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1 易筋伐髓

0101 易筋伐髓

0101:易筋伐髓

㊣(1)池子内注满了水,正冒着呼呼热气,谢玄不由得好奇地问道:“胡姬,难道是钱城主早就预料到我想要洗澡,所以提前吩咐你给我准备好洗澡水了?”

“回公子,不是那样,只不过这里是一处天然的地下温泉,泉水终年都是热的,更是富含灵气,对身体极有好处,平时只有钱镇长一个人才有资格享用呢。”胡姬眨了眨妩媚的大眼睛,绝美的脸庞透着红晕,歪着头,现出一截雪白细腻的粉颈,语声软软糯糯的说道。

明知道这胡姬是故意做出这副姿态来引诱,谢玄还是忍不住嘿嘿笑道:“除了享用这温泉之外……那他洗澡的时候有没有享用别的东西呢?”

胡姬的脸上瞬间充满了红晕,雪白的粉颈愈透着浅红,发娇艳,她吃吃地说道:“公子,公子说的是什么,小婢不明白。”

谢玄耸了耸肩,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你这是一副什么表情,我是说按摩啊,先前你不是说要给我按摩吗,我只是想问,钱松他平时洗澡的时候,也会要你按摩吗?”

“按摩,哦,我还,我以为……”胡姬语无伦次,脸色更加羞红了。

“你以为什么,说啊……”谢玄身子前倾,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倒不是他真的被这胡姬给诱惑住了,他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个婢女一定是钱松㊣(2)派来引诱他的,只不过他若是表现得太过正派,难免会让人警惕,不如逢场作戏一番。

“公子,你好坏……”胡姬仿佛娇弱无力地捶打了谢玄一下,然后趴在他的耳边轻声道:“您知道吗,奴婢,奴婢还是个处子呢!”

“这个钱松,还真舍得下本钱啊,这是明目张胆地引诱我了,定然是他的授意。”谢玄低下头看着胡姬,此刻她俏脸的红晕弥漫到了玉颈之上,低着头,那双俏丽的大眼睛仿佛还偷偷地向着谢玄的方向投来。

“哎,好啦好啦,我要洗澡了,你先在外面候着吧。”谢玄忽地叹了一口气,对着胡姬摆了摆手。

“啊,公子您不要我吗,难道是嫌胡姬长得丑,看不入眼?”胡姬咬着下唇,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谢玄,一副委屈的模样。

明知道她是在演戏,谢玄还是忍不住心中一荡,呆了一呆,只不过迅速就回过神来,要他逢场作戏还可以,但是男女之事还是敬谢不敏了。

谢玄不是正人君子,他前世杀人无算,手下无辜者也绝对不少,今生他也没有做个道学先生的打算,但是在男女之事上,他却不想放纵自己。

因为萧情!

因为不想辜负萧情,他连星瑶的一腔情意都狠心拒绝了,又怎么可能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3)侍婢发生**?

“我现在就算有那个心,也没力气啊!”想了想,谢玄还是没有生硬地拒绝,而是找了一个还算合理的理由。

“哦,既然如此,胡姬我就先出去了,公子如果有什么事情,请随时叫我。”胡姬仿佛有些失望,软糯糯地行了一个礼,转身走了出去。

“恩,你先去告诉星瑶一声,就说我醒了,然后给我拿条毛巾来。”谢玄点了点头,看着胡姬扭着妩媚的纤腰走了出去,只觉得自己下腹仿佛烧了一团火,他还是个处男,纵使意志力再鉴定,也难免控制不住欲望。

脱掉衣服,全身浸入了温泉当中,热乎的泉水似乎在轻轻翻动,让谢玄满足地呻吟了一声,他摸了摸下体的坚硬,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哎,我这是何苦,非得要当圣人,我真应该把她给吃了。”

“你要把谁吃了啊,我只知道谢大哥你是个无赖,没想到还是个大色狼啊!”一个娇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玄大惊失色,回头看去,只见身后的地方,星瑶眨了眨狐媚的大眼睛,嘟着粉嫩的红唇,手指点着嘴角,露出纯真甜美而又*的笑容,亭亭而立。

“哎呀,星瑶,你怎么来了,难道是要跟我一起洗澡?”谢玄看到是星瑶,重新又放松下来,懒洋洋地靠在了水池边上。

㊣(4)星瑶脸色羞红地啐了一口,道:“谁要和你一起洗澡,我是路上遇见那个狐狸精一样的婢女,她说要给你送衣服,哼,男女授受不亲,你一个大男人赤身*,万一色心大起,对她动手动脚怎么办,岂不是丢尽了我的脸。”

“哦哦,原来是怕我对那胡姬动手动脚。”谢玄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又皱眉道:“可是,现在就有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站在我面前,我已经色心大起了啊,你就不怕我对她动手动脚吗。”

“你……你敢!”星瑶将手中的衣服仍在了地上,脸上红晕连连,急忙转身落荒而逃。

“哈哈哈。”身后传来谢玄的开怀大笑,回荡在浴室当中。

“公子因何发笑?”在谢玄的身后,他的笑声还未消失,那胡姬又一次出现在了浴室当中,一双柔柔媚媚的眸子看着谢玄,泛着如水的光芒。

“没什么。”谢玄耸了耸肩,回过头来,玩味地看着这名妩媚的尤物,笑道:“你不是说要给我按摩吗,我等了好久了。”

…………

洗完澡之后,谢玄感觉自己的全身力量都回来了,朱果的作用是易筋伐髓,并不是对他的身体有什么摧残,只不过全身的经脉骨骼都相当于经历了一次重生,新生的经脉骨骼需要适应,被温泉热水一泡,谢玄只㊣(5)觉得全身的精血开始运转起来,活跃跳动,缓缓地将自己的力量散发到了全身上下。

泉水果然也如同那胡姬说的那样神奇,蕴含灵气,谢玄不过是调息了半个时辰,体内真气也回复了巅峰水准,而且比巅峰还要再进一步。

如果再有一段时间的修炼,或者另有什么机缘,谢玄就会晋升至六品武士的境界。不过这个倒不急,五品和六品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差距,对于谢玄的实力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提升,只要他成功拯救了父亲,带他回到谢家,之后就会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留给他安逸地修炼。

同时,也可以体会一下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家庭幸福。

穿上一身新衣服,神清气爽起走出了浴室,而他的身后,胡姬无力地倒在地上,不住地喘息。恩,可别想歪了,她只是因为被谢玄一会使唤搓背,一会又要按摩,折腾得够呛,所以有些疲惫而已。过程中她几次三番想要引诱谢玄,然而谢玄对他熟视无睹,似乎根本没有把她当做女人一般,这真是让她大受挫折。

当然,如果一个思想极为邪恶的人趴在浴室门外,听着里面的喘息声,脑海中必定会出现一幕**靡的场景……

就在谢玄转过一个转角的时候,钱松的身影出现在了浴室的门口,看着喘息的胡姬,沉声问㊣(6)道:“可成功了?”

胡姬摇了摇头,咬牙道:“这个谢玄看似懒散,其实定力超强,我怎么诱惑他都不上当,哎,本来奴婢已经准备好了迷药,想要遵照您的吩咐,在和他**的时候使用,没想到他根本就不碰我,看来是没办法弄清楚他的来历了。”

钱松冷哼道:“不过是一个修为普通的小子,不知道来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星瑶倒是很看重他,连朱果这样珍贵的玩意都让给他了,可惜了我的珍藏啊,我竟然调查不到他和星瑶是如何认识的,这就有点儿令人玩味了。”

“那么,镇长,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胡姬仿佛恢复了力气,眨了眨妩媚的大眼睛,绝美的脸庞透着红晕,歪着头,现出一截雪白细腻的粉颈,语声绵软妩媚。

钱松嘿嘿笑道:“你个**,做好你的本分就好,我的事情和计划,你别瞎问,反正一切都已经弄好了,就等着他们上套了。”

“那就恭祝镇长大事成功了。”胡姬嘟了嘟嘴,伸出玉手,在钱松的胸膛上滑动着。

“呵呵,胡姬,你的身体越发的丰满了啊。”钱松**荡地笑着,然后把胡姬一把抱了起来,冲进了浴室。

“啊,大人,不要啊,我才刚刚,哦~”这间刚才只是用来洗澡的浴室,瞬间充满了**㊣(7)声浪语,就变成了一个充满**靡气息的场所。

当然,这一切,谢玄是不知道的,现在正和星瑶在后面的花园中散步。

不得不说,钱松的这个宅院真的是太奢华了,花园中满是珍奇的花草,就连一颗不起眼的小树,都是能够散发出凝神气息的菩提树;而一朵看似柔弱的野花,其实是费了无数人工,才勉强栽培成功的仙女花,据说花香能够让驻颜长寿。

花园的建筑更是名工巧匠的杰作,充分体现了移步换景的园林特色,将无数的景致都包含在了这一个花园之中。走了几步,就看见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古色古香,丝毫没有烟火之气。

可是仔细看去,这些亭台建筑,还有回转廊桥,都是用极其名贵的红山木建成!就连脚下古朴的青石板,也是一种终年温润的“青玉”所砌成的!

“这个钱松,担任这青石镇的长官,不知道搜刮了多少钱财,才建成了这么奢华的宅院,本来是不错的景致,只是太过雕琢,反而落了下成,只余下了富贵的俗气。”谢玄忽然叹了口气。

“也不能这么说啊。”星瑶侧头笑道,“反正这样的景致是在不多见,偶尔欣赏一番也是很不错的,再说,能和谢大哥你在一起,无论是什么样的环境,我都不会感到无聊的。”

㊣(8)“星瑶,你真是……”谢玄苦笑一声,刚要说什么,忽然一只柔软的玉手捂在了他的嘴上,他抬起头,迎上了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

星瑶幽幽的语声传来:“不用说,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谢大哥的心思,你一直都把我当妹妹看的吧,无论我怎样暗示,你都会故意避开,或许是星瑶蒲柳之姿不如谢大哥的眼,有或许,谢大哥已经有了心爱的人了吧。”

星瑶的眼神黯淡了下来,谢玄反手握住她柔软的小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苦笑。

“我不想知道原因,因为如果我知道了,那么我就真的没有机会了。”星瑶转过身,欣赏着周围的美景,继续说道:“所以,请让我默默地喜欢你,谢大哥,即使你不喜欢我,也不要说出来,这样,我还能保持一份美好的幻想,或者说梦想,好么。”

“星瑶,你这又是何苦。”谢玄叹了口气,走上前一步,和星瑶身形平齐,这才发现,她已经是泪流满面。

“谢大哥,不说这些了,其实,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应该很开心快乐的呀。”星瑶擦干了眼泪,展露出一个娇艳的笑容。

风雨之后,花朵才更显美丽,美得动人心魄。

谢玄看得几乎呆住了,良久,叹了口气道:“星瑶,你是我今生遇㊣(9)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如果不是我早已心有所属,我一定会爱上你的。”

听到谢玄心有所属,星瑶刚刚展露出的笑容又黯淡了下去,她强笑着,声音嘶哑得连自己都听不清:“不知道是什么样美丽的人儿,能够让谢大哥如此牵肠挂肚,她真是有福气了。”

谢玄摇头道:“也不是,真要说起外貌来,她远远比不上星瑶你,不过她和我有过一段共患难的日子,生死与共,不离不弃,那种感情是别人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

“是这样么……”星瑶陷入了沉默,好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在遇见她之前遇到了我,你会不会……”

“不要问这种问题了,好么,你不是说过,不想知道,因为想要在心中留有一份憧憬和梦想吗?”谢玄打断了星瑶的话。

而在谢玄心里,却在默默地叹气:星瑶,无论如何,你都不可能抢在她前面遇到我,因为,我是在上一辈子遇见萧情的啊……

两人沉默了一阵,随意在花园中走着,谢玄忽地发现眼角人影一闪,钱松那肥胖的身影正从一边走过来,谢玄当先笑道:“钱镇长,多谢你的款待了,昨日喝了那万年朱果的汁液,今日果然功力大涨,神清气爽啊!”

钱松迎了上去,笑道:“谢公㊣(10)子太客气了,只要你满意,就是我的荣幸啊,还说什么谢字。”

顿了顿,又嘿嘿笑道:“我派去伺候谢公子的那个胡姬,你可还满意吗?”

“钱镇长,”谢玄忽地正色道:“我辈习武之人,自当戒除酒色,少有杂念,才能武道通达,你让美妾来侍奉我,谢玄是十分感激的,不过谢玄一心修炼武道,这些**靡之事首当避免,自然是只能辜负了钱镇长的一番好意了”

钱松顿时长大了嘴,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对着谢玄叹气道:“谢公子真乃人中之龙凤,光凭这一番见解,就使得在下佩服不已,你的心志坚毅,真是让我辈俗人自惭形秽啊。”

“钱镇长啊,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谢玄忽然说道。

钱松呵呵笑道:“谢公子说的什么话,你我之间年龄虽然相差许多,但是一见如故,倍感亲切,难道还有什么可忌讳吗?”

谢玄踌躇道:“这个,那我就说了,钱镇长拍马屁的功夫,我真是望尘莫及,佩服不已啊。”

钱松:“……”

星瑶:“……”㊣共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