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0 万年朱果

0100 万年朱果

这万年朱果,谢玄自然是认得的,是一种极为珍贵难得的异果,即使放眼整个中土世界,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了。

据说,除了在某些偏僻的山林里偶尔能发现一两株之外,整个中土世界,也就只有乱星海和药王谷有万年朱果人工培植方法,不过这种方法也颇有难度,每天从乱星海流出的万年朱果也不过几百株。看似数量还可以,然而分到整个中土世界,就实在是少得可怜了。

物以稀为贵,既然数量如此之少,其珍贵程度自然飙升,可以说谢玄面前的这一小盆汁液,恐怕就价值万金!

如此珍贵的果子,各大势力自然也垂涎不已,如果能够自己培育,那就不用每年花大价钱从药王谷和乱星海求购了,然而几百年来,没有一个其他势力能够成功培育,其珍贵程度不降反升。

顾名思义,万年朱果自然要生长足足一万年,吸取足够的天地灵气,才能够开花结果,生出一枚红灿灿,圆滚滚的果子。纵使有一些方法可以缩短这个期限,也要长达几千年的培育,对于那些超级势力来说,什么东西都能够弄到,实在不行还可以抢到,唯一有一个东西是买不到、抢不到的。

那就是时间!

十大正魔门派,其中唯有仙幻宗对丹药之道最为精通,可是仙幻宗的立派时间也不过八百年,八百年,已经有无数树木枯荣,四季轮转,多少势力崛起,又有多少势力消亡!

然而八百年的时间,对于这些灵药的生长来说,还是太短了些,有些极其珍贵罕见的灵药,甚至要十几万年才会成熟,所以能够拥有那些珍贵的药材的,不是实力最为强大的正魔宗门,而是一些历史悠久,从上古时期就绵延至今的隐古世家,甚至还有一些山海异族。

这些远古势力实力未必有多强,但是历史悠久,自然就有着深厚无比的底蕴,族内的药园内有着无数天材地宝,凭借着上古灵脉的滋润,生生不息,越来越繁盛,品相也越来越好。

时不时,还会出现一株上古奇药,价值更是难以估量。

这样的资源,自然会引来一些新兴势力的觊觎,然而中土有历史记载的两千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宗派势力敢于向这些隐古世家挑战!

或许那些世家也有衰落的时候,也有年轻子弟不争气的时候,也有家主昏庸,败坏家底的时候,但是人家底蕴摆在那里,别说取之不尽的灵药,传承自上古的功法武技,还有无数神兵利器,甚至于家族禁地里还隐藏着守护家族的上古灵兽,实力堪比先天秘境高手,其肉身强横,灵气充沛,更非人类所能抵挡!

一想到这些,谢玄就不住唏嘘,前世他虽然睥睨天下,有了一番让人仰望的成就,但那仅仅是对常人来说。对比着那些超级宗派,隐古世家,即使是他,唯一魔道的开创者,也并没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资格!

这种滋味,让前世的谢玄也颇感憋闷,那些势力的强大,根本就已经超越了常人的想象,纵使是武墓出土这种事情,他们都很少表露出什么兴趣,因为他们家族里的珍藏,比一般的武墓还要丰富得多!

对于普通人来说,先天秘境的高手,就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了,然而在那个圈子里,那个无法想象的高等层次,一个普通的先天秘境高手,都不会放在眼里,只有曾经踏入那个层次的谢玄能够知道,在先天秘境之上,还有许多的等级划分,只有你的实力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才会让他们正眼相看,只有站在中土世界的巅峰,才有资格让那些骄傲的存在也对他仰起头颅!

这一世,谢玄首要的事情就是拯救他的亲友挚爱,将他们都护于自己的身后,让他们平安喜乐地生活下去,比如这一次父亲的事情,顺利得出乎意料。

如果接下来的事情也能如此顺利,谢玄很快就可以完成这个心愿,弥补前世的所有遗憾,而之后——

之后,谢玄就要凭借他超前的一世经验,精进修为,重返先天,再之后,他要继续走下去,直到先天境界中的,巅峰!

“谢公子,谢公子,不知你在想些什么,竟然如此出神。”耳边传来了钱松的声音,他看到谢玄怔怔出神,随口叫了一声。

谢玄回过神来,赧然一笑道:“钱镇长,真是不好意思,我谢玄没见过世面,被您这珍贵的万年朱果震得失魂落魄,让您见笑了。”

“呵呵,谢公子说的哪里话,真是太过自谦了,你先前一眼就看出了这朱果的本来面目,而且目光清澈,没有一点贪婪的丑态,我钱松是自愧弗如啦,如果说什么因为这一个朱果就失魂落魄,那谢公子是故意蒙我,瞧不起我了。”钱松目光一闪,肥胖的脸庞上也出现了一丝肃然。

虽然明知道这钱松是故意奉承,存心试探,但是人皆有虚荣之心,总是谢玄再成熟也无法免俗,听到这一番话,心中不自觉地就对这个钱松有了几分好感。

又和他客套了几句,谢玄转向星瑶:“星瑶,这万年朱果正确的服用方法就是取出汁液,用几样辅佐的药材中和药性,别看这么一小杯,喝一口就能易筋伐髓,固本培元,让人的修为增进不少呢,你今天可有福了。”

星瑶看了谢玄一眼,摇头道:“谢大哥,我在应天书院修炼了三年,也服用了不少灵药,修为已经到了一个瓶颈,轻易是升不上去啦,再说用灵药催动的修为本来就不稳,这一杯万年朱果的汁液,还是你代我服用了吧。”

谢玄还没说话,那钱松就目光一闪,呵呵笑道:“星瑶掌门真是个爽快人,这万年朱果,连我这个主人都有点不舍得,你竟然如此大方地让给了谢公子,呵呵,恐怕星瑶掌门你和这位谢公子,关系可不浅呐。”

听到钱松若有所指的话,星瑶顿时俏脸飞霞,轻声道:“谢大哥救过我的性命,更是救了整个丹霞派,别说是我,就算是诸位长老也是对谢大哥十分感激的,也就仅此而已,钱镇长不要多想。”

“我可没有多想,是星瑶掌门自己多想了吧,哈哈。”钱松哈哈大笑,也不管星瑶面色涨红,转头对谢玄说道:“谢公子,既然星瑶掌门如此盛情,你还不快些将这朱果汁液服下。”

谢玄点了点头,也不扭捏,反正已经拿出来了,不喝白不喝,他伸手拿起银杯,在那馥郁馨香的鲜红色**上闻了一下,随即一饮而尽。

不出一刻,谢玄就觉得全身发热,四肢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在到处冲突,激荡,让他浑身动弹不得,他勉强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道:“好霸道的药力,久闻万年朱果大名,此时药力入体,果然是让人动弹不得,汗如雨下,我倒是低估它了。”

钱松点头道:“谢公子高见,这正是朱果在易筋伐髓呢,你赶快凝神运功,化去朱果的药力,不然紧接着就会全身骨骼经脉疼痛,难受的还在后面呢。”

谢玄点了点头,凝神聚气,他前世虽然也没有吃过朱果,但是各种珍贵的丹药也吃过不少,经验还是有的,闭目细细感受着这万年朱果的药力属性,瞬间就找到了吸收药力的最佳方法。

真气按照特殊的路线行走,每行进一步,就吸收了一分药力,真气壮大一分,然后附近的骨骼经脉也自发地吸收了朱果的药力,渐渐排出杂质,变得强悍结实起来。

这个过程可并不想说的那么轻松,排出杂质的过程异常痛苦,每一个毛孔都好像刺入了灼热的钢针,来回进出,剧烈的疼痛让谢玄的汗水瞬间就湿透了衣服。

说起来,还是谢玄自作自受,服用万年朱果这种药力强横的灵果灵药,常人都需要慢慢服用,然后小心地化开药力,吸收进体内。

而谢玄一饮而尽,药力短时间内就爆发开来,他是自忖经验丰富,一口喝光,也免得让人小瞧了,没想到自己还是托大了,这药力的威猛霸道,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想必那钱松在朱果汁液里面还加入了几味灵药,君臣辅佐,将朱果的药力都激发了出来,让谢玄只经过初级强化的肉体有些支撑不住,骨骼都似乎发出了咯咯的呻吟。

不过,这样也并非没有好处,药力越霸道,易筋伐髓的效果就越好,流失和浪费的药力也就越少,如果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化去药力倒是容易了,然而也浪费了一小半的功效。

“啊——”谢玄双眼紧闭,额头上冷汗津津而下,终于忍耐不住,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大叫,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的筋脉都开始抽搐了起来。这就是朱果的威力了,药力渗透到哪里,那里就开始被药力侵蚀,然后开始解体,重新恢复。这样几次下来,疼痛就会越来越剧烈,而体内的杂质就在这个解体重造的过程中渐渐被排了出去。

谢玄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体内药力消耗得七七八八,终于坚持不住,一头晕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玄悠悠醒来,左右一看,自己正躺在华丽的牙**,绣金的锦被香喷喷的,让人浮想联翩。他身子方动,就感觉一阵酸痛,浑身都没有力气。

“谢玄公子,您醒啦,有什么事情就吩咐我们来做吧。”这时,周围传来了一个娇媚的声音,谢玄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面貌姣好,身材火爆,全身都笼罩在纱衣里的女子正在身旁温香软语,柔媚地对着谢玄说着。

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谢玄,一眨一眨的,只让谢玄感到一股酥麻电流泛起,直痒到了骨子里去。

“你是……”谢玄疑惑地看着她。

“回谢玄公子,小婢胡姬,是钱镇长派来服侍您的。”那个白衣婢女低头行了一礼,然后小声说道。

谢玄点了点头:“钱松他想的到也周到,那么,你给我打一盆水来吧,我洗漱一下,对了,再拿条毛巾来,我刚才出了好多汗。”

之前谢玄吃了朱果,易筋伐髓之后,浑身的杂质都被逼了出来,混合着汗水,此刻全身都是黑泥,隐隐散发着一股恶臭,他自己闻着都恶心。

“公子既然觉得身上不洁净,不如随我去沐浴,然后我给公子按摩一下,然后再给公子你拿一套新衣服,您看可好。”那胡姬的大眼睛一转,柔媚地说道。

“沐浴?”谢玄双眸一亮,他现在身体难受得很,衣服硬邦邦的,紧贴在身体上,如果能洗个澡倒还真是美好的享受,至于胡姬所说的按摩按摩什么的,谢玄倒没怎么在意,以他的定力,不会轻易被美色迷住的。

想到这里,谢玄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你就带我去沐浴一番吧,我也真是渴望洗个热水澡。”

说着,谢玄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去,谁料他现在真气消耗一空,身体虽然比之以前少了许多杂质,但是刚刚经过易筋伐髓,还没有恢复,全身都酸软无力。

“公子小心,听钱镇长说公子现在身体无力,还是我来扶您吧。”胡姬娇媚地说着,然后柔弱无骨的玉臂就搀住了谢玄,她胸前的波涛汹涌,不住地挤在谢玄的手臂上。

“看来,这胡姬就是那钱松使用的美人计了,他还真是煞费苦心,不过就是找错了人,瞎子点灯,白费蜡啦。”谢玄一眼就看穿了这个胡姬的举动,心中暗暗冷笑。

不过谢玄也没心思拆穿她,任由她扶住自己,身体有意无意地摩擦着谢玄的手臂和胸膛。

在胡姬的搀扶下,走过一段奢靡之极的长廊,谢玄来到了浴室内。只见此处就像一个大游泳池,中间大部分空间都被挖空了,上面贴着白色的玉砖,四周还点缀着十几颗夜明珠。当真是奢靡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