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0 难得的放松

0080 难得的放松

“唔,好痛啊……”

第二天一早,谢玄挣扎着爬了起来,宿醉初醒,他只觉得脑袋似乎痛得要炸裂开来一样,咂了咂嘴,一股酸水立刻涌了上来,趴在地上一阵干呕。胃里面空空荡荡的,头重脚轻,浑身无力,全身各处的种种感觉加起来,难受到了极点。

“没想到喝醉酒之后是这么难受的。”

谢玄揉着太阳穴,不住地苦笑。前世的他满脑子都是修炼和复仇,从未浪费过一分精力和事件在享乐这种事情上面,自然也从未尝过醉酒的滋味,昨日推杯换盏,宾主尽欢,谢玄喝得脑袋晕乎乎的,还觉得颇为有趣,没想到过了一夜之后居然会如此难受,身体比受了内伤还要虚弱。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些嗜酒如命的人到底是如何想的,天天如此醉酒,挞伐精力元气,久而久之,身体岂不是要糟糕透顶了?武道修为又如何精进?最重要的是,喝醉了之后神志不清,等同于陷入昏迷,即使半醉也会大大影响反应速度和判断力,这个时候如果被敌人偷袭了怎么办?

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谢玄暗自警醒,看来以后不能喝酒了啊,这种腐蚀身体和意志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妙,免得自己某天死的不明不白,那可就冤枉到家了。他重生而来,得到了再活一次的机会,本就是上苍的眷顾,怎么能够不好好珍惜;在这个世界上有着无数的遗憾等着他去弥补,无数的人需要他去拯救,美好未来等着他去创造,他要护住亲友挚爱的平安喜乐,他要让前世的仇人一一付出代价,他还要凭借前世的经验,走上这一世的武道巅峰!

有这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他怎么可以掉以轻心,如果因为一时的疏忽放纵而死去的话,连命运之神也会笑掉大牙的。

不得不说,谢玄真的是一点生活情趣都没有,不过前世有着那样孤寂绝望的遭遇,这种结果也是正常的,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努力修炼才是正道,至于享受人生……那种从来就没有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过。

不过,如果等救出了父亲,自己一家三口团聚,医治好母亲的内伤,并且找到萧情,让她也陪伴在自己身边,之后修炼到武道巅峰,将前世的仇人一一整治完毕,在那之后就可以试试享受人生了吧。

正自想得出神,房间外面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带着自然而然的恭顺之意:“谢公子,听动静您已经是醒来了吧,请随我去沐浴换衣,然后我给您准备午饭。”

正是那名叫做鱼君的丹霞派仆役弟子。

“已经是到中午了?”听鱼君话语的意思,要给他准备午饭,难道他又睡过了头,已经到晌午时分了?

这样想着,谢玄推开窗户,本来就觉得阳光煦暖,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想来时候也应该不早了,然而推开窗子,还是被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已经是日头高照,甚至已经有点西斜的意思了,再耽搁一会,恐怕就要接近黄昏了,怪不得鱼君说要给他准备早饭。

谢玄利索地爬起来,却发现身边没有了衣服可穿,不由得高声道:“鱼君,我的衣服呢,先给我找来,不然怎么出门啊。”

门被推开,鱼君走了进来,只见他一身玄衣,气质青嫩,看上起倒是剑眉星目,做一个仆役弟子真是可惜了,鱼君走到谢玄面前,一躬到底:“谢公子,您昨晚喝多了,醉的不省人事,半夜里吐了好几回,衣服已经是脏的不能再穿了,我就给您拿去洗了,您先穿着内衣对付一下,到旁边洗个澡吧,我去给您拿更换的新衣裳。”

听鱼君的话语,昨晚谢玄恐怕是折腾了一晚上,然而他自己竟然丝毫印象都没有,看来酒这个东西真是误事啊;而这个鱼君,昨晚看来是照顾了自己一晚上,如此尽心尽力,谢玄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点了点头,谢玄说道:“好,那就麻烦你带我去洗澡吧,恩,身上还真是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哎,也不知道昨晚我吐了多少,多亏你照顾我了啊,鱼君。”

鱼君连忙惶恐地低头道:“谢公子说的哪里话,我是丹霞派的仆役弟子,这段时间就是专门负责服侍您的,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您这话就有点折煞我了。再说,那天听您说了一番话,说什么大丈夫不可以总是弯腰,我回去翻来覆去地想,进来颇有所得,还要多亏谢公子您呐。”

谢玄听到它这话,不由得笑了起来:“既然知道大丈夫宁折不弯的道理,那就别总是在我面前低眉顺眼的,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叫我一声谢大哥吧,如果你再总是鞠躬低头,说什么谢公子,那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啊。”

一边说着,谢玄跟随鱼君出了卧房,来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打开门,只见里面热气缭绕,竟然已经备好了一桶洗澡水,看来这个鱼君想的倒还真是周到啊。

鱼君先是低头,然后想了想,终于是抬起头来,毅然点头道:“谢公……谢大哥,多些您了,我鱼君今生今世都忘不了您的那番话,鱼君虽不才,但是今后也一定要干一番大事业,才不会辜负了您的教导之恩。”

谢玄摆了摆手,道:“什么教导之恩,就是随口说了几句话而已,也就是你有这个潜质,所以我才会说出那番话,对了,你说要干一番大事业,想好从哪里干起了吗?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当什么仆役弟子吧,不然我和星瑶说一声,叫她给你安排一个职位。”

鱼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道:“谢大哥,不必麻烦星瑶掌门了,我已经想好了,我没有炼丹的天赋,呆在丹霞派也就这点成就了,即使您让星瑶掌门特地照顾我,但是我也会于心不安的,既然如此,不如离开丹霞派,到外面闯一闯,看一看外面的广阔世界,说不定就能遇到属于我的机缘呢,即使最后一事无成,我也尽了最大的努力,绝不后悔!”说道最后,鱼君那畏畏缩缩的样子褪去,露出了一脸坚毅的表情。

谢玄看到他,就仿佛看到了前世破门离开谢家的自己,不由地郑重地在他肩上一拍,沉声道:“好样的,我欣赏你这种勇气,你什么时候启程,提前来找我,我送你一样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谢大哥你千万不要送我什么贵重的东西啊。”鱼君急忙摆手,“您对我已经够好了,我可受不起什么贵重的礼物,至于什么时候启程,我准备先留在丹霞派服侍您,等您离开丹霞派的时候,我再动身离去。”

谢玄哑然失笑道:“你小子啊,我难道还会缺人服侍吗,还要专门留下来照顾我,既然你这么做了,我如果给你什么东西,你也不许拒绝,不然我也不用你来服侍了,明白吗?”

鱼君挠头,嘿嘿笑道:“我就是想要再多服侍您一会,心里也踏实一点,虽说我做其他人的仆役觉得很委屈,很累,但是服侍谢大哥您,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反而心里高兴得很呢。”顿了一下,鱼君又指着屋里说道:“先别说那么多了,您先进去洗澡吧,不然水就要凉了,我去给您拿更换的衣服,一会顺便给洗澡水加点热水去。”

谢玄点了点头,道:“也好,那我就先进去洗澡了。”

走了进去,里面的水蒸气充满了整个屋子,视线已经模糊不清了,水汽氤氲,看来是加了很多次热水,说不定鱼君是从早上就开始准备,只是自己没有醒,所以他不停地向洗澡水里加热水,以至于房间内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水汽氤氲,热气扑面而来,倒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就好像在泡温泉一样,谢玄除下自己的衣裳,露出健壮的身体,上面是一条条流线型的肌肉,不夸张,但是隐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就好像一只矫健的豹子。

身体没入水中,恰到好处的水温让谢玄舒服地呻吟了起来,谢玄将脑袋靠在木桶边上,全身放松,享受着热水对身体肌肉带来的按摩感。过了一会,身体都热了起来,甚至于体内的真气都微微加快了运行的速度,抬起双掌,谢玄仔细地注视着。

这是一双略微有些秀气的双手,十指修长,指甲剪得很整齐,表示主人不希望任何东西阻挡他出手,而由于多日进行碎石掌的练习,修长白皙的手掌上布满了一道道不和谐的伤痕,有一些狰狞恐怖,触目惊心。不过这些付出的代价都有了回报,现在这双手掌已经能够使出比碎石掌还要高级的崩云掌,所谓碎石穿空,惊涛崩云,谢玄已经达到了他当前修为的武力极致,可以说,同样是武士级别的武修,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能够战胜他!

甚至于,拥有了崩云掌的暗劲,就算普通的七品武师也难以战胜他,而如果再使出“鱼龙变”的秘法,使自己的实力达到七品武师的程度,那时将会碾压七品武师这一阶层,甚至可以和八品武御相抗衡!

前几日的柳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柳城变身成为恐惧天魔的时候,就已经拥有了八品武御的力量,当然,他的力量并非来自自己,而是天魔道某位长老给他植入了天魔精血的封印,所以柳城并不能发挥出八品武御的真正力量,否则谢玄当日早已死在他手里了。

也就是说,谢玄底牌全出,可以稍微抗衡一下八品武御,然而真论起来,他还远远不是八品武御的对手,毕竟他只是四品武士,和八品武御差着四个品级啊!

当然,这只是普通情况,没有算上迷魂粉和剧毒袖箭这两个王牌,只不过这两种东西是他最后的底牌,轻易不能够动用,一旦用用过一次,别人有了提防,就难以再次奏效了,只有在生死关头,谢玄才会用他们来进行翻盘。

现在的情况,他已经将掌法武技练到了暗劲的“崩云掌”层次,再修炼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在达到先天秘境之前,是很难突破到化劲了,那个层次需要借助某种天地灵物进行淬炼,种下天地之力的种子,一掌击出,已经不仅仅是使用自己的力量了,甚至会自行吸取天地灵气,形成威力无俦的一击,那已经是属于先天秘境的范畴了。

至于剑法,他本身就是剑法总是,不需要任何的修炼,剩余的,他能够在短期内再加以努力的,就只有自身真气修为,还有轻功步法了。

说起轻功步法,这一直是谢玄的软肋,前世他走上魔道,修为迅速地达到了一定的高低,对于轻功步法也就不甚在意了,而且他的性格就是直来直去,有仇报仇,绝不拐弯抹角,对于轻功步法隐隐地存在着一丝鄙视的心理。

而今生轮回重生,诸多事情扑面压来,留给他的时间一直不宽松,限制了他的真气修为程度,所以谢玄对于轻功步法,也开始有了需求。

接下来的时间里,谢玄要一边借助丹霞派的力量,搜索洛丹峰附近的地域,看看能否碰运气事先找到父亲的踪迹,那是最好不过的了,也不用担心再和什么强大的势力为敌了;而另一边,谢玄也要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此时离洛丹盛会还有不到半个月,算下来也就是前世传来父亲死讯的日子了,如果一直找不到谢承乾的话,那么谢玄他就只好在洛丹盛会上等待事情的发生,那个时候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样的敌人,总之为了救回父亲,即使是九品武宗亲自来临,他也要拼命一战!

“轻功步法啊……”谢玄屈指在木桶的边上轻轻敲打着,“或许一会问问星瑶吧,不知道丹霞派有没有什么隐藏的步法传承,我为丹霞派做了这么多事情,如果要求取一门轻功步法,黎长老也应该会同意吧……”

氤氲水汽之中,谢玄默默地统计着身上的全部实力和底牌,定下了之后的行动计划,渐渐地,全身都泡的发热,每一条肌肉都得到了放松,谢玄打了一个哈欠,倚靠在木桶边上,再次进入了睡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