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8 天魔变身

0118 天魔变身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老者猛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啸声不绝,渐渐高亢如云,然后又忽然变了调子,难听之极,让一旁的谢承乾顿时捂住了耳朵,只觉得心中烦闷不已。

而在这妖异的长啸声中,黑衣老者张开大口,本来的一口黄牙中,忽地冒出了两颗尖锐的獠牙,而他的瞳孔也在一瞬间变成了墨绿的颜色,双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尖锐,最为惊人的是他的额头,忽然张开了一个血洞,然后从里面射出了一枚漆黑的角!

没错,正是一根和某些妖兽一样的尖角!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甚至于谢玄的龙爪手还没有抓到,老者就已经完成了惊人的变化,身体在一瞬间也猛地胀大了起来,肌肉隆起,双腿向内弯曲,脖颈上青筋迸出,昂首向天,根本无视于谢玄的攻势,发出一声难听之极的吼叫。

“这是!”谢玄准确地抓住了那黑衣老者,或者说这个怪物的咽喉,可是此时怪物身形暴涨,皮肤呈现一种类似于石头一样的青灰色,谢玄有力的手掌握在了他(它?)的咽喉处,只觉得触手的地方坚硬无比,完全不似人类的咽喉气管等柔弱部位,竟然根本就锁不住!

“嗷——”

那怪物又怪叫了一声,脖子一梗,脖颈处又增大的一圈,谢玄只觉得手中本来已经是勉强握住的脖颈,却是再次增粗了一圈,让谢玄一只手完全掌握不住,就好像面对着一人粗细的大树,一只人类的手掌怎么可能抓得住?

怪物用力一挣,立刻就从谢玄的手中挣脱出来,他先是后退了两步,似乎是对谢玄有着本能的畏惧,不过它速度奇快,只是在谢玄的眼眸中划出了一道残影,然后就已经出现在了十几米之外的地方。此时那怪物才松了口气,双手捶胸,又发出了一声大吼,只不过这声吼叫之后,怪物身上的气势忽然暴涨,冲天的气势几乎形成了实质化的涟漪,让它周围的空气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在震荡。

黑衣老者原本就是八品武御巅峰,此时气势暴涨,修为已经隐隐地有了几分突破的趋势,那就是……九品武宗!!!

“吼!”怪物仰天狂吼,身体周围的空间先是微微静止了一瞬间,然后猛然爆裂开来,一股狂暴的罡风以他为中心迅速地扩散开来,将地面上的一切杂物,枯枝和落叶,尽数震成粉尘!

“这是……天魔真身!”

谢玄掩饰不住惊讶到了极点的心情,在他的面容上表现了出来,他几乎立刻就分辨出来,眼前这名黑衣老者忽然出现的变化,正是太上天魔道的独家秘法,天魔变身。

先前在丹霞派的时候,谢玄也曾经遇到过一名能够天魔变身的武修,就是怂恿星君弑父叛宗的罪魁祸首,柳城。当时的柳城一个天魔变身,几乎以一人之力毁灭了丹霞派,幸好谢玄在场,用鱼龙变秘法突破修为,打败了已经变身为恐惧天魔的柳城。

当时谢玄临时悟通了碎石掌的第二重变化,暗劲层次的崩云掌,于是一掌击败了柳城,也就没有动用极为伤害身体的鱼龙变第二变,当时的情景看起来是千钧一发,但是谢玄手中握有底牌,并没有觉得如何危险。

不过,此时谢玄已经用出了鱼龙变第二变,对于身体的伤害几乎已经到达了极致,事后还会留下极为严重的后遗症,而此时面前的对手忽然变身为天魔真身,气势暴涨,那已经是谢玄都无法击败的层次了。

重生以来,头一次,谢玄的心中出现了绝望的情绪。

“桀桀,臭小子,就算你有着不少底牌,但是面对我现在的实力,我看你还能够耍出什么花样!”怪物似乎是发泄完毕,目光重新定格在了谢玄的身上,发出桀桀的怪笑,这天魔真身也是他最后的底牌了,不过他相信,无论谢玄有着什么样的背景,都不可能战胜此时已经接近九品武宗的自己。

“天魔真身,你到底是什么人,和丹霞派的柳城有什么关系,又为了什么来追杀于我?”即使是面对着如此绝望和严峻的考验,谢玄都没有显露出丝毫慌乱的神色,而是沉声问出心中的疑惑,同时脑海中如电般转动,思考着在这种情势之下如何逆转局面。

“臭小子,你的见识倒也不凡,竟然能够认识我的天魔真身,那么,你应该也对于我们太上天魔道有所了解吧,既然如此,我劝你还是直接自我了断比较好,省得我多费手脚,恩,不行不行,你这小子先前把我逼到了那种程度,我可忍不住这口气,非得把你折磨到死不可,桀桀,待会我一定会让你尝到极为美妙的感觉的,恩,抽筋剥皮怎么样,还有更好的方式么……”

那怪物觉得胜券在握,伸出恶心而又细长的舌头,在紫色的嘴唇上舔了一下,不怀好意地看着谢玄。

被那墨绿色的眼眸盯着,即使是谢玄的心里也出现了一种极为不适的感觉,他皱了皱眉,道:“不错,我知道你们太上天魔道,五大魔道源流之一,独门秘法是天魔变身,看你的天魔等级,似乎也不过是中级的恐惧天魔而已吧,对自身实力的加成也不算太高,先前我在丹霞派遇见一名叫做柳城的叛徒,连他都能够变身为恐惧天魔,看来你在太上天魔道中的地位,也不算多高啊。”

谢玄的声音中毫不掩饰着冷嘲热讽的意味。

“你!臭小子你懂什么!”怪物顿时恼怒起来,急吼吼地大叫:“那个什么柳城我根本没什么印象,估计只是我们天魔道的外围弟子,被哪位高级长老种下了一丝天魔血脉,关键时刻能够变身为天魔真身而已,不过只有一次机会,放在哪个什么丹霞派,也不过是负责探查那张地图的消息,不过他太过无能,半个月之前传出来他任务失败的消息,所以我才接手了他的任务,但是我的身份可比他高多了,我的恐惧天魔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和那种临时使用的低级货色完全不同!”

谢玄心中暗笑,这人变身成为天魔之后,智商倒是下降得厉害,几句话就被套出了一些信心,谢玄想了想,继续用冷嘲热讽的语气问道:“什么临时不临时的,反正你也没比他厉害到哪里去,他寻找什么地图,最后任务失败,难道你出马就能够成功了么?”

“嘿嘿,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啊!”那怪物本来是恼羞成怒的表情,此时听到谢玄的这一句话,忽然就回复了镇定,嘿嘿笑道:“原来如此,你连那个什么柳城去丹霞派做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一直来套我的话是不是?”

怪物昂起头,颇为自得地大笑:“也不怕告诉你,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反抗的机会了,我的名字叫做黑鹰,从小就在太上天魔道长大,由于我身上天生带有一丝上古天魔血脉,所以被收为核心弟子,这几十年的苦修,终于是晋升到了恐惧天魔的层次,那柳城虽然也能够变身为恐惧天魔,但是他那是依靠着天魔道中高等长老给他种下的临时血脉,此生只能用一次,而且无法晋级,而我如果再修炼个二十几年,就足以晋级到更高级的血脉层次,火焰天魔。”

“那么,你所说的地图,到底是什么东西。”谢玄既然已经被他看透的心中所想,索性也不再隐藏,而是正大光明地发问。

对方或许是真觉得谢玄没有反抗之力了,紧接着为谢玄解释道:“你现在还不知道地图是怎么回事么,就是你身上藏有的那一份武墓残图啊,十年前,我就奉命参与了寻找残图的任务,其中柳城负责洛丹峰附近,因为这里曾经传出过线索,而我,则负责别的地方,前些日子,我在我负责的地域找到了残图的线索,将残图的拥有者全家都杀光,然后抢夺了过来,正好此时传出柳城出事的消息,所以我就赶了过来,接替他的任务。”

“原来是那张武墓残图!”谢玄心中思绪电转,很快就理清的事情的脉络,首先柳城策反星君,让他背叛丹霞派,杀掉前任掌门星峰,这件事情就是柳城为了掌控住丹霞派而做出的计划,而真正的目的,估计还是那张武墓残图,只要他掌握了丹霞派,就可以命令丹霞派的弟子们替他去搜寻武墓残图的线索,就像谢玄让星瑶帮助他寻找父亲谢承乾的线索一样,借用一个门派的力量,终究是比自己寻找要容易得多了。

不过这个柳城也真是个笨蛋,竟然要杀掉前任掌门星峰,看来是为了寻找地图的任务急功近利了,尤其是他倒霉地遇到了和星瑶一起回到丹霞派的谢玄,于是他的计划进行到一半,就被谢玄给发现了。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谢玄杀掉了柳城,星瑶接掌了丹霞派,太上天魔道的人接不到柳城的讯息,于是调查之下,得到了柳城已死的消息,之后就派一直负责这个任务的黑鹰,也就是眼前的这个怪物来接替柳城在洛丹峰附近的任务。

而这个黑鹰还真是有两下子,不知道从哪里就得到了自己在青石镇上和钱松交易的消息,而且还准确地知道了武墓残图落在了自己的手上,这就让谢玄哀叹不已了。

谢玄身上本就有一张武墓残图,此时又在钱松的交易会上得到了一张,身上总共就有两张地图残片了,而眼前的黑鹰本来只是想追寻一张地图,却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身上带有两张残图吧,如果自己告诉他,绝对会让他兴奋到极点。

谢玄当然不知道,他从钱松那里得到武墓残图的消息,正是钱松和当日出现在交易会上面的青年文士东方石故意传了出来的,好让别人的视线转移到谢玄的身上。本来,钱松他们已经感觉到有人盯上了他们,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计策,想要嫁祸他人,原本既定的对象也只是星瑶而已,因为星瑶刚刚继任丹霞派掌门,目标明显,自己只要放出风去,说星瑶在交易会上得到了武墓残图,之前盯着他们的人自然会将视线转移到星瑶的身上,从而钱松就可以拿着临摹好的地图从容脱身。

当日交易会上,钱松故意提出要交换五品妖核,也是早就断定了在场众人之中只有星瑶的丹霞派才有,所以最大的可能是被星瑶交换而去,就算万一不小心被别人,比如天目尊者得到,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散布消息的时候换一个人名就是了。只是没想到谢玄认出了地图的来历,并且身上还有另外一张残图,所以极力拜托星瑶帮他换取得到,从而让钱松的计划更加完美了。

“怎么样,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招来祸患了吧,这样一来,你就安心地死去吧!”怪物猛地长啸,朝谢玄急速扑了过来,即使是早有准备,谢玄还是被对方超快的速度给震惊得无以复加,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前一刻那怪物还在十几米外,下一刻谢玄已经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劲风扑面而来,腥臭的气息让自己的胸腹一阵烦闷,而这个时候,谢玄的视网膜中似乎还残留着对方在十几米外端坐的身影!

能够让谢玄这个层次的武修都产生幻觉,眼中只能见到残影,那是什么速度!

谢玄甚至来不及吸气,急忙一个侧身,凭借着他前世千锤百炼而得来的战斗直觉,成功地躲避开了那怪物的攻击。然而根本就没有什么用,等谢玄回过神来,想要看清楚眼前的形势,却发现那怪物的身影再一次消失,而谢玄的身后,也再一次传来了锐利的劲风。

“不行,速度太快了。”本来谢玄心中还有一丝希望,毕竟自己还有着三重劲道的崩云掌没有用出来,而且秋水剑也没来得及出鞘,但是此时感受到黑鹰的超绝速度,谢玄是彻底地断绝了凭借崩云掌扳回局面的想法,这样快的速度,谢玄根本就没有机会将双掌碰到他的身体!

凭借丰富的武道经验,谢玄成功地躲掉了对方的三次攻击,但是谢玄已经清楚地察觉到,自己一次跟不上一次的节奏速度,再有几次这样的攻击的话,他就将完全跟不上黑鹰的速度,被对方一击即中!

“桀桀,臭小子还挺会躲的嘛,真不知道你一个五品武士是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武道经验的,不过这些都没有用啦,你的速度……太!慢!啦!”

黑鹰一脸戏谑之色,他的速度虽然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但是攻击方式还是比较随意,根本就没有用上全力,而看到谢玄连续躲掉了他几次攻击,黑鹰也是冷冷一笑,手上猛然变得犀利起来,也不用别的招式,只是尖锐的利爪破空划过,同时体内真气破体而出,伴随着五根尖锐的指甲,化成了五道尖锐的劲气,朝着谢玄狠狠地扑了过去。

黑鹰最后的“太慢啦”三个字,每说一个字就攻出一爪,三个字说完,已经是十五道锐利的劲气朝着谢玄先后扑去,谢玄感受到身体表皮一阵发痒,被锐利的劲风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他心神一凛,身体也陡然达到了自己现在的极限程度,一条脊椎起伏不定,如同一条矫健灵动的巨龙般,身体也随之一转,间不容发地躲过了先后共十道尖锐劲气,随后双手向后一摆,十指连续抖动,如同在拂动琵琶,准确地和最后的五道劲气撞击在了一起。

黑鹰变身为恐惧天魔真身之后,真气暴涨了五成,质量也是又高出了少许,谢玄原本就实力不如他,此时更是不堪,虽然是勉强抗住了对方的劲气,但是刚刚从指间射出的血色劲气立刻就被黑鹰的劲气打散了,劲气余势不绝,轰击在谢玄的手指之上,立刻就将谢玄的手指尖轰击得血肉模糊。

还没完,谢玄方要回过一口气来,迎接下一波攻击,却发现那黑鹰根本就不需要回气似的,身形陡然出现在谢玄的面前,对他桀桀怪笑,然后在谢玄无法反抗的速度下,一爪拍了下来,将谢玄猛地拍出了几十米开外。

谢玄在地面上滚动了几十圈,终于是灰头土脸地停下来,正要站起,黑鹰的攻势再一次来临,丝毫没有给谢玄反应的时间,再次一爪攻来,狠狠地将谢玄再次击出几十米的距离。

“小玄,你怎么样了!”另一边,已经远离了战场的谢承乾,本来已经看到谢玄取得了优胜,但是形势急转直下,黑鹰忽然变身为天魔真身,实力暴涨,将谢玄如同蝼蚁般玩弄,谢承乾终于是回过神来,大声朝谢玄的方向关心地大叫起来。

“呦,你看到了么,你的同伴在关心你呐,不过他真是多此一举,刚才他要是自己逃跑的话,我还真未必会花费功夫去追杀他,不过现在嘛,反正闲着没事,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他,看看你伤心绝望的样子多么好看,哇哈哈!”

黑鹰大笑一声,没有再次对谢玄进行击打,而是身形猛然飞退,几个起落之下,就横跨了几百米的距离,恶心的舌头舔了一下锐利的爪子,桀桀怪笑中,一爪朝着谢承乾的方向抓去!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当着谢玄的面,杀掉谢承乾,以打击谢玄的意志,从而看到谢玄背上流涕的样子,用谢玄的悲惨来建立自己的快乐。

“父亲,快跑!”就如同那黑鹰所想,谢玄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用尽的全身力气朝着黑鹰的方向追去,只是他的动作实在是比不过黑鹰的速度,只是一瞬间,黑鹰就已经来到了谢承乾的面前,狰狞恐怖的爪子猛然抓了下来,向着谢承乾的脑袋抓去。

如果这一下击中了,谢承乾恐怕要一瞬间就脑浆爆裂,一命呜呼。

“嘿嘿,原来你们是父子啊,那正好,我可要好好地欣赏一下你儿子痛哭流涕,伤心绝望的表情,啊,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只有那样,才能够让我出尽先前被那个臭小子羞辱的闷气!”

黑鹰桀桀怪笑,脑海中已经出现谢玄完全放弃抵抗,趴在谢承乾的尸体旁不住哭泣的场景,那种想象让黑鹰兴奋得连**之物都昂扬了起来,整个怪物的身体恶心而肮脏,巨大的爪子一点点地接近了谢承乾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