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79 事后庆功

0079 事后庆功

看着柳城的尸身,谢玄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脱力似地坐在了地上。

所有的长老都,站了起来,方才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插不上手,光是呼啸的罡风就让他们无法靠近了,看着已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的地面,还有已经出现了几条裂缝的墙壁,再次看向谢玄的身影,这些人眼中不约而同地闪现出了惊讶、敬佩等情绪。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这场战斗,他们说不定会以为是一名九品武宗专门到这里搞破坏来了。

“喂,趁这个机会,你就想要逃走吗?”星瑶冷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星君此时已经偷偷摸到了门口,听到了星瑶的声音,立刻浑身一震,绝望地瘫坐了下来。

黎洪在先前的战斗中也受了点内伤,不过行动倒是没有什么大碍,挣扎着走到了星君的身边,狠狠一脚踢了过去:“孽畜,你不光谋害你的亲生父亲,还勾结外人,想要把生你养你的丹霞派一网打尽,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喘息了一下,黎洪再次骂道:“小畜生,赶快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这柳城到底是什么人,你又是怎么联系上他的,都给我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如果让我们满意,我还可以……”

“还可以饶我一命?”星君听到黎洪的话,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呯!”黎洪再次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冷笑道:“饶了你,想得美,我只是说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星君再次全身瘫软了下去,惨笑道:“留我个全尸?那我说和不说还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黎洪抓住他的衣襟,一把将星君拎了起来,“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动用丹霞派的刑罚,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是丹霞派的少掌门,应该听说过蚁噬丹吧。”

“蚁噬丹……”星君愣了一下,然后猛地想了起来,这蚁噬丹也是一种丹药,只不过没有任何正面的功效,只是专门用来惩罚丹霞派的叛逆弟子的,服用了这蚁噬丹之后,不到一个时辰,全身就仿佛爬满了蚂蚁一般,奇痒无比,同时伴随着难以忍受的剧痛,就像千百只蚂蚁在噬咬你的身体,一直要持续十二个时辰才会渐渐消退,其中受罚者会浑身无力,想要寻死都不可能!

想到服用蚁噬丹的那种惨状,星君立刻惨嚎起来:“黎长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啊,再怎么说我都是你看着长大的,你给我服用那么歹毒的丹药,你于心何忍啊!”

“正是因为我看着你长大的,看到你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所以才会更加痛心疾首啊!我恨不得亲手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都变成了什么颜色!”

星君看着黎洪的表情,心知没有再求饶的可能了,颓然道:“好吧,我说,我全都说,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那个时候正好是星瑶去应天书院之后……”

众人仔细地听着,随着星君的讲述,也都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一年前,正是星瑶刚去应天书院的时候,星君也发现了父亲星峰想要改立星瑶为掌门,那个时候星君已经对星瑶起了嫉恨之心,想到她有资格去应天书院,而自己就只能整天窝在丹霞峰上,平日里只有少得可怜的零花钱,不由得更加自暴自弃。那一天星君积攒了半个月的银子,大概有一百两,想要下山找个赌场好好玩两手,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

星峰曾明确地说过,星君每次下山,都必须有位长老陪同,以免他误入歧途,而那一次,陪同他的长老,正是柳城。

下山之后,两人到了青石镇上,星君先是找了一家赌场,求柳城让他进去玩一小会儿,本来他做好了要哀求很长时间的准备,然而柳城却直接同意了,一点都没有阻拦的意思。之后星君带着一百两银子,在赌场中玩了起来。

当天星君的手气很差,没过多长时间,一百两银子就告罄了,他也就只能垂头丧气地准备走出赌场,星君虽然不争气,但是也还没有傻到借钱来赌的程度,心中好歹还有几分理智。就在此时,柳城出现了,说可以借给星君一些银子,星君本来就不坚定的心里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

再之后就是常见的戏码了,星君输红了眼,又被柳城诱惑,再借了不少银子,甚至还签下了欠条,然而不知道是星君手气实在太差,还是柳城搞了鬼——星君现在也不知道,总之所有的银子都输光了,看着柳城戏谑的眼神,星君终于明白的事情的严重性。

当日他一共从柳城那里借来了一千两银子,如果这事让星峰知道了,不打死他才怪!

心中惶恐无措之下,他开始苦苦哀求柳城,祈求他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星峰,而此时柳城的嘴脸也显露出来,威胁星君要听他的话,然后,柳城就说出了谋害星峰的计划。

初时星君还算有点良心,打死都不接受,然而在柳城言语不断地蛊惑下,星君从小对星瑶的恨意,对星峰的不满,都爆发了出来;尤其是柳城答应一定会力捧他当上丹霞派掌门,否则的话就改支持星瑶,星君他脑子一昏,就答应了配合柳城的计划。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柳城透露出了他身后大自在天魔道的背景,教给星君一些普通的入门武技,虽然是入门武技,但是由于出自五大魔道,威力也不同凡响,比如他之前使出了那个天魔指,比普通武技都要强多了。

为了不引起其他长老的注意和怀疑,两人没有立即执行计划,而是耐心等待,知道星峰得了一场大病,他们终于等到了机会,用三日必死丸替换了用来疗伤的回春丹,导致了星峰惨死的结果。

如果不是谢玄回来,三番两次地破坏了两人的计划,只怕现在整个丹霞派早已被星君掌握在手中了,或者说,是被柳城和他身后的大自在天魔道掌控在手中了。

“那么,柳城他说过大自在天魔道要掌控丹霞派做什么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谢玄缓过气来,走到了星君身旁,沉吟着说道。大自在天魔道这种存在,根本就不会把丹霞派这种小宗派放在眼里,甚至就连大唐皇室,也并不能让他们有所忌惮,如果丹霞派真有什么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么直接派一名长老过来,向丹霞派讨要不就完了?而且,就算将丹霞派毁了,再慢慢搜寻,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很轻易的事情。

这样的存在,居然派一名外围弟子(因为柳城并没有真正学到天魔变身,所以谢玄推断出他是外围弟子)来偷偷地夺取丹霞派的掌控权,甚至还要小心翼翼,不想被其他长老们发现,这实在是十分奇怪的一件事情了。

谢玄这里默默地想着,那边星君已经开始回答:“我也不太了解,不过柳城曾经说过,似乎是要找一件什么东西,就在我爹他死了之后,柳城对我说的,要我尽快掌握丹霞派,然后帮他在洛丹峰附近找寻什么东西,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了。”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黎洪忽然眯起眼睛问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啊!你是要……”星君说道一半,忽然反应过来,他什么都说完了,也就轮到他的死期了。

“不错,我正要送你这个小畜生上路!”黎洪大吼一声,铁掌扬起,就要狠狠地拍在星君的脑袋上,结果他的性命。

“黎长老,还是我来吧,由我来替父亲报这个仇。”一只纤弱的玉手拦在了黎洪面前,星瑶转过头来,虚弱地笑了笑。

“好吧,你们家里的事情,也应该由你们自己解决。”黎洪叹了口气,放下了手掌。

“那就多谢黎长老了。”星瑶盈盈一福,从身旁的长老手里接过一柄剑,点在星君的咽喉上,叹了一句:“哥哥……”

这一句“哥哥”,使得周围的长老们都唏嘘不已,明明是兄妹,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程度,这里面固然有星君小肚鸡肠、心地歹毒的原因,然而也是各种各样的巧合堆积在了一起,才造就了现在这样的结果。

星君心知必死,也不再求饶,只是叹气道:“星瑶……妹妹,你还是给我个痛快吧,我今生是欠了你的,也没机会还啦,我先去黄泉求得父亲的原谅,下辈子在来还你的债吧!”

说着,星君双眼一闭,身子猛地向前一冲,星瑶手里的剑就贯入了星君的咽喉,只穿而过,星君痛苦地睁开眼睛,长大了嘴,却因咽喉贯穿发不出任何声音,眼角终于流下了一道泪水。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星君活着的时候令人恨极,但是此刻生命逝去,这些从小伴着他长大的人,星瑶、各位长老,都转过头去,露出了不忍卒视的表情,谁能说他们心里就没有一分同情和悲伤呢。

…………

“谢公子此次我丹霞派大难,多亏了你施以援手,既查出了老掌门的死因,又诛灭了想要颠覆我丹霞派的叛逆,这份恩情,我丹霞派上下铭感五内,如果你在洛丹峰地界有什么麻烦事,不妨说出来,我们一定全力帮助你。”

此时是第二天正午了,以黎洪为首的丹霞派众人摆了一桌酒席,专门酬谢谢玄的相助,在席上黎洪拿起酒杯,对着谢玄如此说道。

谢玄笑了笑,也拿起酒杯,站了起来:“黎长老太客气了,我是星瑶的朋友,丹霞派是她的家,我为她做这些事情是应该的,诸位不用太过放在心上。”

事实上,谢玄如此卖力地帮助丹霞派,心中也存有了一分想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帮助自己的想法,不过这种事情没必要当面说出来,反倒显得谢玄势力了,等到需要他们帮助的时候,谢玄再开口也不迟。

酒席之上,宾主尽欢,只谈风月,这才是正确的做法,谢玄有着一个活了两百年的灵魂,虽然他前世对于世俗礼法不屑一顾,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懂。

“想不到谢公子为了星瑶,竟然甘心豁出性命,你和星瑶之间的情谊,可深厚的很呐。”黎洪若有深意地看了星瑶一眼,呵呵笑道。

席上,所有的长老们,都发出了会心的笑声。

“是啊,你们恐怕不是什么普通朋友吧,哈哈。”在昨日也曾大出风头的那位吴乾长老,喝了一口酒,哈哈大笑着说。

“黎长老,吴长老,你们胡说什么,才不是那么回事,我,我才不理你们呢。”星瑶俏丽的脸上飞起两片红霞,娇羞地低下头去。

“哈哈,我们家的红娘子竟然也学会害羞了,真是奇闻啊,谢公子,看来你有福气啦,咱们家这个星瑶,可是真的喜欢上你啦。”吴乾接着大笑。

谢玄尴尬地摆手:“真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就是刚认识不久,真的不是诸位长老们想的那种关系。”

“谢公子,你就别装傻啦。”黎洪在他肩膀上一拍,“我是从小看着星瑶长大的,她的心思我看的一清二楚,她对你绝对是芳心暗许啦,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好也表个态,如果没有那个心思,就别让星瑶她空等一场;如果你也喜欢了星瑶的话呢,我也算星瑶唯一的长辈了,今日就做主……”

“好啦好啦,黎长老你喝醉啦,尽说些胡话,你还是好好喝你的酒吧。”星瑶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把黎洪推了回去,不住地埋怨着。

只不过,有意无意地,星瑶回过头,深深地看了谢玄一眼。

谢玄只能苦笑了,本来黎洪说出了那样的话,他已经准备站起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了,也免得星瑶对自己情根深种,不可自拔,谁料星瑶站出来打断了黎洪的话,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好主动说什么拒绝的话,那样也太扫女儿家的面子了。

或许,星瑶就是因为感觉到谢玄要说出拒绝她的话语,所以才站出来搅局吧,在她心里,宁愿默默地喜欢着谢玄,即使明知道谢玄心有所属,但是只要不说出来就有一分希望,如果说清楚了,那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女儿家的心思就是这么奇怪,一旦涉及到情爱,就完全没有了理智,宁愿自欺欺人,也要守护着虚幻的美好。

接下来的酒席上,气氛就尴尬的多了,星瑶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坐在那里默默地夹菜,然而夹了半天,却一口都没有吃掉。

而谢玄更是不敢看星瑶的方向,只是和吴乾、黎洪等长老们觥筹交错,互相说着一些场面话,酒到酣处,谢玄来者不拒,反正这丹霞派中现在也不可能有对他不利的人了,谢玄放开心胸,和这些长老们谈天说地,纵论天下大势,倒是有几分狂士的姿态。

终于,谢玄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他头脑还算清醒,可是就是爬不起来,心知自己是醉倒了,前世他一心追求武道巅峰,从未花费过一分精力在享乐之上,所以他从未尝过醉酒的滋味,如今没想到竟然醉倒了,这种昏昏然的滋味,让他这位曾经的魔道巨擘也颇感有趣。

那边的黎洪也有了七八分醉意,指着谢玄哈哈大笑:“谢公子,你武道修为确实惊人,可是这酒量就实在不怎么样啦,哈哈,你看我,我……”

说着,黎洪也摔到了桌子底下去了。

场中的这些人里面,也就只有星瑶没怎么喝酒,其余人要么已经醉倒,要么晃晃悠悠,总之没有一个站得稳当的人了。

星瑶叹了口气,召唤仆役弟子将各位长老扶了下去,然后走到了谢玄的面前,怔怔地看着他,伸出青葱似的玉指,抚摸过谢玄英挺的眉毛和坚毅的嘴唇,喃喃道:“真是个冤家,我前世到底欠了你什么,这辈子,我是忘不掉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