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1 凌波微步

0091 凌波微步

用过晚餐,怜心给谢玄指定了一个房间,里面被褥齐全,室内也是干干净净,谢玄一问之下,才知道这里原来也是怜心的闺房,只不过传法堂中房间众多,怜心或许是寂寞无聊,就多弄了几个房间来住,这间卧房是她三天前刚住过的,被褥也是怜心刚刚用过的。

“怜心的闺房啊……”谢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满室生香,不是那种俗气的脂粉气,而是女儿家的处子幽香,谢玄躺在**,被褥松松软软,不禁浮想联翩,好不容易才平静下心情,缓缓入睡。

第二天一早,谢玄就早早起来,前世的那些漂泊的日子,他早已养成了早起的习惯了。

沐浴着清晨的阳光,谢玄走出卧房,只见回廊之上,怜心已经起来,正拿着扫帚在打扫回廊。谢玄走了过去,道:“今天不是没什么事情嘛,一大清早就起来干活,也不怕把自己累坏了,真是天生劳碌命。”

怜心淡然一笑,气质翩然出尘:“反正是睡不着,不如好好打扫一番,明天也省了不少事情,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明日是传法堂每月最重要的一次授课法会,你来得正巧,每个月这个时候,洛丹派第一武道高手成刚长老会亲自来授课开讲,届时几乎所有乙级以上的弟子都会来听讲,这可是难得的机缘,你我除了要好好招待,你也可以借此机会,听听成刚长老的授课内容,会受益匪浅的。”

“受益匪浅么?”谢玄笑了笑,不置可否,事实上以谢玄的武道经验和造诣,先天秘境之下,不可能有人有资格能够指导他,换他来开讲授课还差不多。

不过谢玄心中却有了另外一个心思,那就是在传法大会上,长老们授课的时候,如果能够一鸣惊人,显露出过人的天赋,那么谢玄或者可以被哪位长老看中,收为亲传弟子,那样的话,谢玄在洛丹派中就自由多了。

倒不是谢玄不喜欢和怜心在一起的生活,恰恰相反,虽然只是和怜心相处了一天,在传法堂中也不过是呆了短短的半天时光而已,但是谢玄已经喜欢上了这种生活,如果不是有要事在身,急着寻找出父亲谢承乾的下落和线索,谢玄还真想在这传法堂中多生活一阵,体验一下安宁的生活节奏。

不过,整天守在这里,没有什么空闲时间,谢玄可是耽搁不起,少一天,谢承乾就危险一天,他可不能因为个人喜好,而在这里虚度光阴。

如果是得到重视,被哪位长老收为亲传弟子,那待遇又不一样了,亲传弟子和普通弟子的区别就在于:请传弟子不需要来传法堂听讲,因为所有的经验,都可以由自己的师父教给自己,最重要的是,除了修炼之外,很少有什么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一般来说,亲传弟子只要修炼进度让人满意,就可以自由行动,所有的时间几乎都由自己分配。

谢玄要的就是那种效果,人身自由,也就可以多花时间在寻找线索上。

这样想着,谢玄就默默地制定计划,准备在下一次授课的时候,抓住个什么机会,一鸣惊人,好引起各位长老的重视。

不过那都是明天的事情了,今天的时光注定是要虚度了,谢玄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和怜心一边随便聊着,一边拿起工具也和她一起打扫起来,不多时,两人将回廊打扫完毕,怜心道:“时辰不早了,我去厨房弄些饭菜,当做早点吧,早餐我一直都是马马虎虎,有时候都不吃的,倒是委屈你了。”

谢玄笑道:“我行走江湖的时候,有的日子一天也就吃一顿干粮,那种日子我也过惯了,什么早点早餐的,我也无所谓的。”

“那就好。”怜心点了点头,刚要说些什么,传法堂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人急忙走了几步,来到殿门前,发现一个身影已经站到了那里,一身白衣,看来是个甲级弟子。那弟子看到两人走了出来,拱手道:“怜心师姐,还有这位,这位不熟悉的师弟,我这几日修炼武道,有些疑惑无法消解,于是到李大庆长老那里申请了进入落水洞天书库的权限,这是钥匙,请二位谁带我去落水洞天一趟吧。”

谢玄看了怜心一眼,说道:“我去吧,正好我也可以开开眼界,我刚来到传法堂做事,落水洞天里面什么样子,我还没有看过呢。”

那男子点了点头,随在谢玄身后,穿过右边的回廊,走到尽头,又是那一方院子,边上就是落水洞天的大门了。谢玄站在门边,对那男子说道:“师兄请开门吧,我也沾沾你的光,进去瞧瞧,这应该不违反规矩吧。”

“当然不违反规矩,师弟你是负责传法堂的弟子,有监督保护落水洞天的职责,你进去是合情合理的,至于翻看书籍,也可以说是查验书籍的完好程度,呵呵,这些规矩虽然严格,但是也有不少变通之处的。”

谢玄对他大生好感,笑道:“那好,就请师兄拿钥匙打开大门,我也‘合情合理’地进去看看。”

两人相视一笑,那师兄从怀中拿出一根紫金色的钥匙,插入大门的孔洞之中,然后用力一扭,大门里面就发出“咯吱吱”的机簧绞动之声,然后那人吐气开声,用力向大门推去,看样子那两扇大门颇为沉重,那弟子面色涨红,才推开了一点点缝隙。

他喘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地笑道:“真是让师弟你见笑了,这落水洞天两扇大门极为沉重,没有六品武士的修为,休想打得开,就算我修为勉强达到了,但是也费力的很,呵呵。”

谢玄冲他一笑,等他喘息一阵,回过气来,和他同时双掌抵在门上,用力一推,谢玄真气何等雄浑,立刻就将那大门推了开来,那边的弟子还以为自己超常发挥,没注意到大部分力道都是谢玄发出的,还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大门一开,里面的情景就全都映入眼帘,只见一排排蓝衫木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谢玄毫不客气地上前翻看,发现从经史子集到武道秘典,都应有尽有,洛丹派以丹药立派,关于如何炼制丹药的书籍,也更是占了一半的数量。

本来,按照洛丹派的规矩,有人申请进入书库,从长老那里拿到钥匙,然后就由传法堂负责人在一旁监督,以免弟子偷偷把书籍带了出去,所以谢玄此时应该是站在门口,仔细地监督那名子弟的所作所为,是否将书籍损坏,是否有偷偷携带的意图。

不过谢玄可不管哪个,直接就走到了最里面,顺着书架上的分类一一看去,心中了然,这洛丹派是把立派以来所搜集到的所有功法秘诀,包括不入流的功夫都放在一起,分门别类,以供弟子查阅。

对于普通的弟子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藏书秘库,每每得到机会能够进来一观,都是十分急迫,生怕在时间到来之前没有得到相应的收获。要知道依照洛丹派的规矩,每个弟子一个月中只能有一次申请进入落水洞天的机会,一次最多能看上大半天,之后就不允许再进入了。这一方面是为了书籍保存的完好性,另一方面是加强法不轻传的神秘性,可以激起普通弟子更加努力。

不过对于谢玄来说,这些藏书实在是没有什么一看的价值,一些不入流的武技,谢玄根本看不上眼,就算修炼成功,甚至都赶不上谢玄自己使用真气的技巧威力,而偶尔有些真气修炼的法门、经验,那更是让谢玄不屑了,那些法诀多半是残缺不全,一些武道经验也是错漏百出,要么就是死板僵硬,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按照那些东西修炼,恐怕要多走好几个弯路。

当然这只是对于谢玄这种武道大宗师来说,如果是普通弟子,还是有许多经验可以参考学习,只不过洛丹派是不会将真正高明的武道功法放在这里的,武道功法,即使放眼整个中土,也绝对是珍贵的东西,洛丹派或许藏有几种武道功法,只不过应当存放于玉简之中,不易腐坏,然后由掌门人亲自掌管,普通弟子是不可能得到的,这也是防止本派秘法泄露的一种方法。

同样,洛丹派也应该有几种珍贵丹药的炼制方法,也是刻于玉简之上,由掌门或者哪位重要的长老负责看守,只有经过重重考验,确定不会背叛门派,而且天资优秀,能够作为下一任长老人选的弟子,才能获得传承的机会。

谢玄对于那些炼丹方法,倒是不甚在意,他前世的精神力水平虽然并不算高明,但是由于他走的是魔道之路,用各种秘法激发精血潜能,来精进修为,对于丹药的需求十分巨大,有些丹药虽然自己无法炼制,但是为了准确地搜集材料,他查阅了无数典籍,又请顾青城给他炼丹,潜移默化之中对于许多丹药的炼制方法大都烂熟于心了。

所以他的炼丹水准,未必就输给某些洛丹派长老,他之所以进入这落水洞天,其实主要是找寻一类武技——能够短距离加速的轻功步法。

书库里的典籍众多,内容芜杂不纯,纵使是谢玄,也找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找到了一本轻功秘籍,名为洛水步,这们步法谢玄并不陌生,昨日领他去往传法堂的那名青衣弟子,使用的就是洛水步,不过谢玄翻看两页,立刻就发现了不同。原来这洛水步分为上下两部,普通弟子修习的大多是上部,名字也就叫洛水步,少有人知道这门步法还有下部,不过这下部法门对于武修的真气修为有很高的需求,只少要六品武士巅峰的修为,即使是某些洛丹派长老,也不过是堪堪达到这个程度罢了。

或者洛丹派没有公开传授下部,也有自己的考虑,怕弟子修为不到就擅自修炼,以至于走火入魔,真气冲突。

谢玄仔细看手中的书籍,才发现这门洛水步,其实是一门颇有来历的步法,并非是洛丹派独有,其最先是由大唐开国时一名文士所创,那文士的修为本来不过是九品武宗,一日偶然来到了大晋境内的洛水之畔,有感于洛水秀美,在河畔过了一夜,过程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凌波仙子来到他身边,其身形曼妙,实在是难以形容,醒来后那文士作诗一首,名曰洛水赋。

与此同时,心中有感于天地气机,半只脚迈入先天境界,不自觉的创出了一门步法,由于他本人修为卡在后天和先天之间,所以这门步法也分为两部分,后天那部分叫做洛水步,而先天那部分,就叫做——凌波微步!

那名文士的洛水赋中有诗赞曰: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

前两句是形容洛水步,而后几句就是形容凌波微步了。

谢玄对武道的理解绝对是宗师级的水准,虽然他前世从未修炼过轻功步法,此时默默推演,不过半个时辰,就将洛水步推演得七七八八,至于下部的凌波微步,那就非一日之功了,以谢玄的实力,现在就可以使出洛水步,但是没有几个月的参悟修炼,是不可能领悟凌波微步的精髓的。

毕竟,那是一门准先天的高级步法。

谢玄再推演了一会儿,终于是遇到了门槛,进行不下去了,他废然长叹,这洛水步倒也平常,不算什么高等武道,不过这凌波微步就高明得多了,虽然有六品巅峰的实力就可以试着修习,不过谢玄可以断定,整个洛丹派也不可能有人真正悟通凌波微步的精髓,否则他们也不会将这本秘籍放到书库里了。

这样高明的步法,放到洛丹派里,真是暴殄天物了,不过最终还是便宜了谢玄,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天意。

“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凌波微步一使出来,倏忽来去,鬼魅难测,当真是一门极为精妙的步法,如果谢玄能够修炼成功,那么就弥补了他身上唯一的缺陷,先天之下,只怕就不会再有任何敌手了。

谢玄在那里悄悄地记下了凌波微步的口诀和图谱,以他强大的精神力,还有丰富的武道经验,几乎只是看了一遍,就记得丝毫不差,为了防止出错,谢玄再次看了一边,确保不会有任何问题,然后就将那本洛水步给原样放回了书架之上。

学到了一门精妙的步法,谢玄心中已经满足,其他的那些炼丹技巧,还有莫名其妙的粗劣武技,根本就不放在谢玄的眼里,他随便逛了一会儿,目光随意地游弋着,最后落在了那名正在努力翻查书籍的白衣弟子。

谢玄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踱步了过去,恰巧走到了他的身边,随手抽出了一本书籍,喃喃自语道:“恩,这本上清丹法秘录,倒是还可以一看,里面关于丹鼎火候的控制,有一些独到的见解。”

那弟子初时并没有在意谢玄的话,谢玄也不再说第二遍,只是漫无目的地走开了,那弟子思忖半天,终于回过神来,目光落在谢玄方才抽出来的那本书籍之上,随手翻开,看了几句,立刻瞪大了双眼。这石洞之内,书籍包罗万象,内容良莠不齐,很难一次就找到自己需要的类别,然而谢玄随手抽出的一本书,竟然和他刚才口中念叨的问题颇为契合,正好解答了他的疑问!

他转头看去,只见谢玄正懒洋洋地靠在书架之上,随手看着一本书,看了几眼,似乎又极为不满意地扔了回去,这副做派,倒是让那弟子完全莫不清楚,只是在他心中,谢玄一瞬间就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谢玄也没有心思去管他,就算他对谢玄崇拜得五体投地,也不会让他有什么虚荣和满足感,这个层面的弟子,对谢玄来说,根本就无所谓,给他拿了一本正确的书籍,稍稍指引他一下,真正的目的也不是引起他的佩服之情,只不过是想要他早点看完,自己也早点回去休息。

要知道,明天传法堂中会有一次隆重的授课法会,谢玄还指望明日找个由头表现出众,引起某位长老的注意呢,回头整个传法堂大殿也要打扫一番,工作量可不轻松呢。

那弟子似乎也看出来谢玄的不耐烦,不过申请进入一次落水洞天着实不容易,他也舍不得离去,抓紧时间多看了几本书,就算大部分都是旁门左道,甚至错漏百出,但是只要心中存有一分侥幸,说不定就能找到一本适合他的精妙秘籍,所以就是赖在那里不肯走。

谢玄叹了口气,可不想和他在这里干耗,走过去又给他拿了几本在谢玄看来不是那么低劣的书籍,递了过去,那人愣愣地接过手中,翻看了几页,顿时又是狂喜。谢玄悻悻道:“赶快看吧,看完了我还要锁上洞门,回去干活呢。”

“是是,我这就看,一会就好,多谢这位师弟了。”那人忙不迭地点头,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不一会,那弟子或许是心里过意不去,终究是依依不舍地从书本上挪开了目光,对谢玄道:“师弟,我已经看完了,这就要离去,你检查一下吧。”

谢玄摆了摆手,道:“说那些没用的,不过是一些不入流的藏书,你还真当宝了啊?就算你拿走了几本,我也不放在心上的。”

被谢玄这大胆的言辞给惊呆了,那白衣弟子愣了

好一会,才干笑道:“师弟真是不拘礼法,惊世骇俗啊,哈哈,哈哈哈……”

谢玄翻了个白眼,也不去管他,待他走出了门,谢玄抓住沉重的大铁门的边沿,真气催动,所有的窍穴震荡,肌肉力量何止增加了五六倍!

五品武士,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全身肌肉骨骼在真气加持下,通过窍穴刺激,而力气倍增,不过能有谢玄这样表态的增幅效果,就是十二品先天诀的功劳了。谢玄吐气开声,“哈”地一声大吼,那扇沉重的铁门就被他一人给关上了,震得一旁的白衣弟子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