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09 拍卖**

0109 拍卖**

之后,接下来那水晶拍卖台上面,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物品,令人眼花缭乱,有武器,有宝甲,有残缺功法,有低级武技,当然还少不了各种辅助的丹药,只不过现在出现的丹药都是低级的,高等级的丹药一个都没有出来,所以这些成交价格也都在十万两一下,令人提不起兴趣,甚至不时有人高声大呼,让洛丹派早点拿上来真正贵重的丹药。

台上面的那名女子似乎充耳不闻,仍是从容不迫,笑颜如花,一件件地将所有的东西都拍卖完成,以她甜美的笑容,八面玲珑的态度,令有些明明不值钱的东西也拍卖出了高价。

谢玄靠在椅子上,似乎在闭目养神,而星瑶和两位长老,也对台上的东西漠不关心,他们丹霞派本来就是来拍卖丹药而已,并没有要买什么东西的意思,唯一关心的事情,就是他们丹霞派的丹药,能够拍卖到什么价格,这关系到丹霞派下一年的发展计划。

而据谢玄观察,拍卖会上,现在出手的还是一些小型家族,那些拥有庞大的势力和钱财的家族,至今为止还没有出过手,所以也造成了拍卖场面不温不火,比较沉闷的现象。

或许是察觉到有些人已经不耐烦,台上面的美女嫣然一笑,伸出如雪般的皓腕,轻轻一拍,手腕上两只翡翠镯子发出清脆动听的响声,从她身后的地方,走出来了一位婢女,手中托着一个光洁的银盘,上面放着一个翡翠玉石的小瓶。

看到小瓶的出场,场中许多人的目光都锐利了起来,这种造型的瓶子,里面的丹药等级一定不低,在他们看来,一枚好丹药值得他们花费所携带的所有银两,因为在中土世界上,实力才是地位的保证,如果没有实力,就算拥有再多银两,也保不住家族的繁荣。

只听到台上面那名女子咯咯一笑道:“诸位可看清楚了,今次洛丹盛会的**要来临了,这个翡翠小瓶中,装的是有名的紫心破障丹,这种丹药的用途,大家应该都明白吧,放眼整个中土世界,有无数人终生都在七品武师的等级徘徊,一辈子都突破不到八品武御的层次,而这枚丹药,就能够帮助这些人突破七品武师和八品武御之间的壁障,运气好的人,说不定能够依靠它突破到九品武宗呢。”

女子指着手中的翡翠玉瓶,轻眸浅笑,魅惑之极,然而所有人的目光都无视了她娇媚的面容,而是紧紧地定在了她手中的药瓶之上!

紫心破障丹,谢玄之前在青石镇的钱松府中,曾经见过一枚紫陀螺,其作用就是炼指出紫心破障丹,那个时候由于只是材料,并不是真正的丹药,再加上那大汉董海川急着换取雪魄丹,所以只换取到了雪魄丹这样的中级丹药。

而今天就不同了,紫陀螺被炼制成为紫心破障丹,效果何止翻了一倍啊,就凭它能对于突破九品武宗也有几分效果,这枚丹药就已经足以卖到天价!

“底价银子十万两,现在,拍卖开始!”

女拍卖师的素手落下,于此同时,整个拍卖场响起了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喧哗声,几乎所有人都**起来,滚烫炙热的目光望着台上的女子,恨不得立刻就将她手中的丹药买到手。要知道,中土世界上,最为昂贵的就是两样东西,一样是高等级的功法,那种东西根本不可能有人拍卖,绝对都是留给自己修炼,生怕别人知道,若是被别人修炼了,揣摩出了自己功法的弱点,那就得不偿失了。

而另一样东西,就是可以助人突破桎梏,打破等阶壁障的丹药!

好的功法得不到,那么至少可以通过丹药来突破等阶,也能够达到高等级功法的修炼速度,而这种突破功法等级的逆天丹药,几乎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尤其是这枚紫心破障丹,能够助人突破到八品武御的层次,几乎有五成以上的把握,要知道,能够有三成以上把握的丹药,就已经足以让人发疯了。

八品武御,和七品武师之间虽然只差一品,但是其差距是后天九品境界中最大的,到了八品武御的层级,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真气,一个人对付十个七品武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这样的差距,用一枚丹药就可以弥补了,这当然会让人发狂。

“看大家的反应,诸位应该都熟知这枚紫心破障丹的效用,不过它的副作用大家也因该知道吧,那就是之后突破先天秘境的时候,难度大大增加,几乎就等于绝了进军先天秘境的机会,所以我洛丹派虽然希望能够拍卖出一个高价,但是其中的得失,大家自己衡量哦。”

女拍卖师的一句话,根本没有让众人心中的欲望稍有减缓,先天秘境,对于普通人来说那是可望而不可及,根本不会花费心思去想的,就算百分百绝了自己进军先天的希望,他们也不甚在意,毕竟这辈子能不能达到八品武御的境界还不一定呢,又何必担心那些事情,不如先将自己眼下的实力提升起来。

众人的反应,谢玄看在心里,不由得冷笑不已,这些人从根本的心态器量上就决定了无法进军先天秘境,也只能在八品武御这个层面上纠结了。

“五十万!”虽然谢玄是绝对不想要这紫心破障丹的,但是并不妨碍其他人对于这枚丹药的热情,短短时间内,已经从十万底价,翻到了五十万的高度。

还没完,似乎就像一个开胃菜,这些腰包鼓鼓的大财主们,一个个竞相出价,很快就将价格推上了八十万。

谢玄静静地靠在身后的靠背上,双眼微眯,听着耳边不住更新暴涨的价格,嘴角的冷笑越来越浓,此时离他和谢承乾约定的时间还早,他有充足的时间来看这些人互相追逐价格的热闹场面。

“八十八万!”

“八十九万!”

即使是紫心破障丹,也不可能让这些人真的倾家荡产,毕竟还有个成功率在里面,万一买回去,服用的人却没有突破到八品武御,那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到了这个价格,也只能一万一万地涨了。

“九十三万!”在靠后面的一个角落,一个华服中年男子咬了咬牙,终于是报出来这个让他也几乎无法承受的价格,如果再加一万两,他都会放弃了,因为他身上的银两总共也就只有九十三万而已。

还好,在喊出九十三万的高价之后,场中的众人似乎也被惊住了,没有人再跟价,女拍卖师喊了三次,看到没有人加价,也就落下了锤子,毕竟这个价位,已经让洛丹派十分满意了。

那名华服男子听到已经成功买到了丹药,颤巍巍坐下,似乎是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毕竟,一下子花出去九十三万两银子,任谁都无法感到轻松。而其他人的目光也纷纷投过来,含义就十分复杂了,有的是羡慕之极,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再加一把力,狠狠心买下来,而有的人则是心中暗暗诅咒,希望这华服男子买回丹药之后突破失败。

总之,这个**终究是过去了,接下来就没有这种高等级的突破功法壁障的丹药了,大都是一些辅助类的丹药,当然有些也是极为昂贵的,比如朝露丹,能够迅速恢复八品武御之下境界的武修全身真气,是高等级武修放在身上用来应对紧急情况,还有保命的绝佳丹药。

除此之外还有类似回春丹这种疗伤丹药,狮虎丹这种用来突破七品武师的普通突破类丹药,也都拍卖出了极高的价格,低的三四十万两,高的也有五十几万两银子。

当然,也有些丹药无人问津,只是提了一两次价格就被人买走了,这让台上的女拍卖师也有些无奈,毕竟不可能所有的物品都卖出高价。

这拍卖会的**已经过去,众人的情绪被提升起来,所以谢玄估计接下来也就只会出现一些普通的丹药了,那些丹药谢玄看在眼里,说实话也有几分心动,不过想到那高昂的价格,他就打消了所有的念头,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是静下心来,手指轻轻敲打着身边的座椅,盘算着接下来营救父亲的行动。

想了想,谢玄决定不在这拍卖场中墨迹下去了,而是悄悄地站起身来,趁众人不注意,向拍卖场的外面走去。

“星瑶,我走了,如果今日我不再回来,就说明我成功办完我的事情,回到自己的家中了,你不要到处找我,更不要透露出你和我有什么关系。”走之前,他当然要先和星瑶打个招呼,说不定他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星瑶了,他今天要彻底得罪洛丹派,之后如果实力没有到一定的程度,是不会轻易回到洛丹峰附近的。

不等星瑶反应过来,谢玄就已经走出了拍卖场,在走出门口的一瞬间,他终于还是没忍住,回过头朝着星瑶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见星瑶双眸在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光彩,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荡漾着,亮若星辰!

那一瞬间,谢玄和星瑶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了,似乎有千言万语传递了过来,又仿佛什么都没有诉说,只是这样对视了一眼,然后谢玄毅然转身,离开了身后的拍卖场,也离开了那位让他心动的可人儿。

转过了一个角落,身后拍卖场中噪杂的声音渐渐地低落了下来,谢玄停住脚步,微微叹了口气,与星瑶在一起的日子,他真的感受到了一种宁静与快乐,只可惜他注定了不能和星瑶在一起,这让他这位心志坚毅的人都有些唏嘘嗟叹。

“你,要去做什么。”

忽然间,从谢玄的身后传过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谢玄一个激灵,心中狂跳起来,竟然被人摸到自己身边,自己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心理防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他全身肌肉绷紧,跳了起来,右手成刀,真气催动到了极致,只要一个动念,就能够挥手切断身边那人的颈椎骨骼,然而谢玄一转头,立刻就呆住了。

在他身后的那人,竟然是怜心!

“怜心……咳咳,怜心姑娘,在下受不了场内的气氛,故而想要出来透一口气,你不必跟随我,还是回去服侍星瑶掌门吧。”谢玄一瞬间反应过来,他现在可不是谢玄的身份,而是丹霞派长老,所以他立刻改变了口吻,对怜心用一种老成的态度说道。

“噗嗤!”一向清冷疏淡的怜心,竟然捂嘴笑了起来,如同海棠盛开,云破月来,真个叫做美艳不可方物。

谢玄看得呆了一呆,然后轻咳一声道:“怜心姑娘,你为何发笑啊。”

“我是在笑,一个少年郎非得要扮成个大胡子叔叔,怎么看怎么别扭。”怜心抿着嘴,悠悠地说道。

“你……你在说什么……哎,算了,想来也瞒不过你。”谢玄本来还想分辨,然而想了想,怜心既然已经看破了他的伪装,不如坦荡承认,反正也是瞒不过去的。

怜心踏前一步,幽幽道:“李玄,哦,这个名字估计也是假的,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我还是叫你小玄吧,小玄,你当日忽然失踪,整个洛丹派都乱成一团,怎么找都找不到你的踪影,长老们甚至对你下了绝杀令,你知道那几天我有多么担心么。”

谢玄微微苦笑,却不知道如何解释,只好半真半假地说道:“这些事,我也有苦衷,至于绝杀令什么的,我早就想到了,因为我的背景本来就是伪造的,为的是进入洛丹派,达成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但是我劝你一句,还是别和我扯上关系为好,今日就当做没有看见我,好么。”

“可是,我已经看见你了。”怜心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

一双眸子,闪烁着难以形容的光芒,一瞬不瞬地盯着谢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