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77 天魔真身

0077 天魔真身

重生以来,谢玄还是头一次这么惊讶失态。

天魔变身,其实和之前星君所用的天魔指一样,都是大自在天魔道嫡传的武技,不过天魔指只是最基本的入门武技,算不上多么高明,但是这个天魔变身,已经算得上天魔道中最为高深的武技了!

大自在天魔道,是五大魔道源流中的一道,每一道魔道源流,其传承都是极为精深玄奥,比如最为著名的补天魔道,取的是天心不足,我心补之的含义,入门者不需天赋资质,只要求心意如铁,用各种极端痛苦的魔道禁术来精进修为,其过程也凶险得很,几乎是十不存一,谢玄的唯一魔道,就是借鉴了补天魔道的修炼方式。

而大自在天魔道,更是与众不同:根据传说,上古时期中土世界出现过一种实力强横无匹的妖兽族群,名叫天魔;而有一些人类,体内不知为何竟然有着上古天魔的血脉,天魔道就是挑选这些拥有天魔血脉的人,用一种极为诡异的修炼方法,逐渐壮大那一丝天魔血脉,将自己的肉身最终修炼成为天魔真身,离天魔真身近一步,修为就提高一分,与人敌对之时用出天魔变身,威力无穷,按照修为程度不同,幻化出的天魔化身也不同,最为高等的是大自在天魔,而最为低等的是原始天魔,就是柳城现在的化身。

根据柳城先前的话语,谢玄还可以推断出来,这柳城并没有天魔血脉的资质,只是因为大自在天魔道的某一位长老在他和星君体内分别封印了两道微弱的天魔血脉,所以才能够短暂地使用出天魔变身,而且只是最低等的那一种。

即使如此,现在的柳城也不是场内的众人所能够抵挡的,天魔变身之后,他的实力至少相当于八品武御!

“你们,都可以安心地去死了,在我的天魔身躯之下,你们这些弱小的武修还没有资格能够活下去!”说着,柳城身体上黑色的纹路一阵抖动,仿佛是一条黑色的蛇,刚从冬眠中醒来,企图择人而噬!

在这之后出现的,是一团包裹了他的整个身体,不住跳动的黑色火焰!

柳城低喝一声,体外的黑炎一阵跳动,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扇肉翅,如同蝠翼一展,发出一声爆响,身体对着谢玄狂射而去。他的手中利爪,黑炎层层紧贴,甚至有了固体化的趋势。

利爪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狠毒刁钻地抓向谢玄的脖颈,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里面,他最为愤恨的就是谢玄,而最为忌惮的,也是谢玄。

“谢玄躲开!”面对柳城这几乎非人的一击,星瑶、黎洪,以及在场所有的长老们,都是大声惊呼起来。

“叮叮当当……”谢玄不退反进,携着秋水剑扑了过来,硬生生挡住了柳城的攻击。柳城的招式极快,几乎看不见影子,而且天魔真身也是坚硬无比,随着两人的对攻,每一次的接触,都会产生巨大的响声和迸溅的火星。在几十招以后,柳城残忍地冷笑,用力一拍……

谢玄手中已然酸麻无力,再也握不住手中的秋水剑,长剑倏地冲天而起,然后只见柳城用另一只不知道该称作手还是爪子,狠狠地攻向了谢玄!

“噗!”眼看谢玄就要鲜血飞溅的时刻,一个苍老的身影忽然挡在了谢玄的身前,恰巧迎上了柳城的攻势。

是黎洪!

这位黎洪长老完全挡住了柳城凶狠的利爪,胸口被利爪深深刺入,鲜血飞溅,然后在那不知名的黑色火焰的灼烧下,发出了吱吱的烤肉之声,空气中也传来了焦臭的味道。

“黎长老,你这是为何啊!”谢玄与这个黎洪长老不过是今天才见面,没想到他竟然会替谢玄抵挡致命的攻击。

“咳咳,谢玄,这就是我唯一的用处了,我知道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觉得你一定能够打败他……咳咳。”

“别说了!快别说了黎长老你赶快闭上眼睛休息,要不然星瑶非得找我算账不可……”谢玄看着黎洪萎靡的样子,眼眶瞬间就红了,。

“我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了,我们很可能就死在这里,但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会战斗到底!”谢玄头也不回,声音平静地说道。可是,在平静的声音下面,有着波涛汹涌的情绪怒潮!

“我、信、你。”黎洪虚弱地笑道。

我信你!谢玄知道,面对随时都可能死亡的情况,这句话的分量有多么的重!

“桀桀,你们难道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柳城眼中充满了被无视的愤怒,大吼道:“就看你怎么战胜我,天真的小子!”

“想伤害他们,先过我这一关吧!”谢玄猛然大喝,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体内真气如同长江大河般奔腾,丝毫不顾经脉的承受能力,不停地激荡着、冲突着,依照着奇特的线路运行着,而真气每经过一个窍穴,那个窍穴就开始震动起来,窍穴内部微薄的真气也随之开始震荡。

“吼——”谢玄痛苦地大叫起来,经脉和窍穴同时被真气冲突着,那是一种痛苦到了极致的感受,然而收获也是巨大的,由于真气的震动,谢玄全身窍穴进一步扩大,雄浑的真气就从窍穴中猛然冲出体外。

真气外放,七品武师!

这就是谢玄所通晓的一种秘法,名为“鱼龙变”取鱼跃龙门之意,可以短时间内激荡真气,让他拥有七品武师的实力,还不止,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身体周围的碎石、沙砾均被这强大的气场吹得飞了开来。

这股力量,可能并不持久,但是这一刻,谢玄甚至可以和怪物柳城的天魔真身比肩!

“啧啧,怪不得敢夸下海口,原来还有着这样的杀手锏啊!”柳城怪笑着,惊讶过后,顿时再度化作满脸的不屑,谢玄施展秘法之后,也不过是七品武师的程度,根本无法让柳城忌惮,他身形猛然飙射而至,漆黑地利爪化作漫天虚影,向着谢玄攻去。

“叮叮叮叮——”

所有人都尽量躲到了墙脚处,房间之内变成了还算空旷的战场,两道人影如闪电般撕破空间的阻碍,瞬息时间,便是在空间中央相撞,顿时间,实质化的气势如火山喷涌般,弥漫半空,黑火和谢玄的真气彼此对撞,形成强烈的罡风,将地面之上本来就四分五裂的碎石,尽数震成粉尘。

“嗤嗤!”柳城巨大的利爪裂了空气,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带着一团漆黑阴影以及极具压迫气息的劲风,直直对着出现在面前的谢玄重重抡砸而下。利爪在间隔谢玄头顶仅半尺距离时,后者身体却是犹如被轻风吹拂而起的叶子一般,轻飘飘的后退一步,而利爪则是带着劲气,贴着谢玄的面门划了过去,其上面所蕴含的劲风,将谢玄的头发吹拂得尽数后仰而去。

“好险!”以谢玄的心理素质,也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刚刚用秘法达到了七品武师的实力,但是身体一时之间还无法适应这股力量,以至于跟柳城的对攻上屡屡吃瘪。

施展了秘法的谢玄,毫无疑问已经可以和柳城的天魔变身这个级数的敌人抗衡了,所以柳城感受到谢玄的惊人气势之后,也是忍不住脸色数变。但是当试探性地做了几次攻击之后,他心中反而升起了不屑的念头。从谢玄那不发掌控自如的力量上,柳城顿时以为他的力量只不过是透支身体而换来的,跟本不可能持久。甚至于,只怕不用多久,他自己就被狂暴的力量给反噬而死了!

怀着这般不屑的念头,柳城身形又一次加速,向着谢玄冲了过去。不过很快的,他就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很厉害!

谢玄的攻击和动作,看起来很是生硬,可是在跟自己对攻几百招之后,竟然渐渐低流畅起来,犹如行云流水,一点儿都看不出来之前的生涩,也就是说,谢玄在渐渐低适应这股力量!

能够在战斗中进步,柳城从来就就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今日竟然真实地发生在他的面前,怎么能不让他心惊,柳城也因此立刻收起了不屑之心,开始凝神对抗谢玄这个可以给他带来威胁的小子。

当然,柳城并不知道,谢玄并非是在战斗中进步,他真正的实力甚至早已超越了这个层次,制约着他的只是真气修为罢了。

终究,还是柳城的天魔力量压了谢玄一头,谢玄的身上开始不停地出现伤口,血液飞快地从伤口里流了出来,然后被柳城身上冒出的黑炎灼烧成血红色的烟雾。

“看吧,这就是你的最终实力了吧,不过如此而已!今日我就教教你什么叫真正的绝望,让你瞧瞧,天魔真身的真正实力!你那些提升实力的小手段,实在是让你自信心盲目膨胀了啊。”柳城的脸上划过些许冷厉,如同潮水一般的力量从身体的每一部分涌现了出来,化作实质的力量将骨骼、血肉都包裹在了一起。然后,在身上莫名诡异的纹路的作用下,化成了黑色的火焰。

黑色的火焰光团微微抖动,柳城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爆发出一道低喝之声,利爪闪电般的在面前急速刺出,身后的蝠翼不住扇动,随着身体的每一次动作,都是会有一道残影出现在面前,就像是柳城的分身一般,柳城的翅膀震动速度极为恐怖,仅仅一霎那时间,残影便是将面前的空间所笼罩,仿佛有无数个柳城出现在了谢玄的面前。

面对这样强横恐怖的攻击,谢玄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使出了他宗师级的剑法,手中秋水剑高高举起,没有任何花哨,只是平平一剑砍下。但是,就是这普普通通的一剑,带起了无尽的罡风,凌厉的剑气仿佛要将虚空都破碎开来!

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晶亮的寒芒,秋水剑与那柳城的漫天虚影轰然相撞,带起一圈无形的波动,瞬时向周围扩散开来。这一圈急速扩散的劲气涟漪,将周围所有的杂物都向后推送着,直到十几米外的黎洪身前,才缓缓地削弱下来,将黎洪那花白的头发向后吹拂了起来。

“轰!”漫天虚影消失,强横的反震之力将谢玄推送出三四米,才在他那脚掌和地面的摩擦之中硬生生停了下来。

弥漫的烟尘遮住了谢玄的视线,他眯起眼睛,竭力向烟尘中看去,同时秋水剑守在胸前,防备着柳城的袭击。

烟尘缓缓散去,谢玄终于看清了柳城的身形,然后,就连谢玄的眼中也闪过了掩饰不住的惊骇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