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099 再入青石镇

0099 再入青石镇

敏捷地在陡峭的岩壁上攀援,着手出光滑无比,甚至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一缕阳光从侧面照射过来,谢玄眯起眼睛,紧紧地抓住手中的草根,喘息了一口气。

这是在洛丹峰上的一处悬崖峭壁处,另一面就是那扼住山谷咽喉的峡谷小道,谢玄如果要从丹堂里面溜出去,从峡谷走是绝对不可行的,洛丹派的守卫弟子确实有一套,谢玄观察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丝毫破绽,最终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从峡谷的另外一面攀援而出。

这个行动是极为危险的,峡谷的另外一侧是光滑如镜的峭壁,和丹霞派的绝壁丹霞有的一拼,就算是猿猴也不能在这峭壁上一动,更别提人了,就算看一看,都会生出惊恐之心。

不过这也是谢玄的唯一办法了,他借用别人的身份混进了丹堂,并不代表能够同样混出去,丹堂的规则就是,可以进去,但是没有掌门的批准,谁都不能出去,哪怕马钰他也一样。

为了以防万一,谢玄并没有解除马钰身上的禁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这个底牌。

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悬崖峭壁,谢玄苦笑一声,自己还是托大了啊,自以为武道天赋决定,所以准备用凌波微步强行从峭壁上通过,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实际上有着太多的麻烦。

谢玄的计划是,通过鱼龙变秘法,将自己的修为提高到七品武师的境界,然后以七品武师修为,就可以推动凌波微步,到时候凭虚御风,只要再绝壁上稍微借力,就能够安全地通过这方峭壁。

然而实行起来却充满了困难。

倒不是谢玄悟性不够,使不出来那凌波微步,事实上在最初的几十米的时候,谢玄凭虚御风,只是在光滑的岩壁上轻点了一下,就能够安全地飘过几米,当真是神仙手段,不过接下来,问题出现了——谢玄的真气储量不够了。

以七品武师修为,就可以推动凌波微步,但是并不能长时间使用,毕竟那是一门准先天武技,对于真气的消耗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好在谢玄经验丰富,一边伸手抓住了一颗小草,一边抓紧时间调息。这绝壁上的小草真是坚韧无比,为了扎根在石缝当中,小草的根系极为发达,就算吊住谢玄一整个人的重量,也支撑了一刻钟之久,接下来的容易多了,谢玄一边向下攀援,一边找机会抓住一颗小草回气,只是中途有一颗小草没能禁住谢玄的重量,令他出了一身冷汗。

花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攀援下了这面石壁,谢玄也不回到传法堂中,而是继续向下攀爬,接下来的山路就渐渐地平缓了起来,又花了三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是到达了洛丹派的山脚下。

洛丹派层层关卡都设立在另一面的大路上,没有人会想到有人能够在根本没有路的山峰上随意攀援,谢玄玩心大气,冲着洛丹峰山门的方向比了个中指,然后欢呼着朝丹霞峰的方向跑去。

…………

丹霞峰,谢玄再一次站到了丹霞绝壁之旁,走在玉阶之上,心潮起伏。

虽然他去到洛丹派不过几日,但是其中的惊心动魄,让谢玄感到似乎是经历了几个月那么漫长。

不知道,鱼君他还在不在丹霞峰上,而星瑶,这个掌门当得如何?

对了,还得告诉星瑶,不用再派弟子去搜寻谢承乾了,虽然没有帮到什么忙,但是谢玄也要向星瑶道一声谢。

正自想得出神,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山上传了下来,谢玄正要闪身让开,就听耳边一声惊喜的声音传来:“谢大哥,你怎么会来啦?”

谢玄抬起头,不出所料,正是星瑶这个绝美而又坚强的女子。

目光又落到星瑶**的马儿身上,没想到正是那匹青雪,谢玄诧异地说道:“星瑶,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把青雪骑了出来,要去哪里啊?”

星瑶扬起娇俏的脸庞,嘻嘻笑道:“谢大哥你回来得正好,你的事情办完了吗,有没有空跟我去一趟青石镇啊?”

然后又指着青雪道:“这匹烈马儿当真难以伺候,给他单独划出了一片山谷,他一开始倒还玩的挺开心,后来就不行了,整天往山谷外面跑,谁都制不住他,只有我跟他还算合得来,每天都得带他出去跑一个时辰。正好今日我要去青石镇有事,也就顺便带上他了,呵呵,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说着,星瑶俯下身去,和青雪贴在了一起,那挺鼓的胸部在青雪的脖颈上压出了一个绝美的弧线。

谢玄暗骂道:“什么跟你合得来,青雪他根本就是要占你便宜,这匹色马,哼!”说着,谢玄也偷偷地盯着星瑶的胸部,吞了口口水。

反正洛丹峰上面的事情已经决定下来了,要到洛丹盛会那天才会见分晓,之前还有六七天的时间,谢玄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于是就答应和星瑶一起去青石镇走一趟。

熟练地和星瑶一同坐在青雪身上,谢玄说道:“反正离山上也不远,不如我们上去再骑一匹马吧。”

星瑶低声道:“不必了,我还是骑着青雪舒服一些,尤其是……尤其是和谢大哥你一起坐在青雪的背上。”

谢玄心中一跳,看着星瑶露出的一截粉颈,不由得痴了,终究是没有说出反对的话来,等到凉风一吹,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也不好意思再说了。

一路疾奔,不过两个时辰就到了青石镇,此时刚过正午,太阳在头顶正上方,射出明媚的阳光,谢玄吹着迎面扑来的山风,沐浴着阳光,解决了父亲谢承乾这个问题,心情顿时前所未有地舒畅了起来。

一路上,星瑶也和他讲述了她来青石镇的原因,原来她刚当上掌门,山下的青石镇镇长有心巴结她,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恰好今日那镇长钱松要举行一个小型的私人交易会,所以给星瑶也发去了邀请,星瑶思忖着反正无事,不如下山来和钱松见个面,交易会什么的倒是小事,真正的目的是结成盟友,以后星瑶这个掌门也能做得更稳一些。

一到青石镇中,这时小镇里的情况更加热闹了,人流汹涌,摩肩接踵,熙熙攘攘,谢玄只有和星瑶下了马,牵着青雪艰难地从人流中穿过。

这时,就听前方一声锣响,人流自动让开一条路,从中走过来一个锦衣大汉

那名锦衣大汉在两人身前停了下来,恭谨地对着星瑶说道:“这位就是星瑶掌门了吧,我已经等待许久了,镇长派来了车队迎接各位,请到前面上车。”

“车队,好啊好啊,我就等着呢,我就说嘛,我们可是贵宾啊,怎么能让我们走着去呢,也太失礼了吧。”谢玄嘿嘿笑道。

心中症结一去,谢玄整个人都又回复到了那种懒散的气质。

“呵呵,那就请公子移步,前面就是车队所在了。”锦衣大汉呵呵一笑,依旧是恭敬地说道。

几人随着锦衣大汉向前走去,就看见一个极为气派的车队停在了前方。拉车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骏马,而是一头异兽。只见这头异兽全身泛出青色的皮毛,四肢粗壮雄健,两颗锋利的獠牙伸了出来,头上还长着一个大角,闪着耀目的银光。

“几位请上车吧。”锦衣大汉呵呵笑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将青雪的缰绳交给了那名锦衣大汉,依次上了“兽车”,然后锦衣大汉就跨上了车辕,对着那个异兽轻喝了一声,那异兽仰天打了个鼻响,发出一声类似老虎的吼声,四肢用力,立刻就带着车子冲了出去。

四周的人群看到这辆兽车,立刻就忙不迭地避了开去,然后小声议论起来。

“这不是钱镇长的那辆青云兽车吗,怎么又出动了,我听说只有身份极为高贵的人,才有资格请动这辆车的。”有人表示疑惑。

“嗨,你知道什么,这次车上的人可是尊贵无比,要是他们都请不动这辆车的话,估计整个中土世界也就没有谁有资格了。”有知道内情的人开始卖弄了。

“你说什么?别卖关子啊,车上的人到底是谁啊?”那人不耐烦地说道。

“靠,这你都不知道,离青石镇不远的丹霞派掌门死翘翘啦,于是他的女儿当上了掌门,刚才那个漂亮的如同一朵水仙花似的姑娘,就是丹霞派的掌门!”有人撇了撇嘴,表示问的人太没水平了。

“什么?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掌门,还是如此美貌的妞儿,若是谁家的男子走了大运搭上了她,那后半辈子可就享福喽!”

“你想都别想,就你这副长相,瞎眼了才会看上你!你看到星瑶掌门身边的那个少年了吗,那才叫英俊潇洒,哎,同人不用命啊!”

不管围观的人在说什么,车子飞快地行走着,不一会就冲出的人流拥挤的街道,来到了一个干净而清净的街道上。

这个街道上仿佛没有什么人,即使偶尔有人来回走动,也是一脸匆忙,仿佛只是办什么公事似的。

谢玄探出头去,向那名锦衣大汉问道:“这个拉车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动物,怎么这么快,而且一点都不颠簸啊?”

星瑶眨了眨狐媚的大眼睛,嘟着粉嫩的红唇,手指点着嘴角,露出纯真甜美而又魅惑的笑容,调皮地说道:“我知道,这个是青云兽啦,看似凶恶,可是却是吃素的,脚下跑起来的时候,会生出两朵青色的云团,所以特别稳当,而且速度也很快。”

“这么好,那为什么我不常见用这种动物做坐骑呢?”谢玄问道。

星瑶撇嘴道:“谢大哥,原来你还是个贪心鬼,你知道这种青云兽有多珍贵吗,整个中土世界也找不出一百头,这里有两头就够让人惊讶的了,一般只有身份极为高贵的人,才能够拥有一头的。”

“哦?这么说来的话,那么这个钱镇长倒是真的挺有本事的啊。”谢玄淡淡地笑道。

“是啊,我路上和你说过的,这个钱镇长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哦。”星瑶若有所指地说道。

两个人正说着,车门被打开,锦衣大汉阿谀的笑脸伸了进来,说道:“两位贵客,镇长府到了。”

两人接连走出车外,谢玄向着眼前的镇长府打量着,这是一所极大的宅院。跟着锦衣大汉走进高大的红漆大门,只见里面亭台楼阁,回廊环绕,穿过中堂是个花园,假山水池,曲廊亭台,处处藤萝缠绕。风儿一吹,还有一股清新的花香,虽然园子不大,却极是精致,颇有江南水乡园林的味道。

再看建筑的材料,全都是上好的木料,华丽的琉璃屋顶在阳光下闪烁不定。

“哎呀呀,难怪今天一早上就听见喜鹊在唧唧咋咋地叫,原来是有贵客上门了啊,呵呵,请恕在下钱松未能远迎啊。”一个十分圆滑的声音从内院迎了出来,然后就看见一个圆滚滚的胖子紧走慢赶地向着几人快步走了过来,不住地拱手作揖。

“这位,就是咱们青石镇的镇长,钱松了。”那位锦衣大汉呵呵一笑,向着星瑶几人介绍着,然后又向着钱松鞠躬行了个礼,说道:“见过镇长,幸不辱命,将贵客们带到了。”

钱松眯起小眼睛,满脸肥胖的脂肪堆了起来,笑道:“你下去吧,哎呀,星瑶掌门的名头,我可是久仰了啊。”

谢玄差点喷了出来,星瑶不过是刚刚当上掌门,这钱松就说什么久仰,真是虚伪之极了。

“钱镇长,你的名字我也久仰已久,你好。”星瑶神色清冷,白嫩的手指理了理耳边的青丝,淡淡地说道。

钱松又转向谢玄的方向,满面春风地道:“不知这位少侠……”

“呵呵,在下就是大唐的后起之秀,人称玉面飞龙谢玄,年轻一辈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谢玄心中对钱松不屑,自然就用一种油腔滑调的语气说道。

钱松居然接了下来,立刻就说道:“额,这个,公子确实雄姿英发,一表人才,不过在下久居府内,竟然不知道少侠的名号,哎,真是惭愧之极。”

谢玄冷笑:“这名号本来就是我顺手取的,现在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钱镇长自然就‘孤陋寡闻’啦。”

钱松不愧是只老狐狸,脸色丝毫未变,笑道:“呵呵,这位少侠好生幽默,好吧,就请两位里面请吧。”

星瑶淡淡地笑道:“钱镇长客气了。”

一边说着,几人就跟着钱松进入了内院,只见这内院比之外面还要富丽堂皇,满地都是汉白玉铺成的小道,四周白玉的回廊,水榭歌台,红木廊柱,当真是奢华以及。“”

“这个钱松,倒是真有钱啊,不会都是当这个青石镇的镇长,贪污来的吧。”谢玄低声道。

星瑶也连忙低声回答道:“谢大哥,这个青石镇完全受到钱松管辖,所有的生意,他都要抽取税收,而在大唐,青石镇是不用给皇室交什么税的,所以这些收入都归他自己所有了。”

谢玄前世不明白钱财的用处,不过这一世用到钱财的地方极多,对这些东西稍微通了窍,说道:“乖乖,那岂不是说,他就是一方的土皇帝了!”

星瑶点头道:“大唐立国不久,各地的长官还没有归心,本来就是一方的皇帝。”

谢玄和星瑶说了几句话的功夫,就跟随钱松来到了一间大房子外,钱松满面春风地笑道:“就请几位进去吧,我已经备好了宴席,为各位接风洗尘。”

谢玄抚掌笑道:“哇,钱镇长你太了解我们的心思了,中午饭我还没吃,正好饱餐一顿!”

宴席的确很丰盛,各种珍馐佳肴,吃得谢玄不亦乐乎,大快朵颐,丝毫不顾什么风度;而星瑶那边就矜持多了,只有几种珍奇的瓜果蔬菜也引起了她的兴趣。

一边吃着,钱松一边大拍马屁,他八面玲珑,说话得体,同时和两人说话,竟然没有冷落任何一个人。

之后的席上,钱松总是旁敲侧击地向星瑶打听丹霞派的情况,不过谢玄总是恰到好处地出现,然后把话题岔了开去,让钱松一脸郁闷。

好一会,钱松故作疑惑道:“这个,星瑶掌门怎么不动筷子,难道是这些饭食不和你的胃口?”

“我虽然在丹霞派长大,但是自小就喜欢舞刀弄枪,很早就出去闯江湖了,还弄出了个贻笑大方的外号,叫红娘子,所以我风餐露宿惯了,吃什么东西倒不是很重要。”星瑶摇头笑道。

“哎呀呀,星瑶掌门果然是女中豪杰,不过终究还是我的准备太寒酸了,星瑶掌门看不上眼,幸好我有补救措施。”钱松拍了拍手,立刻就从一旁出现了几名美貌的少女。这些少女手里端着一个个银杯,杯子里面盛着鲜红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一缕缕奇异幽香,传到谢玄鼻子里,只觉得沁人心脾,好不舒服。

“这是什么东西,香气宜人,闻一闻就这么舒服?”星瑶十分疑惑地问道。

钱松呵呵一笑,说道:“呵呵,你看你看,我就说我这个准备一定要让星瑶掌门,恩,还有谢公子满意,不知谢公子可曾看出来这是什么啊?”

“这样东西异香幽幽,扑鼻而来令人沉醉,但又丝毫不显得浓烈,难道是传说中的万年朱果!”谢玄也不禁动容道。

星瑶恍然道:“我也想起来了,这种**红红的,就像流淌的果汁,我方才尝了一点,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只怕真的是那种珍贵的万年朱果了。”

钱松呵呵大笑:“两位真是好眼力,不错,这个就是用万年朱果挤出来的汁液,不知可还入得了星瑶掌门和谢公子的法眼?”

他送上这么一份大礼,星瑶也不得不客套着说道:“钱镇长真是太大方了,叫我们如何感谢才好。”

“哪里哪里,两位既然喜欢,就是我钱松的荣幸了啊。”钱松呵呵笑道,眼神里却满是骄傲自得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