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0 九叶菩提涎到手

0110 九叶菩提涎到手

谢玄只有苦笑,“那怎么办,难道你要把举报给长老们,将我抓回去?算了,我知道你不知那样的人,你不会的。”

“是的,我不想看到你被抓。”怜心理了理发丝,气质飘然出尘,她直直地盯着谢玄的双眼,一字字道:“小玄,你有什么麻烦,让我帮助你,好么。”

“怜心,你……”谢玄是彻底呆住了,他怎么都无法想到,怜心要说的居然是这样的话,他明知道自己要对洛丹派不利,不抓自己就算了,为什么要帮自己?这其中的理由,谢玄想不通,也不敢去想,尤其是看到怜心一双眸子和方才的星瑶一样,晶亮地看着自己,谢玄的心中就是一阵心虚。

“好了,怜心,把今天的一切都忘掉,回到拍卖场中去,好吗,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和我扯上关系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答应我,收起你的好奇心。”谢玄伸出手按住怜心的肩膀,肃然道。

“好吧。”怜心无奈地点了点头,想了想,她又犹豫道:“可是……可是你怎么离开洛丹派?”

谢玄笑了笑:“既然上次能够离开,这次当然也可以,你不用为我操心。”

怜心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然而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再次转过身来,几步走到谢玄的面前,从她的怀中摸出一个香囊来,只听她幽幽的声音传来:“小玄,我一直以来都一个人呆在传法堂中,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快乐,什么叫痛苦,可是你来了,虽然只和你相处了几天,但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这枚香囊,你收着,如果遇到什么紧急的情况,就打开来看看,说不定能够帮助到你。”

“这个,好吧,我收下就是,只是今后千山万水,你我未必还能见面,怜心你还是早些把我忘记了吧。”谢玄犹豫了一下,然而被怜心那晶亮的眼神看着,却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好伸手接过香囊。

“放心,就算今后再也见不到,只要能想到传法堂的那几日,我就绝不后悔。”怜心神色坚定,她咬了咬牙,终于是转过身去,急急地跑进了拍卖场中。

“哎。”谢玄叹了口气,这身后的拍卖场中,现在就已经存在了两个让他无法忘怀的女子了。

唏嘘了一会,谢玄收摄心神,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接下来的计划当中,他想了想,伸手打开了怜心给他的香囊。说什么危急时刻再打开,这种话谢玄是从来不会听的,他极力立刻就猜测出来,这香囊中应该是一枚能够关键时刻起到作用的丹药。

果然,打开香囊,里面是一枚青色的丹药,散发着一种清凉而微微苦涩的味道,谢玄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分明是一枚朝露丹!

朝露丹,可以让七品武师境界的武修瞬间恢复全部的真气,即使对于八品武御,也有着一些效果,对于危急时刻恢复真气,实在是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这个怜心啊,所有的身家都在这枚丹药里了吧。”谢玄回头望向拍卖场的方向,这枚朝露丹就算放到拍卖场中,也能够轻易卖出三十万两的价格,而怜心就这么轻易地送给了自己,这份心意,谢玄又怎么能不明白?他所亏欠的人,现在又多了一个。

“罢了,日后总要回到洛丹峰这边来,将星瑶和怜心的情分加倍还了便是。”谢玄摇了摇头,不再去想,或者说逃避去想。

人情可以还,然而别人的一颗芳心,款款情意,他又拿什么来还?

打定主意不再想这些事情,谢玄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守备弟子在一旁,这里是洛丹峰内部,所以防守力量并不太强,所有的防守力量,几乎都放在了山门处的那三处关卡之中。

虽然这处地域谢玄并不熟悉,但是昨日他从山脚下遥望,对于上面的布局揣摩了好几遍,此时也算是轻车熟路,沿着一条石板路飞快地在山腰上绕了一圈,大概一刻钟的功夫,谢玄再次回到了拍卖场附近。

他这一番举动当然不是白费功夫,通过绕路,他成功地躲避了仅有的那几个守卫弟子的视线,绕到了拍卖场的后面,如果是正常行走的话,那绝对无法瞒过守卫,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这里。

放眼细细观察着四周,前方是那个巨大的临时建筑,也就是拍卖场,而身旁是一个单独的小屋子,很简单平凡,没有什么装饰,而谢玄早就从谢承乾那里得知,这里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而是存放了那些重宝的重要仓库!

此时,至少有六名长老在仓库之中,其中应该就有谢承乾一个,每次要拍卖什么重要的东西,比如说高等级丹药之类,都是由其中一名长老护送,直接送到前方的拍卖场中,这样做的好处是,即使有人阴谋夺取拍卖场中的物品,最后也会发现徒劳一场,应为拍卖的物品在拍卖完毕的时候,就会由那名长老再次护送回来,而不是放在拍卖场中,毕竟就算有人拍卖了下来,也要等到最后才付款拿货。

本来谢承乾的计划,就是在拍卖九叶菩提涎的时候,自己主动护送,然后在从拍卖场拿回来的时候,暗中掉包,之后找个机会偷偷溜走,直接溜出洛丹派,再也不回来。

前世的时候,具体情况是怎样的,谢玄并不清楚,不过最后谢承乾身死他乡,应该是在溜出洛丹派的时候被人发现,所以才遭到了死亡的惩罚,然后洛丹派在调查的时候发现了刺耳程乾的真正身世,所以将他送回谢家,反正东西不曾丢失,也就没必要和谢家作对,所以最后洛丹派也单方面对谢承乾的死因保持了缄默。

而这一世,有谢玄接应,谢承乾的命运绝对会改变的!

找了一个阴影处,谢玄小心翼翼地藏好,悄悄注视着小屋子的方向,每隔一会儿就会有一名长老走出屋子,拿着一个托盘,从后门进入拍卖场中,再过一会就又从拍卖场中出来,手中仍旧是拿着那个托盘。谢玄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出来,也就只好时时刻刻打起精神,注视着小屋子和拍卖场之间的一切,以免错过了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房间再次打开,这次出来的,竟然是两个人,谢玄仔细看去,发现其中一人,正是父亲谢承乾!

“不是说每次一个人吗,怎么变成了两个?”谢玄心中疑惑,然而却无法出去问个清楚,心中矛盾之极,他细细地打量谢承乾的表情,发现他面容十分焦急,似乎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变故。

没办法,谢玄冒险露出了头出去,朝谢承乾的方向使了个眼色,谢承乾本身正朝谢玄所在的方向看着,或者说等待着,此时谢玄一露头,谢承乾马上对他做个一个隐秘的动作。之前谢承乾曾经给了谢玄一份详细的计划书,上面就定下了某些简单的手势暗号,而此时谢承乾悄然做出了一个手势,谢玄立刻就看懂了。

谢承乾是在说:等我出来,马上行动!

不知道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谢玄也猜到了一些,总之现在谢承乾身旁跟着一个人,是不可能偷偷调换九叶菩提涎了,等谢承乾再次出现,谢玄必须行动,在惊动其他所有人之前,先夺过九叶菩提涎,然后和父亲谢承乾远走高飞。

这次谢承乾和那名不认识的洛丹派长老,只进去了一会儿,就又端着呈有九叶菩提涎的盘子走了出来,谢玄心中疑惑,如果是拍卖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结束?要知道九叶菩提涎也是一种极为珍贵的灵药,需要它的人绝不在少数,就算比不上紫心破障丹,也绝对会掀起一轮竞争**的。

这么快就出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洛丹派并没有拿去拍卖,从先前谢承乾的话语中,谢玄似乎听到过,洛丹派要和临汾柴家结盟,而这个九叶菩提涎就是交易的一部分,想来方才谢承乾应该是护送九叶菩提涎去让柴家的人验货的,验过货之后,就很快出来了。

无论谢玄的猜测对与不对,接下来都要行动了,谢玄看着拍卖场的后门被关上,两人转身朝着小屋的方向走去,过程中谢承乾似乎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还好身边的那名长老及时将他扶了起来,然后两人说说笑笑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谢玄明白,方才谢承乾故意摔倒,就是在拖延时间。

谢玄也不能再等下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谢玄闭上双眼,然后猛地睁开,一道精芒闪过,他脚下在地上用力一踏,全身真气如同长江大河般奔涌起来,运起洛水步,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道虚影,如电芒般射向了谢承乾的方向。

谢承乾身边的那位长老,刚刚扶起了谢承乾,微笑着要说些什么,忽地感到身后劲风袭来,这位长老也不是一个废物,他没有选择回头,而是身体猛地前冲,要躲过谢玄的这次攻击,然后张大了嘴,就要大喊出声。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本来一声长啸,因为这个变故,化作了一道短促的惊呼,他还要再说些什么,然而谢玄的攻势已经到来,转瞬间来到他的身后,双掌交叠,按在了他左胸的位置。

崩云掌!

“嘭嘭嘭!”连续三声闷响,明劲、寸劲、暗劲,三重劲道接连击打在了这名长老的身上,于此同时,谢承乾伸手死死地捂住了他的嘴巴,让他到了喉咙里的惊呼,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这名长老不甘心地睁大了双眼,恨恨地盯着谢承乾,全身都软了下去,他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谢承乾会配合别人杀了他,而他身后的人到底是谁,这些都成为了他永远无法得知的谜团。

看着他软倒在地上,谢玄和谢承乾对视一眼,谢承乾呼出了一口气,叹道:“小玄,幸好你来的及时,不然这九叶菩提涎,就得不到了。”他抚摸着手中的九叶菩提涎,谢玄看了一眼,那是一株软软的透明状的植物,与海中的一种叫做水母的东西颇为相似,只是看上去要可爱几分。

谢承乾双手捧着九叶菩提涎,忍不住热泪盈眶,谢玄心中微微感动,谢承乾是一心要得到这九叶菩提涎,为的只是要给母亲萧碧云治疗伤势,为了这个目标他离家十年,隐姓埋名,到底是对或不对,谢玄也说不清了。

不过此时可不是多愁善感的好时候,刚才那声闷哼,不知道有没有惊动别人,就算没有惊动,谢承乾迟迟不回去,也很快就会引起屋子里面那些长老们的注意,早些离开这里,逃出洛丹派才是正理。

“父亲,跟着我走吧,这里不宜久留。”谢玄沉声说道,然后转身朝着记忆中的地方奔去,身后谢承乾也醒悟过来,紧跟在谢玄身后,他的轻功居然也不弱,洛水步也使得像模像样,或许谢承乾为了这一天准备了太久,所以也专门练习过洛水步吧。

绕了几个圈子,避过了身后那些防守弟子的视线,谢玄带着父亲谢承乾来到了洛丹峰另一侧的断崖处,谢承乾惊呼道:“小玄,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咱们还是赶快下山才对。”

谢玄脱下外衣,从腰间接下来一圈长长的绳子,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父亲,咱们就从这里下去,比起其他的路,这里算是最快捷方便的了,不过您一会儿要抱紧我,千万别松手,万一掉下去,那就是尸骨无存啦。”

说得郑重,谢玄面色却十分轻松,毕竟已经和父亲会合了,接下来无论是什么艰难险阻,谢玄也都不放在眼里,前世他走上魔道,处处荆棘,从来没有一帆风顺过,比起来,现在所面临的些许困难又算的了什么。

谢玄将绳子在断崖边的一颗大树上固定好,然后哈哈一笑:“父亲,拿好菩提涎,我们要离开洛丹峰喽。”

谢承乾也受他影响,心怀大畅,一只手拿好九叶菩提涎,另一只手保住了谢玄。确定父亲已经准备好了之后,谢玄一声唿哨,双手握紧绳索,向断崖之下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