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5 强敌来袭鱼龙双变

魔道至尊 0115 强敌来袭,鱼龙双变 名 3G 网首发

“好吧,这个我信了,那么告诉我,黑虎老大是谁。”谢玄沉吟了一会,又问出了一个问题。

“黑虎老大,就是青石镇的老大,除了钱松镇长之外,就数黑虎老大说得算了,对了,洛丹盛会期间,洛丹峰和朝阳峰那处山坳里的临时集市,也是黑虎老大管理的。”这些人磕头如捣蒜,争着抢着回答。

“洛丹峰,集市,黑虎老大。”谢玄摸着下巴,默默地思考着。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自己教训了那名讹人的大汉,还有偷马的贼,这些混混或许就是黑虎老大麾下的,听说被自己教训了,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就派了一帮乌合之众来偷袭自己,还算他有几分脑子,定下的计划倒也像模像样,若真是一个普通的五品武士,肯定是双拳不敌四手,甚至是一开始就被偷袭而死了。

如果只是这么一个混混,那么倒也不算什么大事,谢玄也懒得追究,等哪天回到青石镇附近,顺手就把他解决了便是,反正也不过是动动手的事情,易如反掌。

至于他说要取得自己身上的某一件东西,或许只是昨日露出来的银票之类的吧,如果是九叶菩提涎,知情的人绝对不会让一帮乌合之众来对付自己的。

这么想着,谢玄心中大定,对着这些混混们摆了摆手,“好了,我也杀够了,没心情杀人了,你们给我滚吧。”

“谢谢,谢谢大爷不杀之恩!”这七八个小混混再次磕了几个头,转身就想走,然而谢玄的一句话,令他们的表情都僵硬了下来。

“我说,按照你们的规矩,既然栽了,那么总要留下点什么再走吧,各位。”谢玄笑得很是灿烂。

“大,大爷……”这些小混混脸色难看之极,互相看了一眼,几乎要哭了出来,不过谢玄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他们各自咬了咬牙,纷纷拿起身后的厚背砍刀,大喊一声,猛地朝着自己的手砍去。

“啊——”宛如杀猪般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回响在荒野之中,八只手噼里啪啦地掉在了地上,血腥之极。

有一名身体较弱的小混混,忍不了这样的剧痛,再加上失血过多,一头栽倒在了地上。不过其余的人可没有一个想要去救他的,都是用衣襟绑住了自己的手臂,飞速地逃走了,连看都不敢看身后一眼。

“既然出来混,身体还这么差,真是找死。”谢玄冷笑一声,看着脚下晕倒的小混混,没有一点怜悯之意,如果自己换了一个普通人,那么早就被他们剁成肉酱了,到那个时候又有谁会来怜悯自己么?

这件事情,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根本没有花费谢玄多少精力和体力,既然已经弄清楚了始末,谢玄也就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转身走了几步,来到了帐篷后面。在那里,青雪和另一匹黑色皮毛的骏马正趴在地上,似乎仍在熟睡。

谢玄从青雪身上的背囊中取出一壶水,洗干净了手上的鲜血,又喝了几口,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正想回去睡个回笼觉。

正在此时,谢玄的身体猛然僵住,手上的水壶掉到了地上,清水泊泊流出,可是谢玄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到了身后的某处。

在那个地方,一股若隐若无的气息,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已经存在,而若不是他主动放出气势惊动谢玄,就算现在谢玄还无法注意到!

不是谢玄太多松懈,而是两人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转过头去,谢玄终于看到了身后的人影,那是一个身着黑衣的老者,看年纪大概有五六十岁,从外表上看来,他没有丝毫特殊之处,脸上皱巴巴的,满是岁月的沟壑,一点都不像一个实力高深的前辈高人。

而偏偏,谢玄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那是他来到这一轮回,重新活一次之后,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之前谢玄虽然遇见过九品武宗实力的海东青,但是海东青绝绝对不是他的敌人,这点谢玄可以肯定,而眼前的这名老者,虽然很是慈祥地笑着,但是目光中透露出的那股森冷,明确地告诉谢玄,你,死定了!

这人的实力,或许没有达到九品武宗,但是至少也在八品武御巅峰!

这人居高临下地看着谢玄,令他几乎生不出一丝一毫反抗的意志,八品武御,这个等级之上,不同武修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到了无法弥补的程度,即使同样是八品武御,但是初期、中期、后期、还有巅峰,这四个等级之间仍就是存在着巨大的不同。

之前谢玄遇到的西门白,就是一名八品武御初期的武修,即使如此,谢玄昨日和他的对战也没有取胜,只是靠着超乎寻常的剑招胜了一招,若是生死相搏,那西门白绝对可以付出一定的代价,然后击杀当时的自己。只是西门白光明磊落,既然输了一招,就坦然认输,从而放谢玄二人离去。

然而面前的这名老然,从他森冷的目光中,就可以知道他绝对不会给自己任何逃走的机会,而且他的实力不是八品武御初期,而是巅峰!

巅峰境界的八品武御,即使让谢玄使出鱼龙变秘法,再使出昨日对战西门白的那一剑,也难以伤到他分毫,那已经不是技巧上的差距,那是层次上的差距,就仿佛人和蝼蚁,蝼蚁就算再强大,又怎么可能战胜人类呢?

即使以谢玄的坚毅神经,也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沮丧的心理:难道,我谢玄重生一回,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挣扎,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了?

怎么可以!!!

低落的心情只维持了一瞬间,一股强大的不甘和澎湃的战意从谢玄心底最深处喷涌了出来。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即使是面对着这样的绝境,谢玄仍旧能够爆发出无可比拟的战意和信心,那是他血脉最深处的呐喊,最根本的求生本能,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他都不会丧失的坚强意念!

这就是真正的高手和普通人的区别,普通人就算是灵脉天赋再优秀,得到的功法再高深,也不过是修炼快一些,境界高一些,但是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那就是人心。

普通人,就算给他九品武宗的实力,他只能在八品武御的面前逞威风,碰到同级的九品武宗,都会丧失战意,而对于谢玄这样的绝对高手,即使只有着五品武士的修为,他也有着挑战先天强者的气魄!

永不退缩,这就是谢玄的道,永远不会改变的意志,也正是因为如此,前世的谢玄最后才会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唯一魔道,唯一剑道,也只有谢玄这样的人,才配领悟到,什么叫“道”!

“啊啊啊——”

一瞬间,谢玄体内的真气由缓慢运行的状态,猛地改为剧烈的冲击,已经不是在奔涌了,根本是在爆炸,每一次爆炸都在连谢玄都无法掌控的高速下完成,而每一次爆炸之后,谢玄身体上的一处孔窍就被狂暴的真气所冲开。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谢玄身体内接连不断地产生了三百六十五次爆炸!

三百六十五个孔窍,同时张开,似乎是贪婪地呼吸着周围的天地灵气,弥补身体内真气的不足,只是随意地吸纳含有杂质的粗糙灵气,事后绝对会让谢玄的经脉受到十分严重的创伤。

谢玄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就是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开启鱼龙变秘法,瞬间突破到七品武师的境界,只是这个过程被谢玄压缩到一瞬间,确实让对方没来得及反应,但是谢玄体内的经脉也收到了十分严重的损伤。

“哦,这是什么奇特的秘法,竟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提升你的实力,从五品武士的小蝼蚁层次,提升到七品武师的……大蝼蚁的层次,恩,很不错,但是一个大蝼蚁,对于我来说还是不够看,你还有什么底牌么,我倒是有了几分兴趣,想要仔细看一看,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你都使出来吧。”

那名黑衣老者饶有兴味地打量着谢玄,这样的秘法,令他都起了很大的兴趣,只不过谢玄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让他根本就无法正眼看待,想了想,他又加上了一句:“如果你能够让我满意,或者,我可以让你在死之前,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杀你的理由。”

“哦,看你的意思,已经宣判我必死了么?”谢玄忽地呵呵地笑了起来,而他的眼中,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意味。

“难道不是吗,或者,你还想挣扎一下么,大蝼蚁?”那黑衣老人耸了耸肩,无所谓地笑了起来。

谢玄的镇定自若确实让他出乎意料,但是到了他这个层次,这个世界上很少有能够让他惊讶的事情了,无论谢玄做什么,他都是用一种游戏的心态来看待。

“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大蝼蚁是如何进化到老虎的!”

谢玄猛地低喝一声,全身气势一敛,身体之内,真气流转的轨迹再次变化起来,这次不是飞速奔涌,也不是狂暴的爆炸,而是缓缓地,以一种近乎粘稠的状态来运行,这种样子的真气,每运行一段距离,都似乎是十分困难,看谢玄近乎扭曲的面容,肯定也给谢玄的身体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就像是带着倒钩的熊舌头,真气从经脉、骨骼、肌肉、血管流淌而过,就仿佛撕下了什么东西一般,被真气划过的地方都变得坑坑洼洼,凄惨之极,而真气划过血肉之后,更是带走了一大片鲜血和骨肉!

谢玄体内的真气,就仿佛化作了腐蚀性的**,将他的全身都腐蚀得坑坑洼洼,凄惨之极,而谢玄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扭曲,到了现在的抽搐,不知道他究竟在忍受着多么深刻的痛苦。

在莫名力量的作用下,真气所带走的那些骨肉竟然和真气全都融合在了一起!

“轰!”粘稠的液态真气忽然爆炸开来,真气的体积猛然膨胀,一倍,两倍,五倍,最后足足达到了原先的十倍体积,谢玄的经脉绝对无法容纳这些真气,真气在谢玄脆弱的经脉中停留了一刻,然后顺着已经张开的三百六十五个孔窍冲了出去。

由于融合了血肉,这真气竟然是肉眼可见的,是血红色的!

鱼龙变秘法第二变,潜龙在渊!

鱼龙变秘法,是前世的谢玄所见过的最高深的、用以提升实力的武道秘法,能够在尽量不伤害身体的情况下提升真气的储量,甚至突破境界。

第一变,鱼跃龙门,能够帮助武修突破七品武师的限制,张开全身三百六十五处窍穴,从而达到真气外放的效果,而且最大的优点是,对身体的负荷和伤害并不大,只要时候修养一段时间,就足以复原,使出这一层秘法,真的就好像鲤鱼跳龙门,一瞬间蜕变了真气境界。

与此相比,鱼龙变秘法第二变,就是谢玄刚刚用出来的法门,对于身体的伤害几乎到了极致,所有的经脉、肌肉、骨骼,都会受到难以复原的损害,尤其是对于经脉的伤害,甚至有可能会断绝武修的武道前途!

同时,这种代价所带来的效果也是惊人的,将所有失去的经脉、血肉,都融入真气当中,让真气的储量扩大十倍,而这还不是最强大的地方,由于融合了身体血肉,这些红色的真气和谢玄的心神紧密相连,从而达到另一种境界:即使真气外放出身体,同样可以通过神念的控制,将真气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也就是说,隔空控制真气!

八品武御,重在一个“御”字,也就是御使体外真气,而谢玄的鱼龙变秘法第二变,就达到了这个层次。

八品武御!

血色的真气冲出体外,在谢玄的身体周围绕了一圈,然后,谢玄伸手一抓,那一片血红的颜色,就仿佛听话的猫咪一般,回到了谢玄的手中,从他手臂的窍穴处重新进入了体内。

强大的真气,令谢玄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势,无形的罡风将他的发丝吹动起来,狂乱地舞动着,宛如地狱的恶魔。

“这是……”黑衣老者瞳孔骤然缩小,终于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小兄弟,你竟然拥有这样的秘法,真是令老朽我惊讶了,如果你肯把这门秘法交给我,或许我可以饶你一命。”老者毫不掩饰眼中的炙热,这等秘法,能够让谢玄从一个五品武士短时间内蜕变到八品武御这个许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层次,真是高明到了极点,如果他能够将这门秘法学到手,那么从此后天下之间皆可去得,后天境界将再无敌手。

“想要这门秘法么?”谢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眼中毫不掩饰讥讽之色:“等你到了阴曹地府,或许我会行行好,烧给你的。”

“竖子狂妄!”老者猛地大怒,“蝼蚁就算变成人形,也终究是蝼蚁,你不要以为,凭借一门秘法就可以逆天了,就算现在的你,也不过是八品武御初期,而我八品武御巅峰的实力,捏死你也易如反掌,你明白吗?”

“是你捏死我,还是我咬死你,还要试一试才能确定啊。”谢玄嘴角再度弯起隐约的弧线,用力在地上一踏,身形猛地消失。

“好快的速度,这小子从哪里学来的步法!”老者再次浮现惊容,谢玄层出不穷的底牌,真是让这名八品武御巅峰的老者都有些不安了起来。

“呸呸呸,就算他步法再精妙,也弥补不了实力上的差距!”察觉到自己竟然对这个小辈有所忌惮,老者顿时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辱,他低喝一声,苍老的手掌猛地一挥,他身前某处顿时嗤嗤作响,真气外放而出,在他精妙的控制之下击打在虚空之上。

“啪啪啪。”在老者劲气击打的虚空处,一股血红色的真气猛地现出踪迹,和老者无形的劲气碰撞了一番,然后各自退了回去。

谢玄的身影也随之出现,静静地站立在了老者的身侧某处。

“怎么,刚才不是十分嚣张吗,怎么不用你那奇妙的步法来偷袭了,呵呵,接下来也该老夫让你看看八品武御真正的实力了,你那些提升实力的小把戏,让你的自信心盲目膨胀了啊。”

老者哈哈大笑,忽地抬起右手,向身边一指,手指连连颤动,十几道劲气破空,朝着谢玄的方向围剿而去,这样的真气控制能力,确实无愧于八品武御巅峰。

然而,谢玄的脸色一点变化都没有。

这种手段,对于普通武修来说,简直是神仙一般了,隔空取人性命于反掌之间,但是对于谢玄来说,也不过如此。要知道,前世的谢玄,可是一名先天强者啊,这种八品武御的攻击方式,在他看来甚至还有些粗糙,真正的先天强者,随手一动,就是一道长虹般的劲气破空,历经千里而不散,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那才是真正的神仙手段!

而这名黑衣老者,对于真气的轨迹控制还算不错,但是对于真气本身的特性,却没有一点技巧可言。

谢玄眼睑低垂,似乎入定,直到那十几道真气破空而至,将谢玄全身每一处去路都封死的时候,谢玄动了。

右手并指如刀,血红色的真气破体而出,却并不射出,而是凝在谢玄的剑指之上,为他的两根手指镀上了血红的颜色,然后谢玄手指纷飞,一瞬间居然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只看到一道血红色的残影倏忽来去,瞬间在他的全身游弋了一遍。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数不清的爆响声在谢玄的身周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