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1 迷魂粉的惊人效果

魔道至尊 0111 迷魂粉的惊人效果 名 3G 网首发

谢玄洛水步已经修炼得极为高明,用在这攀援上面,也颇有助益,只见他双手交替轮换,双脚足尖在石壁上接连不断地轻点着,虽然身后负着一个人,但是向下攀援的速度仍然是极快,只是几个呼吸,就下降了十几米。

此处离洛丹峰脚下足足有近千米,对于谢玄的体力和真气也是一个挑战,不过谢玄是何等样人,这种小事哪里难得倒他,一边下降,一边调整呼吸,竟然在这样严酷的时候还能保持着真气的稳定回复,若是被人知道了,必定大惊失色,这可是九品武宗才能够掌握的技巧!

不是说这个技巧有多难,只是如果没有九品武宗的修为,参悟天地间灵气流转的奥秘,是不可能使用得出来的,天下间在六品武士境界就能够用出的,恐怕也就只有谢玄一人了。

使用着这个技巧,谢玄稳定地下降着,如果没有意外,那么再有一会儿,就能够到达洛丹峰山脚下了。

不过事情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在谢玄下降到一多半的时候,预料中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相邻不远处的洛丹峰山门处,终于有一名弟子发现了谢玄两人,随即整个山门处都乱了起来,尖锐的哨声响起,估计是洛丹派的警讯之声,听到哨声之后,大概有几百名弟子朝着谢玄所在的地方移动了过来。

“小玄,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谢承乾终究是实力不够,看到这个场面,顿时慌乱了起来。

谢玄安慰道:“父亲,请放心吧,这点小场面,一会儿交给我对付就好了。”

没有丝毫犹豫,谢玄接着下降,不一会,半山腰的地方,那处举行拍卖会的方向,也同样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哨声,想来应该是那些长老们见谢承乾迟迟不归,出来探查,然而发现了那名长老的尸体,所以发出了警报。

其实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谢玄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瞒过洛丹派的众人,他神色间没有丝毫变化,仍然是飞速地双手交换,向绳索下面落去;大概离地面有一百米的时候,绳索忽然到了尽头,没等谢承乾发出惊呼,谢玄果断地抛弃绳索,双手曲起,如同两个利爪,深深地陷入了石壁当中。

双手轮番抓在石壁上,由于真气催动,十指将石壁抓得石屑纷飞,而谢玄终极是血肉之躯,双手很快就磨破了皮,鲜血染红了整个手掌。

“小玄,真是苦了你了。”谢承乾看到谢玄手掌血肉模糊的样子,眼中不由得露出不忍之色。

谢玄回过头,笑道:“这也不算什么,我平常修炼掌法的时候,比这个要残酷得多了,现在只是磨破了皮,骨骼一点事都没有,不过是小事一桩啦。”

降到离地面二十几米的时候,谢玄沉声道:“父亲,准备跳下去了,您准备好!”

对于这个层次的武修来说,二十几米的高度,根本不算什么,如果不是估计父亲谢承乾,谢玄在三十几米的时候就跳下去了。

谢承乾应了一声,配合着谢玄的动作,两人忽地从石壁上跳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谢承乾由于过于在意怀中的九叶菩提涎,落地的时候踉跄了一下,不过有谢玄扶了他一把,也不算什么。

落地的一瞬间,附近的山林中一阵哗啦啦的响声传来,无数的身影从树林中奔了出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这次洛丹盛会,洛丹派调派了最好的弟子们来作为守卫,此时将谢玄和谢承乾围在里面,放眼望去,足足有近百人,每个人都有四品武士以上的修为,不少弟子还有着六品武士的修为。

这种阵势,就算是七品武师,在这样的人数和实力面前也只有束手就擒的选择。

“小玄,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的。”谢承乾叹了口气,在他眼中,谢玄不过是五品武士的修为,面对这种阵势,也不可能带着他杀出重围的,所以他沉吟了一瞬,咬了咬牙道:“小玄,你若是有把握,就不要管我,带着九叶菩提涎杀出去,如果能治好你母亲的身体,我就算死于今日,也能够含笑九泉了。”

谢玄无奈地说道:“父亲,你说什么丧气话,我还等着带您回去一家团聚呢,若不能把您活着带回去,我也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可是,小玄……”谢承乾再次环视一周,发现周围的包围网越来越密集了,方才还只有几十人,现在已经有上百人了,而且他们中间,已经出现了洛丹派长老的身影,无论怎么看,都没有丝毫机会逃生,不知道谢玄哪里来的把握,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镇定自若!

谢玄确实是镇定得过了头,甚至都不去抬头看周围的这些弟子们,而是低下头去,处理着十指上的伤口,看那个专注程度,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李玄、萧玄,果然是你们两个,竟然胆敢背叛洛丹派,竟然还偷走了镇派之宝九叶菩提涎,你们,你们真是罪无可恕!”人群中,一名谢玄没见过的长老大声怒斥起来。

“李玄,你之前无故私自逃离洛丹派,就已经犯下了大罪,如今又帮助萧玄偷走九叶菩提涎,罪加一等,若是你现在迷途知返,我看在你之前并无劣迹的份上,还可以求掌门师兄饶你一命,你可要想清楚了!”

“咦?”谢玄忽然发现发话的人声音很是熟悉,抬起头来,只见人群中一个熟悉的面孔,竟然是之前刚刚又见过面的李大庆李长老。

连李长老都到了,估计大部分普通长老都到齐了,若是再等下去,来的人就应该会是燕不归、成刚那个等级的高手了,如果是燕不归那样的八品武御,谢玄还真没办法轻易对付,所以眼前这种情况,谢玄已经必须采取行动了。

“父亲,您接下来用衣襟堵住鼻孔,千万不要大口呼吸,请看孩儿的手段,记住了么。”

谢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厉的弧度,环视周围,只见密密麻麻,一百多人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这个时候,正是使用那一招的最好时机!

伸手在腰带上一拂,右手上就多了几个白色的蜡丸,正是先前他离开谢家之前制作的迷魂粉的蜡丸!谢玄左手捂住口鼻,右手用力一捏,几个蜡丸立刻被他捏得粉碎,感受了一下风向,谢玄退了一步,伸手一扬,一片白色的晨雾就以谢玄为中心,飞速地扩散开来。

屏住呼吸,双手衣袖连续拂动,这些白色粉末收劲风吹拂,顿时加快了扩散的速度,在周围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将他们都包裹了进去。

“这些粉末一定有古怪,快散开,散开。”有些反应快的弟子已经在高喊,只是人群太过密集了,就算前面的人想要后退,却发现身后挤得水泄不通,根本无法移动。

“不要乱,这不过是那李玄的骗人把戏,不要露出空隙,让他有机可趁!”还有人觉得谢玄只是在故弄玄虚,反而是让众人不要乱动,真是让谢玄笑破了肚皮,只是再想笑也只能苦忍,毕竟现在他身边也满是迷魂粉在漂浮,一不小心自己吸入了的话,那就作茧自缚了。

“屏住呼吸,无论是什么东西,大家屏住呼吸,扛过这一波就好了!”终于有人明白过来,说出了最有用的建议,只是此时场面已经乱了起来,前方最先接触到迷魂粉的弟子,已经瘫软在地,而后面的弟子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推我我推你,场面乱成了一团,哪有人回听他的。

说来复杂,事实上不过是几个呼吸间的事情,迷魂粉就已经彻底扩散开来,那些没有屏住呼吸的弟子,立刻就头昏眼花,眼前幻象丛生,不可控制地瘫软在了地上,而及时屏住呼吸的弟子和长老,一共就三四个而已。

转瞬之间,就只剩下李大庆长老,还有三名六品武士修为的白衣弟子了,其余的人纷纷晕倒在地,有的人事不知,有的嘿嘿傻笑,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

“好你个李玄,竟然还有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卑鄙!”李大庆看到一百多弟子瞬间几乎全军覆没,眼睛都喷出火来。

“师叔,和他废什么话,就算只有咱们几个,也够收拾他的了,把他俩围住,别让他们跑了。”一名白衣弟子吐了口吐沫,狠狠地说道。

“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情啊。”谢玄挖了挖耳朵,懒洋洋地翻了个白眼,“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们要逃跑啊。”

话音刚落,谢玄脚步一转,身形猛地消失在原地,几个洛丹派弟子只能看到一串残影,正瞪大眼睛分辨的时候,谢玄陡然出现在了李大庆长老的身后,然后双掌交叠,按在他的背脊上。李大庆反应也算快了,身体真气飞速集结在身后作为防守,然后身体猛地前冲,想要削弱这一击的伤害。

与此同时,李大庆还有时间大喊了一声,“小心,那李玄在后……”

然而,他终究是低估了谢玄的实力,还没等他一句话喊出来,谢玄的掌力已经吐了出去,虽然李大庆已经向前逃出了一段范围,让谢玄的明劲打空了,然而后面紧跟着两重劲道,就实打实地打在了李大庆的背脊上,他话说到了一半,却被一声闷哼和一口鲜血给代替了,身形踉跄地向前跌了几步,双目圆睁,似乎饱含着不甘和难以置信。

在其余几个弟子惊讶的目光中,李大庆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体内的暗劲彻底爆发,整个人跳起了一米多高,然后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旁边那三名洛丹派弟子的眼中,无法掩饰地露出了极其惊骇的神色,李大庆再怎么说也是洛丹派资格比较老的长老,修为虽然迟迟没有突破七品武师的层次,但是也在六品武士巅峰,竟然连谢玄的一招都没有接下来,瞬间就败亡身死了?!

这种事情,怎么都无法让他们接受。

要知道,谢玄不过是一名五品武士,修为还要低过他们这四人中的任何一人,本来谢玄使用迷魂粉迷倒了大部分洛丹派弟子,他们也不过是认为谢玄懂一些歪门邪道,艰险诡诈,实际手段并不怎么高明,他们几个屏住呼吸,也就安然无事,所以心中对谢玄就存有了几分鄙视和轻视。

然而谁能想到,前一刻还“阴险诡诈”的谢玄,忽然化身为恶魔,明明是五品武士的修为,但是身形却快得出奇,他们几个全都没有看清楚谢玄的身形,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李大庆长老就已经被击毙当场!

此时,他们看向谢玄的眼神,就仿佛是看着一个恶魔一般,他们心已怯,胆已寒,别说实力确实赶不上谢玄,就算实力相同,他们也绝对没有一战之力了。

“好吧,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我数三个数,如果你们在这三个数中间离去,我就放你们一马,如果还留在这里,那么可别怪我心狠手辣!”谢玄双手抱胸,一副居高临下的神情。

他确实有这个资本!

“三!”“二!”

谢玄玩味地看着这三名弟子,他们相视一眼,终于是失去了最后的抵抗之心,在谢玄喊出来“一”之前,飞快地转过身,逃回了洛丹派。

谢玄耸了耸肩,他并不是什么仁慈的老好人,不过对于毫无抵抗能力的对手,谢玄还是没有什么兴趣,那不是战斗,而是屠杀了,所以谢玄在无伤大局的情况下,给他们一个机会逃走,当然,如果他们一意孤行,谢玄也不介意多杀几个人。

他回过头,对谢承乾笑道:“父亲,我说过的,孩儿自有手段,现在您相信了吧。”

谢承乾仍是愣愣的,仿佛不可置信的样子:“恩,信,我信了。”眼光扫过躺倒在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洛丹派弟子,谢承乾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好了,父亲,我们走吧,小心夜长梦多。”谢玄笑了笑,伸手拉住谢承乾,两人就要从此处离去。

就在此时,一个森冷的声音在谢玄耳边响起。

“小畜生,既然来了,就留下点什么吧,想要就这么走了,还要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