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78 崩云掌

0078 崩云掌

烟尘散去,一只更加高大的怪物出现在了谢玄的眼前,柳城之前的天魔变身就已经极为巨大了,此时身形再次暴涨,几乎是原先的两倍,头顶已经顶到了屋顶,甚至要佝偻着身子才能站住。

而柳城身上那诡异的纹路,更加清晰了起来,身上跳动的黑色火焰发出灼人的热力,如果没有七品武师的修为,用真气外放来抵挡,只怕稍稍接触就会被烧伤!

他头顶上长出了一根尖尖的角,一双竖立的眸子,其中的瞳仁竟然是墨绿色的,身后的肉翅展开,比原先宽大了四五倍,给人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如果说他原来还能看出一点人类的模样的话,现在就完全是一只怪物了。

“竟然进化到了恐惧天魔的层次了!”

谢玄吸了一口气,长长地吐出,他认出来柳城身上出现的变化,之前只是原始天魔的低级层次,现在竟然进化到了恐惧天魔的层次,比原始天魔整整高了一个等级!

或许是谢玄的气势刺激了他,让他产生了异变,又或许是他体内封印的天魔血脉本身就足够精纯,此时柳城才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无论是什么理由,总之柳城变得更难以对付了,这才是令谢玄头痛的。

之前的对攻中,谢玄故意隐藏了部分实力,没有使出宗师级的剑法,就是想要等待柳城出现破绽,抓住机会一击必杀,然而此时这个计划已经不可能了,再次进阶的柳城,即使谢玄全力应对也不一定能够抵挡得住呢,更遑论战胜了。

即使如此,谢玄也没有丝毫退缩,这种情景反而激发了他的血性,深吸了一口气,踏前一步,全身充满了高昂的战意!

对与谢玄来说,以弱胜强,在绝境中战胜对手,那才是真正酣畅淋漓的战斗,也是他唯一魔道的精髓所在,他前世正是凭借无数险死还生的战斗,才得以踏入巅峰,所以面对着强横的敌手,不仅不会让他丧失勇气和信心,反而会激发他的战意。

战意汹涌澎湃,谢玄长啸一声,竟然先一步发动了攻击!

手中秋水剑在他的御使之下,仿佛变成了充满灵性的活物,自发地跳动,在众人的眼中留下了一道耀眼的精芒,与此同时,一股沛然莫名的剑意充塞了整个空间,给人一种感觉,这一剑似乎是要斩破整个天地!

剑斩天地,唯我独尊,这就是谢玄的唯一剑道,在鱼龙变秘法的加持下,在柳城恐怖实力的压迫下,在秋水剑的协助下,谢玄使出了重生以来最犀利的一剑。

这一剑从威力上来讲和谢玄巅峰时期差得太远了,但是单从剑意上来讲,已经带有了几分先天高手的风范!

面对这一剑,柳城本来嘶哑的狂笑顿时被噎在了喉咙里,变成了惊骇的怪叫,因为天魔真身进阶而志得意满的心情,也瞬间跌落到了谷底,心中转过了好几个念头,却发现无论怎么闪避,都不可能躲得过这仿佛充满了整个天地的一剑。

这一刻,心胆俱碎!

“嗷——”发出一声极为惊恐的吼叫,柳城双手,或者说双爪拦在了面前,已经丧失了躲避的念头,只是期望自己坚硬的爪子还有皮肤,能够阻挡住犀利的剑锋,只要能抗得过这一剑,他就有把握在反击中将谢玄一招击毙!

“噗嗤。”秋水剑在谢玄真气的加持下,闪烁着锐利无匹的寒芒,丝毫没有窒碍地没入了柳城的双臂之中,墨绿色的鲜血——或者是某种别的**,从柳城的伤口中喷涌而出,这种**似乎是带有腐蚀性,洒在地上,地面顿时就冒出了一阵青烟,幸好谢玄有着外放真气的保护,即使被这种**触碰到,也瞬间就会被他的真气弹开。

长剑继续推进,将柳城的整个手臂都刺穿,余势不绝,朝着柳城的面门刺去,然而,终究是在柳城的眉心处停住了,剑尖指着他眉心的皮肤,放佛还在颤动,将柳城恶心的灰色皮肤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不是谢玄的力道已尽,而是柳城的身躯实在是太大了,秋水剑刺穿了他的双臂,再到达他的额头处,却发现剑身的长度已经不够了,剑鄂已经卡在了柳城的手臂之上,再也无法推进分毫。

这必杀的一剑,因为这种原因而被阻挡,让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一种滑稽的感觉。

下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因为谢玄的秋水剑已经卡在了柳城的身体里,面对柳城的反击,他又如何应对?

“哈哈,这是老天也在助我啊,谢玄小子,你安心受死吧!”柳城因为这突然的变故狂笑起来,死里逃生的感觉让他笑得特别畅快,而对于差一点就将他杀死的谢玄,柳城已经是恨之入骨,提起双掌(双爪),就要将谢玄的脑袋狠狠拍碎!

然而,就在柳城的狂笑声还在回荡的时候,没有等他反应过来,谢玄再一次出乎意料地不退反进,弃剑、踏前一步,双掌交叠,按在了柳城的小腹处,柳城的天魔真身实在是太高大了,那已经是谢玄所能够触及到到的最高处了。

“快点快点,再快点!”谢玄不停地催促着自己,必须要在柳城反应过来之前爆发出碎石掌的威力,否则等到柳城有了防备,以他强横的体魄和极快的速度,自己将再也没有任何机会!

碎!石!掌!

谢玄爆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大吼,全身真气几乎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经脉也在狂乱的真气冲击下呻吟,一个不慎就将崩溃!然而这些他都不去管了,他所有的意念,都只剩下了一个——爆发出最大的力量!

“轰!”一声比雷鸣还要震撼几分的声音在场中响起,震得众人的耳膜嗡嗡作响,众人纷纷朝场中看去,只见谢玄双掌交叠,按在柳城的怪物身体上,而柳城脸上保持着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两个人保持着这种姿势,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已经静止了。

“到底是谁赢了?”众人心中都升起这样的疑问,紧张地盯着二人的身形,如果谢玄这一掌干掉了柳城,那么他们就可以欢呼庆祝了,然而如果柳城挺了下来,那么谢玄将再也无法阻挡住他的反击,众人也就失去了希望。

大概也就两三个呼吸的时间,然而众人心中却仿佛过去了几个时辰,在他们紧张的目光之中,场中的两人动了。

先动起来的,居然是柳城!

“桀桀,小子,真有你的,差一点就把我打败了,不过,还是差一点儿啊,如果再来那么一掌,我绝对挡不住了,可惜啊,你没有机会了,你就放心地去死吧!”柳城终于从这一掌给他造成的冲击中恢复了过来,仰天狂笑,笑声中还带着空洞的咳嗽声,看来也受了严重的内伤,然而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谢玄现在就在他的眼前,只要他挥一挥手,就能够击碎谢玄的全身骨头,而且以谢玄之前的速度来看,这么短的距离内,是不可能再次发力的了。

一对狰狞的爪子高高举起,撕裂了空气,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带着一团漆黑阴影以及极具压迫气息的劲风,直直对着出现在面前的谢玄重重抡砸而下,随着攻击落下,柳城也发出了嚣张的大笑,似乎已经看到了谢玄被砸成肉泥的场景。

“不要!”由于受伤,刚刚回复了一点力气的星瑶,艰难地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以上的一幕,顿时撕心裂肺地惊呼起来。

周围的众人,有些已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谢玄身死的样子。

就在此时,面对着无可抵挡的恐怖力道,谢玄竟然也闭上了眼睛,难道他也明知不敌,放弃了求生意念?

别开玩笑了!

谢玄是什么人,那是纵横中土世界一百余年,四方臣服的魔道巨擘,一人创立唯一魔道,再艰险的绝境也从不认输,从不会放弃的铁骨男儿!

猛然间,谢玄再次睁开眼睛,眼眸中充满了无尽的自信和耀眼的精芒,按在柳城身上的双手,虽然已经来不及收回再重新发力,但是却猛地抖了一下,就只是那么不起眼地抖了一下……

“嘭!”场面仿佛静止了一瞬,然后一股强横到了极点的力道没有任何预兆地从谢玄的手中炸开,不,不是炸开,而是迸射而出!

以谢玄的双掌为中心,一圈无形的震荡波纹扩散开来,转瞬间就扩散到了柳城的全身,柳城的巨大身体一下子就停住了,保持着双爪举起的姿势,似乎整个人被奇特的魔法定住了一般。

震荡波纹带起了一阵狂猛的罡风,将两人周围所有的碎石、粉尘都毫无规律地吹向了四周,烟尘四起,掩映着两人的身影,就像一幅苍凉的画卷。

良久,柳城双臂落下,只不过不是抡砸而下,而是无力地垂落,他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地神色,嘴角无意义地抽起,“你这是……什么武技……”

谢玄收回了按在他身上的双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这才从容地笑道:“崩云掌,我这招的名字叫做崩云掌,是我刚刚领悟到的,说起来还要多谢你啦,要不是你,我不知道还要多少时间,才能领悟这一招呢。”

“崩云掌么……这样的掌法,这样的掌法……”柳城不住地呢喃着,高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头顶的尖角也缩了回去,墨绿色的眼球,渐渐恢复了原来的黑色。他的瞳孔缓缓扩散,身体也无力地倒下,溅起了少许尘土。

被谢玄一个四品武士级别的少年给打败了,柳城到死也不敢相信,眼中仍然残留着浓浓的不甘心。

谢玄看着柳城倒下的身影,也不由得感叹了一声,如果他不是危机之中忽地领悟到了崩云掌,那么现在倒在地上的,就会换成他自己了。

崩云掌,也就是碎石掌的进化,由明劲进化到暗劲的层次,不用任何距离,随时随地都可以法力,就可以称之为崩云掌。

碎石穿空,惊涛崩云!

进化到暗劲的层次,这套掌法已经超越了中土世界所存在的大部分武技,只有那些超级宗派里,传承了多年的隐秘武技,才能够与之相媲美,要说超越的话,也几乎不可能。

这崩云掌,单论威力,已经达到先天阶段的顶峰了!

在最危急的时刻,进入了暗劲的层次,领悟了崩云掌,这不能不说是谢玄的造化,似乎就连老天也在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