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2 穿法大会

0092 穿法大会

且不提那名白衣弟子被谢玄的一系列行动震惊得无以复加,谢玄对这些事情是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只是一心记挂着明日的传法大会,听怜心说什么成刚长老要来讲课,看样子在洛丹派中的地位很高,所以明天的传法也是少见的隆重场面。

谢玄心中暗道:“正愁不知道如何接近洛丹派的长老,本来是想着直接投入李园的门下,做他的弟子,由于李园被谢玄成功忽悠了,所以一切的行动都应该会很顺利。然而没想到洛丹派的规矩实在是太严格了,李园是带他回来的人,为了防止派内拉帮结派,所以按规矩谢玄要避讳着李园,更加不能投入他的门下了。”

这样下来,最近唯一的机会就是明日的传法大会,定要好生表现一番了。

怜心和谢玄一起将传法大殿再次仔细地打扫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之处,又将所有的座椅、蒲团都摆放整齐,准备好明日要用到的瓜果蔬菜,各种食材。

很快就到了晚上,怜心用过晚饭,就和谢玄道了一声晚安,自行告辞离去。之后谢玄就拿过一张白纸,一支毛笔,微微思考了一下,就将白日所见到的那凌波微步的口诀心法写了下来,他虽然有五品武士的修为,但是还不足以修炼这门步法,至少要等到六品武士的层次,身体和天地灵气相互交融感应,那才能初步参悟凌波微步中的“若往若还,若进还退”的境界。

谢玄修为不到,但是见识已经足够,自行推演了一会,大概推演出来三四十步,就无以为继了,必须要等到修为到了六品武士,才能以实践来突破桎梏。

一夜过去,谢玄竟然丝毫未睡,只是打坐修炼了一夜,然而十二品先天诀穷极后天变化,当真是逆天而行,进境犹如滔滔洪水连绵不绝,精进速度几乎无可阻挡,就连谢玄自己都感觉到骇人!

在这门法诀的作用下,谢玄精神抖擞,一点都不觉得疲累,他率先去厨房做了一些饭食,填饱肚子,事实上谢玄本也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不过此次传法大会要举行一整天,谢玄和怜心要一直守在外面服侍,所以几乎就没有时间还吃饭了,先多吃一点,填饱肚子才是正道。

之前听怜心说过,洛丹派一共三十六名长老,暗合天数,掌门更是八品武御的层次,而那些修为精湛的长老中,也有两名八品武御!

像谢家这样的小家族,最高等级的修为也不过是七品武师,谢玄猜测老爷子谢震威是八品武御,也是只合理猜测,未必是事实;洛丹派有三名八品武御,已经是非常让人惊叹的强大势力了,若是再出一个九品武宗,那么绝对可以一跃而成为大唐境内最强大的势力,就算摆脱大唐皇室的控制也说不定啊。

不过没有九品武宗坐镇,就完全是两个样子,永远只是二流门派,只有阜阳萧家、临汾柴家,这样的势力,家中都各自有九品武宗坐镇,绝对没有人敢轻易得罪,萧家、柴家自从萧碧云逃婚之后,反目成仇,争斗了十多年,可是至今也没分出胜负,倒是被波及的小门小派,不知道灭了多少,这等屹立不倒的家族,才能够称为一流势力!

这些暂且放过,洛丹派中,三名八品武御,分别是掌门西门狐、首席长老燕不归,最后一个,就是今天也会来传法堂的成刚长老。

成刚长老性子耿直,对后辈却慈爱有加,是年青一代弟子梦寐以求的拜师对象,就算这个要求只能是梦想,但是也不会影响他们对成刚的崇拜;所以,成刚今日要现身传法大殿,几乎所有有资格参加传法大会的弟子,都提出了申请,这次传法堂中的人数,要比平常多了三倍!

从早上开始,谢玄才刚刚吃完早餐,就看见这些弟子们络绎不绝地到来,要先占个好位置。谢玄无奈何怜心放下没有吃完的点心,来到传法大殿外面迎接前来听讲的各位洛丹派弟子,来的人至少都是紫衣级别,而白衣的甲级弟子数量也不少。这些都是洛丹派的精英弟子,分别是甲级和乙级,修为有高有低,今如洛丹派的时间也有长有短,不过大多数都是在四五品武士的层次,只有少数白衣弟子能有六品武士的修为。

事实上,能在二十岁以前就达到五品武士,修炼武道的天赋资质已经非常优秀了,谢家的年轻一辈,最优秀的是谢剑和谢日二人,不过他们的修为也不过是五品武士而已,至于谢疯子那个变态,虽然成为了七品武师,让人震惊,但是年龄早已超过二十,也不能说就有多么逆天。

然而那只是对普通家族来说,洛丹派以丹药立派,这些精英弟子平日里都有机会获得一些增长修为的丹药,而且在这灵气充沛的洛丹峰上修炼,竟然也只是如此程度,洛丹峰上千弟子,只有这么几个六品武士,就让谢玄大摇其头了。

谢玄大为感慨,以丹药为主的宗派,其武道实力终究是有些差,若不是有大唐皇室做后盾,这洛丹派早就被人赶下洛丹峰,抢夺了他们的灵脉,甚至灭了他们的传承。

星瑶的养父,那个星峰掌门的想法是对的,居安思危,让星瑶来引领变革,只有大力发展武道,成为以武道传承为重点的宗派,才能有长远的发展。

这些东西,洛丹派的高层长老应该也知道,只是苦无应对之策,而这些年青一代的弟子,就完全不知情了,均以自己洛丹派精英弟子的身份为荣,一个个颇为倨傲,趾高气昂,因为是成刚长老亲自授课,所以三五成群,不住讨论,一副兴奋到了极点的样子。

谢玄在大殿门口进行接待,脸上挂着一副笑容,心中对这些弟子着实是有些瞧不起的。

先前谢玄听怜心和他说过,今日成刚长老授课开讲,讲的却是一套洛丹派弟子人人都修炼的洛丹诀,而据谢玄所知,洛丹派的掌门乃是仗着另外一套名曰“洛水真法”的武道功法,才进入八品武御的层次,洛水真法别辟蹊径,威名倒也传遍了整个大唐境内;至于那洛丹诀,既然人人都可以修习,肯定就是不怎么高明的大路货了。

这些洛丹派弟子,修炼了一门粗劣的武道功法,却看不出高下之分来,听到成刚长老讲解洛丹诀,只觉得心中兴奋,听到的必然是不传之秘,实在是无知。这些长老们,根本就没有想要传给他们真正高明的功法,只是要借着低级功法,挑选出资质优秀的弟子来,再严格考验,最后才会教给他一些真正的好东西。

待到诸位弟子都进入了传法大殿,大殿之中坐得满满的,甚至有一小半弟子根本连蒲团都没得坐,只有靠着墙壁站在后面。众人刚刚坐好,就听到外面一声粗豪的长笑,然后一名身穿锦衣,面目粗豪的老者从远处走了过来,谢玄站在门口,看得清清楚楚,这人影看上去不疾不徐,然而脚下步法颇为奥妙,随便走了几步,竟然瞬间就到了大殿门口,比之谢玄全力奔跑还要快上几分!

谢玄一眼就看了出来,这锦衣长老使出的正是他昨日从落水洞天中看到的凌波微步,这长老身上气机勃发,威压远远地散发开来,分明是八品武御的修为!

想必,就是洛丹派的成刚长老了。

以八品武御的修为推动凌波微步,当真是速度极快,让人眼花缭乱,不过以谢玄的眼光,这人对凌波微步的参悟,真是粗劣得很,甚至有些错误了。凌波微步讲究的是返璞归真,足尖点地,罗袜生尘,倏忽来去,神鬼难测,让人即使盯着看,也看不出来其奥妙所在,那才是真正的凌波微步。

这名成刚长老,武道修为尚可,但是这凌波微步,还尚未入门呢,不过是比洛水步稍微高明了一点点的层次。

这些事情,谢玄当然不会说出来,以他现在的身份,真要是脱口而出,别说拜这成刚为师了,只怕立刻就被逐出洛丹派了。

成刚从谢玄和怜心的身边走过,丝毫也不看谢玄,按照规矩,谢玄是没有资格进入殿中听讲的,只有在送去食水茶点还有果品的时候,才能进殿中呆一会儿,那时如果谢玄要听上半个时辰,倒也说得过去,这就是规矩之外的情理了,前日燕不归长老要谢玄来这传法堂中侍候,也是这个意思。

对于普通弟子来说,这传法堂的授课,只要听上几句,就获益匪浅了。

谢玄当然不屑于听他将什么洛丹诀,以谢玄的武道造诣,真要上去讲几句,恐怕都能震惊全场。只是成刚这一次开讲,从早上一直讲到了下午,丝毫都没有休息过,这些洛丹派弟子都有着四五品的修为,不用休息也不算什么事情。过程中谢玄和怜心进去送了两次茶水,一次果品,顺便听了几句,果然觉得枯燥乏味,完全没有什么奥妙。

成刚再讲了一阵,大概是讲完了,住了口,让诸位弟子向他讨教武道修炼上的难题。此时恰巧谢玄进入送果品,他中暗忖:“此时若再不表现,那么今日的大好机会就错过了。”

想到这里,谢玄眼睛四下乱转,琢磨该找寻一个什么样的机会,正好瞧见一名白衣弟子,他吃了谢玄送上的一个苹果,啃上两口似乎是觉得不太好吃,随手就扔在了一旁。谢玄心中冷笑,我纡尊降贵来给你们送水果,你倒好,竟然如此浪费,好好,我就拿你开刀罢!

谢玄脚下轻点,虽然以他的修为还未能推动凌波微步的威力,但是前一部洛水步他倒是推演得差不多了,虽然还要一些时日的修炼才能有所小成,但是以他的武道造诣,此时随便使出,也是强过了大多数的洛丹派弟子。

谢玄身形一闪,不着痕迹地来到了那名弟子的身边,伸手一捞,那白衣弟子所仍出的大半个苹果,就被他抓到了手中。谢玄随手向后一抛,后面不远处是一个准备好的垃圾桶,那苹果在空中划过了一道高高的弧线,正是谢玄故意控制,在众人的视线中划过,然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那只垃圾桶中。

这下事情被许多弟子都瞧见了,先前那名白衣弟子看到十几道目光移了过来,顿时羞恼之极,也不顾上面成刚在场,大喝起来:“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胆敢扰乱我听讲,想要受罚吗!”

里面高台之上,成刚长老有所察觉,怫然不悦道:“下方出了何事,为何大声喧哗,扰乱我讲解洛丹诀。”

谢玄身边的那名白衣弟子立刻大叫道:“是一个洒扫的仆役弟子,进来故意偷听您授课不说,还偷懒耍滑,将一个苹果自己吃了,您说这不是对您的大不敬吗,我低声说了他几句,他不思悔改,还讲那苹果咬了两口,就扔到了垃圾桶里面,真是可恶之极!”

成刚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就说崇明师侄不会如此无礼,唔,那名洒扫弟子,你叫什么,给我走上前来!”成刚对那崇明倒是还和颜悦色,可是转向谢玄,就换了一副冰冷之极的脸色。

谢玄暗中冷笑一声,心道:“没想到这成刚也是个护短的糊涂蛋,就因为对那个叫崇明的弟子熟悉一些,就断定了我才是捣乱的元凶,哼,他如果真敢责罚于我,小爷就不在这里受气了,自行在洛丹峰上好好探查一圈,反正我有不少底牌,逃下洛丹峰还是有点把握的。”

此时谢玄也明白过来,那崇明他前日在传法堂中就见过,还记得他对于怜心殷勤得很,看样子已经把怜心当成自己的禁脔,不容他人染指,尤其是谢玄和怜心状似亲密,还住在一起,这崇明自然就对他多有嫉恨,先前故意咬了两口苹果就扔掉,怕也是故意要激怒他,然后在成刚长老面前搬弄是非,颠倒黑白。

想来就算谢玄不主动和他挑衅,他也一定会用别的办法来整治谢玄,这等奸险小人,谢玄牢牢地记在心里,绝对不会让他好过便是。

心念电转,谢玄呵呵一笑,走上前去,一躬到底,道:“弟子李玄,不曾扰乱成长老您授课,乃是他人存心诬陷。”

成刚长老脾气耿直,顿时大声喝道:“你还敢狡辩,我亲眼见到,你将那枚吃了一半的果子扔到垃圾桶中,这还不是存心捣乱吗,再说还有崇明师侄指证,人证物证俱在,我看你怎么抵赖!”

谢玄丝毫不慌张,只是笑了笑道:“李玄这里有一物证在手,请成刚长老一观,说着,谢玄走到那白衣弟子崇明身边,不等他反应过来,就闪电般伸出手去,从崇明的怀中抢过一物,却是一张白纸。

“李玄,你,你干什么,冒犯了成长老还不算,竟然还要强抢我的东西,还不快点还给我!”崇明感觉到怀中一轻,少了一样东西,先是一愣,然后慌乱地大叫了起来。

谢玄也不管他,直接走到了成刚长老的面前,将那张白纸呈上,成刚伸手接过,看了一眼,顿时怒气冲天,两只铜铃大眼再次睁大,就好似一双牛眼一般,他一指崇明的方向,骂道:“你不给我认真听讲,竟然还有心思去弄这些玩意,真是,真是丢了洛丹派的脸面,这个不成器的畜生,李玄你把他给我拉出去,狠狠地教训一番,以儆效尤!”

方才谢玄就看到这崇明一边在白纸上画着,一边嘿嘿直笑,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画的是什么,但是总归可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玩意儿,恰巧崇明随手拿过了一枚果子咬了一口就扔掉,给了谢玄引起大家注意的机会。而此刻看到白纸上真正的内容,连谢玄都是有些无语,这崇明也太纨绔了些,当着成刚的面画这些玩意,还把成刚也画进去了。

你要是把他画的英武一些倒也罢了,然而你画的如此猥琐,难怪成刚要大发雷霆,降下惩罚了。

谢玄躬身冲着成刚应了一声,然后回身走到了崇明面前,崇明兀自脸色涨红,正要分辨,谢玄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伸手一抓,正好抓在了崇明肩胛的穴道之上。崇明立刻就觉得全身无力,真气运行不畅,被谢玄单手抓着就拉了下去,直接拖出殿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