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4 残图入手

0104 残图入手

在场的大部分人几乎都猜到了这个答案,然而商流直接说出来,还是引起了一阵惊呼,面容上都浮现出激动的表情。谢玄和星瑶站在众人身后,似乎是一副没有听说过云中子这个名字的样子,表情疑惑不解,然而没有人知道,谢玄的心中翻起了多大的滔天巨浪!

这张残图,他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已经认了出来,这分明和他怀中的一张残图是一起的!

当初谢玄在谢家灭杀了陈传一伙,当晚在陈传的家中大肆搜寻,将各种有价值的东西都收入囊中,其中他在一个画轴中,发现了一张隐秘的武墓残图。

当初他之所以能够第一时间就断定那是一张武墓残图,除了他历经两世的经验之外,就是因为那张残图的边缘,也有着云中子留下的云纹标记!

云中子,是八百年前的一位惊采绝艳的强者,不光是在常人之中超凡脱俗,就算是在先天强者的圈子里,也是无人可以比拟的第一强者。

据传,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先天秘境的尽头,一个叫做洞虚巅峰的境界,在往上,那就要超出武道历史记载的极限,突破先天秘境的藩篱,达到一个不死不灭,长生永存的境界!

那已经是神佛的存在了,整个中土世界,有历史记载的三千年以来,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突破壁障,长生不死,纵使再接近巅峰,纵横天下,风光无比,最后仍是无法脱离生老病死的限制,几百年后,不过是一培黄土罢了。

而这个云中子,自然更是深知这个问题,于是在五百年前,寿元将近的时候,终于是放弃了世间的一切权势名利,在不知名的地方造了一处洞府,在其中闭关修炼,以求能够突破最后的境界壁障。

洞府的地址,他只将地图给了三四位可靠的好友,其余的人,没有一个知道他洞府的具体所在。

这也是中土大陆上所有修为到了巅峰的强者,最后都会选择的一条道路。

只可惜,匆匆五百年过去了,当年持有云中子洞府地图的那些武修,本来也是威名赫赫的先天强者,然而终究是抵不过时光流逝,纷纷辞世而去。

而五百年已过,就算以云中子那样强横的实力修为,最多也不过是存活几百年的寿元,想来也应该是陨落了。

而当年云中子的洞府,现在就成为了一处失去主人的——武墓!

根据这些线索来推断,现在钱松手中的地图,还有谢玄怀中的另一份残图,就都应该是指向云中子武墓地址,是同一份地图上的不同部分。

以谢玄的眼光,大概也从两张残图的缺损、大小,推算出来这武墓地图应该一共有四份残图,组合起来,才能够真正还原当年的地图。

而现在,谢玄已经见过两份残图了,也就是说,他已经将一半的武墓地图收入手中,这怎么能不让他激动?

武墓,尤其是巅峰强者云中子的武墓,其中的收藏一定丰富得令人难以想象,这个消息如果让那些庞大的宗门和家族得知,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抢夺这份地图!

谢玄,还有在座的众人,也明白的钱松的想法,一份没有确切意义的残图,有生之年都未必能够集齐,然而却热的烫手,以钱松的性格,确实会急着出手。

就算不为了换取什么等价值的珍贵宝物,至少也要把这个大麻烦送出去才好。

“钱兄,这张残图价值确实难以估量,然而风险也太大,热的烫手啊,若是真拿出什么珍贵的东西来换,我想大家也不会同意,不知道钱兄想要换取什么样的物品,不妨开门见山,我们也好细细思量一番。”说话的是白衣文士东方石,他打开折扇,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将这残图放在心上。

他此话一出,众人的心思也平静了下来,确实,如此机缘和风险并存的东西,价值是在难以估量,若是真用什么好东西来换,最终的结果恐怕也是无人问津。

除了谢玄,因为他已经有了一张残图,钱松手中的那张残图对他来说,价值就大大飙升了。

钱松沉吟了一会,缓缓开口道:“不瞒诸位,本来我得到这张残图,兴奋了整整三个晚上,都是没有睡着,然而随着我思绪理清,这炙热的心思也就渐渐地淡了下去,整日惶恐不安。”

说到这里,钱松苦笑一声,“我也知道,这张残图的价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所以,今日我出手只为甩脱这个包袱,诸位若是有心,就拿出一枚五品左右的妖核来交换便是,我也算能够接受了。”

“五品妖核么……”众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吟,五品妖核并不算特别贵重的东西,整个中土世界,每天被猎杀的五品妖兽不计其数,其中有一半都是有妖核的存在,所以中土世界中五品妖核流通的数量也绝对不少。

然而这只是客观地来说,真正落实到每一个人手里,这五品妖核的价值也绝不便宜,一个普通的小型家族,就算倾家荡产,也未必买得起一枚五品妖核。

在座的这些人,身家都是十分丰厚,身上比之五品妖核珍贵的物品绝对不少,然而如果指名要五品妖核,那就让人为难了。

毕竟,就算随身携带,也只会带丹药之类的东西,妖核这种物品带在身上也没有什么用处,自然也很少有人会恰巧带在身上。

想了想,天目尊者沉吟道:“钱镇长,恐怕在座的几位身上都不会带有五品妖核,要说相应等值的银子,也很少有人会带几十万两银票在身上吧,不如我们各自拿出一样价值相当于五品妖核的物品,请钱镇长挑选,无论挑中那个,我们都毫无怨言,你看可好?”

钱松微微一滞,然后苦笑道:“实不相瞒,真要说银两,我钱松还真是不缺,就算几十万两银子放在我面前,我也毫不在意,只是这五品妖核,我确实另有急用,我开出百万两银子的高价在青石镇上悬赏,然而直到今日也不过出现了一枚四品妖核而已,所以……”

众人相视苦笑,确实,以钱松的财产来说,几十万两银子是在不算什么,他既然开口求取五品妖核,估计对于别的东西也看不上眼了。

“如果诸位谁有五品妖核,就请尽快拿出来,除了换取这张武墓残图,我钱松也自当感激不尽。”

“哎,钱镇长既然如此说,我也不能默不作声了。”在人群之后,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回过头去,迎上的是星瑶那曼妙的身影。

星瑶轻移莲步,走到了钱松身边,淡淡一笑道:“钱镇长,我星瑶身上虽然也没有携带有妖核,但是我丹霞派的库存里,应该还有两枚,本来是最近要开炉炼制回春丹所用的,既然钱镇长有所需要,我即可传消息上山,让人拿一枚下来给你便是。”

钱松大喜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星瑶掌门了,这张武墓残图,恩,我信得过星瑶掌门的信誉,就先给你了吧。”

“既然如此,那星瑶就却之不恭了。”星瑶抿嘴一笑,也不扭捏,直接接过了那张武墓残图。

周围的众人,眼见星瑶将那张残图收入怀中,一个个都露出唉声叹气的可惜之色,谁叫他们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拿出一枚五品妖核呢。

回到了谢玄身边,星瑶抿嘴一笑,趁别人不注意,在谢玄的耳边轻声道:“谢大哥,幸不辱命。”其实按照星瑶的本意,并不想招惹这些麻烦的,她下山来就是想要和钱松结成盟友,就算真送他一枚物品妖核也是可以接受的,要依照她的性子,就会将那武墓残图推却了,以免惹祸上身。

然而先前谢玄主动拜托她将这张残图弄到手,星瑶一颗芳心都系在谢玄身上,自然就依照谢玄的意思,将残图收入囊中。

“好了,诸位,此次交易会就到此结束吧,若是有哪位没有尽兴,不妨找寻个性相投的人,私下里进行交易,现在,大家不妨散去吧。”钱松做出了最后的总结发言。

这些人对视一眼,那大汉董海川已经换到了他所需要的雪魄丹,自然是心满意足,他大笑一声,和钱松告别,率先向外走去,他身形高大,昂首阔步,没几步就先一步消失在甬道中。

之后是那瘦子商流,他用一枚雪魄丹换到了极为珍贵的紫陀螺,身怀重宝,自然是小心翼翼,不和任何人说一句话,直接就跟随在董海川的身后,也走出了甬道。

那天目尊者沉吟一番,还是不死心,走到星瑶身边,满脸堆笑道:“星瑶掌门,那张武墓残图,你可有用处,如果只是拿来作为收藏,不如转让给老朽,我愿意出……”

“天目尊者,还是不必了。”星瑶打断了他的话,“我这张武墓残图另有用处,恕我无法转让了。”

“原来如此,哎。”那天目尊者一脸沮丧失望,今日的交易会,他没有换到任何东西,这种情绪也是难免的,他叹了口气,也是拂袖而去。

最后剩下的,就是那个白衣文士东方石了,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什么话要和钱松说,所以星瑶和谢玄对视一眼,然后星瑶开口道:“钱镇长,这两天承蒙您款待,星瑶和谢大哥多有打扰了,我们也想就此离去,也好快些让人从丹霞山上送下一枚五品妖核,以免误了您的事情。”

“哪里哪里,妖核的事情倒也不是很急,星瑶掌门派人回山上取吩咐一声就是了,再在我府上住一段时间吧,我和谢公子可是一见如故呢。”钱松仍是八面玲珑地寒暄着。

不过星瑶也不会将他的话当真,这种老狐狸,就算巴不得你走,嘴里也会不停地挽留的,他的话听听就好,星瑶微微一笑,也再次和钱松寒暄了一会,终于是坚持要离去,钱松也只要答应。

告辞了钱松,星瑶拉着谢玄,直奔钱府的后宅,青雪正拴在那里。

两人还是共乘一骑,青雪扬起脖颈,欢叫了一声,撒开四蹄,瞬间就奔出了钱府,此时街道上人流还不算太拥挤,青雪也不用放慢速度,直接就驰过长街,一路奔向了丹霞山的方向。

而此时,钱府的暗道当中。

在那个交易会举行的密室中,钱松和东方石还没有离去,他们正对面而坐,桌子上摆着一壶酒,一碟菜,正在开怀畅饮,似乎在庆祝着什么。

“钱兄,你可真是狡猾啊,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计谋,既摆脱了那烫手的武墓残图,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而没有人想到,你自己竟然还拓印下来了一份地图,这等计谋,小弟真是佩服啦。”东方石喝了一口酒,大笑着说道。

钱松也喝了一口酒,摆手笑道:“还不是多亏了贤弟的丹青妙手,将那地图拓印得惟妙惟肖,就算将那真的残图送了出去,就凭手中的这份复制品,今后也照样能用来寻找武墓。”

“丹青之道,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伎俩罢了。”东方石也笑的很是灿烂,“如今那星瑶得到了武墓残图,又有天目尊者和商流两个小人在场,他们心有不甘,必定会将残图在丹霞派手里的消息放出去,嘿嘿,那样一来,就没有人知道残图曾经落在我们手里啦。”

钱松叹了口气:“说实话,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不是我得知消息,有许多超级势力正在搜寻这张残图,也不会将正品送出去,谁知道正品地图上是否还隐藏着什么玄机,哎,之后我们还是再派几个心腹,将丹霞派得到残图的消息散发出去,这样更保险一些。”

“此事,交给小弟去办就好了。”东方石呵呵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拜托贤弟啦。”钱松又敬了他一杯酒,东方石和他暧昧地一笑,转身走出了密室。

这时,密室里就只剩下了钱松一个,他嘿嘿地喃喃自语:“这个计划,也算是周密了,我故意指名就要一枚五品妖核,正是要引星瑶你个小丫头上钩,我早就调查好了,你们丹霞派中正好存有一枚五品妖核,本来还怕你不要残图,想了不少说辞,没想要都没有用上,你自己就上钩了,嘿嘿!”

钱松内心极为自得,然而他没有想到,那张武墓残图,已经被星瑶交给了谢玄,而谢玄的怀里,现在就已经有了整整半张武墓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