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7 入门测试

0087 入门测试

那几名老者衣着服饰各不相同,有两个似乎和李园关系不错,,迎了上来,对着谢玄上下打量:“李园,这就是燕青所说的,你那个老家的侄儿,长得真是剑眉星目,好生俊秀,只不过人长得俊秀,资质可未必怎么样,现在派中无事,待会儿估计燕长老会亲自举行入门测试,可不要让他弄砸了他,否则你的面子上也不好看呐。”

李园看了谢玄一眼,笑道:“长得英俊潇洒,未必就是个绣花枕头,我这个侄儿我信得过,手底下可是有真功夫的。”

谢玄悄悄扯了扯李园的衣袖,轻声道:“咱们一刻都没有耽搁,走上山来,怎么燕青会先一刻把讯息通知山上的这些人呢?”

有一位锦衣长老呵呵笑道:“小侄儿,不妨告诉你,我们洛丹派都是用训练好的飞鸟来传达信息的,人再快,也难以快得过飞鸟吧,这些事情李园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吗?”

李园分辨道:“我不过是昨日才与侄儿重逢,所以洛丹派的这些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呢,等过了入门测试,我再给他详细说明吧。”

先前对李园很是严厉的那位长老,似乎本来就和他不对路子,冷哼道:“李园啊,你怕是太过自信了吧,咱们洛丹派收徒极严,而且现在的弟子数量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增添多少人数,入门测试也就更加严格了,一般二般的平凡人物,是根本进不了咱们洛丹派的大门的,你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李园不服气地瞪了那老者一眼,不过似乎是对他颇为忌惮,终于是没敢说什么话,倒是谢玄无所顾忌,呵呵笑道:“我不过是个不成器的毛头小子,自然是不入这位长老的法眼了,不过好在我还有几分把握,那入门测试也不怎么放在我的眼里,若是我轻而易举地通过了入门测试,这位长老刚才说的话……呵呵,您就要自己打自家的臭脸啦。”

“噗嗤。”其他几个长老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谢玄这句“臭脸”的形容,真是太贴切了,那名冷脸长老平时就不怎么得人心,平时他们不敢单独得罪,此时有了机会,这些长老们笑起来也不顾体面,丝毫不掩饰嘲讽之意。

那冷脸长老脸色铁青,忍不住大喝道:“无知小儿,反正你也不可能通过入门测试,就让我先掂量一下你的斤两吧!”说着,这名长老站起身来,显出铁塔一般高大的身形,颇有些压迫力,他话语说出的同时,已经一掌对着谢玄的脸上扇了过去!

“开碑手,冷杉你也太狠毒了吧!”旁边的长老们大声惊呼,这开碑手已经是洛丹派的秘传了,是只有修为达到六品武士之上的弟子们才能学到的一套掌法,这冷杉本拟一掌就把谢玄的脸扇得满脸开花,之后李园叔侄脸面全失,说不定自己都没脸参加入门测试,直接就下山去了。

谢玄眉头微微一皱,对着名叫冷杉的长老生出了一股怒气,暗道:“不过是一时意气之争,还是你先对小爷冷嘲热讽,现在竟然还想要打小爷的脸,就凭你六品武士巅峰的修为,也能如此猖狂么?”

别说是六品武士巅峰,就算是真的七品武师来了,想要打谢玄的脸,谢玄也要原样打回去!

谢玄冷冷一笑,眯起双眼,瞬间就看清楚了这开碑手的出招路线,甚至那冷杉的真气运行轨迹,哪里雄厚,哪里薄弱,一共三十七处招数破绽,二十九处真气弱点,都被谢玄看得清清楚楚,这还是刚刚出招,如果招数再有变化,那么谢玄能够找到的破绽还要再添个几倍!

“洛丹派果然是一个专门炼丹的门派,虽然有一些上等武学,可是门派里弟子的经验和实力,实在是太差了啊。”谢玄叹了口气,一指点出,正中冷杉手臂上真气薄弱的一点,霎时间,一股凌厉如针的真气狠狠地钻入冷杉的体内,毫不留情地爆开,冷杉本来充满整个手臂的劲气,立刻就消失于无形,甚至连双臂都无法立刻控制。

抓住这个机会,谢玄手脚不停,上前一步,只听“啪”地一声,谢玄已经在冷杉的脸上狠狠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回响在整个厅堂之内。

“你……你练得什么功夫?”被一个耳光打得放佛有些迷糊,冷杉不可置信地对着谢玄喝道。

摸着已经显出五个手指印的脸颊,冷杉有些下不来台,他面红耳赤,一指李园,大声喝道:“李园,你到底是如何管教这个混账晚辈的,竟然胆敢殴打长老,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如实禀告燕长老,你等着吧,到那个时候,我就要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李园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当此时候,他也无法示弱,大声抗辩:“冷杉,你也不要随便编排罪名,是你说要先试试我这个侄儿的身手,在场的各位都听见了,是也不是?我侄儿一时没有收住手,打伤了你,那正好说明他资质非凡,他应当得到夸奖才是,你可不要颠倒是非,我们这么多人,可都是见证。”

“不错不错,我们都可以作为见证,是冷长老主动要考校李家贤侄,贤侄不得已而还手,在情在理,至于竟然占得了上风,说明贤侄的武道造诣当真非凡,我李大庆也佩服得紧呐。”先前那名锦衣长老,李大庆大声附和道。

“你,你们!”冷杉脸色极为难看,低声骂了一句,不过他此时不占道理,也没有人站在他哪一边,也无法反驳。

谢玄冷眼看着,心中有些叹息,“这洛丹派的长老,也明争暗斗,勾心斗角,而且看起来洛丹派真是规矩森严,如果不是有诸位长老撑腰,那岂不是任由这冷杉揉圆捏扁,颠倒黑白?幸好我只是来洛丹派找寻父亲线索的,倒不是真心入派,不然这种胸中憋闷的滋味,可如何排遣得了啊!”

谢玄想起了谢家的谢山、谢日他们,之前虽然也有过一些冲突,但是那几个谢家子弟不过是一群纨绔,趾高气昂,但是绝不善于阴谋诡计,对比眼前的这个冷杉,顷刻之间就颠倒是非,既想要动手伤人,又要将谢玄赶下山去,而且两人之间还并没有什么仇恨,只是临时起了恶毒的心思,这人的精明诡诈就可见一斑了。

不过任凭他如何折腾,谢玄也并不放在心上,这小小的洛丹派,在冷杉看来或许是争权夺利的场所,然而却根本不在谢玄眼中,他的舞台,比这里要广阔得太多了。

那冷杉终究是气愤不过,捂着脸颊,气呼呼地发出一阵喘气声,眼神里射出阴狠的神色,谢玄立刻就感觉到了,仿佛不经意般往他身上一扫,冷杉立刻就觉得自己全身如堕冰窟,就像是被什么穷凶极恶的妖兽盯上了一般,那股浓郁有如实质的煞气,在他心头一搅,让他所有的狠辣心思,都一股脑地散开了。

谢玄看到冷杉的表现,嘿嘿一笑,摆手道:“大家也不要过于苛责冷长老了,方才他也是好意要考校我的武艺,想来是怕伤了我,所以故意留手,倒是晚辈不知轻重,招式能发不能收,伤了冷长老的脸面,这间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打人一巴掌,再给个甜枣,这事还是谢玄赚了,倒不是谢玄想要如此做来,其实他也不是轻易服软的性子,不过他来洛丹派就是要想方设法地留下来,好探查父亲谢承乾的下落,这冷杉看样子应该是地位比较高的一位长老,他说的话怕是也有几分重量,此时他怒气冲冲,脸颊微红的样子,谁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燕长老会如何想,万一因此而失去留在洛丹派的资格,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方才谢玄果断出手,打了他一个耳光,也是敲山震虎,露了这一手,自然让厅内的这些长老们敬服,这冷杉也不敢小瞧了,隐隐也是造势之举,之后在给他一个台阶下来,想必在谢玄的入门测试上,这个冷杉应该不会做什么手脚了。

当然,如果他还敢做手脚,谢玄也不吝惜用点狠辣手段,来出这口气。

这场小小的混乱,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小厅之内气氛渐渐地缓和了下去,谢玄也被那锦衣长老李大庆递过来一张椅子,让他坐在李园的下首,之后几人就是默默喝茶,偶尔讨论一点事务,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门口传来一声轻咳,一个高大的身形走了进来。

所有的长老都站了起来,恭敬地行礼,谢玄自然也不能显得太独特,也随之站了起来,李园悄悄对谢玄说道:“这就是洛丹派首席长老燕不归了,这次入门测试估计就要他来主持,你待会儿可要安分守己,别再那么嚣张了,不然我也保不了你。”

谢玄点头表示明白,然后学着众人的样子,向这燕长老行了一个礼。

燕不归目光扫视了一圈,然后定格在谢玄的身上,开口道:“你就是李园的侄儿李玄吗,我得到燕青的报告了,你此番是要拜入洛丹派吗,也好,本来这种入门测试只要三名高等长老一起就能够决定,不过此时我也没什么要事,就由我来对你进行入门测试吧。”

顿了顿,燕不归又道:“洛丹派现在是人员众多,除了每年的入门大典之外,已经好久没有新弟子入门了,你要进入洛丹派修炼,那可是需要过人的资质才行,如果资质不够,那么即使你是李长老的侄子,也无济于事,我们洛丹派最讲规矩森严,从来是不讲情面的。”

谢玄点头说道:“晚辈明白,就请燕长老出题吧。”

“好,那这第一条,首先就要考校你的武道修为,中土大陆上以武为尊,没有足够的武道修为,无论你如何聪颖,也无法得到别人的尊重。”话刚说完,燕长老就发现厅内的众人都是露出非常奇特的表情,不由得喝道:“你们那是什么表情,难道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吗?”

众位长老的目光一时之间都落在了冷杉的脸上,燕不归随之看去,看到冷杉脸上的五道指痕,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冷杉,你脸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伤害洛丹派的长老,还是说,你们几个之间不和,大打出手?”

洛丹派严谨同门之间私下动手,冷杉听到燕不归语声冷厉,立刻就是汗如雨下,急忙一五一十地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还好他被谢玄之前的威势所影响,没有故意歪曲事实,只是比较客观地讲述了方才的变故,最后终究是补了一句:“这小辈目无尊上,肆意妄为,就算是武道天赋不错,也不过是个桀骜不驯之徒,不适合咱们洛丹派的规矩,不如就将他打发下山去吧。”

“唔,原来如此吗。”燕不归眯起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谢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冷杉一看有门,立刻想要再添一把火,然而方欲张口,燕不归就摆手打断了他,绕着谢玄走了几步,开口问道:“你现今是什么修为?”

谢玄不卑不亢地回答道:“不瞒燕长老,晚辈李玄,修炼的是家传功法,现如今已经有了五品武士的修为了。”

“五品武士就打败了冷杉?他可是六品武士巅峰的修为,你可不要说谎!”燕不归声音冷厉,自有一股威势显露。

谢玄叫屈道:“我当真是五品武士的修为,方才冷杉长老说要考校我的实力,出手试探,应该是没有用上全力,所以才会被晚辈偷袭得手,不信您可以问冷长老啊。”

燕不归的目光又挪到了冷杉的身上,冷杉虽然是在竭尽全力的情况下败给了谢玄,但是人都珍惜面皮,他哪里会说自己真的被谢玄打败,那样的话岂不是说他冷杉是个草包?所以冷杉沉吟了一下,随口瞎编道:“我方才用了五成的实力,虽然这小辈是偷袭得手,但是他的真正实力确实也不容小觑,打斗经验也很丰富。”

“原来如此,那就说得过去了。”燕不归点了点头,重新转向谢玄,“那么,你的年龄是多大,可不要有一丝一毫地虚报。”

谢玄早就听李园提过,洛丹派只收十八岁以下的弟子,所以他按照路上想好的说道:“晚辈今年正好十七岁,所以想要来洛丹峰这边碰碰运气,看能否被门派收录,否则等我到了十八岁,就要被父亲逼着去做镖师啦,我才不愿意做什么镖师呢,一辈子也没什么出息,就算护送什么金银珠宝,也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

“哈哈,有趣有趣,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娃娃。”燕不归看谢玄丝毫没有怯场,流利地述说他的家世背景,看起来也是个有大气魄的少年,心里不禁有了几分欢喜。

想了想,燕不归冲他把手一招:“本来要进行三项测试的,分别是武道、心志、神魂,我洛丹派以炼丹立派,所以这神魂一道,也是十分重要的,现在你的武道实力已经不用测试了,或者说,冷杉长老已经代我测试过了,心志嘛,看你对答如流,侃侃而谈,没有丝毫怯场的样子,也无需考校了,唯一剩下的就是神魂了,我对你很是满意,所以神魂测试的标准可以放宽一点,但是你如果一点神魂天赋都没有,我也只要忍痛割爱,把你赶下山去了。”

“李玄,现在你走过来,看着我的双眼。”

谢玄点了点头,走了过去,丝毫没有犹豫地对上了燕不归的双眼。

燕不归双眼光芒一闪,两只眸子仿佛变成了两个妖异的漩涡,有着难以言述的吸引力,让谢玄识海一震,不由自主地就想要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