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2 对战西门白

0112 对战西门白

“来我洛丹派,偷走镇派之宝,难道就想这么走了吗?”

随着这声怒吼,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带着极快的速度和无匹的威势,猛地如同一根利箭一般,狠狠地钉在了谢玄面前的地面上,毫不顾忌地激起一阵尘土,与此同时,一圈无形却有质的罡风,以那人为中心,飞速地扩散开来。

衣衫猎猎作响,身体周围的枯枝、落叶,尽数被他狂暴的罡风震成粉末!

谢玄的瞳孔骤然缩小,以他的经验眼光,立刻就察觉到了来人的修为层次——八品武御!

“八品武御,洛丹派的燕不归、成刚两位长老我都曾经见过面,那么阁下你,就应该是洛丹派的第三名八品武御,洛丹派掌门,西门白!”谢玄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西门白,对于八品武御,就是谢玄也没有资格稍加分心,只要一个不小心,迎来的就是无法抵抗的雷霆一击!

“不错,本人就是西门白,忝为洛丹派掌门,执掌洛丹派多年,毫无建树,如见镇派之宝九叶菩提涎又被贼人偷走,我这个掌门真是无言面对列祖列宗了!”西门白目光森冷,缓缓地抽出腰间长剑,他一身白衣,从外表看来看不出具体年龄,给人一种丰神俊朗的感觉,而他此刻抽出宝剑,浑身气质又是一变,儒雅风度瞬间消失于无,取而代之的是锐利无匹的杀气。

这种感觉很熟悉,或者说,谢玄在他身上找到了和自己十分相似的感觉,那是杀过无数人才能积累出来的杀气!

谢玄只觉得双膝一软,他现在毕竟只是五品武士的层次,在这样压迫力之下,连还手的可能性都没有。

“嘿嘿,西门掌门说笑了。”谢玄咬着牙,硬挺着站直了身体,“什么执掌多年毫无建树,西门掌门你不是正要拿九叶菩提涎作为礼物,和临汾柴家结成盟友吗,这件事如果真的做成了,你们洛丹派恐怕就要摆脱皇室的钳制,彻底崛起了吧。”

谢玄此话一出,西门白瞬间瞳孔缩小到极致,身上的杀意暴涨,几乎浓郁到了实质化的地步。和临汾柴家交易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件事情牵扯甚大,尤其是大唐皇室,绝对不会容许洛丹派做大,然后脱离他们的掌控的。

如果在洛丹派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被大唐皇室得知此消息,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阻止,甚至于,就算毁了洛丹派,也不会让柴家增长实力!

大唐立国不久,这些家族、门派本来就是治国的隐患,当年洛丹派主动归附于皇室,所以才得以被大力扶植,有了如今这副繁荣的景象,如今洛丹派羽翼丰满,却要脱离皇室的掌控,投入柴家的麾下,这让皇室如何能够忍受?

“开!”

趁着西门白心神有一丝空隙,谢玄猛地吐气开声,全身真气如同决堤的洪水,猛烈地奔涌起来,毫不顾忌经脉的承受能力,以最快的速度奔过一条玄奥的线路,然后,谢玄体内的真气猛然暴涨起来,充满了他的每一条修炼过的经脉,鼓胀、激荡,最后终于是容纳不住,硬生生从身体三百六十五个孔窍飙射而出。

鱼龙变!

鱼龙变秘法的第一变,鱼跃龙门。

先前在西门白的威压之下,谢玄甚至找不到机会来开启鱼龙变秘法,西门白毕竟是一名八品武御,对于气机的感应极为灵敏,如果感受到谢玄体内真气的变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在谢玄秘法完成之前,抢先将谢玄毙于剑下!

所以谢玄用言语攻击,使西门白的心神出现了一丝空隙,这才找到机会,用出了鱼龙变秘法,真气修为瞬间提升到了七品武师的境界。

“这是?”西门白惊讶地看着谢玄的变化,不过是两个呼吸的功夫,谢玄的气势暴涨,修为也从五品武士,升到了七品武师的境界,这等秘法,西门白也只是听说过而已,此生还是第一次见到。

“哈哈哈,真是好笑,我不得承认,你的这种秘法确实很高明,让我都有些惊讶,但是你真的以为,就凭你现在七品武师的修为,能够对抗得了我吗?”西门白先是一愣,然后仰天大笑起来。

谢玄不动声色,只是右手悄然按在了秋水剑的剑柄之上,一字一句地说道:“能不能打得过你,还要试过了才知道。”

“什么!”西门白笑声忽停,瞳孔缩小到极致,眼前的这个少年,他是疯了吗,竟然真想以七品武师的修为来对抗自己?可是,他身上的那种自信的气质是怎么回事,他真的有把握打赢自己吗?

西门白被谢玄千锤百炼的气势所压倒,心神再次出现了一丝缝隙,就在此时,谢玄猛地抢先出手!

“呛——”

一声悠长的剑吟,久违的秋水剑终于出鞘,在鞘中养了许多日子,秋水剑的剑煞已经积蓄到了上限,浓郁得令人心寒,谢玄一剑刺出,没有任何花哨,只是外放的真气和剑煞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形成了锐利无匹的一剑。

再配合上谢玄几近达成的洛水步,这一剑已经快到了极致,给人的感觉,就像银瓶乍破,铁骑突出,又像迅雷迸射而出!

在西门白眼中,这简简单单的一剑,却仿佛充塞了整个天地,让他无处可逃,又找不出任何破绽来破解,只能硬生生地抵挡,这种感觉,让他郁闷的几乎想要吐血,他想不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多惊人的底牌?

他当然不知道,这一剑,是前世谢玄修炼了上百年,才终于领悟到的剑道——唯一剑道!

一剑使出,在这片天地之中,他就是唯一,剑就是唯一,在前世的岁月里,谢玄的唯一剑道,本就是震撼天下的绝妙一笔,是无数学剑武修梦寐以求的境界!

这还是谢玄修为不够,识海中还没有种下剑意的种子,无法发挥出唯一剑道威力的十分之一,离前世那破碎虚空的剑意,还差了不知道几千里,纵使如此,让足以让西门白心惊胆寒,难以抵挡。

深吸了一口气,西门白收起最后一丝的轻视之心,面色郑重之极,他也是学剑的武修,在剑道上浸**了二十余年,深切地体会到了谢玄这一剑的威力,若是同等修为的话,他恐怕已经丧失了抵抗之心,闭目等死,不过谢玄此时的修为终究是差他一筹,这一剑他破不了,但是可以更强的修为来硬撼!

“哈!”西门白大喝一声,同样长剑出鞘,作为一名剑手,他也同样通晓养煞之术,浓郁的剑煞释放出来,缠绕在剑身之上,虽然他无法达到谢玄那种真气和剑煞融为一体的高深剑道,但是剑法威力也颇为不凡;此时西门白已经抛弃了任何技巧,双手握剑,纯粹是用真气加持来增加这一剑的威力,同样没有任何花俏,平平一剑砍下,就像是最平凡的“力劈天山”,和谢玄呼啸而来的一剑对撞在了一起。

“轰!”一声剧烈的震响,以两人为中心爆发开来,厚重的烟尘飘舞纷飞,将两人的身影吞没。

“小玄!”谢承乾担心地叫了一声,一双眼睛瞬也不瞬地看着场中的形势,虽然现在还看不清楚,但是他仍是瞪大双眼,竭力想要看透烟尘的阻拦,看到里面的情景。

不多时,烟尘缓缓散去,谢承乾终于是看清了场中的情况,只见谢玄手持秋水剑,已经刺入了西门白的左边肩井穴,而西门白的那柄长剑,已经断裂成两截,落在了十几米外的地上。西门白此时披头散发,一丝血线流下嘴角,狼狈之极。

“呵呵。”西门白忽地仰天奇异地笑了起来。

“西门掌门为何发笑?”谢玄收回秋水剑,西门白的肩井穴立刻就飙射出一道血线,不过他真气雄厚,修为精湛,身体立刻就自发地止住了伤口流血。

“我在笑,我西门白练剑二十余年,自以为八品武御这个境界中都罕有敌手,然而今日,方才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高地厚,少侠你以七品武师的修为,催动如此震撼天地的剑法,我西门白是彻底服气了,我……败了!”

作为一个剑手,轻易是不能承认失败的,当他认输的时候,一般就是他失去性命的时候。

谢玄看着他,眼中也不禁闪现出一抹敬佩:“西门掌门,您也不必如此,方才两剑相交,虽然是我的剑法略胜一筹,先一步突破了您的防守,刺入了您的肩井穴,然而你功力终究比我深厚太多,若是方才那一刻您不顾伤势出手反击,您固然要废掉一边的手臂,但是我的性命,恐怕就要不保啦。”

谢玄叹了口气,回想起方才那一番对决,电光火石间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招式、心理的对决,自己凭借对剑煞和剑意的完美运用,使出了锐利无匹的一剑,甚至突破了西门白这名八品武御的防守,但是虽然剑招上胜了,却没能给西门白致命的打击,如果那个时候西门白悍然拼命,胜负还未可知。

当然,谢玄手上还有几个底牌,就算西门白想要拼命,谢玄也不怕他就是了。

“何必说那么多,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我技不如人,招式上已经输了,有哪里能够厚着脸皮再出手?”西门白凛然道:“小兄弟,你赢啦,你和你身边的那位就此离去吧,我西门白在此发誓,此事就当没有发生过,绝不再进行追究。”

谢玄点了点头,心中对于西门白又多了一份好感,他思忖了一会,开口说道:“西门大哥,你为人光明磊落,我谢玄也佩服你,今日我偷走了贵派的九叶菩提涎,实在是有大用处,说起来还真是对不起贵派了,日后若有机会,必当加倍补偿。”

谢玄的声音掷地有声,他就是这样的性格,吃软不吃硬,你若是仗势欺人,谢玄绝对不会屈服,必将作对到底,而若是对他主动示好,谢玄反倒会心里过意不去,无论如何都会记住这份情谊。

想了想,谢玄又道:“还有,关于临汾柴家的那件事,我保证绝不透露出去便是,西门大哥尽管放心。”

西门白和他对视一眼,也涌出惺惺相惜之意,郑重地点头道:“多谢。”

“不必谢啦,明明是我谢玄对不起你们洛丹派,西门大哥你再如此说话,我就要无地自容啦,哈哈。”谢玄拉起谢承乾,向远方走去,而他的狂笑声伴随着这句话,远远地传了过来。

“李玄、谢玄,这才是你的真名吗。”西门白默默地念了几遍,忽地对着空气大笑起来:“谢玄,谢玄,这个名字我记住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这个名字就将传遍整个大唐的!”

西门白语声笃定,然而他猜错了一点,在不远的将来,谢玄的名字不是会传遍整个大唐,而是会传遍整个中土世界!

得到西门白的许诺,谢玄索性也不仓皇逃窜了,而是放慢了脚步,慢悠悠地向着预定的地方兴趣,面上神色轻松,仿佛是来踏青的一般。

谢承乾皱眉道:“小玄,我知道你实力高强,可是咱们是不是走得还是太慢了。”

谢玄摇头笑道:“父亲,不必担心,那西门白既然答应了我不会再追究此事,就一定会约束洛丹派众人,绝对不会再派人来追杀我们啦,这点你可以放心,那西门白的眼神坚定清澈,毫无闪烁狡猾之意,定然是个敢作敢当的汉子,您就信我一回,孩儿两百年来,从未看错过人。”

“两百年?”谢承乾疑惑地抓住了谢玄的漏洞。

“啊,这个……”谢玄立刻额头见汗,呵呵干笑道:“孩儿是说这两年,这两年。”

“是这样么?”谢承乾再次疑惑地看了谢玄一眼,虽说十年没有见过这个儿子,有什么变化都不稀奇,但是谢玄这次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惊人了,竟然正面击败了八品武御修为的洛丹派掌门西门白,这怎么都让谢承乾怀疑自己在做梦。

两人再行了一阵,终于是到了预定的目的地,说是目的地,其实就是一棵大树,只不过树下面拴着两匹马,其中一匹自然是青雪那匹色马了。

本来,谢玄是计划打退了第一批洛丹派的守备弟子,然后迅速地逃离到这里,两人骑马狂奔,甩掉后面追赶的尾巴。谁料事情的发展急转直下,八品武御的西门白忽然出现,让谢玄不得不底牌尽出,几乎使出了全部的实力(只是几乎),最令人惊讶的是,最后竟然和西门白惺惺相惜,达成了和解,真是怎么都预想不到。

人生之大起大落,莫过于此,这也是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快乐。

此时危机解除,不用担心身后有人追杀,两人心情大好,也不必马上骑马奔逃,两人坐在马上,相视而笑,一股迟来的父子亲情默默地酝酿着。

“父亲,反正无事,不如我们去洛丹峰周围的临时交易会看看,据说洛丹盛会的时候,有许多不远千里而来的武修会聚集在一起,摆放临时摊位,有时也会有珍贵的或者奇异的物品出现,我们到那边逛一逛,买几样东西,回去之后带给母亲,那您看如何。”谢玄随意地坐在青雪背上,这马儿通灵之极,不用控制就能自发地走动,谢玄心怀大畅,思及还在谢家等候的母亲,随口建议道。

“此言甚好,我也是如此打算的,恩,小玄,你说我给你母亲买点什么好,不知道我离家这十年,她有没有怨我,恨我……”

谢承乾患得患失的声音,还有谢玄揶揄的大笑声,远远地传递开来。

而谢玄没有注意的是,在树林的某个阴暗的角落,一双阴冷的眼睛注视着他们的离去,许久,这双眼睛的主人露出了一个森冷的笑容,喃喃自语:“目标已经找到,初步确认无误,接下来,全部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