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2 交易会

0102 交易会

“好了好了,开玩笑而已,不说那些了,钱镇长,方才我看您行色匆匆,找我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谢玄正色道。

钱松回过神来,呵呵一笑道“确实是有一些事情的,此次我在镇长府内开了一场小型的交易会,请问两位有没有兴趣啊。”

“交易会?这个我和星瑶来之前就有所耳闻了,不知道都会有些什么东西交易,钱镇长可否事先透露一下呢。”谢玄当然知道交易会是怎么回事,就是几个陌生人在一个信得过的中间人主持下聚集在一起,以物换物,各取所需,这在中土世界可是相当流行的。

尤其是那些武道高手,修炼到一定的层次,必然会遇到瓶颈,从而产生各种各样的需求,而自身在历练中也会得到一些用不上的物品,正好用来交易,用自己不需要的物品,换取对自己有用的物品,各取所需,从本质上来说对每个人都有好处的。

只不过每个人拥有什么,都是个人的秘密,一般来说是不应该被主持者透露的,所以谢玄这个要求其实有些过分了。

钱松仍是笑得满面春风:“呵呵,到底有什么,我这个主持者也不甚明了,不过,听说会涉及到武墓地图,不知道这个谢公子和星瑶掌门有没有兴趣?”

“武墓地图!”谢玄和星瑶同时惊叫出声。

任何于武墓沾染上关系的线索,都十分珍贵,在这个等级的交易会里面,怎么会出现武墓地图?

“两位不用惊讶,具体的事情,到了交易会中自然会有所了解。”钱松的声音传来:“现在,两位可决定下来了么,如果同意的话,我们就此前往交易会的秘密所在如何。”

星瑶和谢玄对视了一眼,看到谢玄点了点头,这才说道:“也好,如此精彩的交易会,我们是一定要去看看的,就请钱镇长带路吧。”

钱松点了点头,低声喝道:“好,两位请跟上我,一定不要跟丢了!”

跟丢?我们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跟丢的?谢玄这么想着,脚下跟着钱松,一路行去,虽然是走的路曲折蜿蜒,可是也不至于跟丢啊。

这钱松,也有点看不起人了吧。

刚想嘲笑一下钱松的大惊小怪,这时,奇怪地事情出现了。只见钱松脚步一转,想着旁边走去,可是旁边明明没路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草丛。钱松脚步加速,飞快地从草丛之上越了过去,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咦,钱松呢?”谢玄先是一惊,然后醒悟过来:“是阵法!”

“跟上。”谢玄伸手拉住星瑶的手臂,一声低喝,两人也紧跟着从草丛之上跳过,然后星瑶就觉得如同穿过了一层水波,周围的景物就完全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星瑶奇怪地打量着周围的景物,只见这里已经是一个封闭的甬道,隔绝了所有的阳光,四周点着一排油灯,钱松就在前面对着几人招手。

“这是阵法中的幻阵,你在应天书院应该学过一些的。”谢玄凑到星瑶的耳边解释道。

星瑶恍然大悟,所谓阵法,是一项神奇的技艺,上古一些武道先贤,他们已经达到了人体的极致,举手投足,移山倒海,然而人力有时而穷,人类的修为再强,也终究是比不过天地,在天地面前,就连他们也不过是个蝼蚁而已。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而经历无数先贤的开创,另一条道路出现了,那就是阵法,通过阵法构造,可以借用天地之力,其威力更在武道之上。

据说,一些高级的上古阵法,能够吞吐日月,纵使是顶级强者,在那种大阵面前也是不堪一击,威力当真是令人惊骇。

千余年前,甚至有专修阵法的阵修,比武修的地位还要尊贵,然而时至今日,阵法一道终于是逐渐没落了,除了各种布阵之法渐渐失传,更重要的是,布阵之物难以找寻。

借用天地之力,就必须要用天地灵物来布阵,气机勾连相通,阵法方才成型,只是天地灵物哪里那么好找寻,却一样,有些阵法就永久无法使用,这才是最大的限制。

那几个隐古世家,几乎每一家都传承着超级大阵,这也是其他势力不敢去招惹他们的原因,真惹急了,开启大阵,方圆千里恐怕一个敌人都活不下去,即使是先天强者也不例外!

只是那种大阵,所需的布阵材料更是耸人听闻了,寻常宗派就算搜集一万年,也未必能集齐十之一二,就算那些隐古世家自己,恐怕也无法再次复制出来那样的大阵了。

一边想着,两人跟着钱松沿着甬道向里面行去,甬道里一片昏暗,根本就已经分辨不清方向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不再是昏暗的油灯,而是光明大放,谢玄眯起眼睛,仔细看去,只见前方是一个小小的厅堂,在厅堂的正中,一颗人头大小的圆球正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

这竟然是一颗如此大的夜明珠!!!

“好大的夜明珠,好大的手笔!”谢玄惊叹了起来,就连星瑶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随即变成了迷醉,女人啊,对于闪亮发光的东西总是没有抵抗力。

钱松看在眼里,也不说什么,只是轻笑道:“呵呵,两位不必如此惊讶,还是速速进去,我替你们引荐几位朋友吧。”

“钱镇长,呵呵,又带朋友来了?”这时,一个高冠老者从小厅里走了出来,对着钱松笑着说道,眼光不住在星瑶和谢玄两人身上打量。

他看到了谢玄身上的时候,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谢玄他衣着寒酸,修为也不过五品,面容更是陌生,不知道为什么也可以有资格进入到这个交易会里来。

钱松立刻为他解除了疑惑:“这位风姿绰约,气质高雅的美女,就是最近名声显赫的星瑶掌门了,而这两位少侠名叫谢玄,是星瑶掌门的朋友。”

言下之意,谢玄是靠着星瑶的身份才进来的,虽然事实如此,但是谢玄还是不满地哼了一声,而钱松不愧是老奸巨猾,立刻就回过头来,对着谢玄做了一个无奈的神情,仿佛在说,他只是敷衍那个高冠老者的。

“哦,原来是丹霞派的星瑶掌门,老朽是天目山天目尊者,和你的父亲星峰掌门倒曾经有些交情,没想到他去的如此之早,不过能有一个如此出色的女而,他也该没有遗憾啦。”那个高冠老者呵呵一笑,话语中的内容倒是让谢玄一阵惊讶,竟然和星峰有过交情,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

“天目尊者,您难道是号称袖里乾坤的那个天目尊者?”星瑶忽然想起了什么,惊讶地问道。

那位高冠老人笑道:“呵呵,正是老朽了,不值一提的名号,倒让几位见笑了。”可是眼中的傲然之色,丝毫不减。

“好了,几位都是我钱松的客人,不要在外面站着了,还是进里面详谈吧。”钱松连忙插嘴,满面堆笑地对着几人说着。

几个人进入了小厅里面,只见小厅并不大,中间就是放着夜明珠的那张桌子,然后周围是一圈椅子和小几。此时里面已经有了几个人,见谢玄他们进来,都投去了打量的目光。

钱松站在中间,轻咳了几声,待场面安静下来了之后,大声说道:“呵呵,几位,又来新朋友了,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两位是丹霞派掌门的星瑶,还有她的朋友谢公子。”钱松率先对着几人介绍星瑶,不过对于谢玄,他不知道来历,索性就是以朋友这个名头来介绍了。

然后,厅内几人都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看来都是对谢玄的实力身份有所不屑。

接下来,钱松又对谢玄和星瑶介绍了另外几人,有个身子奇高的瘦子,还有个满脸横肉的大汉,最后还有一个头戴文士巾,手中一柄折扇,气质儒雅的青年文士。

这些人的名字谢玄也懒得去记,至于钱松绘声绘色地介绍各人的名头和事迹,那更是明显的拍马屁了,谢玄更是直接就过滤出了耳朵。

好久之后,钱松终于脸色一肃,对着几人朗声道:“大家都知道,此次交易会,主要是提供大家一个以物换物的机会,弥补各自的不足,若是哪位手里有什么宝贝,可不要藏着掖着了,赶快拿出来给大伙开开眼,说不定就能换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呢。”

“既然是钱大哥主持交易会,那么不如自己先拿出个宝贝给我们瞧瞧,开个好头吧。”谢玄顺着声音看去,原来那个青年文士,轻摇着折扇,微微笑道。

钱松连忙摆手,一副不敢当的样子,说道:“哎呀,东方兄此话可就折煞我了,我一个小小的镇长,要说金银财宝嘛,我倒是有不少,可是放在真正的高手眼里,财宝又算的了什么,至少在座的几位,恐怕都是不屑一顾吧。”

“金银财宝,不屑一顾?你要是白给我几百万两银子,我也一定接着。”谢玄撇了撇嘴。

“好了,你们也别说客气话了,咱董海川就先拿出个玩意儿献个丑,就当抛砖引玉了,各位莫要见笑。”那位满脸横肉的大汉瓮声瓮气地说道,谢玄这才记住了他叫什么董海川。

只见这个董海川伸手在怀中一掏,立刻就出了一颗珠子,放在了小几之上,还在滴溜溜转动,一颗都不停。一圈圈紫色的光芒从这个珠子之上放射出来,显得格外妖异。

“这个珠子是……是紫陀螺!”那个高冠老人,也就是天目尊者,立刻惊讶地大叫起来。

小厅里的人都开始露出惊讶和贪婪的目光,只有谢玄两人面色不变,星瑶星瑶是本来就没有对交易会抱什么心思,只是来和钱松结成盟友而已,其他的事情都是附带,而谢玄两世灵魂,见过太多的世面,一个紫陀螺而已,还不值得他大惊小怪。

“谢大哥,这个紫陀螺是什么东西,我还真没有见过。”星瑶想了想,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没见识的小丫头,居然还是丹霞派的掌门,连这个都不知道,这个会转的珠子,可是一种罕见的异宝,如果炼制丹药,甚至能够练成高品级的紫心破障丹。”

“紫心破障丹?就是那个对于突破八品武御颇有奇效,甚至在突破九品武宗的境界的时候也能够起到作用的丹药?”看到谢玄点头,星瑶终于也是露出了惊讶的目光。

她对于丹药一道没什么兴趣和天赋,所以虽然是丹霞派的掌门,但是对于各种丹药倒是认识不多,然而这紫心破障丹的大名,就算一名普通的武修,也不可能没有听说过。

能够突破心障,助人突破八品武御和九品武宗,即使只会增加一点成功率,也是珍贵到极点了。

整个中土世界,有千万武修将九品武宗视为众生奋斗的目标,别说增加成功率了,就算只有那么虚无缥缈的一点可能性,也有无数人前仆后继地想要得到!

谢玄深深看了一眼那个紫陀螺,据传就算不炼制成紫心破障丹,对于突破八品武御也有着不俗的效果,只是对于突破九品武宗那一层就没有效果了,这样的价值,足够人们抢破头了。

然而谢玄却知道,靠这种东西确实可以突破八品武御,但是也会埋下一个重大隐患,那就是没有真正经历过突破的过程,再今后突破先天的时候,将会艰难无比,甚至断绝了机会!

不止这种丹药,还有许多种丹药都会对最后武修突破先天的行动造成极大的阻碍,突破先天本来就是极难的一件事情,再有些许阻碍,几乎就断绝了进入先天秘境的可能性。

这种事情,是谢玄绝对无法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