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5 麻烦上身

0095 麻烦上身

谢玄边走边想,推敲着混进丹堂的可能性,不过经李大庆那么一说,这件事的难度真的是太大了,而如果不进入丹堂看看,那萧玄到底是不是父亲谢承乾化名的,他绝对不会甘心!

这几步路一会儿就到了,谢玄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只好先进入传法堂中,先休息一会,然后再慢慢地思考。一走进传法堂,只见大殿中已经被收拾的井井有条,不用说肯定是怜心的杰作了。谢玄实在是做不来杂役弟子,不过被一个女儿家做了他全部的工作,他也是过意不去,就急忙来到了怜心的房门外,敲了敲门。

说也奇怪,他敲了半天的门,竟然没有得到怜心的任何回应,心中暗想:“难道是怜心又什么事情出去了?这可真是罕见的很,她不是为了看护后院的书库,一步都不肯离开传法堂吗?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他不在,我也就什么事都不用做了,干脆好好静下心来,思考一下该如何混入丹堂才是正道。至于传法堂里面的一些杂活,我才没有闲心去管,说不定我接下来就能见到父亲,然后找机会离开洛丹派了。”

谢玄可不是什么忠厚老实的人来着,要知道,他前世可是凶名远播的魔道修士,心狠手辣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他灭掉的宗派,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如果让前世被他灭掉的那些仇家知道,谢玄此时正在做杂役弟子,那表情一定精彩的很。

谢玄重生以来,心态已经平和了许多,那些因亲人远去,悔恨不已,而形成的暴虐戾气,渐渐地在萧碧云的母爱关怀中散去,剩下的,只有对萧情,对父亲谢承乾,对毒王,对顾青城,对那些亲友挚爱的牵挂,他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拯救这些所有曾关心过他,爱护过他的人们。

也许今生还从未见过面,但是并不妨碍谢玄对他们的感情。

他混入洛丹派的目的,可也不是为了来这里做杂役,而是为了找寻父亲的线索!

之前他曾计算过,如果父亲谢承乾真的在洛丹派中,不论他有什么理由,都要带他离开洛丹派,而谢玄自己在洛丹派中意外学到了洛水步,以他的武道造诣,只要花几日来推演熟悉,绝对能够使得比洛丹派所有的人使得都好,那时再配上鱼龙变秘法,加上还从未露过面的迷魂粉蜡丸,这些底牌加起来,足以让他安全地闯出洛丹派,回到谢家。

至于之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那都不是谢玄所关心的,以他武道进步速度,只有给他几个月,就能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足以让所有人都震惊!

谢玄也不回屋子里面,只是席地而坐,苦思冥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安全地闯入洛丹派的丹堂,这真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正自苦思着,忽然心头一动,暗生警兆,霍然抬头一看,只见天边斜阳残照,光芒昏黄却又温暖,从传法堂门口处,一道人影迅捷地飞驰了过来,看那步法竟然也是洛水步,使得竟然还有点模样。

眯起眼睛,在金黄的光芒中看清了来人的模样,那是一个身材矮胖,面目却阴冷的男子,身穿白色衣袍,也是一名甲级弟子。他年龄不过二十五,却老气横秋地叫道:“你就是传法堂的谢玄吗?”

谢玄皱了皱眉,道:“正是我了,你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心中暗想,难道是那崇明,心中恨极了我,这就找帮手来报复我了?

那白衣男子冷笑道:“我哪里是来找你,你真是自作多情,我此次来是找寻传法堂的怜心,至于你,我不过是听到了一点传闻,你竟然把崇明给教训了一顿,不过那种纨绔子弟,废物一个,你教训了也就白教训一顿,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怜心在哪里,你快些给我说清楚,如若不然,我真的要教训你一顿了。”

谢玄心中冷笑,面上却一副温和的语气,答道:“怜心师姐去了后院检查落水洞天的情况,不如我这就去给你叫过来吧。”

白衣男子面色稍霁,高傲地说道:“那也可以,只是你叫他好生打扮一番,丹堂今日炼出来了一颗九转还魂丹,虽然耗去了我洛丹派半年的材料,但是也极为值得,丹堂的马钰马长老功劳最大,我们要给他庆贺一番,听说这怜心还有几分姿色,就让她去陪个酒,少不得她的好处,至于你,赶快给我进去叫人,慢了一点我可不会让你好过!”

谢玄面带笑意,答应了一声,转身不疾不徐地走了进去,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怜心到底去了哪里,之上方才那人态度着实让谢玄不爽,心中想要耍弄他一下,后来听到他竟然是要让怜心去给什么马钰长老陪酒,那更是不会答应了,就算怜心真的在里面,谢玄也不会去叫她。

“这人好大的口气,张口就叫怜心这一个甲级弟子去陪酒,哼,真要去了还不一定会发生什么,这些人的龌龊心思,简直摆在了脸上。”不知道为什么,谢玄忽然莫名地恼怒起来。

看那人的身形步法,倒是有模有样,甚至听他的口气,连崇明这等人都不放在眼里,确实有一些倨傲的资本,只不过放在谢玄的眼中,就是错漏百出,完全搭不上台面,至于修为也不过尔尔,相当于六品武士的巅峰而已,谢玄真要使出力气,同样是一招就拿下了。

同样是六品武士,实力也有高有低,若是刀头舔血,积累了一辈子的经验的武修,那么就连谢玄也要小心应对;而那位洛丹派弟子,养尊处优,就算来十个,谢玄也丝毫不惧。

不过令谢玄感兴趣的,是他口中的丹堂,还有那位马钰长老。说什么丹堂炼制除了九转还魂丹,这种丹药谢玄倒是熟悉得很,前世他修炼魔道功法,在要突破九品武宗的那关,就需要这九转还魂丹来帮他使用秘法禁术,积聚真气,前世谢玄经验尚浅,最后居然连续吃了三颗九转还魂丹,最后才得以施展禁术成功,突破到了九品武宗的层次。

这种丹药,在普通人眼中,确实也是珍贵到了极点的丹药了,就算是前世的谢玄,吃掉三颗丹药之后,也是心痛了好一阵子,那可是他灭掉了一整个宗派,才好不容易倒腾出来的家底,一次就全用光了,甚至还欠了顾青城不少珍贵的药材,都是顾青城用自己的珍藏来代替,给谢玄炼制的。

丹堂居然出现了这等大事,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机会,能让谢玄偷偷溜进去,这才是他正在想的,他之所以没有将那弟子直接教训一顿,像崇明一般打昏扔到草丛里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需要和那白衣弟子好好玩一场,探探他的底细。

且说谢玄方才语气谦恭,那人本来骄傲自得,一脸傲然地等在传法堂门外,然而谢玄一去不回,眼看太阳都要下山了,天色渐渐低暗了下来,矮胖弟子可就忍耐不住了,他来回踱步,心中暗暗思忖:“本来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消息,搭上了马钰这条线,我和几个师兄弟在一起商量,不如举办一场宴会,款待马长老一番,说不定长老一高兴,就将我们收入了丹堂之中,谁不知道丹堂是个好去处,虽然是有些不自由,但是熬个几年,升上一个长老,那身份地位可都不同了啊。”

只不过,谢玄一去不回,让他心中焦急,直欲发狂,恨不得去把谢玄砍碎了喂狗,心中大怒:“若是等那杂役弟子回来,我少不得要好好教训他一番,居然敢阻碍我的大事!”

矮胖弟子又等了一会儿,终于醒悟到谢玄不会再回来了,立刻大叫道:“王八蛋,居然敢玩弄爷爷我,看我不将你碎尸万段,整治得求爷爷告奶奶!”

他运起洛水步,飞速地窜进了传法堂中,在大殿和左侧回廊里面搜寻了好久,没有发现谢玄的踪影,他再加了一分真气,速度又快了几分,在传法堂中来回搜寻,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最后终于是在后院的落水洞天门口,发现了谢玄的踪影。

只见谢玄正盘腿坐于地面,呼吸悠长,全身气机流转,那矮胖弟子气得大叫一声:“气煞我也,真是岂有此理,你个下等弟子,我叫你去将那怜心唤来,你居然给我在这儿修炼上了,看我怎么整治你!”

他狂叫一声,双手如封似闭,使出一招怪异的掌法,这掌法着实是奇怪得很,只见他伸出手去,蒲团大的手掌直朝谢玄按去,哗啦啦气劲鼓荡下,在他宽大的白色衣袍下,一双肉掌竟然渐渐干瘪了下去,如同僵尸的手爪,真是恶心至极,干瘪的皮肉贴在了骨头上,指甲暴涨了一截,尖端闪烁着黑色的寒芒,摄人心魄。

“咦?”恐怖的利爪向谢玄抓来,可是谢玄并没有露出什么恐惧的神色,倒是仿佛很好奇一般,盯着那恶心的利爪研究起来。这等改变身体肌肉的方法,谢玄仿佛在哪里见到过,似乎前世的幽冥魔道,五大魔道源流之一,这个魔道门派的传承就和这人的掌法有些相似。

不过矮胖弟子所用出来的“魔爪”简直低劣之极,只是硬生生地将肌肉精华抽去,使其萎缩,然后将精华化作真气以补充骨骼,加强这一抓的威力,然而除了指甲的尖锐程度,其力量、速度,都没有丝毫可取之处,和幽冥魔道这种顶尖魔道功法,实在是没有任何可比性。

前些日子谢玄和星瑶在青石镇所遇到的魔道高手海东青,就是幽冥魔道的长老,其一身修为已经臻至九品武宗的境界,拿手武技就是一门幽冥鬼爪,一旦使将出来,鬼气森森,气劲锐利无匹,若是但看外表,倒是和这人的武技颇为相似,但是其威力差距何止万里。

矮胖弟子的这一手威力实在太差劲了些,和一开始的威势根本不成正比,谢玄看透了他的招式真气流转,立刻就有些瞧不起,寻常的六品武士,一出手就划破大气,能够发出爆鸣声,但是这人的出招,就连荡开大气都做不好,发出的声音宛如鬼哭狼嚎,确实是慑人之极,实际上却是他功力不够,破空声变了音调。

可见这洛丹派弟子武道水平之弱。

矮胖弟子本拟使出他在落水洞天书库里无意中翻找到了一门武技,名叫森森鬼爪,神妙莫测,定然将谢玄吓得魂飞魄散,连对抗都不敢,直接就趴在地上求饶了。然而现在的情况让这男子大出意外,谢玄看到这一招过来,竟然不闪不避,脸上也没有出现任何慌乱惊恐的神色,只是嘴角挂着一丝平淡的微笑,似乎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这怎么可能!

那矮胖男子本来还没有胆子随便杀掉洛丹派的正式弟子,即使只是一名青衣弟子,依照洛丹派的规矩,他要受到极为沉重的惩罚,然而谢玄这漫不经心甚至有些嘲笑的表情彻底激怒了他,心中杀意勃发,手下在不容情,再次加速了几分。本来是冲着谢玄的肩膀,只想伤他一记出口恶气,现在却陡然改变了招式轨迹,直接朝着谢玄的咽喉射去,誓要置谢玄于死地!

谢玄仍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用眼角瞥了矮胖男子一眼,伸出一根小拇指,右臂上几十个窍穴一起震动,真气勃发,顺着经脉流到了右手小拇指处,紧接着闪电般点出,正中那矮胖男子的掌心。本来狰狞恐怖的巨爪,被谢玄一指点中,恰恰是真气最为薄弱的一点,也恰好赶在他换了一口气,气劲最弱小的时候。

“噗嗤!”由于矮胖男子的肌肉已经萎缩,谢玄一指点出,竟然深深地刺入了他的皮肉之内,一直点到了他的骨骼之上!

矮胖男子发出一声极其凄惨的叫声,运行的一半的真气硬生生散去,捂着自己的手掌躺在地下直打滚。真气散去,武技也就解除了,手掌上的皮肉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了起来,再次还原到了先前骨肉丰满红润的地步。

只不过手掌回复回来,那男子惨叫的更大声了,本来也只是骨骼更痛,这下子血脉归位,鲜血不停地顺着孔洞喷涌了出来,染红了他整个手掌,丰富的神经将疼痛感传递到大脑,更是让他几乎要疼晕了过去。

幸好方才他血脉萎缩,所以谢玄手上并没有沾染上任何血迹,只是谢玄还是撕下一块衣襟,将右手小拇指好好擦了擦,倒不是谢玄有洁癖,只是一想到方才那干枯狰狞的爪子,谢玄就满心的恶心,恨不得对那矮胖男子再踢上几脚,然后大骂道:“让你修炼这种恶心的武技,让你这么恶心……”

不过谢玄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而是悠闲地看着他在地上打滚,装出一副惊讶地语气说道:“啊,竟然是这位师兄,我刚才正在修炼,没有看清楚,还以为是那个大胆毛贼闯入了传法堂重地,而且竟敢对我偷袭出手,我情急之下就伤了你,师兄啊,真是对不起啦。”

那矮胖男子本来已经真气运行,自动抑制伤势,疼痛稍减,然而一听谢玄这话,立刻就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借用一副时髦的话说,那就是隐隐有些蛋疼。好不容易站了起来,伸出一根手指,颤抖地指着谢玄,嘴唇直哆嗦,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纵使他心知肚明谢玄在讥讽于他,可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谢玄的实力在他之上,人在屋檐下,他也不敢放出什么狠话来,甚至于连瞪谢玄一眼都不敢,这个煞星眼睛都不眨地废了自己一个手掌,谁知道他会不会一怒之下,直接取了自己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