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8 父子相见

0098 父子相见

第二天,朝阳初生,洛丹峰上山岚未散,云雾缭绕,若是站在哪个高高的丘壑之上,放眼望去,必定能够看到云海玉盘,当此美景,更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概。

洛丹峰后山的某一处山谷,此处和外界只有一条峡谷想通,极为险峻,无论进出都只有缓缓地经过这一条峡谷,而只要堵住一边,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形势,易守难攻,当真是一处驻守的好地方,而洛丹派的长生阁,也就是俗称的丹堂,就座落在这里。

此时是清晨,人困马乏,然而峡谷之中仍旧驻守着十余名弟子,均是六品武士的修为,身形站的笔直,目光坚毅,即使是清晨的这个时候,也没有丝毫防守的松懈。

过了一会,从峡谷之外,两个人影缓缓走进,明明看着还有极远的距离,然而不一会功夫两人就已经接近了峡谷,有见识的弟子立刻就看出,这两人是用洛水步来赶路,所以才会造成这种极为矛盾的感觉,其实两人的赶路速度,十分之快。

走进了,看守关卡的弟子就清楚了两人的相貌,一人是身穿锦衣的老者,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肥胖的白衣弟子。

一名看守弟子走了过去,躬身道:“马钰长老,请出示您的腰牌,还有您身边的这位弟子,这是规矩,您应该知道的。”

“我知道,规矩一向如此。”马钰点了点头,然后出示了自己的腰牌,接着又将身边那人的腰牌递了过去。

“恩,马长老如此通情达理,我们的工作也好做多了。”那人呵呵笑了笑,然后又蹙眉道:“马长老,休怪我多嘴,您身边的这名白衣弟子,虽说已经是丹堂的录用弟子了,但是还没有正式下批文,按理说他不应当进入丹堂……”

马钰瞪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已经收了他做弟子,他就有了进入丹堂的资格,至于正式批文,很快就会下来,我现在急着带他进入帮忙,若是因为这件事耽误了九转还魂丹的炼制,你可担当得起?”

他疾言厉色,那看守弟子立刻无话可说,只得苦笑道:“好吧,就依马长老的,不过他进去可以,从规矩上也勉强说得过去,不过他绝对是不能未经长老会批准就出来的,这点我要说清楚。”

马钰点了点头,似乎是不耐烦地说道:“好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规矩我比你清楚,带他进去,自然就在丹堂内常住了,还用你来聒噪。”

“是,是,小人多嘴了。”那弟子赔笑着低头,送走了马钰和那名长老,好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马钰的背景,狠狠地吐了口吐沫。

不用说,这两人,就是之前的马钰和谢玄了,谢玄故意用一些小技巧将身材变胖,再身穿白衣,倒是和先前的那名矮胖的白衣弟子有几分相像,没想到还真混过去了。

走出了峡谷,眼前是一片广阔的空间,鸟语花香,当真是世外桃源,谢玄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马长老,你确定接下来就是要带我去见那萧玄?”

马钰苦笑道:“你都问了五遍了,我生死操纵在你的手里,哪里还敢有丝毫的邪念啊,只要能成功地达到你的目标,然后让你解开我身上的禁制,我就心满意足了。”

谢玄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没办法,即将见到阔别了十年的父亲,而对于谢玄来说,根本是距离了二百余年啊,怎么能让他不激动!

同时他心中也有一分紧张,虽然很多证据表明这萧玄和父亲谢承乾有七八分相似,但是仍旧有可能只是巧合,那样的话不仅谢玄空欢喜一场,接下来,留给谢玄寻找谢承乾的时间和机会,就大大减少了!

随在马钰身后,一路沿着一条小径走着,过了一会儿,眼前就出现了一座极为恢弘的大殿,传法堂已经是很宏伟的建筑了,然而这座建筑,比传法堂要大上三倍,富丽堂皇的程度,更是十倍以上,绝非一个等级的存在。

在建筑的外面,有一口泉眼,正泊泊地往外喷涌着泉水,谢玄顿时就醒悟过来,这口灵泉已经是洛丹派的整条灵脉的发源地了,而灵泉旁的建筑,不说也知道,肯定是洛丹派的丹堂了。

马钰满意地看着谢玄震惊的神色,领着他径直进入了丹堂之内,谢玄心系父亲的行踪,甚至连大门上挂的牌匾,上面写的什么都没有看清,不过想来也就是长生阁、丹堂之类的文字。

进入丹堂,里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布满了无数的房间,看房间上挂着的牌匾,这些房间竟然是各有功用,有专门处理药材的理药堂,有专门处理妖兽妖核的炼妖阁,还有采集灵脉泉水的储水室,总之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和丹药有关。

马钰并没有在任何一个房间内停留,而是带着谢玄直接穿过走廊,尽头又是一扇大门,上面雕有金龙吞日的纹饰,极尽华贵,马钰推开这扇大门,后面豁然开朗,是一个极为广阔厅堂,放眼望去,厅堂一角有台阶通往上方,原来这个厅堂是个三层的结构,只不过中间是空的,一直由地面到最上方的穹顶,都是空无一物,阳光从穹顶上照射下来,整个大厅都充满了一种神秘感。

马钰一指上面的二楼,说道:“你要找的人,现在应该就在上面二楼,这里是洛丹派炼制丹药的地方,分为三等,一楼是最低等的地方,只能炼制一些最为普通的丹药,比如大力丸;而二楼就可以炼制出一些极为珍贵的丹药了,比如疗伤圣药回春丹;至于三楼,则是最高等的,类似于朝露丹这种有价无市的丹药,才有资格在上面炼制。”

“不过,有的时候会凑齐材料,可以炼制某些逆天级的丹药,那就在大厅的中央设置一个丹炉,下面就是洛丹峰的灵脉气眼,上接天空至阳之气,前几日那一炉九转还魂丹,就是这样炼制出来的,不过我们的水平还是不够啊,一共三炉的材料,最终也只炼制出一枚来,当然,就这一枚,就足以支付我们洛丹派好几年的开销了,真是珍贵到无法想象啊。”

谢玄沉声道:“别说那些了,赶快告诉我那萧玄的位置吧。”

马钰一拍额头,笑道:“我倒是忘记了,他就在二楼的丁字号房间,你直接去就能找到他了,他平时脾气十分古怪,你若是不和他熟识,他一定会将你赶出来的。”

谢玄心中狂跳,激动到无以复加,根本没有听到马钰的话,径直走上了楼梯,然而按照房间外的铭牌,找到了丁字号房间。

将手放在门板上,谢玄心情完全无法平静,只要他轻轻一推,就能够看到里面的场景,然而这场景究竟是会让他狂喜莫名,还是会让他失望到底,现在还不得而知。

解开谜底前的一刻,是最激动人心的。

“吱呀——”深吸了一口气,谢玄终究还是推开了房门,里面的情景进入眼底,一个灰色衣袍的人影,正站在那里,似乎刚刚起床,衣衫不整,正在穿鞋子。

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谢玄终于是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下颌吐出,面白无须,左脸有一道疤痕,直延伸到左边耳朵下面,然后,谢玄的眼前模糊了起来。

阔别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泪水,悄然淌下,让谢玄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这个人,正是谢玄的父亲谢承乾无疑!

纵使谢玄经历了一整个轮回,有二百年没有见到父亲的容貌了,但是每一次午夜梦回,悄然拭干眼角的泪水的时候,谢玄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谢承乾的容貌,或许比之年轻许多,英俊许多,但是那血脉相连的感觉,就算经历几百个生死轮回,也绝对无法磨灭!

父与子,在这一刻双眼对视,谢玄已经泪水模糊,而那个灰色的人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走到了谢玄身前,伸出粗糙而干枯的手掌,在谢玄的脸上轻轻划过。

谢承乾并没有认出来这是他的儿子,阔别十年,谢玄已经完全变了模样,但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同样牵动着谢承乾的内心!

许久,两人静默地看着对方,知道谢玄终于是忍耐不住,泪水决堤,一声嘶哑的呼叫在他的喉咙中翻滚了上百年,终于是带着谢玄的所有感动,脱口而出:“爹——”

没有任何惊诧,谢承乾似乎是已经肯定了眼前这人就是他的儿子,他伸手将谢玄搂了过来,声音同样嘶哑地说道:“儿子,小玄,你来了。”

“恩,我来了。”

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只是这简单的两句,胜过了千言万语,胜过了春夏秋冬,无数轮转,父子紧紧地贴靠在一起,仿佛两颗心也连结在了一起。

…………

“你……母亲身体怎么样了?”许久,谢承乾终于是问了出来

“还好,有我照顾她,您就放心吧,就是经脉上那些陈旧的伤势……”谢玄并没有先怪罪谢承乾的十年不归,音讯全无,因为他从那血脉相连的感觉中,就能够体会到父亲的心绪,他一定是有苦衷才会不辞而别,才会一去十年,毫无音讯。

萧碧云有资格怨他恨他,但是谢玄这个当儿子的,没有资格。

谢承乾苦笑道:“我流浪江湖已久,就是为了找到能够医治你母亲身体的灵药,只是我太无能了,一直都没有进展,直到后来进入了洛丹派,我偶然间知道了洛丹派有一株镇派之宝,名叫九叶菩提涎,若是练成丹药,定能修复小云的经脉创伤,重塑内外循环。”

谢玄点头,九叶菩提涎,确实有着重塑经脉,涅槃重生的效果。

谢承乾继续道:“即使是单纯地服用汁液,也可以大大地延长她的寿命,我当时就想悄悄地将它偷到手,然而洛丹派防守实在是太严密了,六年过去了,我居然还没有丝毫进展,本来我五年前就知道没有希望,想要回转谢家,和小云度过最后一段日子,大不了,大不了我就和她一起离开人世,无奈洛丹派规矩竟然如此严格,我进入丹堂之后,无论怎么申请,都不允许我私自外出,必须有一名长老陪同,由于我当年施展计谋让一位长老给我伪造了背景资料,所以绝不能让人知道我其实是出自谢家,这真是让我苦恼不已,一直到今天……”

“原来如此,我和母亲一直不相信您是不愿意给我们传来音讯,肯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现在全明白了。”谢玄叹了口气,非但没有怪罪谢承乾,反而因为有这样一个有胆有识的父亲而感到骄傲!

“父亲,既然你我已经相认,不如就此离去,回到谢家和母亲一家团聚如何?至于母亲的伤势,有我在,一定能够想到办法!”谢玄充满自信地说道。

没想到谢承乾毅然摇头道:“不行,且不说洛丹派防守如此森严,你能找到这里来,已经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但是我们两人要出去,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谢玄笑道:“这个而父亲你就不必担心了,实不相瞒,孩儿这几年学到了一些本事,虽然修为不算极高,但是要冲出这洛丹派,只要配合上合理的计谋,还是有八九分把握的。”

谢承乾还是摇头,“即使能够出去,我也不想现在离去,我在洛丹派中呆了六年,身份地位还算不错,很多机密我已经能够接触到了,我已经了解到一个隐秘的讯息,过几天洛丹盛会的时候,洛丹派将取出镇派之宝,九叶菩提涎,卖给临汾柴家,不知道两个势力之间做了什么隐秘的交易,但是具体的时间,地点,我都了解清楚了,也制定了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洛丹盛会的时候,我作为丹堂长老也会出席,我准备在那个时候将九叶菩提涎偷出来,至于逃跑路线,还是有几分风险的,不过既然玄儿你来了,那么有你助我一臂之力,就有很大的把握了。”

谢玄心中狂跳,几乎惊叫出声,他已经猜到前世为什么父亲会无故死于洛丹峰上了——前世的父亲一定也是定下了计划,要在洛丹盛会的时候偷取九叶菩提涎,过程谢玄不了解,但是最后肯定是被洛丹派发现了,然后以洛丹派对付叛徒的手段,谢承乾当然难逃一死,这样的话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而这一世,谢玄转世重生,来到了谢承乾身边,绝对不会让悲剧重演!

谢玄打定主意,道:“那么我们现在就来商量一下计划吧,到时候,洛丹盛会将在何处举行,我该如何助您,父亲你请相信我的实力,别的不敢说,对付三四名七品武师的话,我还是可以勉强一试的。”

“三四名七品武师?”谢承乾吸了一口凉气,惊讶地看着谢玄,确定他不是说笑之后,不由得大笑道:“若是这样,那就万无一失了,哈哈……不对,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谢玄急忙问道。

谢承乾叹气道:“洛丹盛会规模宏大,并不在洛丹派里面举行,而是在后山的左侧,那里有一块很大的平坦地势,到时候就在那里举行,然而我作为丹堂长老,有出席的资格,你嘛……到时候你只能困在洛丹派中,按照规矩那时会戒严,你更是不可能出的去了,就算强行闯出去,也会引起一阵骚乱,那就得不偿失了。”

谢玄也思忖了半晌,咬牙道:“那就只有一个方法了,我现在就找个借口离开洛丹派,等到洛丹盛会的时候,我趁着人多杂乱,混进那个地方,只要掐准时间,就算被发现了,我们也可以及时逃下洛丹峰!”

谢承乾抚掌笑道:“不错,正是这个主意,那你现在就想办法溜出丹堂吧,不过丹堂守卫森严,能进不能出,你又如何出的去啊?”

谢玄神秘地一笑,“无妨,孩儿自有手段,若是带着父亲你,想要溜出去还真难,必定会惊动守卫,最后也只能硬闯出去,不过单单是我一人的话,完全没有难度。”

想了想,谢玄又叮嘱了一句:“没有等到我的话,父亲你千万不要私自行动,前世你就是……咳咳,总之九叶菩提涎虽然珍贵,但是孩儿我也并不放在眼里,给我足够的时间,我能弄到比之更好的灵药,您可千万不能为了它而犯险啊!”

谢承乾看谢玄说的郑重,点头应允,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卷帛卷来,递给谢玄,道:“这就是洛丹盛会上,九叶菩提涎的交易内容了,你参照着里面的资料就是,若是时间改变……”谢承乾咬了咬牙,毅然道:“若是时间改变,那我就依照你的意思,放弃便是。”

谢玄深吸了一口气,自从见到父亲以来,一直感到不切实际,直到此刻,他才真正醒悟到,这并非是在梦中,他是真的有了拯救父亲生命的机会!

前一生的遗憾,从这一步开始,他谢玄全都会一一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