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89 怜心师姐

0089 怜心师姐

谢玄拱手谢过,然后大步朝传法堂走去,这座大点果然巍峨入山,让人抬头仰视,气势恢宏,走到了殿门处,之间两名黑衣弟子正守在门前,之前听李园解释过,洛丹派弟子分为甲乙丙丁四个等级,谢玄身穿青衣,那是最低等的丁级,而黑衣就是高一级的丙级了,在往上分别是乙级的紫衣,和甲级弟子的白衣了。

看到谢玄一身青衣,直接就要往传法堂里面闯,那两名黑衣弟子伸手拦住他,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就随便往传法堂里面闯,也不知道规矩!”

谢玄仿佛这才注意到二人,拱手笑道:“弟子新进入门,名叫李玄,是燕长老吩咐我来传法堂做些洒扫之事,不知两位师兄可否放我过去?”

那两名黑衣弟子对视一眼,均是有些震惊,其中一人说道:“可是燕不归燕长老,是他老人家让你来的?”

谢玄含笑点头:“正是!”

黑衣弟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道:“想不到你一个新入门的弟子,竟然能得蒙燕长老看好,不用做些无用的杂役小厮,直接就能分到传法堂来,真是前途无量了。”说着,眼中毫不掩饰地露出了对谢玄的羡慕之色。

谢玄心中暗笑:“果然人心都是趋炎附势,我如果只是普通的下等弟子,他们还不一定要怎么整治我,这些我说出来我有燕长老的背景,他们两人立刻就转了性子,对我恭敬有加,真是前倨后恭了。”

表面上,谢玄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对二人一点头,走了进去。这一座恢弘的大殿,一下走进去首先是一个小厅,然后里面是一重紧闭的门户,隐隐从里面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似乎是在讲一些什么火候控制之类的,应该就是有长老在给一些弟子们授课了。

谢玄虽然不重礼法,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擅自往里面闯,左右看了看,左边是一条回廊,谢玄向左拐去,穿过回廊,之间回廊尽头是一个房间,房门虚掩,开了一条缝隙。谢玄估计那位什么怜心师姐多半就在这里了,他吸了口气,高声道:“弟子李玄,是新来的杂役弟子,听从燕不归燕长老吩咐,来传法堂中做一个洒扫的杂役,听说是落在怜心师姐手下,不知怜心师姐可在里面?”

“吱呀”一声,那个房间的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穿白色纱裙,面貌绝美的女子走了出来,只是这女子容貌虽美,甚至不逊色于星瑶,只是面目神情十分冷淡,似乎时刻笼罩了一层冰霜。那白衣女子向外望了一眼,目光立刻就定格在了谢玄的身上,她清冷的面容上古井无波,白嫩的手指理了理耳边的青丝,气质淡雅如兰翩然出尘,头也不抬地淡淡地说道:

“我就是怜心,传法堂的一应事务都由我负责,你就是新来的洒扫弟子吗?”

要是换了别的男子来,只怕要盯着这张绝美的脸庞发呆好久,又或是立刻就紧张地挪开目光,不敢和她直视。只是谢玄经历非凡,早已是外物不萦绕于心,只是在她的脸上看了一眼,眼中清澈无比,轻笑道:“在下正来传法堂做洒扫弟子的,今后就要在怜心师姐手下做事了,还要请师姐多多照顾。”

怜心惊异地多看了谢玄一眼,这等挥洒自如,没有半点局促的少年,她是许久没有见到过了,看了一会儿,她淡淡道:“这传法堂是洛丹派极为重要的所在,即使洒扫童子,也是身份非凡,所以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人选过来,这大殿之中,就只有我一个人守着,这次有你来了,我也可以轻松不少,只是洛丹派规矩太多,你可要安分守己,一言一行都要注意,闯了祸可不要怪我。”

“是,多谢怜心师姐提点。”谢玄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美女,她的气质和谢玄所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用,飘然出尘,没有半分俗气,然而却又冷若冰霜,叫人无可亲近,这等气质,绝非普通女子所能拥有。

接着,怜心将谢玄让进了房间,说道:“今后这间房间就是你我共用了,除了服侍诸位长老,收拾授课前后的大殿,给他们准备食水,其余的休息时间,你我就呆在此处不要乱跑,听懂了么。”

“是,李玄明白了。”谢玄心中暗叫糟糕,本来以为洒扫弟子,不过是打扫一下房间,之后就有充足的时间进行探查,搜索父亲谢承乾的线索,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规矩,不知道这洛丹派到底忌惮些什么,居然对弟子管理如此严格。

“好,既然你是新进的弟子,那我趁着这个机会,就先把洛丹派的规矩说一遍,然后还有这传法堂中,我指定的规矩,你给我仔细听好了。”

谢玄天资聪颖,神识也过人,所以只听了一遍,就把这些规矩就一一记在了心底。

怜心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么快就记住了这些规矩,只不过光记住没有用,关键是要落实在行动上,还有,我不喜欢去洛丹派饭堂吃饭,饭菜都是自己做,反正大殿中有几个空闲的房间,我都改造成了厨房,你既然也是我传法堂的人了,以后也不要去饭堂吃饭,不然我不高兴。”

“这个……师姐你是老大,你说的算。”谢玄抹了一把汗,心中暗道:“这规矩也太大了吧,连去饭堂都不让,那么以后都是这个怜心给我做饭了?”

仿佛是看穿了谢玄的心思,怜心又补了一句:“你是我的手下,所以做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大殿后面我中了一小块菜地,你每天弄些新鲜的瓜果蔬菜做给我吃便是,还要准备出一些水果零食,给授课中的长老们呈上。”

谢玄忍不住叫了起来:“什么,要我做饭?可是,我,我不会啊!”

“不会,可以学啊,很简单的。”怜心掠了掠发丝,淡淡地说道。

“好家伙,这下子我又变成厨子了。”谢玄苦笑。

同时,谢玄心中默默地想道:“好家伙,原来还在这传法堂中,撤了做洒扫的伙计,还要耕田种菜、做饭,侍候长老们吃水果零食,如此辛苦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女儿家到底是怎么支撑下来的。”

怜心虽然表面上冷冷淡淡,但是终究还是一个女儿家,绝对不会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这么想着,谢玄看着怜心,心中不禁充满了怜惜之意。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呆在房间里,过了一会儿,怜心忽然道:“我倒是忘了一件事没有说,咱们传法堂后面还有一座书库,藏有十分丰富的藏书,长老们授课的时候,就会将书库打开,不时翻出一册来给众弟子讲解,授课完毕的时候就会关上。而平时如果哪位弟子得到了允许,就会带着钥匙来书库里翻查书籍,不过那种时候极少,这书库极为宝贵,不能有丝毫损失,我们平日里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看守书库。”

顿了顿,怜心又笑道:“不过偶尔也可以假公济私一下,长老们授课的时候,你可以借口检验书籍情况,进入书库里查看,但是绝对不能超过长老们授课的时限,否则就会有逾规之嫌了。”

没想到这冰山美人怜心,竟然也有假公济私的时候,谢玄不禁摸了摸鼻子,笑了起来。

怜心瞪了他一眼,声音又严肃下来:“为了确保书库的安全,尤其是火灾,所以我们日夜都要守在这传法堂中,至少也要留有一个人,绝对不能两人都离开,这也是我不愿意去饭堂吃饭的原因,即使是那么一小会,谁又能保证咱们传法堂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所以,宁可小心谨慎一点,也不能有丝毫马虎大意,只要出了一点差错,你我就是洛丹派的罪人了!”

谢玄心中暗暗叫苦:“妈呀,竟然连夜里就要住在这里,那么我什么时候去探查父亲的下落啊,这么下去,我在这里呆上十几天,就到了洛丹盛会的时间了,如果星瑶那边也没有什么结果,事情就到了最糟糕的结果了。”

心里着急,面上谢玄就不自觉地显露出来,急急问道:“可是之前有位脸色通红的长老已经给我安排好住宿房间了啊,难道我要违反规矩?”

怜心头也不抬,冷冷道:“在这传法堂中,我才是规矩,你说的那位,应该是负责登记弟子名册的郝长老了,回头我和他说一声,把你的弟子房取消了,反正传法堂这么大的地方,房间有的是,随便找一间就能住下了,看守书库才是最终要务。”

怜心都这么说了,谢玄也只好点头同意,至于之后怎么办,到时候再说吧。

不过一会儿,怜心就站了起来,说道:“今日大殿内也有长老在授课,已经快要到晚上了,你去厨房弄些吃食过来,我去洗一洗瓜果蔬菜,送去给诸位长老和弟子们消化。”

谢玄无奈道:“师姐既然吩咐了,我自然要去做的,不过我极少动手做饭菜,做出来没有什么好的香气颜色,你可不要怪罪于我。”

怜心沉吟道:“是这样,倒是我思虑不周了,那就由你去弄些瓜果,穿过右边的回廊,后面就是书库和田地了,你自己去吧,厨房右边回廊旁,你回来的路上就应该看得见我,到时候直接来厨房吧。”

谢玄点了点头,胸中暗暗记下了这传法堂的格局,原来正中央是传法大殿,是长老们教授课业的地方,由于洛丹派弟子众多,所以那个大殿也一定极为广阔,占据了整个大殿大部分面积,而左边是休息的房间,还有卧室,今后谢玄就要住在这里了;右边穿过回廊,应该也是和左边一样的房间,只不过被怜心改造成了厨房,而走到回廊尽头,就是怜心口中的书库和菜地了吧。

口中念叨着,谢玄穿过了右边的回廊,一直走到尽头,再拐过一面墙壁,眼前豁然一亮,竟然到了外面,此时夕阳欲沉,光芒斜照,谢玄放眼四下看去,发现四周都是用高大的墙壁围起来的,足有三丈来高,从外面是绝难看到里面的情景的。

这幅情景,就好像一个大院子一样,里面种有一小块菜地,种类一应俱全,倒是可以看出来怜心的心思细密。谢玄摘了几个瓜果,有拔出几颗青菜,不经意地侧头望去,发现菜地的一旁,靠着大殿的地方,有一个青铜大门。

看大门的颜色,应该是久经风雨,有着无数的年头了,这大门之上,用鎏金的字体刻在青铜上三个大字——落水洞天。名字倒是十分雅致,不用想,一定是后院的书库了,没想到洛丹派的书库就藏在这里,真是不设防一样,按理说最重要的藏书阁,应该放在掌门人的住所旁边才对。

不过随便一想,谢玄就明白过来,只怕这落水洞天只是个藏书副本,绝对不会是真正的洛丹派藏经阁,不然也不会只派了怜心这么一个人来镇守,而且要分心看管整个传法堂。怜心不过是六品武士的修为,真要看守藏经阁,根本排不上用场。

落水洞天的大门上,是用一枚大锁来封住的,谢玄知道多看无益,转头用衣襟兜住一应瓜果蔬菜,回转过来,到了厨房的地方。此时厨房中,怜心已经穿戴好围裙,灶台中升了火,锅里也清理干净了。

谢玄虽然对于做饭并不算陌生,荒郊野外的时候也经常自己弄吃食,不过要论起手艺味道,那真是粗劣得很了,因为谢玄本身也不在于什么味道,只是填饱肚子就满足了,至于什么色香味俱全,那是从来不会考虑的。

不过,给怜心当个帮手,还算称职。

先是就着旁边的一盆清水,将这些青菜水果都洗干净,然后四下看了一眼,随手拿过一把菜刀,他谢玄不是个厨子出身,也没什么切菜的经验,不过好在他剑道天赋非凡,握着一柄菜刀也能使出七八分的实力,手起刀落,光芒乱闪,转瞬间就把一堆青菜都变成了薄片、细丝。

谢玄剑法何等精妙,刀工子自然是均匀无比,每一片青菜都是晶莹剔透,薄到了极点。怜心惊讶地看了谢玄一眼,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有做厨子的天赋,光这一手刀工,就比我还要熟练,难道你以前做过?”

谢玄苦笑道:“我不过是练过一阵子剑法,估计是技艺想通,所以这种小事还做得来,不过要是下锅炒菜,我就完全不行了。”

怜心点头道:“那也无妨,以后你就负责洗涮和刀工,其他的由我来做。”

说着,怜心手下不停,青菜一样一样地下锅,她神情专注无比,放佛这简单的炒菜,就是生死对敌一样,虽然谢玄无法认同,但是对她这认真的态度,也是心生敬意。怜心手脚麻利,熟练无比,很快就做出一样小菜来,呈放在洁净的瓷盘中,色香味俱全,如果放在普通的家庭,端的是贤妻良母的人选了。

而谢玄也没有闲着,菜刀纷飞,几样水果立刻就在他手中变了一个样儿,比如一个苹果,被他雕成了一个莲花的形状,放在盘子中央,周围缀上几个橘瓣,交相辉映,好看异常。

怜心擦了擦汗,脸上也不禁露出了几分笑意:“还好有你帮我,我今日就轻松了许多,不用再一个人忙前忙后,有时候手忙脚乱,弄出来差错,也无人安慰帮助。”

谢玄看着这个怜心师姐,年纪也不过是二十左右,看样子从未经历世事,单纯稚嫩地很,她的性格就是孤单冷寂,有什么苦楚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这几年也不知道是如何过的,看她白嫩的脸上,因为油烟而熏出了一块黑渍,犹自不觉,真是让人心疼。

“怜心师姐,你在这传法堂中呆了多久了,一直都是这么过的么?”谢玄问道。

怜心掠了掠发丝,淡然道:“我十四岁进入洛丹派,十六岁就被选上来管理传法堂,如今已经四年啦,虽然过得有些苦闷,不过长老们将如此重责交与我手,我自然是要努力做好的,对了,你也不用总是叫我怜心师姐,直接叫我怜心好了,咱们洛丹派规矩虽大,但是传法堂里面的规矩都是我说的算,你也不用太过拘谨。”

谢玄不以为意,笑道:“称呼什么的都是随便,我从来不计较这个,不如你就叫我一声小玄,我叫你怜心就好。”

怜心笑了笑,招呼谢玄将这些盘子都拿起来,送到大殿里面去。谢玄一手一个,也才拿起两个盘子,正发愁这十几个盘子如何拿的了,怜心素手轻翻,几个盘子一个叠一个,全部落在了她一只手上。

谢玄看得啧啧称奇,道:“怜心你真是好本事,这是如何练出来的啊”

怜心淡淡道:“也没什么,就是开始的时候,一个人总拿不住这么多盘子,也没有人帮我,久而久之就练出来了这一手技巧。”

谢玄轻叹一声,这怜心也真是可怜,什么事情都要她一个人做,看似她游刃有余,什么事都做得井井有条,可是谁又知道她暗地里付出了多少汗水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