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5 专心修炼

0105 专心修炼

这一趟青石镇之行,得到了一张武墓残图,竟然和自己怀中的地图能够拼接在一起,这让谢玄觉得真是不虚此行了。

然而他也不过是兴奋了一会儿,谢玄清楚地知道,这次能够得到一块残图,已经是极为走运的事情了,谢家陈传的画轴,青石镇的钱松,这两个完全不搭界的人,竟然巧合地拥有了同一张地图的残片,这其实更加说明这残图的寻找难度。

谁知道下一片会在哪里,说不定就在某个丹霞派弟子的手中,也说不定在万里之外的某个农户的床下,更有可能,在漫长的时间中,那残图已经被某个门外汉给当做厕纸用掉了也说不定。

总之,谢玄身上携带者半张地图,也不过是拥有了一分机缘而已,未必就真能得到什么好处。

青雪一路狂奔,似乎背上载着两个人,更加激发了它的奔跑兴致,竟然不按正常的道路奔驰,而是一会进入了不知名的小路,一会儿又折返回去,玩的不亦乐乎。

在这样的颠簸中,谢玄下意识地将星瑶搂紧在怀中,而星瑶一开始还有些芳心可可,过了一段时间,也渐渐地静下心来,融入了这种感觉中。

依偎在谢玄的怀中,没有一点男女情欲,只是那么的安静,宁和,这种感觉,星瑶只有小时候被父亲星峰抱在怀中的时候,才曾经有过。

青石镇和丹霞派的距离也不算短,再加上青雪瞎胡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星瑶竟然睡了过去,她躺在谢玄的怀中,表情满足而甜蜜,似乎还在轻轻呢喃着:“爸爸,爸爸,您又回来了……”

谢玄叹了口气,又将星瑶抱紧了几分,怀中这个红娘子,在人前一向坚强,事事不输男儿,在江湖上竟然也闯下了一个名号,只是她终究是个女子,心中有着一片无人可以触及的脆弱。

自小就知道,父亲不是亲生,大哥对她处处忌惮,最后反目成仇,谋杀亲生父亲,差点连她都杀掉,而星君的性命,最后也是终结在她的手中。

在外人面前,她是坚强而又从容自若的女掌门,谁又知道她心中的苦和痛,她这个可怜的甚至没人安慰的女子,夜晚中是否独自哭泣?

紧紧地将星瑶搂在怀中,听她轻轻地梦中呓语,谢玄的心底最深处,似乎被悄然打动了,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远方的萧情,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从今以后,星瑶在他心目中,到底会占据一个什么样的分量。

马蹄声哒哒,踏破通往丹霞山的石阶,青雪通灵之极,到了石阶的顶端,自发地慢了下来,在山上缓缓地走着。

前方走过来一个人影,谢玄倒也认得,正是那天他和星瑶第一次上到丹霞山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宋师兄。

宋师兄此时又在扼守山门,他也算认识谢玄,看到青雪走过来,马儿上星瑶依偎在谢玄怀中,他冲着谢玄暧昧地一笑,让了开来。

谢玄也对他报以一笑,然而轻车熟路地控制着青雪来到了后山。

“星瑶,回到山上了,醒醒吧。”谢玄推醒了星瑶。

星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谢玄怀中,顿时面红耳赤,急忙跳下马来,谢玄微微一笑,伸手在青雪屁股上一拍,笑道:“你自己玩去吧。”

青雪欢叫一声,冲入了后山的山谷中,那是专门供它驰骋的地域。

谢玄回过头来,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笑道:“走吧,我应该先去见过黎长老,毕竟为了我,消耗了你们丹霞派的一枚五品妖核,这件事情先斩后奏,总要经过长老们的同意才行。”

星瑶抿嘴一笑:“你就不用得了便宜卖乖啦,我这个掌门已经同意了,他们就算反对也没有了,反正已经答应了那个钱松。”

谢玄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是喜欢客套的性子,如果真要报答丹霞派,他找机会做点什么就是,可不愿意耍什么嘴皮子。

星瑶办完事回到门派中,长老们自然也要齐聚在丹霞堂中,和星瑶商谈一下门派事务,谢玄也不是什么外人,索性就和她一起去了丹霞堂。

在之后的会议上,星瑶说了用一枚五品妖核和钱松做了交易的事情,果然,众长老没有一个人反对,尤其是听说是为了谢玄,大部分长老都表示了赞同。

从丹霞堂中出来,谢玄想了想,先去了丹霞派的弟子饭堂,倒不是说他饿了什么的,他只是去探望饭堂中的一个人,就是那名叫做董连的神秘老者。

谁料到来到饭堂之后,竟然没有见到董连,一问之下,有杂役弟子说,那董连似乎是身体不行了,向丹霞派请辞,回到乡下老家度过一段最后的时光去了。

这种话,在别人眼中合情合理,然而谢玄自然是不信的,那董连的真实修为,就连谢玄都没有看透,似乎是九品武宗,然而有有些先天强者的特征,总之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如此人物竟然留在丹霞派做一个杂役弟子,这件事情着实令谢玄无法理解。

而现在他又离开了丹霞派,不知道有什么秘密了,不过谢玄也不想知道,真要事事都弄清楚,这一辈子也就不用干别的了。

有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妨放下,这样才能心胸开阔,也是成为一个高手必备的器量。

谢玄又顺口问了鱼君的状况,一问之下才得知,鱼君在几天前已经离开了丹霞派,不知道去哪里闯荡了。鱼君他为人和善,人缘也好,他的离去,让这些杂役弟子们也颇感不舍,有人猜测他是放弃了修炼武道的梦想,回乡下种田去了,也有人说他有了什么奇遇,去江湖上闯一番名头去了。

谢玄当然知道真相,鱼君得到了他赠与的紫元功,这套功法是个整体,各种武技都是从功法中衍生出来,也不用费心去学什么武技了,衍生的武技就颇为不俗。这套功法精进神速,对于灵脉资质没什么要求,但是对于修炼者的悟性,有着极高的要求。

前世谢玄在遇见萧情之前,修炼的就是这套紫元功,之后萧情传授给他十二品先天诀,他自然就放弃了紫元功的修炼,但是那套功法的高明,是毋庸置疑的。

之所以将这套功法传授给鱼君,只是觉得他和当年的自己很像,尤其是眼神,几乎是一模一样,心里不由自主地就喜欢上了这个少年,传授功法,也只是给他一个机缘,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听到鱼君已经去了江湖上闯荡,谢玄微微有些唏嘘,不过马上就不甚在意,鱼君将来能有什么样的成就,还是要看他自己。

天色渐晚,谢玄不用人引领,自己就来到了丹霞派的客房,正是上次他住的那一间。他在**打坐修炼了一会,天色终于完全黑了下来,周围一片静谧。

谢玄睁开双眼,眼中精芒一闪而过,他跳下床,走到桌子旁边,伸手从怀中拿出了两张皮纸,正是那两片武墓残图!

谢玄深吸了一口气,将两片残图缓缓地贴近,然后拼接在了一起,果然如同预期的那样,严丝合缝!

抑制住心中的狂喜,谢玄细细地看过去。这两张残图正好组成了地图的一半,看样子应该是右边的一半,所以都有着云中子所留下的云纹印记。

而另外一半寻找难度就更高了,因为不会有云中子留下的印记,看上去只会是一张普通的图片,谁知道是不是还被人保存着,又或者已经出现了最坏的情况——被人当做废纸销毁了。

还有另外一些难度,就是那一半地图是整个的,还是被分成了几份,如果一半的地图又被分成了十几片,那就更加无从找起了。

这些事情,都是谢玄所无法预料的,他所能做到的,就是现在将这一份地图牢牢地记在脑子里,以后万一遇到了另外一半地图,要一眼看出来才行。

细细地看着地图上的线路,印在自己的脑海中,由于谢玄的精神力很是强大,所以没花上多久,谢玄就已经牢牢地记住了。

“咦,这个线路,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谢玄回想着地图的内容,似乎是有一道灵光划过脑海,然而仔细搜寻的时候,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这张地图。

或许,前世的时候自己经过了地图所画的地域,所以有一点印象?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前世谢玄的足迹遍布整个中土大陆,人迹罕至的险山毒泽,他都一一去过,或者为了寻找某一株炼制丹药所用的草药,或许是为了猎杀某种极其罕见的妖兽,取得妖核

总之,他到过许多根本没人去过的地方,如果真的到过武墓附近,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只不过这张地图画的实在太笼统,仅凭半张,谢玄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更多的线索了。

如果得到另外半张,或许谢玄立刻就能够想起来地图标示的地点所在。

这样一想,谢玄得到另外半张地图的心思就更加炽烈了,只是他头脑还算清醒,没有被妄想所控制。

这世上的一切都是难以预料的,虽然谢玄此时离云中子的武墓极为接近,但是或许他一生都无法找到另外一半地图,又或许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武墓,却发现有人捷足先得,里面的一切都已经被人搬空,这些都是极为可能的事情。

甩了甩头,谢玄驱除了无意义的妄想,收摄心神,重新上床打坐修炼起来。

这次在青石镇,借星瑶的光,服用了一枚万年朱果,借用强横的药力易筋伐髓,排除了身体的许多杂质,这让他已经隐隐感到似乎将要突破到六品武士的境界。

现在他所差的,就是真气的积累,等到全身真气充盈,连三百六十五处窍穴中都充满了真气,再也无法增加的时候,就可以试着冲向七品武师,全身真气鼓荡,所有窍穴一齐开放,那个时候,就将突破到七品武师。

窍穴震荡,真气外放,那就是七品武师的特征。

反正离洛丹盛会还有六七天,谢玄对于洛丹峰上面的事情也一无所知,索性也不去操心,专心修炼,如果能够再增加一分修为,洛丹盛会上拯救父亲的行动也会顺利一点。

当然,也仅仅是一点罢了,想要短时间内修为大进,那是不肯能的事情了。

功行十几周天,时间匆匆而过,一夜已经过去,谢玄睁开双眼,丝毫没有疲惫之色,事实上只要意志力足够,武修可以用修炼代替睡眠,然而那种枯燥乏味到极点的生活,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的。

伸了个懒腰,谢玄去饭堂吃了早饭,然而去了后山。先是站在丹霞绝壁之旁,欣赏了这壮观绝伦的日出美景,然后走进了后山的一个山谷中,青雪仍旧是活蹦乱跳,在朝阳的沐浴下,它纵横驰骋,丝毫不显得疲惫,似乎有着无穷的精力。

谢玄看着青雪的英姿,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谢家,他离家已经将近一月,不知道堂姐谢道韫和母亲萧碧云此时如何,那敖无双是否已经对谢道韫采取行动?

他救回父亲之后,在谢家就再也没有丝毫顾忌,一定要大展拳脚,将整个谢家收入囊中,这样才能保护来之不易的家庭幸福,决不能让父亲母亲再受到任何伤害。

之后如果能借狮虎丹的药力短时间突破七品武师,那么再加上鱼龙变秘法,他谢玄就已经无惧于蓟阳敖家,如果敖无双不开眼,还敢纠缠的话,他就打开杀戒,灭掉蓟阳敖家,反正,上一辈子也不是没有做过,再做一次也是轻车熟路。

想到这里,谢玄不禁归心似箭,恨不得马上救出父亲,回到谢家。

暗叹一声,收摄心神,谢玄身形猛地加速,来到了正在狂奔的青雪身边,在它背上一拍,扬声道:“来来来,青雪,你陪我修炼一下轻功步法,你只管狂奔,若是被我摸上一下,今天就不允许你吃草料。”

青雪似乎是听懂了谢玄的话,长嘶一声,放开四蹄,速度又快了几分。

谢玄哈哈一笑,脚下运起洛水步,身形似乎一抖,瞬间消失在原地,一道如烟似雾的人影出现在山谷中,追逐着青雪的方向而去。

中土世界的轻功步法,本就快过奔马,只是那要高等的步法境界,还有深厚的真气支持,谢玄虽然悟性超强,洛水步的境界也比洛丹派的大部分长老都要高明,但是想要追上神骏的青雪,还是颇有难度。

“喂喂,让你跑你真的跑那么快啊,我怎么可能追的上呢。”

“哈哈,上当了吧,竟然停下来,你肯定输啦。”

“咦,好你个青雪,竟然使诈,我都差点摸到你了才开始加速,气死我了,看我追上你怎么教训你,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嘲笑我吗?”

一人一马的声音在山谷内回荡,久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