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8 传法堂

0088 传法堂

谢玄心中一惊,这个燕不归不愧是洛丹派的首席长老,他的精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谢玄,达到了三品炼丹师的标准了。

中土大陆上,炼丹师是一个极为珍贵的群体,受到无数人的追捧,即使是一个最普通的炼丹师,也是会受到武修们的敬重和保护。不过在炼丹师内部,还是流行着一种等级分化,和武道一样,分为一到九品,而这个燕不归就是三品炼丹师了。

别看只有三品,和三品武徒可不是一个档次,武道之途虽然坎坷,但是天下间突破先天秘境的高手还是屡屡不绝,而先天秘境之上,更有着常人所无法了解到的等级分化,而炼丹一道,却只有这九品分化,自古以来能够被人称为九品炼丹师的人,纵使放眼整个中土世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啊。

前世的时候,谢玄所知道的九品炼丹师,总共也不超过十人,顾青城就是其中最为高明的一个,被炼丹界公认为炼丹师第一人,甚至有人断言,顾青城或许能够突破到从来没有人探索过的十品炼丹师,只不过顾青城最后还是惨遭毒手,死于非命,至今想来,谢玄都对那件事感到深深的遗憾和负疚。

作为谢玄的好兄弟,顾青城为他付出了许多,在谢玄最需要的时候,倾尽所有,为他炼制丹药,而谢玄武道有成,却没能够救得他的性命,甚至于连凶手是谁都无法查到,前世他悲痛欲绝,灭杀了无数无辜的宗门、家族,也是在那之后,才闯出了唯一魔道的名头。

这些事情才谢玄心里一闪而过,令他心中起了一丝波澜,不过此时终究不是适合感怀过去的场合,他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识海全开,精神力向着燕不归在他脑海中留下的精神印记轰击而去。燕不归这手测试神魂力量的法子,就是趁着双眼对视的时候,在谢玄的识海中种下一个精神印记,通过这个印记,燕不归甚至能够控制精神力比较薄弱的人,而精神力强大的人,自然而然就会升起反抗,识海中隐藏的力量就会自发地冲出来和精神印记做斗争。

这种方法,也可以起到启发精神力的引导作用,不过具体应用方法有些变通罢了。

由于在谢家使用秘术的那次变故,谢玄此时精神力已经有了一品炼药师的水准,用来攻击那枚精神印记是轻而易举,小菜一碟,幸好谢玄还有几分理智,当场收回了一半的精神力,毕竟他武道实力如此出众,而精神力再如此强大,无论如何都会引起燕不归的警觉和猜疑的。

如果是那样的天才,早就会被一些强大的宗门给收为弟子了,又怎么会自己跑来洛丹峰拜师呢?

一半的精神力,刚好比常人强一些,不会引起别人的警觉,但是又会让人察觉到谢玄的精神力天赋,恰到好处,谢玄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做到这样的程度,实在是得益于他前世丰富的经验,让他处变不惊。

精神印记被轰击,如同风中飘絮,摇晃了一会,不过终究还是稳住了,燕不归沉吟了一会儿,点头道:“不错,精神力也比常人强一些,不过也不是特别优秀,再加上你的武道天赋的话,进入洛丹派是绝对有资格的了。”

谢玄做出一副惊喜的样子,躬身到底:“多谢燕长老成全。”

燕不归虚托了一下他的手臂,谢玄本来就没想行什么大礼,也就顺势站了起来。燕不归说道:“李玄,我稍后就将你的名字添加在洛丹派的弟子名册中,之后你就是洛丹派的正式弟子了,不过你也休要骄傲自满,洛丹派中比你优秀的弟子大有人在,你如果真心要留在门派中修炼,就从一个仆役弟子做起吧,如果受不得苦楚委屈,我劝你还是早点下山,免得白白耽误了你的时间。”

谢玄做出一副恭顺的样子,道:“请燕长老放心,弟子吃得苦楚,受得委屈,当安心从底层弟子做起,好生磨练心志,不辜负了燕长老的苦心。”

“咦?”燕不归惊讶地看了谢玄几眼,点头道:“孺子可教也,本派新入门的弟子,都是要从仆役弟子做起,这些人本来都是天资卓越,在自己的家族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这里来受了委屈苦楚,被人使唤,就觉得满腹委屈,极少有人能够领悟本派规矩的真意,没想到你这个小娃娃竟然看透了。”

谢玄笑道:“燕长老谬赞了,李玄哪有看透什么玄机,只是晚辈从小就觉得,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逃不过认真二字,就算做的是最低贱苦累的活计,但是只要自己本心不失,把所受的苦楚当做磨砺,总是不会虚度了光阴便是。”

燕不归听到谢玄这话,立时沉吟起来,好半晌才开口:“初入本门的弟子,一开始有好几个去处,有的被指定为某个长老的贴身服侍,有的进入洛丹派炼丹的长生殿帮忙,做个烧火的童子,洗药的仆役,不过你的资质如此优秀,让你去那些去处倒是可惜了,我有个好去处,本门的传法堂应该还缺少一名洒扫的仆役,你可愿意前去。”

谢玄本来心中为难,如果成为了某个长老的下人仆役,那么今后自由行动的时间就没多少了,洛丹派如此之大,要找寻父亲谢承乾的线索,那可是难上加难了,虽然不知道传法堂是什么地方,但是洒扫弟子终究更加自由一些,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探查洛丹派,所以谢玄挡下一口就答应下来,说道:“晚辈本来无甚要求,不过燕长老亲自推荐,那绝对是极好的去处,晚辈自然是愿意的了。”

燕不归听到他答应,呵呵笑道:“这就好,你也是机灵,那传法堂确实是一个极好的去处,那里本来就是本派长老们传授炼丹法门、武道法诀的地方,本门正式弟子都可以去听讲,你新进入门,不过是个仆役弟子,本来是没有这个机缘的,但是你在传法堂中洒扫,有更多机会接触本门传法长老、精英弟子,若是和他们相处得好,他们容许你在一旁听讲,也是你的造化,岂不是比其他的仆役弟子要强上百倍了吗。”

谢玄一听,也是心中大喜,暗暗点头:“不错不错,多认识一些同门弟子,以后向他们打听父亲的线索,也容易得多,还有那些长老,我也要想方设法拉上关系。”这样想着,谢玄面露喜色,谢过了燕不归长老。

燕不归点了点头,接下来又对其他几位长老吩咐了几件事情,都是洛丹派中的大小事务,谢玄也听不懂,之后燕不归就转身离去,而谢玄就由李园亲自领着他去往新进弟子登记的地方,领取洛丹派的弟子服饰,分配他的去处和住所。

他去处已经是有了,燕不归亲口指定让他去传法堂,自然没有人敢反对,李园带着他来到一间楼阁,正是负责管理洛丹派弟子名册的地方,里面坐有一名面色红润的长老,李园上去和他悄悄耳语几句,那长老点头微笑,然后看向谢玄,道:“这便是让燕长老都赞许的李玄侄儿吗,真是一表人才,年轻俊杰,我这就给你取一套普通弟子的服饰来,不过你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只是最下等的仆役弟子,就算我有心照顾你,也只能依照规矩给你拿最下等的青色麻衣,你可不要有什么腹诽。”

谢玄笑道:“哪能呢,晚辈初入洛丹派,一干规矩都不懂,长老们说什么我听着便是,能有一个住所让我在洛丹派里容身,谢玄已经是受宠若惊了。”

“你这个小娃娃真是会说话,哈哈。”那红脸长老哈哈大笑了起来,转身在一旁的柜子里翻找了一番,拿出了一套青色的粗布衣衫,对谢玄说道:“贤侄来试试看吧,如果大小不合身,我再给你换一套。”

谢玄换上一身青色服饰,虽然是粗布麻衣,但是配上谢玄英俊的面貌,颀长的身形,再加上那如同朗月当空般卓然不群的气质,真个是光彩夺目,英俊少年郎!

那红脸长老身边本来就站着一名身着青衣的杂役弟子,他听到谢玄被燕不归看中,直接就去往传法堂做洒扫,而此时换上和他同样的青衣,却是如此俊朗卓然,让他看得嫉妒有之,慨叹有之,心中暗道,真是同人不同命。

就连李园也不由得暗叹了一声,暗道:“这谢公子真是人中龙凤,总是此时在我洛丹派中做一名仆役弟子,但是也能够看出他绝非池中之物,也不是洛丹派这种小门派能够容得下的,我栽在他的手里,却也不冤啦。”

穿上青色衣衫,谢玄感到大小正好,也就不用更换了,接下来那红脸长老又递给他一个木质的腰牌,上面写着一个丁字,背面刻着李玄二字,正是那红脸长老吩咐身边侍者现刻出来的。

李园在一旁解释道:“这是洛丹派弟子用的腰牌,你可要好生保管,勿要丢失了,就算真不小心丢失或者损毁了,也要立刻来到这里,找这位长老,给你补办一枚。你要知道,洛丹派规矩极为森严,就算平时在山上,也不时有戒律堂的弟子来回巡视,遇见你说不定就会让你出示腰牌,如果你没带腰牌在身上,就增添了不少麻烦。”

那红脸长老也解释道:“本门弟子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你刚入门,只能是最低的丁级弟子,如果日后有出色的表现,长老们一致同意,就可以向上晋升,不过本派等阶分明,你如果是见到了比你高级的弟子,要依照礼数,恭恭敬敬,你可明白吗?”

谢玄点了点头,将那腰牌仔细地挂在了腰间,他心中暗道:“没想到洛丹派防守如此森严,就算入门的弟子也要严加盘查,想要混进来真是不可能的事情啦,我先前还在想着要偷偷溜进来,真是无知了。”

红脸长老把谢玄的名字登记在名册之上,然后给了谢玄一枚钥匙,详细说了谢玄住宿房间所在地,入门之事就算完结了。

谢玄身上也没有任何东西,不需要去房间安置,而李园本来就有一名杂役弟子贴身服侍,之后他让那名弟子去给谢玄送去一床被褥,顺便清理一下房间便是,至于谢玄,今日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要做了。

想了想,谢玄还是想先去传法堂一趟,向红脸长老说明了这个想法,他沉吟了一会,说道:“本来是想让你明日再来我这里,我给你介绍管理传法堂的甲级弟子怜心,不过你既然如此急躁,我就让弟子带你去一趟传法堂,你直接去找怜心师姐就可以了。”

“管理传法堂的是个女子?”谢玄有些惊讶,然后红脸长老身边的那名弟子走了过来,对谢玄说道:“师弟请随我一起走,我带你去传法堂吧。”

谢玄点了点头,就跟在那名弟子身后,一边走一边回头对李园道:“叔叔,你送我上洛丹派,这份恩情我记下啦,等我学有所成,定当有所感谢。”

李园一副欣慰慈祥的笑容,然而心中却苦笑不已:“谢公子啊谢公子,我也不需要你的感谢,你如果能早点解除我身上的蛊虫,我就感激涕零啦。”

如果谢玄此时告诉他那“蛊虫”的真相,恐怕李园要生生气得吐出一口老血。

说话间,那名弟子已经走得远了,他心中嫉妒谢玄,故意走得快了一些,想要落谢玄一个面子,他来到洛丹派已久,跟在那红脸长老身边,也学到了一门轻功步法,名叫洛水步,此刻使将出来,足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身上青衣随风抖动,当真也有几分高人风范。他走了很远的一段距离,忽然想到:“我是不是走得太快了些,身后怎么都没有丝毫声息,莫不是那李玄已经被抛到了后面,速度太慢,无法跟上来了?”

他对自己的洛水步极为自信,心中也怕让谢玄跟丢了,回去之后怕是要被责骂,急忙回过头来,向后一望,身后果然是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那弟子心叫糟糕,洛丹派屋宇重重,占地极广,谢玄若是走丢了,还不知道会闯到哪里去,万一犯下了什么过错,只怕连带他也要受责罚。

他心中大惊之下,大口高声叫道:“李玄师弟,你在哪里,我……”

话未说完,身边就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师兄,我不就在这里吗,一直都跟在你身边,你为何要开口唤我?”

那弟子侧头一看,气得脸都歪了,原来谢玄正和他并肩而立,他从相反的方向回头,自然是看不到人影,而看到谢玄意态悠闲的样子,脸不红气不喘,只怕刚才自己一路疾奔,这谢玄轻轻松松就跟上了,甚至脚步无声,紧贴在他身边,他竟然没有丝毫差距,这是什么修为?

那弟子心中大骇,同时也羞恼地满红耳赤,他方才自以为洛水步使得已经有了几分火候,故意卖弄,此刻却后悔得紧,暗骂自己非要展示什么身法,这下子被谢玄看了笑话,自己成了小丑一般的人物。

他干笑两声,道:“想不到李玄师弟轻功如此了得,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以后师弟若是飞黄腾达了,可不要忘记了我啊。”

“师兄今日为我带路,我心中感激,定然不会忘记的,日后我们也可以多亲近亲近。”谢玄笑了笑,对于轻功步法,他没有丝毫分辨的意思,就让这弟子误会去吧,事实上谢玄哪里懂得什么轻功步法,只不过是仗着十二品先天诀的深厚真气,硬生生提升速度而已。

前世的谢玄也是如此,从来不修习什么轻功步法,只要修为高过旁人一筹,就算是不用任何技巧法门,速度也自然而然地快过其他人,这是修为上的差距了,不过今生他从头开始,几番遭遇,让谢玄领悟到了一门轻功的重要性,看到那弟子使用洛水步,心中也暗暗决定,应该尽快弄一门轻功步法进行修炼。

无论是逃跑还是追人,都有着极大的帮助。

那弟子再次干笑了两声,再也不敢回头和谢玄说话,那面红耳赤的样子,令谢玄不禁莞尔,谢玄自从前世两百年前,离开谢家去江湖上闯荡,就再也没有和同龄的人玩笑过,逗趣什么的都不在谢玄的世界里面,此时虽然身肩找寻父亲的大任,但比之前世终归是一身轻松,和那名青衣弟子说说笑笑,反倒是觉得十分新鲜。

不一会而,两人走过了几重建筑,又过了一处广场,那青衣弟子终于是停下脚步,对着谢玄点了点头,指着前方的一座大殿说道,那里就是传法堂了,别名也叫授业殿,李玄师弟你自去里面找寻一名叫做怜心的师姐吧,我与他也不甚相熟,就不与你同去了,也免得惹厌,师弟记住,怜心师姐喜欢身着白裙,长发披肩,面若冰霜,你一眼就应该认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