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3 命犯桃花

0093 命犯桃花

“崇明师兄,你么啦!”传法殿中立刻就有不少人惊呼出声,这崇明也是他们中间的佼佼者,出身于一个小家族,生活富庶,养尊处优,练武资质也不算太差,在各种丹药的辅助下,终于是升到了六品武士的修为,没想到此时竟然被谢玄轻而易举地摆布,单手就将崇明制服了,而谢玄的身份也只是一杂役弟子,等级为丁级的青衣弟子,怎能不让诸人大惊失色?

只不过这崇明平日里骄横跋扈,得罪的人太多了,男弟子大多数是弹冠相庆,肯为他惊叫的,则多半是看上了他那副好面皮的女弟子。

就连台上的成刚长老都微微诧异,心道:“这李玄是谁,我怎么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也是第一次在传法堂中见到他,修为竟然如此深藏不露,方才那一手,快如闪电,丝毫不拖泥带水,精确地抓到了崇明肩上的四个大穴,当真是精妙之极,换了我下场,用了同样的真气修为,也不过如此了。”

谢玄也不去管殿内的喧哗,直接将崇明拖了出去,到了殿外,刚一躲过众人的视野,谢玄就放开崇明的肩膀,呵呵笑道:“崇明师兄,真是得罪啦,我也不想和你为难,你多凄惨地叫两声,装个样子,我就不真的惩罚你啦。”

崇明听到谢玄不想要给他皮肉之苦,顿时又趾高气昂起来,只道谢玄根本就是惧怕他的背景,特意来巴结他,不由得太高下巴,冷哼道:“现在来卖好了,刚才你可是把我的面子落得好狠呐,现在就算你跪下求饶,也是晚了,回头我定然叫你生不如死!”

谢玄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随手就是一巴掌,这一掌用了一成力道,但是却用上了崩云掌的暗劲,那崇明连叫也没来得及叫,就疼的昏死了过去。一成劲道还不至于打死人,谢玄心中对力道把握得很是精确,正好将他打昏,然后抬起手掌,劈头盖脸地又打了一阵,打得这崇明伤势到未必有多严重,但是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连白净的面皮也不能免灾,真是一场好打,看上去狼狈极了。

谢玄打完了几十下,站了起来,呵呵笑道:“真是个贱种,我今日心情好,本想让你大声叫喊几句,还能打得轻一点,然而你却自找死路,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将崇明随手扔在了路边的草丛之内,谢玄转回大殿之内,向成刚禀报:“回成长老,崇明师兄耐不住打,自行逃走了。”

“什么,那小畜生竟然不思悔改,自己逃走了?”成刚勃然大怒,气得牙痒痒的,再也没有心思继续开讲什么洛丹诀,直接拂袖而起,扔下了这些眼巴巴看着的诸位弟子。远远地,一声散会的吩咐传来,这些弟子们对视了一眼,均是无奈苦笑,三三两两地结伴,走出了传法堂。

众人都迅速散去,有那可能是和崇明交情比较好的弟子,向谢玄投过来了怨毒的目光,然后飞速地走了,或许是急着去寻找崇明的踪迹。不过真正的崇明现在被谢玄扔在了草丛中,仍未转醒,至于他要昏迷到什么时候,之后会不会来找谢玄报复,这些都不放在谢玄的心上。

你有多大的格局,就有多大的心胸,谢玄的格局早已超越了这个层面,就算所有的洛丹派弟子都来找他的麻烦,他也不是十分惧怕,大不了就现出真正身份,用鱼龙变秘法增幅修为,之后整个洛丹峰,几乎没有可能阻拦得住他的存在。

做人就是要有这样的心胸,无关紧要的事情就不要放在心上,想打便打,想骂就骂,从不受辱,也不主动辱人,你若是非得找我麻烦,那我就全盘接着,大不了就撕破脸,我远走高飞,只有具备这样的心胸和格局,才会有真正的成就。

眼看众人散去,怜心一刻都不肯闲着地收拾起大殿来,一边好奇地问道:“方才那张白纸上是什么东西,那崇明平日里颇得诸位长老宠爱,在年青一代弟子中也算是佼佼者,怎么你给成刚长老看了一张纸,他就立刻大怒,还让你狠狠地教训崇明?”

谢玄笑了笑,本想说这些事情你一个女儿家还是不知道为好,谁料怜心四下里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高台之上,方才成刚走得匆忙,再加上气恼之极,也就没有把那张白纸带走。怜心走了过去,拿起纸张一看,立刻面红耳赤,啐道:“那崇明真是不知廉耻,竟然画出这种东西来,难怪成刚长老如此暴怒。”

谢玄摇头笑道:“真正原因还是他将成刚长老的面容画到了之上,否则成刚未必会生气,说不定还要私下里要崇明多画几张,大赞一声同道中人呢!”

怜心先是噗嗤一笑,然后更是面红如霞,轻声骂道:“你们男人啊,都是一个模样,表面上道貌岸然,心中却尽皆龌龊至极。”

谢玄大感委屈,叫道:“怜心你这话就错怪我啦,总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的人啊,我秉性纯良,是个再单纯不过的人了,昨晚睡在你用过的被褥里,不是也没有起任何坏心思么。”

他不说还好,一说起来,更是欲盖弥彰,怜心羞恼道:“好啊,原来你用了我的被褥,还对我,对我起了坏心思,到底是什么心思,你说!”

“真要我说么?”谢玄挠着头,一时玩心大起,嘿嘿笑道:“你长得貌美如花,更是入得厨房,下的厅堂,是贤妻良母的好人选,你说我能对你动什么坏心思呢?”

怜心呆了一呆,并没有像谢玄所想的那样恼羞成怒,反而是双颊绯红,低下头去,声如蚊呐:“我……我真的很美么……”

谢玄暗叫糟糕,看这怜心的表现,分明是情动不已的征兆,难道自己重生以后,身上充满了王者之气,只要虎躯一震,就能让女子乖乖喜欢上他?无论是星瑶,还是这个怜心,都是如此,虽然谢玄心中也有些虚荣和暗喜,但是他终究和怜心不是一路人,过不了几天就要离开洛丹派,而且他心中早已有了萧情这个牵挂,更是容不下别的女子,恐怕最后又要让一个纯真的女子伤心了。

谢玄咳嗽了几声,再也不敢谈论这个话题,心虚地道:“今日传法大会散的极早,还有一阵子才会天黑,不如我晚上再回来打扫,现在我出去有些事情,还请怜心你多多包涵啊。”

怜心点头道:“不碍的,反正今日时间富裕得很,你自行离去便是。”一双明眸瞬也不瞬地定在谢玄的身上,柔美的唇角含笑,分明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让谢玄心中一跳,急忙逃亡似地赶快溜走了。

走出传法堂,谢玄先是在洛丹峰上随便逛荡了一会,这洛丹峰真是空间广阔,风景秀丽,既有险峰奇石,又有清幽的山涧、平坦的山谷。

传法堂所在的位置,是在前山的一个山谷中,只不过这山谷并不险峻,空间又是极大,所以走进去也只是觉得自己置身于山上,丝毫没有进入了山谷的感觉。不过谢玄出来的时候,还是故意查看了一番,原来洛丹派给各个区域之间修建了极为平坦的路途,几乎都感觉不出来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区域的分别,可见洛丹派财力之雄厚。

谢玄此番没有从修建的大路中走过,而是自行爬上了一方石壁,登上了传法堂坐在的山谷之顶,山峰猎猎吹动谢玄的衣襟发丝,他眯起眼睛,极目远眺,只见整个洛丹峰的地势几乎都收入眼底。洛丹峰山顶平缓,空间广大,前山脚下是山门,之后是一道不知有几千米长的玉阶,玉阶的顶端,就是前山的一群建筑了,谢玄初来此处的时候,就是在那里的一个小楼里遇见了燕不归,从而举行了入门测试,被分配到了传法堂中。

而从前山分出了一条大路,从山顶看去,竟然跨越过了一方险峻的山涧,只是那条路实在是太广阔了,两边又有玉石围栏,所以走在其中的洛丹派弟子,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其实是走在几千丈高的悬崖峭壁之上!

通过那条路,一直到后山所在,那里分为了两条岔路,谢玄来之前向李园打听过洛丹派的格局,左边的应该就是洛丹派弟子们的住宿区域了,按等级也分为甲乙丙丁四重房舍,可以看出洛丹派等阶之森严。而右边的据说是掌门和诸位长老所在的地域,其中有议事厅、炼丹房,还有一方灵泉,那灵泉就是洛丹峰的灵脉发源地,从那里向下,整整缠绕住了整座洛丹峰,以至于洛丹派中灵气充沛,若是再次修行,速度将会比其他地方多出三成!

若不是急欲找到父亲谢承乾的线索,谢玄倒还真想呆在这洛丹派中修炼一阵子,凭他十二品先天诀的变态程度,再加上此地灵气充沛,就算不用谢家那粒狮虎丹,也能够轻而易举地突破七品武师,甚至可以一直修炼到八品武御的阶段,然后才会遇到真正的瓶颈。在往上的九品武宗,则需要一些特殊的东西来突破了,否则就算谢玄有这样的资源,也要耗费几十年的功夫来积累修为。

想了想,谢玄从石壁上缓缓地攀了下去,沿着大路七拐八拐,到了前山的一栋小楼处,这里就是谢玄来的那天,李园令他登记弟子名册的地方。

谢玄信步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和那天的情景一模一样,那红脸长老李大庆坐在里面,眯着双眼,意态悠闲,而旁边那轻易弟子正拿着一个扇子,小心翼翼地给李大庆长老扇着风。

谢玄走进来的时候,故意放重了脚步声,所以他一迈进门槛,李大庆就忽地睁开了双眼,如电的目光朝谢玄射来,谢玄丝毫不以为意,只是走上前去,躬身道:“黎长老,我李玄又来啦,这次有一件事情拜托于你,还请您看着李园叔父的面子上,给我个方便吧。”

“哦,贤侄你到底有何事,难道是衣服不合身,想要换一套?那也方便,就算你是腰牌丢了都无妨,我可以不做记录就给你重新刻一个腰牌,怎么样。”李大庆悠闲地呵呵笑道,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谢玄却从他口中听到了更深入的意思,那就是如果是他负责的这些后勤小事,那自然是无所谓,随便就可以帮谢玄,但是如果是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那么就要好好想一下了。谢玄立刻笑道:“李长老,侄儿真是太感谢您了,不过我此来并非是为了衣衫和腰牌这等小事,而是有一件或许有违规矩的事情要求李长老帮助。”

李大庆双目眯起,按住了身边弟子的手,道“不用扇了,我也不热,你要没什么事情,就去后院练练洛水步好了,自少要练上一个时辰再回来,然后写一篇练功心得给我。”

“是,师父。”那弟子点头表示明白吗,转头走了出去,他心中也知道,李大庆这是借故赶走他,好让谢玄说出他的要求,如果是真犯了规矩,那么李大庆回绝了也没什么关系,只要不被人听到,就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或。

所以他很识趣地急忙走开了,也并没有趴在门口偷听,那才是愚蠢的行为呢。

谢玄看那青衣弟子走远了,拱手道:“现在方便了许多,侄儿就直说了,李叔叔您掌管后勤统计,手中一定有整个洛丹派的弟子名册,李玄斗胆,想要借您的弟子名册一观。”

“什么!”李大庆皱起了眉头,这件事情确实有些棘手,洛丹派有规矩,这等东西都是重要机密,所以才会派了一个长老来专门管理此事,而谢玄开口就要看名册,这就让李大庆有些为难了。

李大庆思忖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要这弟子名册有什么用,何苦非要违反这个规矩?我倒不是不能给你,只不过若是你说不出来具体用途,那我这个长辈,就不能任由贤侄你胡来了。”

谢玄笑道:“这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我从家中出来的时候,邻居家的王二丫曾拜托我,如果上了洛丹派,就替他查问一下他的父亲是不是在山上,十年前他父亲为了功名利禄,有一番大作为,就毅然离开了他们母子,据说是进入了洛丹派修炼,成为了派中弟子,所以二丫他让我找寻一下那个负心汉,问他一句,可还记得他这个亲生女儿;王叔你也应该知道,洛丹派的规矩真是太严格啦,我上山来之后才知道,正式弟子是不能随便下山的,也许那二丫的父亲被困在了山上,又苦于身份低微,想传个讯息回去都不行;不管怎么样,我都想要先找到那人,然后或许可以帮他传个讯息回去,或者要是能够求燕长老放他回家,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哦,原来你查看名册,是要找那个二丫的父亲,哎,你这年轻人也真是心软,为了别人的事情来求我违反门规,真是让我为难啦。”想了想,李大庆叹气道:“也罢,我就帮你这一会,不过贤侄你可要记住,帮人可以,却不能把自己搭进去,若是真找到了那人,你也不用非得求燕长老放他下山,那种事情还是要他自己去求的,你平白无故站出来,会惹人不悦的。”

谢玄点头:“李叔,我省得,我只是忠人之事,那谢承乾在洛丹峰上这么多年也传不回去一个音讯,或许是亡故了也说不定,我只要把具体的讯息传回去,就不算有负所托了。”

“谢承乾?就是你说的那个王二丫的父亲,可是他怎么不姓王?”

李大庆蹙起眉,看着谢玄的目光中,就多了一丝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