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6 探查地形

0106 探查地形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间就是五天过去了。

这天,谢玄仍旧是在后山和青雪追逐嬉戏,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一些在后山做事的杂役弟子,看到这个场面,都私下里笑道:“谢公子真是好兴致,整日和那匹青骢马儿嬉戏,也不觉得厌。”

这些普通弟子,哪有什么眼力,谢玄的努力修行,在他们看来也变成了不着调的游戏,若是真有机缘摆在他们面前,估计也看不透,抓不住。

其中只有丹霞派黎长老来过一次,黎洪在山谷之外远远地看着谢玄追逐青雪,似乎是一派欢乐,然而他看了半晌,确实面色肃然,喃喃道:“谢公子当真是人中龙凤,光是这份风雨不改的毅力,就让老朽好生钦佩啊。”

之后又吩咐那些杂役弟子,没有事情不要轻易去打扰谢玄,那些弟子们心中不解,然而长老亲自发话,自然是恭敬地应允。

“不行了,不行了,待会儿再继续。”山谷之中,谢玄停下脚步,双手按膝,不住地喘息着,他现在的真气修为终究是不够,纵使十二品先天诀神妙无比,也无法弥补他和七品武师之间的鸿沟。

只有鱼龙变秘法,才能够让他的实力跨越那个阶层。

以他现在的真气储量,运行洛水步,大概半个时辰,就会真气枯竭,如果是透支体力,爆发巅峰速度,那么真气还会更快地消耗。

这五天来,谢玄每一天都是没有丝毫懈怠,几乎都是消耗了全部的真气,才稍稍休息一番,等到真气恢复到一半以上的水准,立刻又开始新一轮的追逐。

这样高强度的修行,对于武修的意志力、体力,都是严峻的考验。比如说现在,谢玄全身几乎都被汗水湿透了,眼前似乎的景物似乎都模糊了起来,他的真气已经连续三次陷入了谷底,全身的经脉都仿佛在抽搐,如果换一个人,此时必定已经倒在地上。

而对于谢玄来说,今日的修炼才到了一半而已,他还要继续在真气、体力透支的情况下修炼,直到真气再消耗殆尽七八次之后,才会停止这一天的步法修炼,然而回到客房,缓缓进行真气的修养回复。

在这样严酷的条件下,谢玄所取得的成绩也是惊人的!

保持在真气无法回满的情况下,不停地运用洛水步,体力的重复消耗,几万次的步法运用,这让谢玄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迅速地使用出洛水步的最大威力,甚至透支,爆发出极快的速度。

另一方面,他对于洛水步的领悟也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可以说,只差一步,他就可以领悟到洛水步的最高境界,到时候甚至能够催生出新的变化,走出自己的步法风格,其实那也就是变相的凌波微步了。

以谢玄的真气修为,此时最高也就能使用当先等级的步法,再高的境界,他的真气也无法有效支持,除非开启鱼龙变秘法,不过这种秘法虽然是前世谢玄所见过最高明的,但是终究对身体有所伤害,不能随便开启。

现在的谢玄,已经可以有效地利用每一丝真气,来催动洛水步,这几乎已经是他这个修为所能达到的极致了,就算洛丹派中的长老,恐怕也没有一个人,对于洛水步的领悟有谢玄这么深刻!

然而谢玄没有丝毫懈怠和停止的意思。

喘息了一会儿,谢玄感觉到体内的真气以一种极其迅速的速度回复到了三分之一的程度,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向远处的青雪大喝一声:“开始了!”

于此同时,青雪一声长嘶,撒开四蹄奔跑起来,谢玄哈哈大笑,虽然身体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但是动作没有丝毫迟缓,仍然是完美地运用了洛水步,身体化作一阵虚影,追逐青雪而去。

即使只能再提升一丝一毫的水准,谢玄也会付出百分百的努力和汗水,绝对不会懈怠懒惰。

这,就是他前世能够傲视群雄,与先天强者争锋与天地之间的根本原因。

无论是怎么样的天才,如果没有这种恒心和毅力,最终的成就都不会太高,汗水才是真正决定一个人成就的关键因素,只是很少有人真正明白这个道理。

终于,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一天又过去了,在日落的同一时刻,谢玄终于支撑不住,摔倒在了地上。

他的真气还是惯性地飞速回复,然而经脉已经不堪重负,真气流过伤痕累累的经脉,发出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剧痛,若是常人恐怕已经昏了过去,只是谢玄已经习惯了这种等级的疼痛,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青雪俯身在他的脸上轻轻摩擦着,有的时候,谢玄甚至怀疑,这匹马儿是不是人变的,通灵的简直不像一个动物。

“或许,你有成为一个灵兽的资质呢。”谢玄笑了笑,伸手抚摸着青雪的鬓毛,柔软光滑的触感,让谢玄也赞叹不已。

灵兽,是指被驯服的妖兽,臣服于强大的武修,其本身实力也非常强大,智慧也极为接近人类,或者与武修成为战斗伙伴,或者为隐居的武修看守洞府,是一种传说中的存在。

在武墓之中,大多数都有着看守灵兽的存在,光灵兽这一关,就难住了无数人,没有八品武御之上的实力,就连灵兽的攻击都不可能抵挡得住,更别提探索武墓了。

所以,过去的两千年内,有几十个武墓出土,可是真正得到好处的,仍然只是那些立于中土世界上层的势力,他们本身就有先天强者坐镇,自然轻而易举的降伏或者灭杀灵兽,破坏禁制和阵法,拿走武墓中的珍藏。

而普通武修,也只能干瞪眼了,就算没有人和他争抢,光是武墓中的灵兽和禁制,就能够让普通武修死上好几回了。

而青雪如此通灵,就让谢玄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灵兽来。

“我真是傻了,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听说过更马儿成为灵兽的,真是脑子坏掉了啊。”谢玄摇了摇头。

没想到,青雪似乎连这个都听懂了,用力甩了甩头,似乎是不满地发了脾气。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吗,等有机会,我给你弄一粒化形丹,让你能够化成人形,那可是七级妖兽才能做到的事情啊。”谢玄急忙安慰着青雪。

“稀律律~”青雪仰天打了个鼻响,似乎在说,这还差不多。

谢玄唯有苦笑了。

当天晚上,谢玄仍旧是打坐修炼,此时他的真气已经充满了整个经脉,只差一步,就能充满三百六十五处窍穴,达到六品武士的境界,然而就是差那么一层膜,怎么都捅不破。

不过这也不是很要紧的事情了,对于谢玄来说,,目前的真气修为已经够用了,除非是短时间内就能连升两级,突破到七品武师的境界,不然在实战中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后天,就是洛丹盛会举行的日子,明日谢玄将不会再进行修炼,而是先一步来到洛丹峰周围,好好探查一下地形,好让他对于后天的行动,更加有些把握。

对于谢玄来说,这件事情不能有丝毫差错。

修炼到了半夜,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子洒了进来,谢玄睁开眼睛,体内的真气恢复到了巅峰水准,接下来他不准备修炼,而是好好睡上一觉,将体力也养到巅峰水准,迎接后天的挑战。

一夜无话,第二日,谢玄早早地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便去见了星瑶。

“谢大哥,你说,你想要参加洛丹盛会?”星瑶惊讶地望着谢玄,谢玄寻找父亲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但是谢承乾在洛丹派里面的事情,谢玄可一点都没有透露过。

这件事情太过重要,就算是星瑶,谢玄也不会轻易说出来,他只是说要进入洛丹盛会,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之所以在洛丹盛会之前才说出来,是怕说得太早,引起某些人的疑心,而此时离洛丹盛会只有一天,就算真有人对他进行调查,也来不及了。

星瑶沉吟半晌,缓缓道:“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洛丹盛会虽然防备森严,普通人是不可能进得去的,只能在外围设立自由的私人交易摊,但是我们丹霞派也在受邀请之列,每个人能够带三名随从进去,我本来想要带三名长老的,既然谢大哥你开口了,你到时候就冒充一下丹霞派的长老吧,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谢玄点了点头:“恩,星瑶,多谢你了。”

星瑶侧头笑道:“谢大哥和我客气什么,如果还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只管说出来便是。”

“没有了,你帮我这些就可以了。”谢玄终究是没有说出来谢承乾的事情,他倒不是不信任星瑶,只不过这件事太过危险,他已经收到了丹霞派的许多帮助,绝对不能再牵连上他们了。

得知可以通过丹霞派进入洛丹盛会的场所,谢玄心中又稳定了一分,虽然就算无法通过丹霞派进入洛丹盛会,他也有别的办法可想,不过这个途径实在是最稳定可靠的了。

和星瑶再说了几句话,谢玄转身又来到了后山,找到了青雪。只不过这次不是修炼洛水步,而是要骑着青雪进入洛丹峰脚下。

风驰电掣,也只有这个词能够形容青雪的速度了,坐在他的背上,谢玄需要全身真气运转,才能够保证自己不被劲风吹掉下去。

驰骋在广阔的山林中,青雪欢快异常,速度比平时还快了一分,谢玄不禁暗叹,这广阔的大自然,才是青雪真正的归宿啊。

只是,如果要把他放归山林,谢玄还真舍不得。

从丹霞峰到洛丹峰之间,本来是有三个时辰的路程,然而在青雪的飞驰下,不过两个时辰就到达了洛丹峰的脚下。

“青雪,你自己在这里呆着吧,可以去玩,但是要早点回到这个地方,听懂了吗?”谢玄抚摸着青雪的鬓毛,遥遥望着洛丹峰的半山腰,上面坐落的就是洛丹派,和怜心在一起的那几天,他还历历在目。

不知道,那个性子疏离的少女,如今过得怎么样?

青雪长嘶一声,跑进了山林中,一晃眼就看不见了,不过谢玄有信心,他已经会回到此处,而不是就此一去不回。

环视四周的环境,这里几乎就是他从洛丹峰上攀爬下来的地点,而不远的地方,就是洛丹派的山门所在,谢玄上次下来的时候,还对着山门比了一个中指。

后天的洛丹盛会,举行的地点在洛丹峰的另一侧,也就是这个地方的对面,后天的时候,他就准备通过丹霞派混入洛丹盛会,然而偷偷会合谢承乾,绕过一个半圆,从洛丹峰那一侧的盛会地点,悄悄绕到这一侧,然而从山顶上攀爬下来。

脚下所站的地点,差不多就是将来逃跑的地点了。

洛丹盛会,无数家族宗派云集,防守力量自然不会小,谢玄也没有想要完满瞒过守卫的打算,尤其是如此明目张胆地爬下来,若是他一个人还好说,带上父亲谢承乾,就必须得用到绳索之类的工具了,那就势必会被人发现。

所以到了地面之后,接下来就是一场大逃亡了。

前世的谢承乾,应该也是定下了类似的计划,只是逃跑的路线未必相同,而最终应该是被洛丹派发现了,派人追杀,而导致了谢承乾的死亡。

如今有了谢玄在,那场悲剧自然不会发生,他绝对有把握带着父亲完好无损地回到谢家。

接下来,谢玄开始仔细地探查四周的地形,按照推测,只要他和谢承乾来到这里,就会被人发现,然后就是一场苦战,届时洛丹派的守备弟子将会遍布整个洛丹峰周围,所以逃跑的过程,也绝对不会轻松。

既然是战斗,环境就很重要了。

比如阳光的角度,自己必须保证完全看清楚四周的情况而不需要眨眼,否则一个失神,就有可能被弩箭射中;再比如树上的枝条,其结实程度,有必要的话,谢玄会带着谢承乾飞身上树,躲避弩箭之类的威胁,这时如果树枝突然断裂,那么也将会带来巨大的麻烦,甚至犯下难以挽回的错误。

谢玄的身影飞来飞去,不时检查着某个地形的资料,从地面,一直到半山腰,所有的地形,包括一块岩石,谢玄都记在脑海中。

只可惜洛丹盛会举行的那片平坦的地势,定然防守严密,否则谢玄真想也去探查一番,定下完整的逃离路线。

足足花了一整天,谢玄将所有的一切都纳入自己的脑海中,确保在明日的行动上不会出现任何差错,这才定下心来,回到了之前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