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4 夜袭

0114 夜袭

离开集市之后,谢玄心怀大畅,此番父亲谢承乾的命运应该是彻底改变了,接下来就是一路通畅,直接返回谢家,到时候一家三口团圆,指日可待了。

此时正是下午,太阳却毒得很,两人一路奔驰,汗如雨下,谢玄和青雪还好,不过谢承乾**的那匹普通的马儿就已经体力不支了。

幸好再奔驰了一会,两人来到了青石镇中,先来到一个客栈,将两匹马儿牵到后院,然后两人要了一个房间,打算休息一会,然后去街上买点干粮等必备用品,毕竟谢家离这里还有十天的路程,一时半会可到不了,路上风餐露宿,各种颠簸苦楚,是免不了的。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谢玄主动出去到街上买了一些必需品,这次他可不敢让谢承乾出去了,以免出现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

干粮、食水、火折子,各种物品大概都备齐了,谢玄想得周到,真是还购买了一些治疗风寒感冒的草药,这是有鉴于星瑶那件事情,谢玄才得来的经验。

一想起星瑶,谢玄心中就又有了一丝难以形容的惆怅思绪。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傍晚,谢玄甚至没有决定留下休息,反正接下来一路上都要露宿山野,留下来休息一晚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趁着傍晚和煦的风,早些上路,还能减少一些炎热之苦。从天气上看来,接下来几天又是持续的烈日炎炎,行路艰难。

好在有父亲在身边,父子相伴,什么苦楚都不甚重要了。

太阳渐渐西斜,光芒变成了温暖的金辉色,洒满了整个青石镇,此时街道上人流渐稀,谢玄两人取回了马儿,直接上马,一路奔驰出了青石镇。

晚风煦暖,夜晚倒也不觉得是什么特别辛苦的事情,两人又策马飞驰了几个时辰,直到月上中天,清辉洒遍大地,夜风开始渐渐低凉了起来,两人这才停下,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搭起了一个小帐篷,这也是谢玄在街上顺便买的,反正也不贵,但是特别实用。

帐篷不怎么大,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就这么渐渐睡去,谢玄感受到父亲杂乱的呼吸,这个时候,才确切地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已经彻底改变了命运,正带着父亲,朝着幸福的终点飞驰而去。

夜晚并不是那么宁静,山野中有各种兽吼鹰啼,在这个寂静的夜中特别引人注意。

谢玄心情激荡,花了好半晌才终于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只是没过多久,谢玄忽地听到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不知名的声音,似乎很远,然而一会儿就接近了。

有人!

谢玄猛地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冲出了小帐篷。

谢承乾或许是累坏了,竟然还没有被吵醒,只是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梦话,就又翻身睡着了。

谢玄掀开门帘,走出帐篷,只见外面此时星月正亮,光辉照射在谢玄的身上,四周的野兽叫声似乎也低落了下去,一片静谧的夜色,丝毫没有任何异常事情要发生的迹象。

然而这只是表明,谢玄的灵觉极为灵敏,已经隐约感觉到了,有一群人正埋伏在某个地方,那个地方应该还很远,远道谢玄并不能听到任何声音,也无法通过精神力去感知,不过谢玄有着另外一个天赋,乃就是,杀气感知!

杀气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能说清楚,但是这种东西确实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能够被人感知到,一个杀气浓郁的人,能够轻易地讲一个懦弱的人吓得屁滚尿流,当然也会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所有的高手,第一件事就是学习怎么样隐藏自己的杀气。

就像谢玄,如果把他的杀气放出来,如果是高手,离着好几里都能够感知到,当然如果是个普通人,也会被谢玄的杀气所震慑,连说话都困难。一般情况下,谢玄是很少会方出自己的杀气或者煞气的。

正因为他是此道高手,所以更加容易地感受到别人的杀气,虽然离此很远,但是谢玄清楚地感觉到,有一群人正从很远的地方注视着这里,每个人对于自己都不怀好意。

“有意思。”谢玄嘴角翘起,没有主动追逐那股杀气而去,一个是谢承乾还需要人来守护,以免出现什么问题,再说,从杀气看来也不过是一帮宵小而已,等他们主动送上门来,然后一网打尽,这样更加爽快一些。

这样想着,谢玄索性再次回到了帐篷里,不过这次他可没有托大入睡,而是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玄只觉得从帐篷的缝隙中照射进来的月光都消失了,远方的那股杀气还是没有靠近。想了想,谢玄也明白了他们的计划,恐怕也是摸不清自己这边的实力,所以定下计划,要等到黎明时分,所有的星光月光都消失,而对于一般人来说,黎明的时候也是最疲惫的,熟睡的人也最不容易被吵醒。

“这帮人,倒是够谨慎啊,想要在黎明的时候偷袭,那个时候是最黑暗的时候,也是人最不容易防范的时候,想法倒是没错,只可惜,用错了对象啊。”

谢玄微微叹气,既然有人知道黎明时分是最适合偷袭的,那么懂行的人自然会针对这一点做好防范,一般来说,常在刀头舔血的武修,黎明的时刻要么有人看守四周,要么自己不睡而是进行修炼,总之有很多办法能够防范这个漏洞。

而针对这一点来偷袭的人,只可能是实力不怎么样的菜鸟武修。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时间终于来到了黎明时分,星月暗淡无光,即将隐退,这个时候的人是最困倦的时候,如果那些人确实是想对谢玄他们不利的话,那么就应该不会再等下去了。

帐篷之中,谢玄猛地睁开双眼,虎目中精芒一闪而过,那边传来杀气的方向,终于有变化了。

谢玄敏锐地感应到,那边的人越来越近,杀意也越来越浓郁,这些人果然是一些不入流的宵小,谢玄都不用出去看,单凭杀气的移动,就能够准确地推测出这些人的位置。

几个呼吸之后,杀气移动到了谢玄所在的帐篷外面,大概十几米的地方,这个时候就算不靠杀意的感应,单单凭借耳朵,也足以听到一点不寻常的动静了。

谢玄没有再等下去,主动出击才是谢玄的风格,他猛地站了起来,掀开帐篷的门帘,脚下真气奔涌而出,洛水步发动!

身形或作一道虚影,准确地射向那一伙身怀杀意的武修,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谢玄居然会察觉到他们的行动,在他们看来,所有的行动都已经足够隐秘了,难道是有人事先透露了消息?不可能啊,就连今晚的行动计划也是现制定的,他们是昨日傍晚才发现了谢玄两人的踪迹,就连自己都不可能事先料到自己的行动,这个谢玄是怎么知道的?

察觉到他们的计划也就罢了,可是最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是,谢玄竟然主动出击,仿佛在这荒野上有着无数双眼睛一样,准确地抓到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所以谢玄来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从这个角度看来,谢玄才是真正的偷袭!

从埋伏半个晚上,摸到谢玄的帐篷外面准备偷袭,到被谢玄出其不意地反偷袭,他们是真正的懵了,甚至第一反应不是拿起武器战斗,而是互相看了一眼,从同伴的眼中得到自己需要的答案,这一切是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幻想。

终于,从同伴的眼神中,他们得到了确切的答案,一切是真实发生的,而不是什么梦境,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比真正的梦境还像一个梦。

噩梦!

谢玄一闪身,冲进了人群当中,此时夜色暗淡,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只能大概看出来,他们都是身着黑衣,背后插着一柄大砍刀,不过此时或许是由于太过惊骇的原因,背后的武器还没来得及取下来,谢玄心中暗叹,这些人真是不专业啊,都要开始杀人了,还不把武器拿在手上,到底是小看了谢玄,还是只能说他们自己太过废物呢?

谢玄没有呼喝,就这么平静地冲进了人群里面,就仿佛虎入羊群一般,所有人都没能做出有效的抵抗,谢玄双手一分,就将两个人的胸前肋骨击打得凹陷下去;并指如刀,划出一道玄奥的弧线,点在了一人的颈椎之侧,一声清晰的颈骨断裂声音传了出来;身形一转,肩膀猛地撞击在一个人的背后,将他撞飞了出去,即使是没有光线的黑暗黎明,也能够隐约看到那人吐出鲜血的痕迹。

一切只有一个词来形容——屠杀!

就是屠杀,**裸的杀戮,没有半点仁慈,甚至没有半点像样的抵抗,谢玄一招就解决掉一个人,有的时候一招崩云掌甚至能够让劲道接连贯穿三个人的身体,而他们竟然没有有效的躲闪!

这些人的修为也低得可怜,大概都是在四品武士的等级,招式上更是拙劣到家了,谢玄之前在谢家的时候,曾经出手教训过的一名叫做李花的家仆,当时谢玄已经是对他的招式破绽之多感到无语,而这些人的招式,更是完全没法看懂,就仿佛一帮小流氓在打架,面色凶恶,可是却束手束脚,完全不是朝着致命的地方打,而只是朝着面门、胸膛这些看似比较容易击中的地方攻击。

不错,正是一帮小流氓!

谢玄已经可以肯定了,这些人就是一帮平日里作威作福,仗着自己有几分修为,就横行霸道,欺压百姓,以欺凌弱小为荣的小混混,这种人是最可恶的,真正的高手,绝对不屑于欺凌弱小,而小混混可从来没有那种觉悟,碰见弱小就欺负,碰见高手就点头哈腰,一副奴才样。

正是因为如此,谢玄才连问都懒得问了,直接下了杀手,反正这种小混混来杀自己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理由,最多就是为了钱,或者说为了帮某个兄弟找回场子。

等等,帮人找回场子?

谢玄猛地想通了,这些人或许就是白天被他教训过的那些人,或许是那个讹人的大汉,或许是那个偷马的小贼,又或者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反正是为了白天的事情,跟踪自己一路,还要像模像样地等到黎明才来偷袭,可惜画虎不成反类犬,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黎明是最黑暗的时候,但是也是最短暂的时候,不过是这么一会儿,谢玄杀掉了几个混混的功夫,天边已经露出了一线鱼肚白,而且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在扩大。

接着天边的那一丝光芒,谢玄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伏着十几条尸体,而剩下的敌人大概还有七八个,看样子被谢玄的狠辣手段给震慑到了,一个个都畏畏缩缩地挤在了一起,方才一片黑暗,以他们的眼力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人对他们进行屠杀,说不定还以为是某个恶鬼对他们的诅咒呢!

此时,他们终于也看清楚了谢玄的相貌,只是此刻谢玄双手被鲜血染红了,脸上沾上了几滴血液,让谢玄看起来和恶鬼也差不到哪里去。谢玄停下了手,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此时谢玄也发泄够了,并不急于将他们都杀掉。

“啊——”良久,这些人终于是崩溃了,齐齐发出一声恐惧到了极点的大喊,在他们看来,谢玄双手染血,站在朝阳之下,映着同样鲜红的朝霞,将他的脸色也映得通红,如同一个刚刚降临世间的神魔一般,这一辈子,他们都不想再和谢玄作对了。

如果能够成功活下去,他们一定会将谢玄供起来,一天三炷香地供奉。

“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杀我的?”虽然差不多已经猜到了理由,但是谢玄还是问了出来。

“我……我们没有想要杀您啊,大人您明鉴,我们只是路过,对对,路过,没有任何想要冒犯您的意思,如果哪一点让您感到不快了,我们该打,该罚!”人群中,一个反应比较快的小混混站了出来,一看平时就是奉承惯了,毫不犹豫就开始打自己的耳光,一下下用力十足,确实卖力。

不过对于谢玄来说,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他冷笑一声:“别给我来这一套,我不需要你自己打自己,如果需要打断你的腿,我会亲自动手,我需要的,只是一个确切的,真实的答案!”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这人正抽着自己的耳光,忽然停住动作,睁大了双眼,脖颈缓缓地耷拉下来,他的颈骨,已经被谢玄随手打断了。

“忘了说,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我,无论以任何形式。”谢玄森冷的声音传遍全场,“现在,你们谁来说真话?”

场面寂静了一刻。

终于,一个身材矮小的瘦子站了出来,强忍着身体的颤抖道:“回回回……回禀大爷,我们是奉了黑虎老大的命令,来来来,来干掉您和您的同伴,然后从您身上得到一样……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谢玄有点意外,原来是这么个理由,而不是为了昨天的事情报仇,然而到底是谁要自己身上的东西呢,难道是洛丹派反悔了,想要收回九叶菩提涎?搞笑,真要是西门白的授意,怎么会找这么一帮废物来找自己的麻烦,明眼人都看出来这帮废物根本不成事,事实也证明了,这些人连谢玄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回大爷,小人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黑虎老大只是要我们杀……恩,杀了两位大爷,然后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回去。”或许是生怕谢玄再下杀手,这人又补充了一句:“我说的都是真的,大爷不信的话,他们都可以作证。”

谢玄的目光扫过,剩下了几名小混混也立刻跪下,不停地点头。

这就是实力的权利了,只要你实力够强,就能够让别人对你跪拜,对你畏惧,你所说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