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8 洛丹盛会

0108 洛丹盛会

终于,在丹霞派的客房中度过了最后的一晚之后,洛丹盛会就已经来临了。

清晨,所有的丹霞派弟子都早早地起来,聚集到了山门口的空地中,自发地排成两排,为星瑶这个丹霞派掌门送行。

这次洛丹盛会,本质上是一次大型的交易和拍卖会,丹霞派也会提供一些丹药来拍卖,一直以来,丹霞派也正是用这种方式来获得大部分的收入。

一年中,这也算是丹霞派最重要的日子之一了,虽然和普通的弟子没有关系,但是处于规矩,必须要举行盛大的送行仪式,之后还会有凯旋仪式。

星瑶手中端着一个三尺见方的大盒子,里面分为十几个区域,分别呈放着将近二十粒丹药,每一粒都是五品以上!

光是这些丹药,其价值就已经足够将整个谢家买下来了!

洛丹盛会之上,将会出现的丹药、药材、珍宝,更是不计其数,堪称整个大唐最隆重和奢华的一次交易会,届时就连大唐皇室也会出席。

而正因为如此,所以洛丹盛会的防守才会严密到极致。

一切都准备妥当,星瑶身后跟随了两名长老,分别都是谢玄认识的黎洪和吴乾,本来洛丹盛会上可以携带三名随从,或者说是保镖更确切一些,不过现在这第三个名额自然是被谢玄给占据了。

谢玄他毕竟进入了一次洛丹派,虽然不过是普通丁级弟子的身份,但是也难保不会被人认出来,尤其是他在洛丹派的传法堂做事,此番失踪,必定引起一阵搜索,到传法堂讲过课的成刚长老,还有几位其他的长老,都可以认出自己。

所以,谢玄利用他前世学到的易容之术,稍加改头换面,就变成了一名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这也和他现在丹霞派长老的身份非常吻合。

只不过谢玄的易容术只不过粗通皮毛,扮出的样子在陌生人看来没什么,但是落在星瑶和黎洪的眼中,就颇为滑稽了,让星瑶大肆嘲笑了一番。

这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很快地,几人就各自骑马,向着洛丹峰的方向驰去。谢玄思虑周全,为了防止青雪的身份被发现,露出破绽,所以仍然是由星瑶来骑着青雪,而青雪对于星瑶也没有一点儿抗拒,反而是欢快的很,这让谢玄郁闷地大骂青雪是一匹“色马”。

几人的马匹速度不同,所以都互相照顾,没有全力奔驰,一直花费了将近三个时辰,才终于到达了洛丹峰山门处。

每一个参加洛丹盛会的人,都要在洛丹派的山门处检查资格,然后在专人的带领下绕过一个大圈子,来到洛丹峰后山的一处地域,进行接下来的拍卖会。

镇守第一重山门的,倒是一个熟人,就是洛丹派燕不归长老的儿子燕青,只见他一副冷峻的神情,一丝不苟地检查着众人的身份和资格。

谢玄一伙从他身边走过,他记下了星瑶和几位长老的名字,在看向谢玄的时候,似乎多停留了一阵,谢玄心中一阵狂跳,毕竟他对于自己的易容术也没有什么信心,万一被识破了,接下来的计划就艰难了许多。

最怕的是,万一连累上了丹霞派,自己又怎么能过意的去。

幸好,一切都十分顺利,谢玄四人接连通过了四重关卡,然后在一名守候在旁边的洛丹派弟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后山。

此时,后山那片平坦的地势,已经被搭建起来了一个超大的临时建筑,其面积足足有三个谢家那么大,即使只是临时的搭建,只用了普通的材料,所花费的钱财也相当可观了。

这一处长宽皆有几百米的空间,就是洛丹派的拍卖场所了。

接下来,星瑶他们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先去了旁边的一处阁楼中,里面是洛丹派的一名长老,谢玄抬眼一看,立刻转过头去,那名长老,正好是谢玄曾经见过的红脸长老李大庆!

将身体藏在黎洪身后,生怕那李大庆发现自己,不过还好,也不知道是黎洪身形高大遮住了自己,还是那李大庆太过忙碌,没有注意到旁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向自己的方向看过来一眼。

“这些就是丹霞派拍卖的全部物品了吗,星瑶掌门,请表示出所有物品的拍卖底价,然后如果拍卖成功,我们洛丹派将会收取一成的费用,你们有什么异议吗?”李大庆一边在书册上记录着,一边向星瑶发问。

星瑶之所以先到这里来,就是要将所有的准备拍卖的丹药送交到洛丹派手中,然后由洛丹派在接下来的拍卖中全权代理,拍卖得来的钱财,洛丹派将会抽取一成,作为中间费用。

这一点,也是洛丹盛会的惯例了,所有让洛丹派代为拍卖的势力都没有什么怨言,毕竟,如果是由他们自己拍卖,就根本无法卖出这个价格的,甚至连一半都未必卖的上。

这就是拍卖的好处了,对于洛丹派和其他势力来说,是双赢的局面。

“好了,就这样吧,等拍卖会结束,星瑶掌门可以派人来我这里,用收据换取银两。”李大庆记录好了丹霞派的物品,又给星瑶写了一张收据。

星瑶随手收了起来,对李大庆笑道:“李长老辛苦了,其实哪里用些什么收据,我们还能不信任洛丹派吗?”

李大庆连连摆手:“不一样不一样,怎么都要写个收据,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洛丹派仗势欺人呢,再说了,这样账目也分明一些,以免记录的时候弄错了。”

“李长老真是想得周到。”星瑶又和他客套了几句,然后和谢玄三人走了出去,一出阁楼的门口,谢玄紧绷的神经就陡然放松了下来,时刻担心被人发现,实在是个不好的感受。

“您就是星瑶掌门吧,方才招呼你们的那名师兄忽然肚子疼,就叫我来换他,接下来就由我来招呼各位,几位有什么需求,只管和我说就好,直到拍卖会结束,我都会留在几位身边服侍的。”

就在此时,一个清脆柔和的声音从身旁传了过来。

谢玄身体陡然一僵,然后缓缓地转过头去,只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白衣女子,正娉婷而立,对几人行了一礼,她容貌极美,气质更是超然出尘,只是隐隐地带着一股淡漠疏离的味道。

不是怜心又是谁!

谢玄张了张嘴,随即醒悟到自己现在正乔装改扮,实在是不能和怜心打招呼,只好无奈苦笑。

而怜心似乎也没有发现谢玄,眼神在他的脸上划过,就再也没有看过来,只是对着星瑶淡淡一笑,然后转身引着几人进入了拍卖场。

拍卖场中,此时已经是人流汹涌,摩肩接踵,无数杂乱的声音传了过来,让谢玄情不自禁地挖了挖耳朵。

怜心解释道:“几位请稍加忍耐,现在拍卖会还未开始,所以各位来宾都各自在和相熟的人寒暄,是吵了一点,不过接下来拍卖会开始的时候就会好的。”

星瑶点了点头,道:“我们明白的,丹霞派也算是连续参加了这洛丹盛会好几年了,具体规矩还是知道的。”

怜心笑道:“那就好,如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请星瑶掌门指出来,我尽力去解决。”

星瑶掠了掠发丝,笑道:“你也不用如此,我看你气质如此高雅,绝非普通弟子,就不要和我如此可以了,不如,你我姐妹相称如何。”

不过当上了几日的丹霞派掌门,星瑶已经学会了几分人情世故,让一旁的谢玄心中暗笑。

穿过了人流,再往里去是一条走廊,地面上是厚厚的红地毯,踩上去松软而稳当,竟然是有名的赤尾狐的皮毛做成的,那赤尾狐极为珍贵,只有尾部的皮毛是红色的,而这条地毯怕不由几百米,不知道要用上几千只赤尾狐的皮毛了,真是奢侈至极。

不过,一分钱一分货,走在上面确实感觉很舒服。

走过了走廊,过了一个转弯是一闪华丽的大门,门是半掩着的,几人闪身而进,眼前顿时出现了一个超级的大型拍卖场地,四处看了一眼,谢玄立即吸了一口气。

真是好大的手笔!

这个拍卖场,比之前世谢玄所见到过的所有拍卖场都大了一些,场中是密密麻麻的将近千余个座位,座椅的底座是黄金制成的,而靠背和坐垫,都是最为昂贵的松软皮毛,价值还超过同样体积的黄金!而这些座椅之前,是一座高大的买卖台,上面几乎通体由水晶制成,晶莹剔透,让人不可逼视。

在进入洛丹派山门的时候,几人就各自领到了一张号码牌,按照号码牌的数字,几人找到了对应的座位,一屁股做下去,那松软的感觉,几乎令谢玄忘记了今日来此的目的。

接下来,就是一阵等待,座位中的人越来越多,最后竟然接近坐满,而怜心这种服侍宾客的弟子,就在一旁静静地站着,等待宾客传唤。

这种事情,倒是和当日她在传法堂中所做的事情差不多,让谢玄心中一阵恍惚,似乎又回到了那时的日子。

心情复杂,谢玄索性迷上眼睛,靠在身后柔软的靠背上,闭目养神。将近半个时辰之后,只听得一声清脆响亮的钟声响起,在整个拍卖场地中回荡开来,顿时,场中所有嘈杂的声音全部退去,瞬间就安静下来。在这个洛丹盛会上,还没有人有资格耍脾气,如果如意吵闹的话,那么洛丹派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他请出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高台之上,只见水晶制成的台子旁边,一名身材火爆妖娆,面色妩媚的女子,正静静地立在其上。

“诸位来宾,想必大家都有些等得不耐烦了,那么,今年的洛丹盛会,就此开始!”那名女子面容虽然妩媚,然而话语声却凛冽清脆,清晰地传递到拍卖场的每一个角落。

谢玄心中一凛,这个妖娆女子,竟然也是一名七品武师,看来自己小看了洛丹派啊。

正自自忖间,只听得台上面传来那妖娆女子的声音,在这寂静的空间中,清脆地回荡着:“这次洛丹盛会,我洛丹派必定不会让诸位至于什么客套之类的,我就不说了,诸位系想必也想要直接进入正题,那么,我宣布,今年的洛丹盛会,现在开始!”

这女子从容自若,气质温和却又不卑不亢,令人大生好感,而方才的那一番发言,更是博得了满堂彩。

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她前方的那张水晶的拍卖台忽地光芒大作,让整个空间里的人都几乎睁不开眼睛,等到光芒渐渐消退的时候,只见水晶台子之上,已经多了一把通体赤红的长剑,剑身上泛着流动的寒芒,赤红的颜色几乎将女子的脸庞映得通红。

不用人介绍,大家也知道这是一把神兵利器。

“各位宾客请看,这就是今次洛丹盛会的第一件拍卖品,剑名赤水,乃是用大晋的赤龙山上的赤铁所造,上面有着铸剑师所融合进去了一枚妖核,妖核的主人是一只赤火虎,令这柄长剑充满了灼热之力,若是功法阳刚,招式大开大合的武修来使用,必定能让他的实力再上一层楼。本来,洛丹盛会以丹药为主,所以这柄长剑也不算多么贵重的物品,我们也不期望能够拍卖出高价,只是用来作为开场,预示着本届洛丹盛会红红火火,诸位若是有意,接下来可以用最低的价格买走……现在拍卖开始,底价一千两!”

“一把融合了妖核的宝剑么。”谢玄饶有兴趣地看了看这柄长剑,底价一千两,还真的像那女子所说,便宜得很呐,真要拿到岳安城的珍宝阁里,恐怕卖上三四万两是很轻松的。

“怎么,谢大哥你看上了这柄剑?”星瑶听到了谢玄的自言自语,开口问道。

“哪有,我已经有了一柄秋水,虽然单论威力比台上的那柄差远了,但是要说顺手,还是我的秋水比较适合我,而且据我看来,那柄赤水剑在铸造的时候就有了致命的缺陷,虽然威力惊人,但是养不住剑煞,对我来说反而是落了下成了。”谢玄侃侃而谈,他对于那种纯靠大开大合的力量来压人的武器没有兴趣,他本身就是一名剑法宗师,对他来说使剑是一门艺术,要手中的剑发挥出主人的威力才行,要是单靠剑本身的威力,不能人剑合一,那就落了下成了。

当然,谢玄看不上眼,不代表别人也看不上眼,这里面在座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买自己需要的丹药才来的,随身携带的银两数目都是极为恐怖,不然也休想买得起心怡的丹药,而这柄剑看上去卖相不俗,价格连他们身上财产的零头都不到,就当是买一个玩具吧,这些人也颇有兴趣。

第一次的出价很快出现,随后开始时了三三两来那个的跟价,大概半柱香的时间,这柄赤水剑就以两万银子的价格拍卖出去。

谢玄不禁暗叹这洛丹派好本事,两万银子,离这柄剑的本来价格也没差多少了,而洛丹派还打着低价白送的口号,真是得了便宜还卖好。这就是拍卖的好处了,之前的低价只有一千两,然而众人竞价之下,竟然达到了两万两,足足翻了二十倍!

这还是几乎算白送的东西,如果是一枚低价就十几万两的丹药,拍卖起来,会出现多么高昂的价格呢?

第一件东西顺利地卖了出去,洛丹派果然会做人,反正是打定主意要半卖半送了,所以当场就将那柄剑交给了买主,而伴随着剑,还送上了一枚回气丹,说是作为赠品,这回气丹也价值几千两银子了,算起来那柄剑真的是半卖半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