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83 萌生一计

083 萌生一计

谢玄的到来,在这些宾客中引起了一阵波荡,然而很快就平复了,他们此次的真正目的还是和丹霞派套交情,至于谢玄,虽然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但是还不放在他们的计划之内,毕竟他们无法保证谢玄是否能给他们带来利益,对于这些家族、宗派里的中坚人物来说,带来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很快地,众人的声音都平静了下去,因为,丹霞派的掌门继任典礼,就要开始了!

丹霞派的各位长老都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去,他们当然不会还和宾客们搅在一起,作为主人,他们的位置在丹霞堂的最里面,众星拱月地把星瑶围在了中心。而星瑶此时走到了丹霞堂的最里面,众位长老中间的一张高台上面,站定,转过身来面对着诸位宾客。

谢玄则是被黎长老拉到了他的身边,也坐在了丹霞派长老的席位里。只见星瑶轻轻肃穆,朗声道:“各位宾客,今日我星瑶接任丹霞派的第十八代掌门,荣幸之至,德蒙各位看得起,能够出席我的继任典礼,我星瑶再此先谢过了。”

“星瑶掌门说的哪里话,论起辈分来你可是我的侄女,侄女继任掌门了,我当然要来看看。”一名中年人呵呵笑道。

随着中年人的话,其他宾客也都纷纷叫了起来,不过听在谢玄的耳朵里,却都是一些没有用处的客套废话。

虽然是废话,但是从来都是不可少的。

星瑶发完话,也和这些宾客们客套了一句,然后沉默了下去。之后,黎洪长老走上了台子,他是丹霞派资格最老的长老了,之前星君仓促之间继任掌门,就是他主持的,只不过那一次星峰尸骨未寒,所以也就没有邀请什么宾客,本来是打算等星瑶回来,重新举行一次星峰的祭奠仪式,然后再让星君正式接任丹霞派的掌门的。

没想到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此时站在台上的已经换成了星瑶,而星君因为谋害父亲的大逆不道之罪,已经身死了,世事变化之奇妙,让黎洪也颇为感慨。

唏嘘了一阵,黎洪回过神来,朗声道:“各位宾客,我黎洪也算是丹霞派的代表人物了,和大家应该也都有些交情,今日邀请大家来,主要是有两件事情要宣布,这第一件,就是本派上代掌门,也就是丹霞派第十七代掌门星峰,被人谋害,以至于猝然身死,只不过他老人家已经下葬,这葬礼嘛,就省去了,诸位若是想要聊表心意,不妨抽空去星峰掌门的灵位前祭拜一番便是。”

“之后就是一件同样重要的事情了,星峰掌门去世,丹霞派不可以群龙无首,所以,发给诸位的请贴上写得很清楚,那就是星峰掌门的女人星瑶,将要继任丹霞派的掌门人,所以将各位请来,做个见证,今后我丹霞派就以星瑶马首是瞻了。”

黎洪顿了顿,又说道:“诸位或许有些疑惑,星峰掌门的独子星君去哪里了,我也给大家一个解释,当日星峰掌门被人暗害,星君少爷为了保护父亲,挺身而出,和贼人大战三百回合,终于报了大仇,只可惜星君少爷一时不慎,被歹人击中了要害,英年早逝,真是令我丹霞派上下扼腕叹息,不胜悲痛,现在有资格继任掌门之位的,也就只有星瑶侄女了,所以,我们几位长老商议之下,一致推荐星瑶接任我丹霞派的掌门,不知各位宾客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没有,星瑶掌门接任丹霞派,我朝阳门也大力支持的。”那边来自朝阳门的长老立刻大声说道,其他的宾客也都是大声应和,至于是不是他们的真实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谢玄静静地听着,差点没笑出来,这个黎洪也太能瞎编了,什么星君为了为父报仇和歹人大战三百回合,最终身死,这等歪曲事实的功力,也真是让谢玄佩服的紧。不过谢玄也明白,这种说辞是必然的,星君谋害自己亲生父亲,这种事情是丹霞派的丑闻,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对外当然不能出事实,只能随便编一些假话来糊弄别人了。

其实别人也未必真不知道,只要是一个中等以上的势力,多半都会在别的势力里安插眼线,这丹霞派里绝对有不少别的势力的眼线,所以星君毒害星峰掌门的事情,其实也是瞒不过明眼人的,只是这种事情大家心里清楚就好了,没有谁会不识相地说出来,除非是特意要给丹霞派难堪。

势力与势力之间,讲究的就是暗地里勾心斗角,明面上和和气气,没有必要的话,没有人会主动和别人撕破脸的。

“好,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正式指定星瑶你接任丹霞派的掌门,我手里这块玉石,是丹霞派历代掌门传承下来的信物,名为丹霞宝玉见玉如见掌门,我今日将它交与你手,你要好好保管,万万不可丢失,或者少有损毁,只要有这丹霞宝玉在手,除非我们所有长老集体罢免,否则你就永远是我们丹霞派的掌门人!”

“接信物!”黎洪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响彻全场。

星瑶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去,从黎洪的手中接过了丹霞宝玉,然后黎洪在星瑶的脑门上拍了一记,这是代表他对掌门人效忠的动作,是丹霞派的独特惯例了。接下来,其余的几位长老也纷纷站了起来,轮流在星瑶的额头拍了一记,表示一齐对星瑶效忠,丹霞派一共二十余位长老,全部都做完之后,星瑶的掌门之位也就算是正式继承了。

仪式到了这里,也就差不多要结束了。

既然星瑶已经正式接任了掌门之位,本来站在前方的黎洪,就退了两步,站在了星瑶的身后。之前黎洪可以说是整个丹霞派的代表,而此时仪式已经完成,他就不应当越俎代庖,接下来就由星瑶来发话了,“诸位,今日我星瑶接任丹霞派的掌门之位,诸位前来观礼,我丹霞派上下均感荣幸之至,星瑶在此谢过了,今天时候已经不早了,就请诸位暂且住下,丹霞派的客房虽然简陋,但是我一定会吩咐弟子们好生招待各位的,请各位不要嫌弃。”

“哪里哪里,大家都是江湖人士,风餐露宿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有一个容身之所已经很不错了,还望星瑶掌门不要太过客气了,随便招呼一下就可以了。”

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站了起来,代替众人说道。一旁的黎洪拉住谢玄的胳膊,道:“看见没有,这个人就是洛丹派的李园长老,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长老,但是在场的众人还是隐隐以他为首,他站起来代表众人发话,也没有一个露出不满之色,这就是洛丹派的威势了。”

“这人是洛丹派的长老?”谢玄皱了皱眉,心中忽然灵光一闪,一个想法隐隐约约浮上心头。

或许,可以利用这个李园长老,达成某些目的呢……

谢玄这里默默思考,那边星瑶已经吩咐几位弟子带着这些宾客去客房休息,并且嘱咐他们要好生招待,那些宾客也就纷纷在几位丹霞派弟子的带领下去往客房住宿,丹霞派的客房大都是空的,也就只有谢玄一个人正在入住,接待这些宾客倒还绰绰有余。

星瑶一一和几位宾客道别,这就花费了她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可见寒暄客套的繁琐和枯燥,不过既然担任丹霞派的掌门,这些事情是星瑶必须要去做的。

送走了所有的人,星瑶疲惫地随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对着丹霞派长老们摆手道:“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歇一会再走,有什么事情明天送走了这些宾客再做商讨吧,我今天有些累了。”

“星瑶侄女,我们也知道你肯定是累坏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的客套也不能少啊,就要辛苦你了。”黎洪爱怜地拍了拍星瑶的肩膀,招呼其他长老率先回去了。

整个丹霞堂内,就只剩下星瑶和谢玄两个人了。

所有的弟子都去招呼那些宾客了,所以整个大厅内一片安静,星瑶下意识地回过头来,看着在角落里默默思考的谢玄,心头有着说不清楚的情愫流淌而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要看着谢玄坚毅的脸庞,心头就是一阵宁静,即使身上的苦累,心中的伤痛,都仿佛离她远去了。

“这,就是爱情吗?”星瑶痴痴地看着谢玄。

“星瑶,你还没走啊。”谢玄忽然抬起头来。

“啊?哦,我,我有点累,先歇一会。”星瑶慌乱地挪开目光,吃吃地说道,“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没想到做一个掌门这么麻烦,这个礼仪那个客套,我都快烦死了,却不能露出一点不耐烦的样子,还不如和人大战一场来得痛快。”

“你这个性格啊。”谢玄忍不住笑了起来,“也对,这些繁文缛节我是最无法忍受的,说起来,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你们丹霞派太弱小了,单单从武力上来说,比青石镇的那几个小家族也强不到哪里去,所以说话也没有底气,对谁都要客客气气的,如果你们能够洛丹派那种实力,那就只有别人巴结你的份了,何必再看人脸色。”

星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谢大哥,你说的没错,我想我了解父亲的想法了,他之所以有意选我做掌门,而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星君,应该也是从这方面考虑的,星君他没什么习武天赋,这辈子最多也就是七品武师的程度了,所以父亲他让我去应天书院学习,他心里是有着长远的打算的。我想,他应该是想要渐渐地转变丹霞派的类型,从以丹药立派,转变成以武道立派,毕竟这个世界上,只有武力强横,才会让人敬服啊。”

“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谢玄笑了笑,“星峰掌门的思想是对的,虽然丹药珍贵,每一枚丹药都能卖出极高的价格,但是得到的也只是钱财而已,钱财乃身外物,根基终究是不够稳健,只有努力发展武道,减小丹药上的投入,甚至放弃出卖丹药,只把丹药作为提升门派弟子武道修为的途径,那才是正确的道路。”

谢玄有些感慨,这种模式,其实就是中土世界最顶端的那些门派的模式,以武立派,然后以丹药、灵脉、功法,迅速提高派内弟子的修为,从而让门派的整体实力强大起来,强大的门派自然有更多的机会收到天资卓越的子弟,从而走上良性循环。

至于钱财,那都是身外物,只要实力强大,你甚至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抢,找个理由消灭一个门派,所有的资源就都归你了。这样或许会引起一些势力的不满和忌惮,但是实力摆在那里,就算有人心中不满,也绝对不敢说出来!

五大正道宗派,五条魔道源流,这些势力都是这么起家的,只不过做的隐秘,就可以自诩为正道,不屑于藏头露尾,直接光明正大地来抢夺,那就是魔道的做法了。五大正道宗派中,也就只有南华派还算有点良心,坐拥南华仙山灵脉,与世无争,手上的罪恶的鲜血会少一些;其他的四个宗派,其行事之狠辣,心中之龌龊,比魔道中人还要不堪。

星瑶摆了摆手道:“算了,不说这个了,那是我们丹霞派的家务事,有我来操心就好了,只是谢大哥你此次来洛丹峰,到底是要找什么人,你还没有真正告诉过我呢,我如今正式当上了丹霞派的掌门,虽然丹霞派实力低微,但是弟子却也不少,你不妨说出来,我派出一些弟子去帮你寻访。”

“也好,就算星瑶你不说,我多半也是要拜托你的,不瞒你说,此次要找的这个人,正是我的父亲——谢承乾,前些日子我接到消息,他将出现在洛丹峰附近,只不过他到底会出现在哪里,我还不得而知,因为某些无法说出口的原因,我必须尽快找到他,如果在洛丹盛会之后,那么他就会有生命之忧!”

星瑶沉吟道:“既然如此,那么谢大哥你说出伯父的具体长相,我让弟子们去暗暗寻访,如果在洛丹峰附近的话,相信很快就能找出来的,你也不必如此担忧。”

谢玄叹了口气,苦笑道:“父亲的长相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一会我依照记忆中的形象画出来吧,希望能够顺利找到吧,不过事情未必有那么容易的,此次洛丹盛会即将召开,龙蛇混杂,很难找得出来,而且,我最怕的事情是,如果他现在身在某个门派中,我就一筹莫展了。”

“门派中,怎么会呢,难道伯父在哪里,谢大哥你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吗?”星瑶问道。

“星瑶,这个你就不要问了,总之我完全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洛丹峰附近就拜托你了,而我……”谢玄眯起眼睛,嘴角荡起一抹难以形容的弧线,“我有一个计划,那就是进入洛丹派找寻一番。”

星瑶惊呼道:“进入洛丹派,你疯啦,他们怎么会让你进入呢,洛丹派防备森严,不可能混得进去的。”

谢玄呵呵一笑,悠悠道:“我也没有说要偷偷混进去啊,我这次要,正大光明地进入洛丹派。”

面对着星瑶那不可置信的目光,谢玄神秘地一笑,“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了,就看今天晚上顺不顺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