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4 谢承乾的线索

0094 谢承乾的线索

谢玄心头一跳,立刻抹了抹汗,他方才一时不查,说漏了嘴,竟然把自己父亲的名字给说了出来,本来就是想变出个不存在的王二丫,来为自己的行动找借口,没想到这下子给弄砸了,他挠头道:“这个……我也不太知道,二丫就是这么对我说的,或许是她原本叫谢二丫,只是后来母亲改嫁,所以就跟着改姓王了?”

“哼,女子改嫁,真是伤风败俗!”李大庆愤愤撇嘴道:“既然原本姓谢,就应该从一而终,即使丈夫死了也不应该改嫁,若是真的变了心,那又何必让人来找寻他丈夫的线索。”

谢玄陪笑道:“这件事是二丫他拜托我做的,至于二丫她母亲,我也很少见到,对于此事更是一点都不知道。”

“那个败德的女人!”李大庆又骂了一声,然后对谢玄说道:“好吧贤侄,既然这样,我就违反一次门规,给你查查那个叫……叫什么程乾的人,你稍等,恩,最好还是先把门关上,以免有人进来,你我说不清楚。”

谢玄点了点头,回手将小楼的门给关紧,然后门闩落下,相当于反锁了。

李大庆看到门已经锁上,点了点头,转身来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个大柜子,上次谢玄来到此处,让李大庆给他登记弟子名额,然后给他拿了腰牌和洛丹派弟子服饰,正是从这个柜子里拿出来的。

李大庆掌管洛丹派的弟子名册和后勤,自有一套保管物品的方法,通常桌子上备有一册书卷,用来记录日常事务,比如有某位弟子申请离开洛丹派之类,还有各种赏罚政策,同时新来的弟子也是要将名字记录在这里,然后每隔一个月,和总的弟子名册相对应,也就是在总名册上抄录出同样的内容,封存记录。

李大庆先是打开了柜子,然后谢玄探过头去,只见里面是几十套洛丹派子弟的服饰,各种颜色的都有,想必是用来给衣服损坏的弟子更换,还有发给新来的弟子。李大庆并没有在柜子里面做什么手脚,而是伸手向面前的木板摸去,在不同的部位敲敲打打,看样子是很有一套规律。连续敲打了几下,只听吱呀一声,面前的木板忽地张开了一个暗格,里面是一个铁质的上了锁的箱子。

李大庆又从怀中掏出钥匙,打开那个箱子上面的锁,机簧轻响,锁芯一下子被崩开,李大庆打开铁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摞厚厚的卷宗,回头向谢玄笑道:“这就是咱们洛丹派的弟子名册了,里面详细地写着每一位弟子的来龙去脉,没有清晰干净的背景,洛丹派是一概不收的,除非是某位长老大力引荐,这样的话那么资料就可以少一些,贤侄你就是这种情况。”

谢玄惊讶地看着这一摞卷宗,足足一尺来高,这里面得有多少资料啊,而如果一页页地翻看,就算用上一个月,也未必能够找得到父亲的线索!

而且,这里面会不会有线索还不一定呢。

李大庆或许是看出了谢玄的疑惑,呵呵笑道:“贤侄肯定是被这弟子名册的厚度给吓住了吧,这也十分正常,之前每一个来我这里要查看名册的人,哪怕是某位经过了申请,得到掌门批准的长老,在看到我这些卷宗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吓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啦。”

“听李长老的意思,应该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吧。”谢玄眼中精芒一闪而过,若有所思地说道。

李大庆讶异地看了谢玄一眼,笑道:“贤侄果然好眼力,也是好聪明的脑瓜,我从事弟子名册管理事务已经有七八年啦,从我的上一任长老,也是我的师傅,那个时候起就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名册管理方法。洛丹派绵延了几百年了,弟子也日渐增多,事实上就算弟子的数量并不增加,这名录的厚度也会不断地加厚,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谢玄脱口而出:“几百年来,洛丹派的长老、弟子,终究是要死的,而一代新人换旧人,这弟子名册里面的新人越来越多,而逝去的人则并不能删去,因为这也是洛丹派历史卷宗的一部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用到,所以记录也只能呆在名册里,最多是在具体的那一项上,写上死亡二字而已。”

李大庆拍手道:“说贤侄聪明,果然没有说错,正是这个道理,从几百年前开始,这名册已经记录了将近十万人的生平资料,包括在洛丹派的每一次奖惩、出入山门,都有所记载,不过我们也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所以在这些名册之外,另外设立了一本总目录,只是记录了弟子的名字而已,然后每个名字后面都跟着相应的资料所在的编号——所有的资料,从第一天开始就有了明确的编号,比如第一册第几页之类的,不过我们用的是天干地支的表示方法,具体的用法都是一样的,”

谢玄恍然大悟道:“也就是说,您私底下还有一册隐秘的总目录,只要在总目录上查找,就能够排除一切繁琐无用的资料的干扰,直接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要找的人了?”

李大庆点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具体来说,还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重名,比如抄录的时候写错了,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你查找起来也会十分费力,如果今日到入夜之前你都没有找到,那么我就只好收回名册啦,毕竟违规一次还可以,若是天天让你来查找,那么我的罪过就大喽,除非你能拿到燕长老的批准。”

谢玄说道:“那就尽快地开始吧,如果几个时辰都找不到的话,那说明那人并没有谢承乾这个名字,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没有进入洛丹派,我也可以死心了。”

说着,谢玄也不再多话,直接就从李大庆手里接过了一本书,正是李大庆口中所说的那册弟子总名录。李大庆替他翻开名册,指着其中一页说道:“从这一页开始,就是近百年来洛丹派的弟子名录了,想来你要找的人也不至于活了百年之久吧。”

谢玄忽然蹙眉道:“既然如此,就请李叔叔给我翻到最近十年的弟子名录吧,据我所知,我所要找的那个人,应该是十年前失踪的,最多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进入洛丹派而已。”

李大庆摇头苦笑道:“近百年来,洛丹派弟子数量激增,上几代负责整理名录的长老,实在是忙不过来,所以名册上没有整编出具体的时间,我也只知道这一页是百年前的分界点而已,再精确的话,就难以分辨了。”

谢玄点了点头,既然没有捷径可走,那就从头开始,一点点地努力找寻便是。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就算前方路被堵死,要绕极远的路才能到达,谢玄也绝不会有半点放弃之心,无论是坦途,还是横亘着艰难险阻,都只凭心意如铁,道心如剑,一一斩破!

“既然只有这个办法,那就从这里开始翻找,知道找出来为止!”

谢玄心中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虽然翻找一百年的弟子名录,实在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几乎令人生出望洋兴叹的颓丧感,然而谢玄眼神没有一丝波动,立刻就坐在地下,全神贯注,一页一页地翻看起来。

右手食指点在名字之上,一点点地往下滑动,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翻过了十几页,对照的人名也有个上千个,就算是谢玄的心中也生出了一丝烦躁之感,眼睛又酸又痛。他深吸了一口气,咬紧了下唇,用疼痛来逼自己集中精神。接着一个一个名字对照,即使是完全不同的名字,谢玄也要仔细看一番,说不定就会发现什么灵感和线索。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谢玄几乎是翻看了几万个名字,眼前一片模糊,他苦笑了一声,擦了擦眼睛,正要休息一番,正在此时,余光一扫,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萧天宗!

阜阳萧家的家主,九品武宗的实力,谢玄的外公,名字就叫做萧天宗。

当然谢玄不会天真到以为萧天宗真的会加入过洛丹派,应该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不过这种适逢其会的巧合,倒是让谢玄生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会不会是谢承乾的化名呢?

要知道谢承乾十年前就破门而出,从此后再无音讯,谢家毕竟是个中等的家族,如果是谢承乾并没有改换名字,闯荡江湖的时候终究会有一些消息传出来,而谢家可是从来没有接受过一点关于谢承乾这个名字的消息。

所以有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谢承乾要么已经死去,要么是改头换面,用另一个名字,另一个身份活在某个地方,进行着自己的某个计划。

如果是用化名,谢玄几乎不可能从名册上得到什么线索,不过他就是一个从不轻言放弃的性子,即使只有一分可能,也要试一试才罢手。这次忽然间看到了萧天宗的名字,除了巧合之外,也说不定就是谢承乾的化名,这个可能性极小,但是谢玄也绝对不会放过。

“李叔叔,这个萧天宗,对应的编号是贰叁玖捌,甲辰,这个编号对应的名册在哪里,能拿来我看看吗?”谢玄从名册中抬起头来,冲着李大庆急急地说道。

“萧天宗?你不是要找什么谢承乾吗?”李大庆疑惑地问了一句,不过也就是随口一问,马上就在那堆卷宗里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抽出一本册子,递给谢玄:“贤侄啊,这就是那个编号的册子,其中甲辰的部分在……恩,是在这一页,恩,果然有个叫萧天宗的弟子,他是六年前来到洛丹派的,现在已经……”

李大庆话没说完,谢玄已经将册子抢了过去,细细地看着,发现里面是萧天宗六年前来到洛丹派的所有资料,甚至于他之前的身世背景也很详细,上面写了一大通,比如他是在一个商人家庭长大,然后又在如何偶然的情况下学到武功,之后怎么在江湖上厮混,又被什么淮南五虎追杀,总之这些东西一样都没有和谢承乾相似的地方。

“或许只是和萧天宗同名同姓吧,正常来讲也是这样才对,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随便就发现了重要的线索。”谢玄微微苦笑。

先前李大庆也说过,洛丹派对新进弟子的资料背景,盘查极为严格,以谢承乾的能耐,不可能伪造出这么逼真的背景来。

这样想着,谢玄就想要将那册详细的名册换回去,然而刚要合上册子,余光忽然落在了另一页上。

萧天宗的资料到这一页就结束了,而一册书籍总是有左右两页,所以右边的一页,出现了另外一个弟子的资料。那名弟子的名字极为简单,就叫做萧玄,看起来不过是平平无奇,然而谢玄心中再次升起了一种奇特的感觉,似乎这名字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隐藏着。

谢玄再次仔细看去,那萧玄的资料比之前的萧天宗就简单多了,前尘背景那一栏里,只写着萧战长老之远房侄孙,未能核实,而进入洛丹派的理由,则是萧战长老推荐。

这样的方式,和谢玄进入洛丹派的方式几乎一模一样,谢玄是利用了李园,编造自己的背景,而这个萧战是否也被萧玄买通了,就不得而知了。

而最让谢玄关注的是,外貌描述一栏里,写的是:“面白无须,身高七尺,下颌微微凸出,左脸有一道伤痕,直到左耳下端……”

看到这里,谢玄的心脏立刻狂跳了起来——谢承乾的左脸也有一道伤痕,正好也是恰巧到左耳下端,那是当年谢承乾和萧碧云逃出阜阳的时候,萧天宗派人追杀,路上被一箭射中,幸好只是擦着谢承乾的脸颊划过,但是也留下了一道磨灭不去的伤痕。

剩下的年龄、身高、外貌特征,都和谢承乾十分吻合,这恐怕就不只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谢玄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住激动的心绪,强笑着向李大庆说道:“李长老,这个名叫萧玄的弟子,你可认识?”

李大庆凑过来看了一眼,沉吟了一会,猛地拍手道:“我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个人,还是在我接任这后勤名录长老之后,才进入洛丹派的;每年进入洛丹派的弟子几百上千,我之所以记得他,是因为他在炼丹的方面天赋很优秀,据说三年前曾经被提名为长老,不过因为当时有另外一个优秀的人才出现,而洛丹派的长老名额实在是太满了,所以才遗憾落选,不过也被选入长生阁,辅助众位长老们炼制丹药,也是洛丹派中很有地位的弟子了,我记得……对了,应该是两年前,他被提拔为顶级弟子,也就是超越了甲级弟子之上,被授予金色服饰的最高级弟子了,地位仅在长老之下。”

谢玄连连点头,道:“那么就是说,我只要进入长生阁,就能够看到这位弟子了吗?”

声音中甚至有了一点掩饰不住的干涩。

李大庆疑惑地看了谢玄一眼,不明白为什么谢玄会对一个没见过面的弟子这么上心,“贤侄,你刚进入洛丹派,许多规矩你还没来得及了解吧,这长生阁可不是你想去就能进去的地方啊,你所在的传法堂,已经够严格了吧,紫衣弟子之下,都没有资格入内,不过比起这长生阁,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长生阁,取的是炼得不死药,结发受长生的典故,也就是咱们洛丹派炼制丹药的地方,说的俗气一点,就是丹堂!丹堂的存在,是洛丹派所有钱财的来源,每一颗丹药都是价值连城,你也应该知道,丹药的珍贵程度,那几乎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的,即使一些大家族,也经常为了一枚丹药大打出手,反目成仇!”

谢玄点头表示知道,他谢家还算是一个兴旺的家族,可以平日里都买不起一枚丹药,可见其珍贵程度。

李大庆继续道:“进入丹堂的所有弟子,都必须发下重誓,保证不会将丹堂内的一切泄露出去一星半点,其实这也只是其中一种措施,大部分时间,弟子们都是被禁止进出丹堂的,也就是说,只要你进入了丹堂做事,没有掌门或者三位以上长老的同意,这辈子都不能走出丹堂!”

“丹堂里的生活和情况,就连我都没有丝毫了解,每一个能够自由出入丹堂的长老,都是为洛丹派立下了无数功劳,取得掌门信任,并且在接任上一位丹堂长老的位置,才能够有这个资格。本派中燕不归长老虽然是首席长老,但是他主要分管洛丹派的日常事务,真要是论起来,他的地位还不一定能赶上丹堂里面的那几位长老呢!”

谢玄沉吟道:“那就是说,我是没有可能进入丹堂喽,要是我托人给里面的弟子传个信呢。”

李大庆摇头道:“你还是不死心,我就告诉你吧,里面的规矩严格到了极点,是不可以和外面的人有丝毫联系的,你无论拜托谁,都不可能有机会传进讯息去,而守着丹堂三重门户的弟子,都是六品武士修为以上的白衣弟子,要再三盘查其背景,并且要服下一种慢性毒药,每个月都必须服用特定的解药才行,否则就会毒发而亡!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些弟子当然是不会被收买的了。”

谢玄点了点头,并未表露出他真正的想法,只是对李大庆道了一声谢,然后转身走出了小楼,向传法堂的方向走去。

看着谢玄的背影,李大庆似乎是有一种错觉,这背影是如此萧索,但又是那么的——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