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1 神秘的老者

0081 神秘的老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有动静传来,仿佛是什么人推开门进入房内,然后又有木桶与地面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一桶热水倒入了谢玄所在的大木桶之内。被声音吵到,谢玄悠悠醒来,只觉得自己全身都放松了,这一桶热水倒入,恰到好处,让已经稍凉的洗澡水再次热了起来。

“鱼君啊,你想的真周到,我正觉得水温有点凉了呢,多谢你啦!”谢玄没有回头,但是会进入这个房间,还给他加热水的人,也就只有鱼君了吧。

被身后的小手按摩了好一阵,谢玄才感叹地说道:“鱼君啊,没想到你的手这么滑嫩,就像个女儿的手呢,而且按摩技术也这么棒,我可不是讽刺你,是真的夸奖你哦。”伸手按住肩膀上的小手,谢玄微微侧头,想要再说些什么,然而,回过头的一瞬间,谢玄就愣在了当场,仿佛中了石化魔法一般。

“星……星瑶!!!”谢玄猛地大叫一声,然后惊讶地跳了起来。

在谢玄身后,一名白色纱衣的女子正娉婷而立,风姿绰约,宛如仙子,哪里是谢玄想象中的鱼君,分明是星瑶啊!

“喂喂,你,你快点转过身去。”谢玄因为大惊而站了起来,全身都暴露在了空气中,站在他身后的星瑶几乎瞬间就把谢玄看了个精光,还是处子的星瑶顿时面色涨红,宛如熟透的柿子,简直羞涩到了极点,连忙一边转过头去,一边结结巴巴地说着。

“恩?啊!”谢玄也猛地惊醒了过来,急忙再次坐了下去,窘迫地说道:“星瑶,你怎么闯进来了,我这可是在洗澡啊,你你你,你一个女儿家,怎么可以擅闯男人洗澡的地方!”

“你还说!”星瑶羞恼地跺了跺脚,“还不是鱼君,他给你去打热水,没想到路上滑了一跤,脚踝弄伤了,正好被我看见了,所以我就替他把热水送来了。”

谢玄先是点了点头,忽然又问道:“既然给我送洗澡水,那你干嘛要给我按摩啊。”

“你这个呆子,真是不识好歹,我堂堂丹霞派掌门,给你按摩,难道还委屈了你不成?”星瑶咬着下唇,神情窘迫,被谢玄逼到了极点,索性豁出去了,柳眉倒竖,开始反击起来。

“不委屈不委屈,那是我的福分呐,我谢玄受宠若惊啊。”谢玄擦了擦头上的汗,连忙改口说道。

“这还差不多,反正今天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否则我杀了你!”星瑶嘟了嘟粉嫩的嘴唇,转身就想离去,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再一次转过头来,对谢玄说道:“对了,晚上的时候就是我的掌门接任仪式,届时你可一定要来哦。”

说完,也不等谢玄回话,星瑶急急地逃出了这个房间,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嘟囔着:“丢死人啦,丢死人啦,我真笨,刚才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谢大哥他以后会怎么看我,恩,没想到谢大哥他身体还挺健壮的……呸呸呸,我在想什么啊!”

看到星瑶落荒而逃的背影,谢玄愣了半天,然后无奈地苦笑了起来。这个星瑶啊,真是个大胆的女子,敢爱敢恨,跟谢道韫那种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不一样,星瑶即使羞涩的时候,也绝不肯认输,这种性格让谢玄很是欣赏。只不过,这种女子一旦爱上了什么人,也是分外痴缠与执着,看现在的情况,星瑶的一颗芳心恐怕是已经牢牢地系在了谢玄的身上,这就让谢玄分外头疼了。

毕竟,他心中早有所爱,无论星瑶对他是如何痴情,他都无法放弃另一份牵挂,那便是——萧情!

前世,不嫌弃他修为低微,和他心意相通,同生共死,甚至最后为了救谢玄而被刑玉霄害死,那份情意,那份亏欠,让谢玄今生绝对无法辜负于她,这个女子就是萧情,是在谢玄心中位置和母亲萧碧云同样重要的人啊!

为了不辜负萧情,虽然谢玄心中对星瑶确实也有几分好感,但是也只要狠心拒绝了。

心中矛盾烦躁,谢玄也没有心思再泡澡了,眼光一扫,木桶边上已经放了一套衣服,想来是鱼君拜托星瑶送来的,谢玄站起身来,用早已准备好的毛巾擦干了身子,然后穿上了那套新衣服,打理好发鬓,一个焕然一新、英气勃勃的少年就出现在了镜子中。

人都有爱美之心,谢玄虽然成熟老成,但是对于这一点也无法免俗,对着镜子照了半天,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大步走出了房间。

此时太阳已经微微西斜,虽然没有到黄昏时分,但是离午饭的时间肯定也已经过去好久了。谢玄此刻肚子咕咕叫,不管什么时辰,他都要先填饱肚子再说。这样想着,虽然没有鱼君领路,谢玄回想着上次随鱼君去吃饭的地方,兜兜转转,还是很快就找到了。

还是上次的地方,也就是丹霞派众弟子们吃饭的饭堂,谢玄走了进去,四下打量,立刻就看到了上次给他弄饭的那名老人。老人正百无聊赖地趴在一张桌子上打瞌睡,谢玄走到老人,轻轻地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声音也放低了道:“老伯,我又来啦,您能给我弄些饭菜吗。”

那老人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然后双眼眯起,看着谢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谢公子啊,之前鱼君来和我说了,让我做些饭菜,我等了好长时间也不见你们来,饭菜都凉啦。”

老者站起身来,在腰上轻轻敲打着,佝偻着身躯,慢悠悠地向厨房的方向走去:“谢公子请稍等,我去给您热一热饭菜,一会就好,一会就好了。”

谢玄连忙上去扶住老者,歉然道:“老伯,你这么大岁数了,身体看样子也不好,就先歇歇吧,我去自己热一热饭菜就好,反正这些事情谢玄我倒还做得来。”

说着,谢玄抢先走进了厨房,厨房里此时空无一人,放眼望去,是个极大的空间,想来也是,整个丹霞派的普通弟子都在这里吃饭,厨房当然要建成普通房间的好几倍大小了。此时午时已过,丹霞派的普通弟子都已经吃过饭菜了,而距离晚上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在饭堂和厨房做事的弟子也都纷纷离去了,毕竟没有谁会整天呆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也就只有那个不知名的老者,整天带着饭堂里,或许是没有地方去,又或者是年纪实在太大,身体不太好,所以不想经常动弹吧。

这样想着,谢玄对那个老人又多了一些怜悯。

看到谢玄坚持要自己热饭菜,那老者也就不再组织,只是搬了个凳子,坐在厨房的门口,远远看着谢玄,似乎是怕他不会弄。谢玄可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就算露宿野地,自己弄点饭食也是寻常事情,这里有灶台有锅碗,柴火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做起饭菜来也是轻而易举的。

而且,谢玄也不需要炒什么新菜,反正中午也剩下了不少剩饭剩菜,他将灶台点起火来,在锅里倒入适量的水,然后将剩饭剩菜架在上面,默默地等着水开,饭热,就可以了。昨晚这一切,谢玄回头,冲着老者笑了一下。

那老者看着谢玄干净利落的动作,也咧嘴笑了起来,向谢玄比了一个大拇指,道:“谢公子真是好样的,不光人长得俊俏,一身好武艺,听说您破解了星君那个小混蛋的阴谋,想来您也是聪慧过人,这些也就罢了,没想到您烧火做饭也这么熟练利落,真是让小老儿佩服得紧啦。”

谢玄呵呵一笑道:“老伯过奖了,谢玄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平常习武读书,生活艰辛贫寒,也只好自己弄些吃的,倒是让老伯谬赞了。”

“诶,谢公子不想对我这个小老儿说实话,我也就不问了。”那老者叹了口气,“不过您也不必对我说这些假话,鄙人不才,但是虚长了一把年纪,眼里倒还有几分的,谢公子神光内敛,举止从容不迫,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这是极端自信的表现啊,也就是说,丹霞派这种层次的势力,还不放在谢公子眼里吧。”

“咦?”谢玄本来是无所谓地笑着,然而听到老者最后的几句话,眼中惊讶的光芒一闪而过,走到老者身前,细细地打量着他,只见这老头儿一身灰色袍子,头发稀疏而干枯,身形佝偻,怎么看都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老人了。谢玄一开始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所以也就没怎么注意,然而此刻仔细观察,这老者长吁短叹,伸手捶腰,举止之间却有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洒脱,似乎是一个游戏风尘异人,又像是一个看透世事的前辈高人,即使以谢玄的眼力,竟然也看不透他!

谢玄深吸了一口气,一躬到底,恭敬地道:“小子至今没有问前辈的姓名,真是无礼之极,还请前辈相告。”

老者呵呵一笑,指着谢玄道:“你啊,小娃娃年纪不大,眼力到是刁钻的很,也罢也罢,我就告诉你吧,我真名叫董连,恩,想必如今已经没几个人能够记得我了,你就叫我一声董叔吧,也辱没不了你,至于我的外号名头,前尘往事我已经不想再提啦,如今守在丹霞派的饭堂里,我就是个做饭的老厨子,你也不用多问啦。”

“是!”谢玄点了点头,“董叔您的前尘往事我不追究,如今你我平常论交,我叫您董叔,您叫我一声小玄,这就扯平了,可别再叫我什么谢公子来折煞我了。”

“小玄,嘿嘿,这名字倒也顺口。”董连站起身来,从衣衫下摆的褡裢里掏出一杆旱烟,又取出一小撮烟丝,装入烟斗里,之后缓缓走到厨房里的灶台处,借着灶台里的火焰,将烟丝点燃。

董连“叭、叭”地吸了两口旱烟,他吸烟的节奏很奇怪,先是长长地吸了一口,烟丝的火光明亮了好一阵,然后仿佛时间静止了下来,一口烟在老人的体内存留了好久,然后才慢悠悠地吐出,这口气吐得是如此悠长,烟雾化成极细的一条,从董连的口鼻中吐出,竟然丝毫不散,这一口烟直吐了好久方才吐尽。

谢玄痴痴地看着,他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是曾经踏入先天秘境的超级高手,也只有他这样的眼力,才能看出来董连一口气能够如此悠长,那是多么的难得,这其貌不扬的老人,果然是一名隐匿的高级高手!

不知道这董连到底为了什么,才甘愿在丹霞派做一名卑微低贱的厨子,不过,老人既然不想点破,谢玄也就不会去不识相地追问,只是看着董连的目光中,有多了几分恭敬之色。

这功夫,灶台的火旺盛地烧着,锅里的水已经开了,从锅沿冒出一阵热气,锅里的饭菜也应该是热好了。谢玄揭开锅,将几盘菜和一小盆米饭端了出来,饭菜极为烫人,不过谢玄练习碎石掌已经多日,甚至已经进入暗劲的层次,所以这点温度,对于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以谢玄现在的手掌强度,就算放到火里面烧,也要好久才会被烧坏。

谢玄早已经饿坏了,他也不顾饭菜还很烫,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了起来,三口两口就将饭菜一扫而空,嘴里没有风度地发出一阵咀嚼的声音,最后将盘子都打扫干净,心满意足地靠在身后的椅子上,满足地呻吟着。

“年轻人,身体就是好啊,我一袋烟还没抽一半,你就已经吃完了,哎,想当年我也是如此,而现在也就只能慢慢喝点粥喽,牙口不行啦。”董连抽着旱烟,一脸唏嘘的神色。

谢玄摸着肚皮,呵呵笑道:“董叔你何出此言,以您的修为,只怕已经可以餐风饮露,以天地灵气供养自身所需了吧,何必再吃这些含着浊气的五谷呢。”

董连摆手道:“臭小子眼力倒是真不错,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些经验,但是你个年轻人明白什么,只有吃这些浊物,抽一杆旱烟,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真正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啊,真要辟谷绝食,那就少了太多的乐趣了。”

“是小子无知了。”谢玄怔怔道。虽然嘴上如此说着,然而董连这番话,他是半点都不懂,前世他踏入先天秘境后,就已经辟谷绝食,再也不吃这些人间五谷,沾染这些浊气了,至于什么乐趣之类的,他是半点都没有考虑过,在他看来,保持真气的纯净澄澈才是最重要的,每天吃这些五谷杂粮,沾染浊气污秽,那岂不是浪费了大把时间来驱除浊气?这种事情,前世的他是绝对不懂的。

然而这一世,谢玄心态已经变了,倒也隐隐明白董连的想法,这神秘的老人怕是对俗世有着不少牵挂和留恋,就像他所说,要借着吃这些五谷杂粮,口腹之欲,才能让人真正感到活着的乐趣,想必那些嗜酒如命的人,也是如此的想法吧。

不过,既然想要享受生活的乐趣,为什么非得要隐居在丹霞派做个卑微的仆役弟子,只要稍微透露出自己的实力和身份,岂不是就会有无数人上赶着用金钱美女来孝敬他吗?这一点,谢玄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不过他生性豁达,也不去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