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7 悍然反击

0117 悍然反击

三十米,二十米,谢承乾紧咬牙关,一步一步艰难地朝着黑衣老者的方向冲去,终于,在离他只有二十米的时候,谢承乾嘴唇都咬的滴出血来,全身每一个部位都被那强悍的威压震慑得不住颤抖,然而,距离终于是足够短了。

用尽全身力量,才勉强控制着右手捏碎了那枚蜡丸,同一时刻,谢承乾右手一扬,顺着劲风呼啸的方向,一片白色的粉末朝着黑衣老者的风向吹去,那老者和谢玄真气对撞,也是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心神,虽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谢承乾的靠近,但是紧接着又发现了他的修为只有六品武士的层次,顿时心中充满了不屑,将谢承乾摆在了毫无威胁的位置上。

随着谢承乾的一步一步接近,看到他被那强大的气势威压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那老者更是撇嘴,只要谢承乾没有进入到他身边十米的范围,他就直接将谢承乾无视了。

然而他根本无法想到,谢承乾居然祭出了这样的一招。

谢承乾能够达到六品武士的修为,终究也不是个白痴,在接近黑衣老者的过程当中,他细细地观察了场中的形势,种种细微之处,大概推测出了罡风吹动的规律,所以他并不是朝着黑衣老者的方向直接洒出了迷魂粉,而是经过精密的计划和测算,预估到了迷魂粉飞行的轨迹,从而准确地将黑衣老者笼罩其中。

那黑衣老者只见一片白蒙蒙的雾气朝着自己的面门扑了过来,心中先是一惊,不过他身为八品武御,心神沉稳无比,面对这种变故并没有慌乱了手脚,仍旧是紧紧地控制着那十几条真气巨蟒猛烈地冲突着谢玄的血色真气屏障,同时身体退后了一步,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可以说,他已经做到了处变不惊了,但是,他却忘记了一点——屏住呼吸!

这是他致命的失误!

人在遭遇惊变的时候,就算再镇定,处理再得当,无论表面上怎么控制,有一些下意识的习惯终究是无法避免的,比如说,由于神经过度紧绷,为了缓解压力,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急促呼吸,以供给全身能量,应对接下来的巨变。

但是,他面前的可是迷魂粉啊,只是一个短促的呼吸,那黑衣老者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八品武御的身体自发地产生了警报和排斥,然后他急忙屏住了呼吸,但是,已经太晚了。

迷魂粉,这种前世由毒王发明的配方有着极其强悍的功效,即使是八品武御,也避免不了头晕眼花,一瞬间幻觉丛生,即使身体立刻就自发地驱除了药力,倒是幻觉还是会持续一段时间,虽然只要屏住呼吸就不会产生任何作用,然而那黑衣老者终究是已经吸入了一点。

只是一点,那黑衣老者瞬间就觉得眼圈光明大放,然后一片铺天盖地的血色大海突兀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头将他淹没在了其中,这血海似乎灼热无比,流遍了他的全身同时,也带来了无比灼热的炙热之感,就仿佛是粘稠的岩浆大海,那种灼热几乎立刻就渗入了他的骨髓,要消融掉他全部的身体。

“是幻觉!”老者悚然一惊,猛地回复过来,他也算心神稳固了,整个过程不超过一个呼吸,就驱除了幻觉的干扰,重新稳固了心神,然而这一瞬间,对于谢玄来说却也绝对够用了。

趁着对手一瞬间的失神,谢玄大吼一声,最后一点儿精神力全部消耗,换取的成果是他对于那三百六十五道血色真气的掌控能力,又高了一个台阶,由于在这个瞬间,那些真气巨蟒没有人控制,失去了狂猛的攻势和灵性,谢玄的血色真气猛地一合,真气外壁三十四处裂缝同时开始弥补修复,只是一瞬间,这些裂缝同时修复完成,将所有的真气巨蟒都关在了里面!

同样是一瞬间,等黑衣老者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十几道真气巨蟒已经彻底地被谢玄的血色真气包裹在了其中,而他和体外真气的联系,也只剩下了极其微弱的一点丝,即使是这一丝联系,也在谢玄的控制下迅速地消失。

“竖子敢尔!”黑衣老者猛地大怒,这胜负逆转的姿态让他失去了镇定和风度,面容扭曲狰狞,极其慑人。他精神力全部涌出,想要维持住和体外真气的最后一丝联系,重新掌控住血色真气里面包裹的真气,他也看出来了,谢玄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他能够重新掌控住那些真气巨蟒,即使只有其中一条,也足够将谢玄踩于脚下。

谢玄三番两次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自打其脸,甚至将他逼到了如此的绝境,让老者心中也出现了滔天恨意,恨不得立刻将谢玄凌辱一番,然后挫骨扬灰。

“还想挣扎么,可惜,你没有机会了。”面对老者的疯狂反扑,谢玄反倒是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容,似乎完全不担心老者夺回真气巨蟒的控制权,更加诡异的是,谢玄原本由于精神力透支而苍白的面容,竟然渐渐地恢复了红润。

而由于谢玄放松了心神,黑衣老者忽然间发觉自己和真气巨蟒之间的联系又增加了起来,顿时大喜过望,神魂再次加大了力量的涌动,和真气巨蟒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强,老者忍不住大笑起来:“无知的小子,你若是再坚持一下,说不定真的可以战胜我,不过你还是太嫩了啊,虽然有着许多难缠的战斗技巧,但是你居然没有完全切断我和真气之间的联系,这是你最大的失误,哇哈哈!”

“哦,是么。”谢玄淡淡地笑了笑,似乎根本不在意当前的处境,甚至于,眼神的深处有着一抹淡淡的……嘲讽?

几个呼吸之后,老者终于是再一次夺回了和真气巨蟒之间的联系,重新掌控住了雄厚的体外真气,老者笑得十分畅快,似乎已经看见了将谢玄折磨致死的结局。

“刺啦。”伸手一招,一条半透明的真气巨蟒飞速地破来了血色屏障,撕裂开了一条巨大的裂口,然后从裂缝中飞回了黑衣老者身边,由于在血色屏障中呆了一段时间,所以十几条真气巨蟒只剩下了一条;虽然只剩下了这么一条真气巨蟒,不过只要能够用这条巨蟒守住一会儿,老者就能够回过气来,再一次制造出几条真气巨蟒来,而谢玄的状态,明显是支撑不住下一轮攻势了。

“哈哈哈——”笑声直上云霄,老者正想嘲讽谢玄几句,然而笑声忽停,瞳孔缩小到极致,下一刻,惊变突生!

那条已经回到了老者身旁的真气巨蟒,本来应该按照老者的控制护在他的身前,不过就在老者仰天狂笑的时刻,那条真气巨蟒的双眼忽然闪过一抹血红色的光芒,然而猛地回过头来,朝着黑衣老者扑去!

“怎么可能,小子,你用了什么妖术,为什么我的真气……”老者也算应变神速,在发现变故的一瞬间,身形飞退,躲过了巨蟒的猛烈一击,然而老者伸手一指,虽然无法短时间内再次形成真气巨蟒,但是十几道劲气催发,如同长虹般击打到了先前那条真气巨蟒的身上,只不过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明明是他创造出来的真气巨蟒,为什么会反噬自己,还是说,已经被谢玄用不知道的妖法给控制了?

“啪啪啪啪啪。”十几道劲气击打到了巨蟒的身上,不过由于形成巨蟒身躯的真气极为凝实,所以虽然被打掉了一大块身躯,但是仍然没有崩溃,这个本来是老者极为自傲的优点,此时却成为了对付他自己的绊脚石,这让老者几乎郁闷得要突出血来。

不过,再次用出了十几道劲气,在真气巨蟒的伤口处生生地将其击断,终于是让真气巨蟒的身躯崩溃了起来,断成两截的巨蟒瞬间就消散在了空气中,不过其中有一道隐晦的淡红色真气没有崩溃,而是飞过了一段距离,回到了谢玄的身边,融入了他身前的那一片血色游鱼的群体当中。

“果然,是你做的手脚,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老者看到那丝血色真气,哪里还会不明白是谢玄做的手脚,不过谢玄到底是如何完成的这一步,他实在是无法理解。

“呵呵,既然前辈这么心急,我就告诉你吧。”谢玄呵呵一笑,此时他也不急着进攻,反正老者连续用了几次真气外放,而且都是硬生生地消耗在了体外,短时间内他是不肯能再有反抗的能力了。

“首先,前辈你一开始就犯了一个错误,你以为我用真气来包裹你的真气巨蟒,就是想要切断你和巨蟒之间的联系,可是你完全错了,我可并不是那样打算的,我的真气质量终究是差了一截,如果不是父亲帮忙,让你分心,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切断你和真气之间的联系的。”

谢玄叹了口气道:“所以喽,我从一开始就不是那么打算的,表面上是要切断你和真气巨蟒之间的联系,但是实际上我并没有那么做,我的真气屏障也没有达到那样的厚度,因为我的真气储量,根本就不足以形成切断所有心神联系的屏障。”

一边说着,谢玄一边分出了十几道血色真气,朝着黑衣老者攻击而去,以免老者暗中回复真气,只要不停地消耗他的真气,就可以牢牢地掌控形势。

“不是切断我和真气之间的联系,那么你为什么要用你那怪异的血红色真气完全遮掩住我的真气巨蟒?”老者苦笑一声,随手射出几道劲气,打散了谢玄的血色真气,既然是已经落到了如此绝境,他也放弃了暗中的鬼祟举动,而是光明正大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呵呵,前辈难道没有发现,我只是用真气来遮盖住你的视线,然后趁机在血色真气屏障里面做手脚?”谢玄呵呵一笑,“恰巧,我通晓一门能够短时间内夺取对手体外真气控制权的法门,方才我就是以本身真气入侵那巨蟒的体内,控制住了关键的节点,只不过这种秘法有不小的失败几率,所以最后也就只剩下一只巨蟒存活,剩下的都消散成了纯净的天地灵气了。”

老者看着谢玄渐渐变得红润的面孔,忽地大叫道:“不对,你不仅仅是控制住了我的一条真气巨蟒,而且还吸收了其他巨蟒化成的灵气!”

谢玄忍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老头儿,你才发现吗,不错不错,方才那些真气巨蟒消散所形成的纯净天地灵气,正好补充我消耗的体力和真气,至于我是如何吸收那些灵气的……嘿嘿,那就是我的秘密啦,恩,不过你就快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那是一门低级的武技,名叫吸星大法,可以吸收对方真气为己用,当然条件也十分苛刻,只有失去控制自由消散的纯净灵气才可以吸收,而且无法转化为自身的修为,只能运用一个时辰左右,不过用在现在这个场景,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你,你……”老者听闻谢玄竟然是吸收自己的真气来回复体力,对付自己,脸色好看之极,阵青阵白,胸中更是无数激动情绪在翻涌,老者作为一个超级宗派的弟子,虽然身份地位十分普通,但是在普通人的圈子里已经是纵横多年,从来没有遭遇过任何的挫折抵抗,今日竟然被一个五品武士修为的小子如此戏耍,老者伸出手指颤抖地指着谢玄,郁闷得几乎要吐出一口老血。

“老头儿,你的脸色当真好看,莫非家里是开染坊的吗?”谢玄哈哈大笑,趁着此时真气充盈,而老者真气未能回复的空隙,猛然主动发动了进攻。

只见谢玄他脖子一昂,头颅猛然抬起,双手一张,双脚在地上连续踩踏,身形一片模糊,似乎幻化出了无数的虚影,正是准先天步法,凌波微步;谢玄身影陡然出现在黑衣老者的身后,朝老者猛扑而去,在扑去的瞬间,本来微微张开的双手忽地一缩,化为两只虎爪,配合上谢玄的呼喝之声,颇有些虎啸山林的威势。

谢玄此时神魂力量终究是有些衰弱,所以放弃了八品武御独有的真气破空攻击,而是直接合身扑了过来,硬碰硬地肉搏。

脖颈上青筋跳动,谢玄全身骨骼震荡作响,一条脊椎如长龙般起伏,发出了犹如猛虎的吼声,这是八品武御的层次对于身体的改变,真气贯通脊椎,发出虎啸雷音!

谢玄手臂一抖,带起一阵罡风呼啸,随后一爪藏于身前,另外一爪猛然爆出,狠狠地抓向了老者的咽喉,这也是谢玄前世所通晓的武技之一,名叫龙爪手,需要八品武御之上的修为才能使用出来,必须要真气贯通脊椎,发出虎豹雷音,然后才能够通过脊椎的起伏作为原动力,使出这一招,整个人就仿佛真的变成了一条矫矢灵动的飞龙,双爪抓向对手,威力倒是未必赶得上三重劲道的崩云掌,不过至少占了一个优点,那就是快。

非常快!

老者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谢玄的那一抓已经来到了他的咽喉之处,老者猛地双眼睁大,脚步连连后退稍避了谢玄这一招的锋芒,然后他身子猛然弓起,一条脊椎像谢玄一样蜿蜒起伏,发出一阵虎啸似的爆鸣声,同样是虎豹雷音!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背部脊椎噼啪地响个不停,高高地举起手掌,随后就像是一柄开山巨斧一般,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而玄奥的弧线,狠狠地劈在了谢玄的手腕之上,这老者不愧是八品武御巅峰,临危不乱,竟然还能窥到谢玄招式上的破绽,悍然反击!

不过谢玄是什么人,他是曾经到达过先天秘境的强者,怎么会犯这种错误?只见谢玄前方的龙爪正要被老者劈中,忽地化作掌鞭,向上一抽,啪地一声脆响,和老者的手掌撞在了一起。

于此同时,谢玄另一只藏在身前的龙爪猛然击出,同样是抓向老者的咽喉之处,老者本来感觉到一掌劈下,将谢玄的龙爪劈得歪斜开来,似乎是占了上风,正在欣喜之中,忽地发现谢玄的另外一只龙爪来势似乎更加凶猛,顿时大惊失色。

按照一般的道理来说,一只手击出的时候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道,所以另一只手就无法发挥出很大的威力,只能够护在身前防止对方偷袭,而谢玄先前的表现也让老者相信了这一点,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如电光火石般变化,老者终于是发现了,原来谢玄先前击出的那一抓是虚招,所以才会被自己轻而易举地劈开,而谢玄藏在身前的那一爪,才是真正的杀招!

杀招临门,老者咽喉滚动,似乎都感受到了谢玄手爪上尖锐的劲气,令他咽喉的皮肤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以他目前的体内真气情况,根本是不可能防得住谢玄的这一招,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老者就即将死在谢玄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