也怪笑着,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一下右手的刀刃,眼中满是不屑。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星君的身形忽然消失,随后陡然在谢玄的身旁出现,一声大吼,手中的刀刃带着鲜血的腥气,向着谢玄而砍去。

“呛——”谢玄不愧有着两世的经历,猝然遇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偷袭,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抽出秋水剑,挡住了星君这一招犀利的进攻。秋水出鞘,积蓄了多日的煞气迸射而出,一柄锋锐长剑在谢玄这个剑法宗师的手中跳跃着,舞动着,化成了一道惊艳的流光,不仅挡住了星君的攻击,还犹有余力,悍然反击!

“怎么可能?”星君实力暴涨,本来已经不把谢玄放在眼里了,谁料谢玄几次出手,一次比一次厉害,尤其是此时,一剑在手,一股凌厉强横的剑气迸发而出,将星君的信心和胆气完全摧毁!

“哈哈,别急,还有我呢!”柳城粗豪而恶心的声音在左边传来,巨大的身形如同一只暴怒的犀牛,带着强横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冲向了谢玄的所在。

谢玄正忙于招架星君的刀刃,哪有功夫去理会柳城的攻击。

眼见柳城的身体越来越快,看那狂猛的势头,超越了七品武师的修为,真气宛如实质般布满全身,恐怕都能直接把谢玄的全身骨头都撞碎了!

就在这时,只听见星瑶一声大喝,从谢玄身后跳了出来,此时她再一次用秘法解开了身上的妖兽封印,变身成为九尾妖狐的样子,贝齿尖锐狰狞,发丝雪白,双手十指都长出尖锐的指甲。在这样千钧一发的时候,星瑶也没有失去理智,她身子微侧,避开了柳城的撞击角度,而手中的利爪长伸,真气催吐,只要柳城继续这样冲击下去,或许会将星瑶撞成重伤,但是自己也肯定会受到致命的打击!

“吼——”柳城当此时刻,表现出不可思议的强大实力,口中如同野兽一般巨吼着,喉咙一阵抖动,巨大的声波竟然产生了实质化的效果!只见星瑶的身形被这一声吼叫冲击得歪了开来,而柳城也趁此机会,身体硬生生挫了下去,与大理石地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呻吟和摩擦,终于使得柳城的身体在被星瑶的攻击拦截到之前,逃出了攻击的范围。

“叮叮叮——”就在星瑶和柳城交战了一回合的功夫,那一边,星君和谢玄已经战斗在了一起,两个人兔起鹘落,身影纷飞,交织成了一副瑰丽的景象,然而即使以谢玄的高超剑法,加上远超常人的武道经验,却也根本没有丝毫轻松的感觉,这星君的招式看上去还是那么拙劣,那么的破绽百出,然而就是一个字——快!

谢玄明明能够轻易破解星君的招式,批亢捣虚,攻入星君的破绽当中,然而星君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刚刚破去他的招式,立刻就回过气来,用出了另外的招式,逼得谢玄回剑防守,这种感觉,直让谢玄郁闷得想要吐血!

这种处处受制的感觉,只有当年武道未成的时候和高等级的妖兽战斗的时候,才会出现……等等,妖兽!

谢玄终于明白了,星君和柳城方才服用的,是妖化丹!

所谓妖化丹,和星瑶所用的妖灵附体的秘术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不过效果要强的太多了,妖化丹中不仅仅封印了妖兽的灵魂,还有妖兽精血,再加上各种蕴含浓郁灵气的天材地宝,如果有人吃下了这种妖化丹,立刻就被狂暴的能量占领身体,同时被妖兽的灵魂占领识海。

可以说,整个人就此变成了一个妖兽!

中土世界里有着无数的强悍妖兽,它们采天地之精华,淬炼自己得天独厚的肉身,争斗起来比同级武修要强大的多,大多数都可以和更高级的武修战斗,而且不落下风。星君整个人变成了妖兽之后,速度快得出奇,这也是妖兽的特征——体魄强悍,速度奇快。

这妖化丹的价值也是珍贵之极,不提那难得的妖兽灵魂,和同样珍贵的炼制原料,单单他的制作方法,就只有最顶尖的那几个宗门世家才拥有,普通的武修根本不可能接触得到,柳城说他身后有一个庞大的势力,看来倒不是虚言。

正自思忖间,星君忽然加快了攻势,虽然招式仍是毫无章法,但是凭借诡异的速度,还是成功将谢玄逼退。之后星君毫不犹豫,飞速后退,在黎洪等人将他包围住之前先一步逃出了包围圈。

看来他变身成为妖兽之后,不止是速度变快了,连反应也变得敏锐了起来。

“真是个废物,服用了那个丹药,竟然还是连他们都打不过。”那边,柳城冷笑一声,不再和星瑶纠缠,而是扑了过来,替星君拦住了包括黎洪在内的众位长老,凭他一己之力,竟然生生将十几位长老们压制了下去!

“星君,我要杀了你!”星君有柳城为他抵挡,终于松了一口气,谁料另一边星瑶忽地厉声大叫,朝他扑了过来。

“给我滚开!”星君尖声大喝,左手的刀刃向着谢玄砍去,而右手放在嘴里咬了一下子,然后对着星瑶扑来的方向就是一指。星瑶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就仿佛被什么无形的力量给击中了,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叫喊,然后身子就被这股无形的力量给击打得飞了出去。

“呯!”星瑶的身体撞在了墙壁上,或者说是结界的内壁上,她痛苦地娇呼了一声,一口鲜血就这么吐了出来,而身上的肌肤,更是迅速地显现出一种青灰的颜色,仿佛是一种……死气?

“星瑶!”谢玄大叫了一声,连忙扑了过来,扶住星瑶,紧张地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我没事,只是内腑受了点伤。”星瑶不住地咳嗽着,对着谢玄勉强一笑道。

“你好好休息,不许再动了。”谢玄叮嘱了一声,把她交给身旁的一位长老,交代那位长老一定要保护好星瑶,谢玄转过身来,冷冷地看向星君。

“天魔指,我终于知道了,指使你们的人,就是大自在天魔道!”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知道!”

无论是星君,还是另一面被围攻的柳城,都是浑身一颤,大惊失色,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谢玄的方向。

“去死!”谢玄脸色扭曲,直接用狂猛的攻势打断了星君的话语,秋水长剑在他手中寒芒绽放,不停地击打在星君的刀刃上,而星君本身正因为施展寂灭指而元气大伤,被谢玄这疯狂地一阵强攻,只觉得自身一阵虚弱,郁闷得心窝憋闷,直直想吐血。

“什么大自在天魔道,就算天魔道的尊主焦飞今日站在这里,我给我去死!”

“什么焦飞,天魔道的现任尊主明明是焦鹰!”被谢玄打得要吐血,星君还是抽空反驳了一句。

“什么,焦鹰?”谢玄愣了一下,然后自嘲地一笑,他倒是忘了,焦飞当上天魔道的尊主,还是很久以后的事情,现任尊主是焦飞的叔叔焦鹰,谢玄被星君伤害星瑶的举动气糊涂了,下意识地以前世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了。

再看那边的柳城,在丹霞派众位长老的围攻下,虽然没有落于下风,但是也无法轻易战胜,战况陷入了胶着阶段。

“这样下去不行,柳城,解开那个东西吧!”星君被谢玄压制得狼狈不堪,俊美而阴柔的面容上面带着阴冷的笑意,让人心里一阵发寒,他扭曲着脸庞,朝柳城声音尖利大叫。

“什么,那可是大自在天魔道长老特地给我的护身符,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不能动用的,用一次就没有了!”柳城满脸横肉一阵乱颤,粗豪的眉毛挑动着,两只铜铃大眼射出凶狠的光芒,瓮声瓮气地说道。

“现在就是生死存亡的时候了,再这么下去,妖化丹的力量就会渐渐地减弱,那样的话,我们一定会被擒住的,哎呦!”星君冲柳城急急地大吼,一时疏忽,被谢玄在他身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也就是服用了妖化丹,星君现在拥有了妖兽的本能,不然以他平时的草包程度,恐怕立刻就哀嚎起来,无法继续战斗了。

看到星君这个惨样,柳城一面心中暗骂,一面咬牙道:“好好好,我解开就是,你赶快把你的那一半也给我!”

谢玄可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不过从星君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一定是个不得了的杀手锏,现在能压制住星君,但是一时之间也无法完全击败他,那边柳城也和众长老战得难解难分,他们好不容易有了几分胜势,都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只要一环出了问题,就会全面崩盘,而柳城正要进行的这点,肯定是胜负天平上重要的砝码!!!

“叮叮叮,一阵金铁交鸣之声。”谢玄手上秋水剑不住颤动,绽放出一阵密集的剑光,将星君完全笼罩在剑影之下,坚决不能让他腾出手去做什么事情。

“噗嗤!”就在谢玄送了一口气,自以为已经得计的时候,星君陡然放弃了进攻和防御,而是伸出手指在口中一咬,鲜血顿时泊泊流出,同一时刻,谢玄的剑光也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三四条深可见骨的剑伤!

鲜血飞溅,星君的阴柔面庞上,却没有丝毫波动,反而露出一种胜利在望的笑容,那个笑容是如此狰狞恐怖!只见星君伸出正在流血的手指,在飞溅的鲜血中飞速地划动着,一个玄奥而诡异的符号瞬间出现在了星君的指尖,然后星君轻轻一点,那个鲜红符号就飘到了自己的额头之上。

“呕。”星君张开嘴,做出了呕吐的姿势,然而从他的口中并没有什么污秽的东西流出,只是隐约有一道诡异的黑气飞了出来,这黑气在空中幻化成了一个狰狞的怪兽形状,然后仿佛有感应一般,直接飞到了柳城的身边。

柳城张开嘴,毫不犹豫地将这道黑气吞了下去,整个人似乎静止了一瞬,然后……

“轰!”从柳城身上爆发出了一阵恐怖而猛烈的气息,在他周围的物体几乎瞬间就被莫名地力量给撕扯成了碎片,狂暴的罡风四处飞舞,黎洪铁掌拍出,想要趁这个机会击败柳城,然而却是立刻被狂猛的罡风给轰得向后飞去。

罡风去势不减,连带着稍远一些的谢玄和星君也被轰击得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直到撞上墙壁,才停了下来。

脚下的大理石都碎裂成了粉末,一阵烟尘飘散,柳城的身形在烟尘里隐约可见,所有人挣扎着爬起,眯起眼睛向烟尘里看去,然后眼中同时闪过一抹惊骇——那根本不是人的身体了啊!高大的足有六七米的身躯,条条青筋迸出,皮肤完全转变成了一种死人才会有的青灰色,而在那皮肤上面,有着一条条红黑相间的纹理蔓延攀爬,看那纹理的构造,正是刚才星君用鲜血划出的符号!

而柳城的双手,更是变成了两只狰狞的利爪,口中獠牙露出,粘液滴答滴答地流淌下来,背后甚至还有两片肉膜,放佛是翅膀一样的东西,他的整个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怪兽!

“这个是……是原始天魔变身!”谢玄先是疑惑地眯起眼睛,然后猛然从记忆中搜寻到了相应的东西,即使以谢玄的镇定,也不由得大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