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5 降伏李园

0085 降伏李园

李园丝毫都不敢反抗,乖乖地跟随在谢玄身后,来到了一处树林之中。

谢玄转过身来,笑道:“不错不错,还算你识相,方才你若是胆敢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想要大呼小叫向旁人求救,恐怕早就性命不保了,而且我有些手段,管饱你叫不出声来,你信是不信?”

“信,公子神通广大,我自然是信服的。”李园连忙附和道,只是他心中却是暗暗撇嘴:“这人真是胡吹大气,要说能够顷刻间置我于死地,我倒也没什么不信的,但是他说能够让我连叫都叫不出来,那就是故意诓我啦。”

谢玄或许是看出来了李园的心中所想,耸了耸肩,悠然道:“你心中肯定是不太信服的了,你定是在想,我就算修为高深,能够杀掉你,但是总也休想让你连叫都叫不出来,是也不是?”

“哪里哪里,公子说笑了,我哪敢怀疑公子啊。”李园慌乱地擦汗。

“哦,既然如此,你就大喊一声,我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看看你到底能否叫喊出来。”谢玄淡淡地笑着。

李园眼中一亮,却极力掩饰住了心中的激动,试探着问道:“公子所说,不是在故意玩弄我李园吧。”

谢玄撇了撇嘴,道:“你只管大叫便是,我保证手脚不动,也不杀你,看你能不能叫出声来,如果能够顺利叫出声来,我就放你走。”

李园立刻叫道:“公子此话当真么?”

“呵呵。”谢玄不屑地笑了笑,“我既然说了这话,自然是当真的,不过你也不用多抱期望,我没有把握,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承诺呢,你只管试一试,之后你就会死心啦。”

“好,那李园我就要叫喊啦,公子你可不许事后毁诺,害我性命啊。”李园眼珠子一转,看到谢玄再次点头同意,终于是放下心来,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真气运于喉咙,然后张大了嘴巴,真气震动,就要发出一声长啸。

李园虽然草包,但也是六品武士的修为,此时真气鼓荡,如果叫喊出来,在真气加持下声音定然能够传出极远,别说近处的几间客房,就算整个丹霞峰,都差不多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对于一个六品武士来说,这也只是很平常的技巧罢了。

看到谢玄还是站在他的三步之外,李园眼中用出狂喜,就算谢玄此刻上前阻拦,也不可能拦得住了他的叫喊,只要李园喊出声来,谢玄就算是输了,那么李园的命也就有几成把握保住了。

然而,就在李园真气鼓荡,心中狂喜的当儿,谢玄忽地冷冷一笑,手中悄然掐了一个印诀,那边李园真气本来已经经由胸中经脉,来到了喉咙之处,此时真气忽然不受控制地狂暴奔涌起来,一瞬间就四散而开,甚至将李园周围的经脉都微微弄伤了。

真气一散,李园的呼声没有了真气加持,再加上胸中气闷,立刻就变成了一连串咳嗽。

李园跪坐在地上,捂着喉咙和胸口不停地咳嗽着,偶尔目光投向谢玄,其中充满了惊讶、恐惧的意味——谢玄手足不动,甚至没有任何动作,就凭空让自己真气失控,这是什么可怕的魔法?

还是说,这个年纪不到二十的少年,已经有了先天秘境的修为,能够控制周围的所有天地元气?

谢玄含笑看着李园,一声不发,直到李园咳嗽声渐渐小了下去,真气平复,谢玄才说道:“怎么样,李园长老,现在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了吧。”

李园愣了一会儿,眼中惊恐之色越来越浓郁,终于忍不住跪倒在地,不住磕头:“公子饶命啊,我李园是彻底服气了,您要让我干什么,就请直说吧,我一定尽心尽力给您去办。”

谢玄笑道:“李园长老何须如此,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为难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带我回去洛丹派,就说我谢玄是你家里的晚辈,恰好来到了丹霞峰,想要拜师学艺,你看我资质不凡,心意也诚,就把我带回了洛丹派,让我拜在洛丹派门下,做一个普通弟子,李园长老你看这件事你可能办得到?”

“这,这!”李园瞠目结舌,震惊地看着谢玄,惊疑不定的神色完全掩饰不住,好半晌,李园终于咬牙叫道:“谢公子,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要暗中混入我洛丹派,我李园虽然贪生怕死,但是要威胁我做出危害洛丹派的罪行,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咦?想不到你竟然是个对门派忠心耿耿的人,真是看不出来啊。”谢玄玩味地在李园的脸上细细看了几眼,确定他不是装出来的,于是笑道:“李园长老,你也不必如此,我谢玄此次进入洛丹派,乃是要探访一位故人的下落,不会对洛丹派有丝毫危害,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了,即使我有什么不轨的心思,凭我一个人,修为还不到七品武师的境界,面对丹霞派里修为高深的诸多长老,又能做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

“这倒也是。”李园沉吟着点了点头,随即不解地问道:“可是就算我帮你混入了我们洛丹派,你就不怕我一旦脱困,就撕毁诺言,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别的长老,然后对你进行报复?”

“你不会的,恩,应该说,你不可能那么做。”谢玄狡黠地笑了笑,“李园长老莫非是忘记了,方才你真气失控的一幕了吗,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

“不错,我也心中疑惑,你是怎么做到的?”李园被谢玄要混入洛丹派的要求给震惊了一下,差点忘记了这个最重要的疑问。

“不瞒你说,我在你身体里面下了蛊,蛊是什么,李园长老你可知道么?”谢玄嘿嘿一笑。

“蛊?那种东西,可是出自中土南荒之地,由无数种毒虫互相啃噬,厮杀,最后活下来的通灵毒虫制成,能够随意控制人生死的秘术?”李园听到蛊这个字眼,再想到自己身体里面可能已经有了一条活的毒虫存在,恐惧得全身都战栗了起来。

“呦,没想到李园长老如此博学,连这个都知道,那正要也省去了我一番解释的功夫。”谢玄吹了一个口哨,懒洋洋地道:“我在你身体里种下了一种蛊,名叫欲仙欲死蛊,名字虽然**靡好听,但是效果可一点都不可爱哦,只要我心中一动念,就能让你真气乱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甚至于,我的生命已经和你连成一体,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体内的蛊立刻就会有所反应,凶猛地反噬,不出三个呼吸,你就会给我陪葬啦。”

“你,你的意思是,我的生死全都操控在你的手里,而且如果叫人杀了你,那么我自己也会死?”李园吞了口吐沫,声音中几乎已经带了哭腔。

谢玄点头道:“不错,正是这个意思,不过也请李园长老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地带我去洛丹派,让我搜寻一番,无论找没找到我要找的人,待我离去的时候,都会解除你身上的蛊虫的。”

表面上说的郑重其事,谢玄的心里几乎要乐开了花,他这番说辞,什么蛊虫啊,什么同生共死啊,都是瞎编出来忽悠人的,虽然谢玄见多识广,但是对于蛊这种东西也并不精通,而且他重生短短时日,就算通晓练蛊的法门,也炼制不出这么厉害的蛊虫来,据谢玄所知,世界上确实有一种同生共死蛊,只不过那种蛊的炼制方法极为复杂,甚至要耗费十余年才能炼制出一对蛊虫,绝非谢玄所能得到的了。

既然不是蛊,谢玄所用的方法又是什么呢?

关键就在于之前谢玄在李园身上施展的针灸之术,那是前世毒王传授给他的一门小技巧,前世的时候谢玄武学修为极其强横,睥睨天下,纵横中土世界,对于这种小技巧也不过是学来玩儿的,没想到此时却派上了用场。

那个针灸经脉的技巧,在用金针刺了固定顺序的穴道之后,能够起到一种神奇的效果,让被施术者体内的真气形成了一种特性,和施术者的真气遥相呼应,本身倒是没有什么从属关系,只是比较强势的一方能够通过一些固定的印诀和真气的流动方式,来控制弱势的一方。

很显然,两人之间,弱势的一方当然就是李园了,这些人谢玄看到李园的修为不到七品武师的时候,送了一口气的原因了。如果李园的修为胜过谢玄,那么就会反过来压制谢玄体内真气,那样的的,所有的计划就都泡汤了。

幸好,这个李园是个大草包,而且真气根基极为薄弱,使得谢玄能够完全控制李园身体内的真气运行,只要距离一定程度以内,就像谢玄所说的,甚至可以决定李园的生死。不过这个效果只要距离达到一定程度,就不会产生任何作用了,至于谢玄所说的什么同生共死,那更是无稽之谈,纯粹是说出来忽悠李园的。

看样子,李园倒还真是被忽悠住了。

这种施术方法极为隐秘,就算是洛丹派的掌门,只要没有达到先天秘境的程度,也绝对无法窥破其中的门道,所以谢玄也放心的很,即使进入了洛丹派之后,也绝对能够牢牢地控制住这个李园,为他所用。

说起来,这个秘法虽然看似强大,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价值,需要施术者持续针灸半个时辰左右,每一个穴道顺序都丝毫不能有差错,速度也要不急不缓,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对于施术者的真气雄厚程度,还有心理的耐力,都是很大的考验,然而真正说起来,哪有人会毫无察觉地让你施法呢,除非你的实力远远高于对方,真要是那样的话,也就不需要这个方法了,直接擒拿逼问就是。

不过谢玄用在这里,倒是恰到好处。

李园脸色阵青阵白,惊疑不定,犹豫了好半晌,终于咬牙道:“谢公子,我算是服了啦,栽在你这样的年轻才俊手里,我也没有什么不甘心的,能够学到南疆的蛊术,您背后也一定有一个庞大的势力吧,你不用说话,我也不是真想知道,只不过是发发牢骚罢了。”

谢玄悠悠道:“这么说,李园长老你是答应带我进入洛丹派喽。”

李园苦笑道:“我倒是不想答应,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之下,我还能够拒绝吗?”

想了想,李园又说道:“明天一早我就会回到洛丹派之中,谢公子你就作为我的侄儿和我一起回去吧,我会对派里的人说我是路上碰巧遇到了你,恰逢你有意来洛丹派拜师学艺,身上的灵脉资质也不差……”

说道这里,李园忽然问:“谢公子,您的灵脉资质应该是十分优秀吧,只要有七品灵脉的资质,就可以通过洛丹派的弟子资格测试了。”

谢玄摊了摊手,道:“这个嘛,不瞒您说啊李园长老,我的灵脉资质只有九品,所以还要靠您多给我通通路子啦。”

“九……九品?”李园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地说道:“九品灵脉资质,那谢公子你是如何在这个年纪有如此深厚的武道修为的啊,真是让老朽我迷糊了,你确定不是逗我玩儿吗?”

“李长老!”谢玄咳嗽了一声,肃然道:“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我是不会有半分儿戏的,我的灵脉资质确实只是下九品的程度而已,至于我现在的修为,恩,这个是我的秘密,自然是无法告诉你的,入门测试那关,我相信李长老你一定有办法让我通过的吧,就算不是为了我,为了你自己的小命,你也要竭尽全力啊。”

谢玄微微笑着,在李园眼里,确实比恶魔还要可恶,这一句话就提醒了他,如果不能顺利让谢玄进入洛丹派,那么他自己的小命就难保了啊。

想了想,李园顿足道:“也罢,这点事情老朽还是能办的来的,大不了就花些银钱,让洛丹派那几个贪财好色的长老放放水,不过我们洛丹派有个规矩,收徒的年龄必须要在十八岁一下,面容白净讨喜的少年,谢公子外貌倒是没有任何问题,不知道你实际年龄如何,反正到时候一定要要准在十八岁一下,恩,说十七岁就好了。”

谢玄笑道:“那就麻烦李园长老费心啦,谢玄在此先谢过。”

李园苦笑着摆手:“谢公子,您就别讥讽我啦,能够保住这条命,老朽就知足啦,只不过有一件事情得事先说清楚,我李园祖父三代都是洛丹派中人,虽然我资质平凡,贪生怕死,但是你若是有半分危害洛丹派的举动,我拼上一死也要像掌门说出你的阴谋!”

想到自己世代深受洛丹派的恩泽,自己以低位的资质能够爬上长老的位置,此时竟然要败坏门规,带一个陌生人进入洛丹派,甚至不知道谢玄有何图谋,一想到这里李园不禁恻然。

谢玄看到李园的表现,心中对他起了一分敬佩之情,也立即正色道:“李园长老请放心,我谢玄不是那种阴险狡诈之徒,如果我真要对洛丹派不利,那么我会凭借自身的武道实力,光明正大地杀上山去,绝不屑于玩弄什么鬼蜮伎俩,你这么想,是看轻我谢玄啦。”

李园脸色放松下来,道:“如此最好,明日清晨,你就来我的房间找我,之后跟随在我的身后,和我一起去往洛丹派吧,洛丹峰离丹霞峰并不远,小半日就可以到了,具体的事情我们明日再说。

谢玄点头道:“好极了,那么就请李长老回房歇息吧,也免得明日早上没精打采,让人怀疑。”说罢,谢玄再不停留,转身向远处走去。

李园看着谢玄的背影,苦笑道:“你说得轻巧,经历了这种事情,恐怕我今天晚上是睡不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