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2 掌门大典

0082 掌门大典

吃过了饭菜,体力总算渐渐恢复了,谢玄向董连告辞离去,想了想,决定先去找鱼君。

鱼君他为了给自己打洗澡水,而导致他脚踝受伤,谢玄是又好笑又感动,总是要去看望他一下的。虽然不知道鱼君的住所在哪里,不过丹霞派这么多弟子,一路上随便问一问,也很快就找到的鱼君的所在地。

鱼君是丹霞派的仆役弟子,所以住所当然也在最低等的仆役弟子的住宿区,谢玄向路边的一名弟子问清楚了鱼君的房间具体是第几间,然后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鱼君,你在吗?我是谢玄,来看看你。”

“谢公子……哦不,谢大哥!”房间里面传来鱼君惊喜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响动,听声音谢玄就可以推测而出,鱼君大概是要挣扎着站起来,给自己开门。

“鱼君你别动,我这就进来了。”谢玄高声说道,然后急忙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之内,鱼君躺在**,正坐了起来,想要下床。谢玄连忙走了两步,来到鱼君的身边,双手按在他的双肩:“鱼君,别动,受伤了就应该好好休息,如果因为我来了而导致你伤势加重,我宁愿不来看你。”

谢玄声音低沉,面色严肃,鱼君受到震慑,乖乖地重新躺了下去。谢玄面色转缓,笑道:“你也真是的,一个习武之人,也不是比武对敌,平常生活之中竟然也能把自己弄伤了,也不知道你的武道是怎么修炼的。”

鱼君低下头去,低声道:“我只是个下等的仆役弟子,灵脉资质也是最下等的九品灵脉,每个月只有一个时辰的机会,门派里长老们会对我们传授武道,时辰一到,哪怕是只将了一半,长老们也不会多讲一个字,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仆役弟子其实并不需要修习武道的,只要会打扫和侍候就好了……”

虽然极力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鱼君眼中还是无法掩饰地露出了委屈和黯然的神色,下等弟子也是人,他们加入丹霞派,就是为了有一个修习武道的机会,得以出人头地,不然谁家的少年会不辞千辛万苦来到门派里来做仆役?

如果真的胸无大志,那么在家乡做一份小买卖,娶妻生子,不是比在这里受人使唤更好吗?

这些事情,谢玄一转念就想通了,不过想通归想通,心中或许也有些同情这些仆役弟子,但是他也无法做些什么。毕竟,人与人之间总是不公平的,天资卓越者能够轻易地取得更好的成绩,得到更好的资源和培养,而资质低劣的人,或许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唯一的改变方法,就是比别人吃更多的苦,受更多的累,冒更大的危险,才能逆天改命!

谢玄本身就是一名下九品灵脉的资质,前世他能够爬上武道的高峰,成就唯一魔道,啸傲中土世界,就是因为他心意如铁,忍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冒着经脉尽断的风险,修炼魔道功法,用禁术秘法消耗精血潜能,以求精进修为,其中的艰辛,痛苦,绝非常人所能想象,也由此才创造了谢玄魔道巨擘的身份地位!

而丹霞派这些仆役弟子里,资质低劣的大有人在,能够拥有媲美谢玄这样坚毅心志的,恐怕就没有几个了,所以谢玄虽然对他们都有所同情,但是并不会滥施善心,圣母一样地去拯救他们,至今为止,谢玄看中的人,也只有鱼君一个。

首先,鱼君奉命来服侍他,举止得体,颇为周到,这让谢玄起了好感,这是缘分,什么是事情都讲究个缘分;然后,最重要的是,谢玄看出了鱼君乖顺外表下,那个桀骜不驯的灵魂。是的,桀骜不驯,谢玄在见到鱼君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这个少年的不一般,从他掩饰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光芒——那是谢玄只有在照镜子的时候,才会看到了,只属于自己的那种桀骜不驯!

看到鱼君,谢玄就仿佛看到了前世的自己。

也正因为这一点,谢玄打定主意,要帮助鱼君,至少,他要给他一扇大门,给他指名前进的方向,至于今后鱼君会有什么样的成就,那就不是谢玄所能左右的了。他只是准备随手给鱼君一点小小的帮助,至于最后他能够走多远,走到什么样的地步,要看鱼君自己的心志够不够坚定,有没有百折不挠的意志,当然,最重要的,还要看他的运气造化了。

想到这里,谢玄感慨万千,伸手在鱼君的脑袋上一拍,故作严肃道:“人与人之间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出身、机遇都是不同的,这些我们无法把握,但是你可以把握的是你今后的命运,无论之前你是多么的委屈、不服气,都不要表露出来,如果你只会黯然神伤、自怨自艾,那么你的成就也就仅此而已了。”

“在机遇面前,人人平等,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比如说你们仆役弟子每个月只有一个时辰可以从各位长老那里学习武道,那么这一个时辰就可以看出你们的差距,有的人或许什么都没有学到,只会抱怨长老授课的时间太短,而有的人或许就能够在短短的一个时辰当中学到所有的内容,然后回去勤加苦练,最终的成就也不会比有名师天天指点的人差到哪里去,你要做哪一种人呢?”谢玄凛然道。

“这个……鱼君受教了。”鱼君脸上浮现出深思之色。

“知道了就好,我也没有逼你立刻就明白,只是你今后做事,多想想我今日的几句话,就算你灵脉资质低微,但是那并不代表什么,不妨告诉你,我也是九品灵脉的体质,然而我敢说,同龄人中,武道实力能够超越我的,整个大唐都未必能有!”谢玄霍然站起,在鱼君的眼中,此时的谢玄身形高大,似乎威猛犹如天神!

“谢大哥也是九品灵脉吗……”鱼君震惊地喃喃自语。

“好了,我言尽于此,你好好养伤吧,伤好了之后,估计我也应该不在丹霞山上了,今日就当做你我告别,希望下一次见面,你不要让我失望啊,哈哈。”谢玄哈哈大笑,迈步出门。

鱼君看着谢玄的背影消失于门外,眼眶渐渐湿润了,他一个普通的仆役弟子,竟然受到谢玄的如此重视,真是他平时从来没有的遭遇,只有一个词能够形容鱼君现在的心情——受宠若惊。心情激荡,好半天才平复下来,鱼君正想躺下睡一会儿,然而忽然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硌着了他的身体,他伸手摸去,却发现是一个纸团。

鱼君随手就想要把这个纸团扔出去,然而刚刚举起手,猛然顿住,然后醒悟过来:他的房间只有自己才会进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纸团,唯一的解释,就是谢玄方才偷偷扔在了他的枕边,然后滚到了被褥之中。

伸手小心翼翼地将纸团展开,是一张皱巴巴的白纸,上面画了一个人的模样,在人体上面有无数的小点,还有几根细线,旁边用潦草的笔迹写了几句口诀一样的字句,即使鱼君见识浅薄,但是看到手中的这张纸,他也瞬间就明白过来,这分明是一门武道功法!

武道功法,在中土大陆上,这可是最为珍贵的东西之一了,只要拥有一门武道功法,就可以支撑起一个小家族,或者是建立一个小宗派了,即使是最粗糙的武道功法,也有人出万两黄金来买!

鱼君所在的丹霞派,以丹药立派,传承的武道功法并不十分高明,但是也被各位长老视为珍宝,他们这些仆役弟子几乎都没有机会修习,最多是每个月的长老授课的时候,给他们传授一鳞半爪,但是绝对不会全部传授给他们的。甚至就连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也要再三考察,并且要弟子本人发誓绝不将功法私自传授外人,然后才会得以传授整套功法。

而鱼君现在手里竟然有了一套完整的功法,这怎么能不让他惊异、惊诧、惊喜!

且不提鱼君是如何惊喜若狂,之后又是如何修习,此时这门功法的主人谢玄正吹着口哨,悠闲自得地走在通往丹霞堂的路上,星瑶之前已经告诉了他,今日她就要正式接任丹霞派的掌门之位了,而继任大典就在丹霞堂中举行,本来这是丹霞派自己的事务,谢玄应该置身事外的,但是星瑶既然已经主动要求他参加了,谢玄当然也不好推辞。

走在青石板路上,谢玄想起刚才偷偷留在鱼君枕边的功法,心情愉快得很,帮助人总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他留给鱼君的功法,名字叫做紫元功,是谢玄前世偶然得到的,对于谢玄来说,倒也不是什么高明的功法,放在中土大陆上,实在是不值一提了,拥有十二品先天诀的谢玄,对这种低级功法也看不上眼。但是,所谓低级也只是对于谢玄来说的,至少要比谢家的焚火诀高明多了,放眼整个大唐,估计也能算得上中上等的功法了。

谢玄身上的十二品先天诀自然是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的,而这门紫元功他可没有任何顾忌,更没有半分珍惜和不舍,送给鱼君正好,至于鱼君能够修炼到什么层次,就要看他的造化和努力程度了,这种事情,谢玄只是随手一做,根本没有真正放在心上。

他当然不会预料到,今日的一个随手之举,日后在中土大陆上,又造就出了一个大魔头出来,搅动风云,掀起了滔天波澜,击败了一位又一位的强者,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一路问人,终于弄清楚了丹霞堂的路径,顺着铺有青石板的精致小径,两旁绿树成荫,谢玄心中放松之极,也没有刻意加快脚步,不时还要欣赏一下两旁的树林,和碰面的丹霞派弟子打个招呼。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谢玄走到了丹霞堂的外面。

丹霞堂,那是丹霞派最为恢弘大气的建筑物了,长宽各有几百米,雕檐斗拱,镶金嵌玉,用料做工都是上等,尤其是正上方一个大的出奇的牌匾,上面鎏金的字体,写着丹霞堂三个大字,牌匾右下角的题词落款是星曜,想来应该是丹霞派的祖师爷了。

门口早已经有了两名弟子在接待来宾,此次星瑶接任丹霞派的掌门人之位,名正言顺,自然是要通知同在洛丹峰周围的各大门派的,比如朝阳门、洛丹派、大金刚寺,这些门派都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然后皆是派出了门中的重要长老来参加此次典礼。

不过丹霞派的实力和影响力毕竟还是太弱了,三大门派中没有一个由掌门人亲自来恭贺的,只是派出门派中比较重要的一两名长老来出席,看来对于丹霞派也不是特别在意,尤其是洛丹派,由于他坐落于洛丹峰之上,拥有天然灵脉资源,又有大唐皇室作为后盾,其实心里并不把洛丹峰周围的这几个小门派放在眼里的,此次丹霞派掌门继任大典,他们也只派出了一名最为普通的长老来,甚至连高层都没有来一个人。

形势比人强,人家洛丹派傲气是有傲气的资本,能来恭贺一下就算不错的了,星瑶和各位长老还是要笑脸相迎,毕恭毕敬,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了。

闲话少说,守门的两名弟子都认识谢玄,看到他来了,立刻就对谢玄点头笑道:“谢公子你可来啦,刚才掌门还怕您不认识路,让我们分出一个人去找您呐。”

谢玄也笑了笑道:“我一个大活人,还能真认识路不成,你们掌门也真是把我想象的太过白痴了。”

“哪有哪有。”接待弟子急忙点头赔笑,将谢玄让了进去,“谢公子您快进去吧,典礼仪式快要开始了。”

谢玄点了点头,迈步进入了丹霞堂内。一进入大门,入眼是一间极大的大厅,堂皇大气,却又不显得奢华恶俗,就算是以谢玄的眼光,这种宏伟的大厅也很是少见了。里面现在已经是坐满了宾客,大多是洛丹峰的这几个门派,也有几个青石镇上的小家族,或许还有一些来参加洛丹盛会的人物,顺便过来和丹霞派套一套交情,反正洛丹盛会上,丹霞派也要进行丹药拍卖的,有些交情倒时候也好办事,不过这些人谢玄肯定是一个都不认识了。

丹霞派各位长老,还有星瑶,他们当然不会坐在宾客的位置上,此时他们都站在门口,每进来一名宾客,星瑶都要上去打招呼,不认识的话就要由黎长老他们引荐介绍,之后星瑶就要装出一副久仰的样子,和宾客套近乎,看似其乐融融,实际上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至少,要谢玄挤出一副笑脸和别人假模假样地客套,那还不如杀了他呢。

“你可算是来啦,我等了你半天,如果你不在场的话,我这个掌门当得也没什么意思。”星瑶眨了眨狐媚的大眼睛,嘟着粉嫩的红唇,手指点着嘴角,露出纯真甜美而又魅惑的笑容,调皮地说道。

这句话,星瑶似乎是故意放大了声音,让全场都静了一瞬,然后无数道惊讶的目光投射到了谢玄的身上。

谢玄不禁苦笑起来,这个姑奶奶,难道是故意要将自己架在火上烤吗?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谢玄也不会怯场,他微微一笑道:“我不认识路,多问了几名弟子才找过来的,所以晚了一点,好在终究是没有迟到。”

那边,被星瑶晾下的蓝衫文士,终于忍不住难堪,走了过来,轻咳一声道:“冒昧打扰一下,不知道这位青年才俊是哪家的公子,星瑶掌门你也该给我们介绍一下吧,也好让我们长长见识。”

他这话就居心叵测了,说什么让“我们”长长见识,这就是要将全场的宾客都放到谢玄的对立面上了,看来这猥琐中年人对于星瑶是颇为爱慕,看到她和谢玄这么亲近,所以起了嫉妒的心理。

星瑶刚要回到,旁边的黎洪黎长老已经抢先圆场:“这位谢玄谢公子,大家应该都不认识吧,这也是正常的,因为谢公子本身就不是洛丹峰附近的人士,说来惭愧,现在老朽也不知道谢公子的真正身份,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谢公子是丹霞派的大恩人,前两天丹霞派发生巨变,叛徒柳城和星君犯下大罪,还妄图杀人灭口,多亏谢公子援手,我们才挺过了一劫,要不然此时站在这里的,就会是星君那个叛徒了。”

“哦?”听黎洪这么一说,原本并没有在意谢玄的宾客,也都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谢玄此时年纪不过十八九岁,尚显稚嫩,所以大家在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心里只是在想,这少年究竟是有什么背景,让星瑶做出如此亲近的举动。

然而黎洪的一番话,让众人的关注点从谢玄身后的实力,转移到了他本身的实力上面,能够让黎洪这名七品武师,说出那样的话,那眼前的这名少年,武学实力也至少应该接近七品武师吧,以他的年龄,那就真是太可怕了,也不知道哪个势力,调教出如此强悍的后辈。

除此之外,令他们疑惑的是,怎么看谢玄的实力都在四品武士的阶层上面,与他们预想中的七品武师实在是相差甚远啊,这就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了。如果说谢玄本身就是这个实力,他们绝对不会相信的,一名四品武士谈得上拯救丹霞派?唯一的解释,就是谢玄出自什么大家族,有着他们所看不透的隐藏实力的方法,这就让他们心中忌惮了,能让他们都看不透的秘法,那绝对是很高级的了。

所有人都低下头去,冥思苦想,姓谢的家族?整个大唐都没听说个有那个姓谢的一流家族啊,或许是化名?

不得不说,因为某些误会,谢玄在这些宾客的眼里,就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