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3 武穆残

0103 武穆残图

不过,谢玄觉得这些东西是鸡肋,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在一般人看来,有生之年能够突破到九品武宗的境界,已经是梦寐以求的了,至于什么先天秘境,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连八品武御都未必能够到达,又哪里有心思去顾忌能否突破先天秘境呢?

所以,在座的众人,除了谢玄和星瑶之外,对这个叫紫陀螺的珠子都有心占为己有,场面一瞬间沉默了下来,众人都是用着炙热的目光盯着这枚紫陀螺。

钱松呵呵一笑,眼神中光芒一闪,对那个大汉董海川说道:“董兄怎么这么大方,这种异宝应该留着自己用才对,不知你拿出来要换些什么啊?”

那董海川脸上现出苦笑之色,仍旧是瓮声瓮气地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我也是不舍得这枚紫陀螺,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急需一枚雪魄丹来救我的妻子,如果在座的哪位有雪魄丹的话,我这个紫陀螺就换给他了。”

在众人看来,用一枚并不算太珍贵的雪魄丹换取紫陀螺,实在是划算之极了,只是那雪魄丹也是极为罕见的丹药,虽然价值比之紫陀螺差得太远了,但是要说起,仓促之间还真难以找到,所以再做的几人都面露遗憾之色。

那天目尊者还在不舍地说着:“董海川老弟,你看要不换些别的,我这里还有……”

董海川不住摇头,声明除了雪魄丹什么都不换,他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最后那个一直不开口的高瘦汉子,竟然还真拿出了一枚雪魄丹,换取了这枚紫陀螺,然后他嘿嘿一笑,把紫陀螺小心翼翼地装了起来,自然也引起了另外几人的嫉妒目光。

“商流兄弟,你真是运气冲天啊,竟然随身带着一枚雪魄丹,恰巧换取了珍贵得多的紫陀螺,我钱松可真要嫉妒死你了啊!”钱松呵呵一笑,倒是让在做的几人,气氛开始缓和起来。

毕竟,一枚紫陀螺虽然珍贵,也不值得为了它和一位高手结仇,突破八品武御的方法也不是只有一种,大家笑笑就算了。

有了这个开头,众人都依次开始出示自家的好宝贝,然后说出要换的东西。接下来是那个青年文士,他拿出来了一幅山水画,经星瑶解释,谢玄才知道这是一个罕见的“阵图”,叫做山河图,对敌时用出可以起到惑人耳目的效果,在敌人看来会化作一片栩栩如生的山河,让敌人的心神一瞬间陷入其中。

只可惜这个东西只对精神力弱小的武修才管用,真正的高手,哪个会精神力如此弱小?而对于普通人,在座的这些高手也用不上什么阵图,所以最后这个山河图无人问津,被钱松用几样很珍贵的草药换取了。

说实话,谢玄本来倒是对那山河图很有兴趣,想拿来研究一下,能够将阵法随身携带的阵图是什么原理,不过一来这个阵图实在是太低级了,二来谢玄囊中羞涩,这个交易会是以物换物,他身上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如果拿出银子来买,那也太掉面子了。

接下来的高瘦汉子商流,拿出了一块玉石,里面据说藏有失传已久的血神子功法,端的是神秘莫测,其中的血神步,血神劫指,还有化血神掌,都是曾经横行中土世界的上古传承,不过众人一阵激动之后,并没有谁换取,除了因为众人都已经有了合适的修炼的功法,改修的话需要散去真气,谁都舍不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商流提出了苛刻的换取条件。

他要换取的,竟然是一种叫陨落心炎的异种火焰,就连谢玄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也不知道在座的几人有没有,反正是没有人说话,于是瘦子只好将这个功法收了起来,脸上也没有什么遗憾之色,看来对于那个什么陨落心炎倒是并不抱什么期望,只是试探一番罢了。

在这种小型的交易会里面,能弄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本来就很不容易,就像那个大汉董海川,如果不是遇到瘦子商流,怎么都弄不到雪魄丹的。

而且,这个商流已经换到了紫陀螺,对于别的也就不太在意了。

最后是天目尊者,他拿出来了一方黄巾,据他说,上面是一门叫做流云乾坤袖的武技,他自己本身也修炼多年,只是他主修的武技并不是这流云乾坤袖,所以也舍得拿出来交换。

如果是自己主修的武技,那藏着掖着还来不及呢。

只是武技这个东西,好坏完全无法得知,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天地玄黄四个等级的武技划分,一切都是笼统模糊的,而在座的众人没人缺少武技,所以最终还是没有人出声换取。

真正的武技等级划分,是因为几十年后一座武墓的出土,无数精妙的地级武技和功法被人得到,而那座武墓的主人将武技划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为上中下三品,很多人修炼了从武墓中得到的功法武技,受到武墓主人的影响,自然而然地也就认同了天地玄黄的等级划分。

钱松眼看气氛沉寂下来,连忙对众人说道:“咳咳,诸位今日大都换到了自己所需,即使没换到,也不要紧,以后多举行几次交易会总有机会的,此次交易会就剩最后一个项目的,在下忝为地主,就拿出来一样东西,不知道诸位需不需要。”

钱松这样说着,却没有立刻拿出来,而是走到了小厅的出口处,在旁边的墙壁上连续拍打了几下,就听见一阵机簧之声响动,然后一扇石门就从出口的上面落了下来,将这唯一的出口堵死了。

“钱镇长,你干什么!为何要将我们困死在此地?”看到这副情形,在座的几人立刻站了起来,大声质问着钱松。

“呵呵,几位莫要着急,我钱松可没有恶意,就算有,这个石门可拦得住在座的高人吗?理由在下马上就解释给诸位听。”钱松看到几个人面露凶光,仿佛立刻就要出手的样子,连忙摆手说道。

“哼,你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钱镇长,只怕你立刻就小命不保!”那个又高又瘦的商流声音阴冷地说道。

“这个,诸位请听我解释,我也是为了诸位着想啊,接下来我要拿出的东西,可是真正的烫手货,要是走漏了风声,只怕有天大的麻烦!”钱松立刻急急地解释道,他深知几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的角色,在中土世界,但凡成名高手,那个没有沾过血?

“钱松!你说什么大话,就算真有什么珍贵无比的东西,就凭在座的几位,难道还保护不了?有什么麻烦是连我们都解决不了的!”天目尊者立刻厉声大喝起来。

他确实有这个资本,从一开始谢玄就注意到,这个天目尊者修为已经到了七品武师的巅峰,而且应该是积累已久,和八品武御就差那么一步,再加上他手段老辣,就算真对上八品武御,也有信心全身而退。

钱松一边擦汗,一边说道:“这个,不瞒几位说,这个东西干系太大,请几位发下誓言,绝不透露出去一星半点,可否?”

这下就连董海川都瓮声瓮气地叫道:“钱松,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都是什么身份,会随便乱说吗?”

钱松仍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说道:“诸位,好,我信得过你们,这个秘密就是……”

钱松伸手入怀,拿出了一张半个巴掌大的皮纸,上面勾勾画画,有着奇异的纹路,看样子像是一张地图。

那青年文士皱眉道:“钱镇长,就这么一张地图,到底是通往何处,值得你如此紧张?”

钱松苦笑道:“东方兄,还有诸位,听我说完,这张地图……是通往一座武墓!!!”

“什么!”所有人都站立起来,目光紧紧地盯着钱松手中的羊皮纸,如果目光有实质的话,那么这张纸绝对会被捅成筛子。

“钱镇长,你敢肯定,这地图是真的?”几个人都是直直地盯着这张地图,眼神中带着畏惧,更多的是,贪婪!

武墓,那根本不是这些人所能接触的层次,如果真的找到了一座没人知道的武墓,那么就算天资最平庸的人,也有鱼跃龙门,搅动世界风云的能力!

一个武修,他所渴望的所有东西,功法、武技、丹药、神兵,在武墓中都能够找到!

“诸位请放心,这个地图的真伪,我已经详细查验过了,绝无虚假!”胖子钱松一改之前的猥琐模样,忽地仰起头来,露出了胸有成竹的表情,“只不过,这张地图并不完整,只是整张武墓地图的一部分,这点诸位要弄清楚。”

“原来只是一张残图,唉。”一阵唉声叹气从众人口中传出,所有人都是一脸失望之色,毕竟先前武墓地图给他们的冲击太大,而此时又说出来只是一张残片,这种感觉就好像从最高峰掉落下来,落差是极大的。

钱松又开口道:“呵呵,诸位何须如此,要知道,如果真的是一张完整的武墓地图,那么我怎么会拿出来交换呢,我钱松虽然不才,但是真要是宝藏当前,也不会吝惜拼一次老命!就算真的要换,也只会找应天书院这种资本雄厚的大势力来交换,不是吗?”

众人尽皆默然。

确实,如果是一张完整的武墓地图,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让别人知道的,更不要说什么交换了,那才是真正的白痴。

“可是,单单一张残图又有什么用呢,谁又能保证,我们能够找到残图的其他部分,这等希望渺茫的事情,钱镇长你到底要换取什么东西,如果是比较珍贵的东西,那么就有些不值了。”说话的是那瘦子商流。

“诸位,话可不能这么说,虽然是一张残图,但是总有拼凑上整图的希望吧,有一个希望就比全无希望要好得多,况且还是那句话,若是难度不高,我也不会忍痛想要将他卖出了。”钱松苦笑。

“好吧,这残图的价值暂缺不说,钱镇长,你又如何保证它的真假?这地图干系实在太大,如果没有十成十的把握,保证这残图是真的,我想可没人敢换啊。”这时,那个白衣的青年文士东方石站了出来,轻摇折扇,微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暗暗点头,如果无法证明地图的真假,那么绝对是没有人会主动换取一张真假难辨的残图的。

毕竟,集齐所有的残图,就已经是一件希望渺茫的事情了,而再加上真假难辨,那几乎是一件废品了,若是随手在路上捡到,那么留在身上最为收藏也无所谓;但是钱松此时在交易会的最后拿出来,用意非常明显,恐怕是要卖出个高价,这就让人无法难以抉择了。

如果钱松能够证明这张残图的真实性,那么花一个不高的低价换取过来,倒也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集中过来,钱松哈哈大笑道:“东方兄这个问题问得好,这个真假嘛确实难辨,就算是一张完整的武墓地图,也难以证实它的真实性,然而这张残图恰巧有所不同,诸位只看这地图上有谁人的签名,就不会存此疑虑了!”

说着,钱松将地图向前一送,这片皮纸就显露在众人面前,所有人都极力探头望去,就连星瑶和谢玄都忍不住伸长了脖颈,仔细看去。

只见在那张残图之上,右下角的地方,似乎有着一团云雾一样的纹路,粗看之下似乎是毫无规律,就像是刻画地图的人随手涂鸦,但是仔细看去,似乎藏着别样的玄奥,目光顺着纹路游走,一不留神就仿佛陷入了一种如梦似幻的状态中,似乎全部心神都要被这云纹给吸取进去。

“这是!”天目尊者又是第一个惊叫起来,“云中子,这是曾经的洞虚强者云中子的手迹啊!”

“不错,这云纹玄奥异常,令我们这等修为也会心神失守,差点陷入其中,至少也是先天秘境的高手所画了,而听闻那云中子前辈酷爱云纹,凡是他得到的东西,都会刻画上这种云纹作为签名,难道说这张残图,就是云中子前辈的武墓地图?”一直不发一言,保持沉默的瘦子商流,终于缓缓开口。

云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