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4 针灸秘术

0084 针灸秘术

对于谢玄来说,挽救父亲的生命,是改变前世命运的第一步,绝对不容有丝毫差错,即使他如此谨慎细心,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父亲死去之前先一步找到他,毕竟洛丹峰附近是包括青石镇在内的面积极大的一块地方,如果靠他自己去找,恐怕给他一个月也不可能做到完全搜索,巨细无遗。

幸好,有了星瑶这个新任丹霞派掌门来帮助他,有几十个丹霞派弟子帮他去找,他就可以省下这个功夫,亲自探查一下比较隐秘的地方了,比如洛丹派。

前世谢承乾死讯传回来的时候,谢玄不过是个修为低微,没有主见的少年,当时只知道悲痛,完全忘记了仔细盘完父亲死去的具体细节,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情况,就是关于父亲的信息他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就是洛丹盛会的那几天,父亲谢承乾会来到洛丹峰,然后离奇死亡,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或者知道了也不敢说。

“我那个时候真是个白痴,怎么不多了解一些情况啊!”谢玄懊恼地拍着自己的额头,不过现在后悔肯定是没有丝毫用处了,算起来那可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谢玄现在需要做的,只有努力考虑到任何一种可能性,然后亲自去探查、排除。

首先,第一种可能性,就是谢承乾此时在洛丹峰附近的某个地方,或者就在青石镇中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此时整个大唐的武修都陆续来到了洛丹峰附近,准备参加洛丹盛会,人数众多,且龙蛇混杂,这一点谢玄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画出图像,让丹霞派的弟子去细细搜寻了。

第二种可能性,或许谢承乾根本就没有提前来洛丹峰,只是在洛丹盛会的那一天从某个地方来到了洛丹峰上,然后不知为什么和某个势力起了冲突,然后身死;不得不说,这是最坏的一种情况,因为谢玄无法提前找到谢承乾,只能在事件发生的那一天来碰运气阻止,但是能否成功,就全靠运气了,失败的可能性太大,而且现在也做不了丝毫准备。

除了上面那种最坏的可能性,还有一种不怎么美妙的可能性,那就是,谢承乾已经化名混进了洛丹峰附近某个门派,比如说,洛丹派。这个可能性是十分大的,而且合情合理。谢承乾当初破门而出,抛弃了谢玄母子,一去就是十年,这件事情令前世的谢玄都一直大惑不解,从母亲萧碧云的口中,谢玄可以肯定,谢承乾一定是十分深爱萧碧云的,到底是因为什么理由,才会如此狠心,十年不归家呢?

前一世谢玄想了好久,终于是想出来了个理由:谢承乾应该早已经知道萧碧云深受内伤,会不会是为萧碧云寻找能够治疗内伤的丹药去了?很有可能。

而萧碧云身上经脉千疮百孔,普通的丹药已经无济于事了,只有十分罕见的疗伤圣药,能够重塑内外循环,修补经脉,那才能对萧碧云的经脉伤势又所效果。这样的丹药,整个大唐也不会有几颗,而有能力炼制出这种丹药的,也就只有洛丹派这个皇室支持的宗派了。

越想越有可能,谢承乾或许真的是混入了洛丹派,而且确定了目标,只不过想要偷取的丹药太过珍贵,所以一等就是十年,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得通了,虽然还是有一些细节无法想明白,但是既然有这个可能性,谢玄就决定了——混入洛丹派!

洛丹派是大唐境内最大的炼丹宗派,即使单单看武道实力,也绝不逊色于普通的大家族,无论是收徒还是别的什么,要求都非常严格,为了防止丹药失窃,派内的警戒也十分严密,可以说想要偷偷溜进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谢玄现在有着七品武师的实力,也不可能在不惊动人的情况下闯进去。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以谢玄的才智,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而这个办法,还是要落在来丹霞派观礼的李园长老身上。

谢玄先是凭借记忆,画出了一张父亲谢承乾的画像,不过画的很是粗糙,恐怕也就只有六分相似而已,毕竟谢玄最后一次见到父亲,几乎可以说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记忆中也就只剩下了一个模糊的影子,现在这张画像,还是谢玄在谢家的时候,硬磨着萧碧云给他画出来参考的。

萧碧云对谢承乾用情极深,甘愿放弃自己萧家大小姐的身份,而且以萧碧云惟妙惟肖的画技,论起来也应该有九分相似,只不过谢承乾毕竟已经消失了将近十年,面容已经不知道产生了多大的改变,比如说十年前的谢承乾从不留胡须,而现在是不是满脸虬髯?把这些算上,说这画像有六分相似,那都是高估了。

不过,这已经是谢玄所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交给丹霞派的弟子们去做了。

而谢玄告别的星瑶,稍事休息,就顺着小径来到了丹霞派的客房,走到了最东面的一间客房之外。

中土世界尚左尊东,最东面的客房也就是最尊贵的,据路上碰见的仆役弟子说,这件最尊贵的客房里就应该是洛丹派长老李园的居所了。

谢玄猫起身子,足尖点地,几乎不出声音地来到了这间客房的窗子外面。窗子是纸纱的,平常防个风雨还可以,但是如果是故意破坏,就没有抵抗力了。谢玄右手食指在口中点了点,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入了窗子之上,用力一捅,就弄出了一个小圆洞来。

谢玄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下九流的采花大盗,来到千金小姐的闺房之前,将窗子弄了一个洞,接下来嘛,就应该用迷香把里面的人迷倒,然后为所欲为了,嘿嘿。

当然,现在谢玄手里并没有鸡鸣五鼓返魂香,也没有蒙汗药,而他的目的,也不是要将里面的李园迷倒,“为所欲为”什么的,恰恰相反,谢玄需要李园清醒着,至少要能够听懂谢玄的话语,这样才有机会忽悠他。

谢玄活了二百多年,虽然对人情世故、阴谋诡计并不擅长,但是潜移默化地也成了一个人精,他如果真要开动手段,绝对能够把李园忽悠瘸了。

投过窗户前面的小孔,借着明亮的月光,谢玄探过头去,向房间里面看去。今夜虽然不是十五,但是明月朗照,清辉遍洒,谢玄运足目力,瞬间就将屋内的情景看了个七七八八。只见房间之内,那名叫李园的长老已经睡下,丹霞派的招待极为周到,不仅换了新的被褥,而且还用了熏香,金丝绒的背面,上好缎子的床单,这李园睡得恐怕要比他在洛丹派还要舒服。

这样的机会,谢玄当然要把握住,只见他转身又来到了客房的门前,之前的那番举动,只是为了观察李园的状态,以免惊动了他,让他把人叫来,此时既然确定他已经陷入熟睡,谢玄就放开胆子,轻轻地拔出秋水剑,伸入门缝之中,上下移动,很快就感觉到了阻碍,那是门闩的位置。

缓缓地拨动秋水剑,将门闩一点一点地拨弄开,确定已经没有门闩的阻碍之后,谢玄伸手推开了大门,这种客房的门谢玄已经十分熟悉了,之前谢玄独自住在客房的时候,曾经每一个屋子都探查过,也明确了一件事情,这种客房的门,打开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抬,就不会有什么“吱呀”的声音出现。

其实以现在李园的熟睡程度,就算谢玄真的大咧咧地打开门,也未必能够吵醒他。

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月光泻入房间内,洒满了一地清辉,谢玄反手,再次将月光关在了门外。

走到房间里的床前面,看着**躺着的李园,这位洛丹派长老呼吸一点都没有规律,气息浑浊,看来连六品武士的根基都不太牢固,洛丹派只派出这样一个修为低微的长老来参加丹霞派的掌门继任大典,真是没有把丹霞派放在眼里啊。

不过,这倒是方便了谢玄,如果是一名七品武师,谢玄绝对没把握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体内真气缓缓运行,从缓慢开始加速,直到真气如长江大河般奔涌起来,真气鼓荡,以一种玄奥的轨迹在运行,而谢玄的指尖,也出现了一截肉眼可以看见的气芒,这并不是七品武师的真气外放,这气芒也几乎没有任何伤害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针灸。

中土世界几乎人人修炼武道,人体的经脉构造更是人尽皆知,然而精通于针灸一道的,却一直都没有几个人,人体经脉看似简单,然而要用一根细细的牛毛针,就能够贯通气血,改变窍穴状态,里面的学问可大了去了。

而谢玄这一手化气为针,然后作用于人体经脉的技巧,也是前世从毒王那里学来的,毒王精研人体解剖,对人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极为了解,他没有经过任何人传授,只是根据一本医经,就自行悟出了针灸之道,甚至发明出了这种化真气为细针的方法,至今想来,谢玄还是佩服得紧。

谢玄此时不过是四品武士的修为,即使修炼了十二品先天诀,真气雄厚程度远非寻常功法所能及,但是此刻化气为针,真气每时每刻都在消耗之中,不过是片刻,谢玄的脸色就已经微微有些发白。

深吸了一口气,谢玄再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指尖细针刺入李园身上的某个穴位,即使是一位武道宗师在场,也不可能看出谢玄此举有何用处,他刺的那处穴道,对于人体应当是没有任何影响才是。

然而,人体经脉窍穴之博大精深,即使丝毫武学宗师也高明不到哪里去,无论修为有多么高深,都只是对于自己修炼的那几条经脉有所了解,对于人体三亿四千万细微经脉,没有人能够做到完全了解,甚至稍微了解一些就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谢玄从毒王那里学来的这套针灸技巧,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他只知道,如果用气针连续刺入人体的几个无关紧要的穴位,就会让被刺的人身体出现一种极为古怪的变化,无论怎么高明的武修,只要没有踏入先天秘境,都无法探查出这种变化的根源!

“嗤嗤嗤!”谢玄连续刺了李园身上的三百多个穴位,几乎没有半分停留,因为只要时间间隔稍微大了一些,进入李园体内的真气就会逸散开来,从而前功尽弃,这是一个考验耐力,也考验耐心的东西。

幸好,以谢玄如铁般的意志,虽然到最后真气几乎消耗殆尽,终于还是一丝不差地完成了。

这个李园果真是个大草包,这么弄他都没有转醒,只是烦躁地翻了个身,传出了磨牙的声音,又继续睡了下去。谢玄哭笑不得,本来他如临大敌,准备李园一醒过来就发动已经准备好的“那个东西”,没想到李园这么草包,之前谨慎的准备全都喂了狗,谢玄叹了口气,干脆就在李园的床榻旁边盘腿坐下,开始打坐修炼,回复真气。

清冷的月光从窗子的缝隙透射进来,隐隐约约照出了谢玄坚毅的脸部轮廓,谢玄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李园这个人,全身心都沉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方才他真气几乎消耗殆尽,此刻竟然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开始回复,平常需要几个时辰才能回复完全的真气,竟然在一个时辰之内就回复完全!

还没完,如果此时有人在一旁,就会惊讶地发现谢玄周围的天地灵气聚集成了一个漩涡,而漩涡的中心点,正是谢玄。真气鼓荡之中,忽然暴涨了一成,充沛莫名的真气如同长江大河般在谢玄体内奔涌,激荡,每经过一个大窍穴,都会分出一道真气进入窍穴之中,以分担鼓胀的经脉的压力,真气行走一周天,全身三百六十五个大窍穴都注入了大半的真气。

“呼——”感受到体内各大窍穴的真气无比充盈,谢玄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双眼乍然睁开,一抹精芒在他漆黑的眼眸中一闪而过。

体内三百六十五个窍穴真气充盈,真气行走一周天时和窍穴隐隐呼应,心念一动,窍穴内的真气就加持在肉体之上,谢玄并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觉得经脉暖洋洋的,肉体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之感。

这种感觉是……突破到五品武士了!

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突破,谢玄真是哭笑不得,不过回想起来,这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十二品先天诀本身就站在了后天武道的巅峰,而谢玄一路从谢家来到丹霞派,路途中修炼从未中止过,之前还用了鱼龙变秘法和变身天魔真身的柳城激烈地一战,这些加起来,谢玄的修为也是该到突破的时候了。

所谓厚积薄发,正是如此。

深吸了一口气,将狂喜的心情迅速排出,谢玄回复了冷静的心态,目光再次落到了眼前的李园身上。

谢玄冷笑一声,右手暗暗地掐了一个印诀,森然道:“李园,给我醒过来吧!”

“啊——”睡梦中的李园,忽然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击中,整个身体都剧烈地震动了一下,然后惨叫了起来,只不过谢玄早就料到如今的情况了,在他惨叫刚刚出口的时候,谢玄就闪电般出手,紧紧地捂住了李园的嘴巴。

“不许叫,你要是再敢叫出声来的话,我定然叫你小命不保,知道了吗?”谢玄狠狠地威胁着他,事实上谢玄确实也有这个能力,之前他四品武士的时候,就能够轻松击败六品武士,此时谢玄已经有五品武士的修为,像李园这种草包类型的六品武士,谢玄随手就能取他性命。

为了证明自己的威胁具有实际的效力,谢玄手上加了一把力,体内真气奔涌起来,十二品先天诀的威力果然不凡,不过是五品武士的修为,真气竟然充盈的难以置信,真是隐隐有了要突破体外的感觉,似乎,离真气外放也就只差一层薄薄的壁障了。

“照这样下去,只怕六品武士的时候就能够真气外放了啊,这功法也太变态了。”谢玄暗自感慨着,不止他觉得变态,被谢玄扼住喉咙的李园,也充分感觉到了那庞大恐怖的压力,还有宛如实质化的煞气,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稍微有点反抗,眼前这名稚嫩的少年,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杀了自己!

这么浓郁的煞气啊,李园一辈子都没有感受过,没想到在眼前这个看似年纪不到二十的少年身上感受到了,这种矛盾的感觉更是让李园觉得谢玄高深莫测了。

李园不断地点着头,表示自己已经听懂了,谢玄再试探了一会,感到李园没有任何挣扎,终于是放开了扼住李园喉咙的右手,而李园甫一脱困,立刻无力地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一种深深的恐惧缠绕着他,让他完全无法产生反抗的心思。

“你,你究竟是谁,啊,我想起来了,你是白天的那个……谢玄?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全都给你,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干什么都行,你如果杀了我,那么洛丹派绝对不会……”李园本来是想要说些威胁的话,但是话说到一半,又担心触怒了眼前这个煞星,急忙住口。

此时,谢玄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李园果然是个软蛋,如果是碰到了一个硬骨头,不顾生死地叫喊起来,谢玄还真没有办法,他不可能真的杀掉洛丹派的长老,尤其是在丹霞派的地盘上,就算谢玄自己不怕,也不能连累了星瑶不是。

再说,如果他叫喊起来,引来了其他人,那么谢玄混入洛丹派的计划就完全泡汤了。

幸好,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接下来就是怎么忽悠这个李园了,而从李园的性格看来,倒是一个很好忽悠的人啊。

谢玄狡猾地笑了起来,伸手在李园肩膀上拍了拍,柔声道:“不要怕,我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想要让你帮个小忙,恩,很小的忙,你一定可以的。”

“什……什么忙,只要我能够做到,我一定帮,一定帮。”李园满脸扭曲恐惧的神色,唯唯诺诺地求饶着,不时在地上连连磕头,仿佛为了活命什么都可以做。

“嘘,小声些,别被别人听到了,不然的话,我可能就要被迫杀了你了,那样的结局可不是我想要的哦。”谢玄露出灿烂地笑容,落在李园眼中,却是心中发寒,比什么威胁都要管用。

李园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隔壁房间的人听到了声音,然后谢玄就像他说的那样“被迫杀了他”。

“呵呵,这才乖嘛。”谢玄依旧是灿烂地微笑,伸手拍了拍李园的脸,“这里说话不够方便,你跟我来。”

说着,谢玄当先推开门,走出了房间,身后的李园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胆量反抗,随着谢玄来到了屋外。

谢玄冷冷道:“跟我走吧,千万别想逃走,否则后果你一定承受不起。”随便选了一个方向,看也不看李园,迈步走去,谢玄对于丹霞派也并不熟悉,只是随便选了一个远处树林比较茂盛的地方,以求接下来谈话的隐秘性。

李园果然是紧紧跟在了谢玄的后面,虽然谢玄没有回头监督他,但是李园还是放弃了逃走的打算。其实他的心里面还是挺矛盾的,如果此时大声呼救,然后竭力奔逃,看起来实在是一个很诱人的想法,逃生的几率也很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园只觉得前面的谢玄虽然没有看他一眼,但是一股煞气已经笼罩在了他的身上,将李园的胆气全部摧毁,兴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意念。

颓丧地跟在谢玄身后,眼看离着丹霞派客房越来越远,李园最后一点反抗想法也随之消耗殆尽了,此时离客房已经有了一段距离,就算大声呼救也难以保证有人会第一时间来救他,而谢玄的实力他已经领教过了,单是谢玄那有如实质的威压,就让他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