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19 毒箭

0119 毒箭

只见黑鹰怪物的身体一阵兴奋的抖动,爪子一点点地接近了谢玄的脑门,而就在此时,一声尖锐的破空声在黑鹰的身后响起,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袭击到了他的脖颈后面。

“切!”黑鹰不屑地摇了摇头,根本连躲避的打算都没有,想来不过是谢玄赶之不及,就发出一道破空的真气,想要稍微阻止一下黑鹰的行动,不过对于黑鹰来说,他天魔真身的躯体极为结实,真气运行之下,更是无惧于任何八品武御的真气袭击,所以对于谢玄的这一击,他甚至没有躲避的打算,而是要硬生生地接下来,好更进一步打击谢玄的心理防线。

“咻——”

破空声越来越近,瞬间就击打在了黑鹰的脖颈之上,黑鹰不屑地弯起嘴角,冷冷一笑,真气瞬间聚集在了脖颈后面的位置,要硬接谢玄的破空真气。

果然,脖颈上传来真气撞溅的感觉,应该是谢玄的真气被黑鹰及时聚集的真气给弹射开来,黑鹰桀桀一笑,手中加快速度,就要当着谢玄的面将谢承乾脑袋捏碎,然后好好地欣赏谢玄的表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他意想不到的变化发生了。

在身后谢玄的真气撞溅开来,无功消散之后,破空声居然丝毫没有停歇,而是变得更加尖锐了起来,那种破开空气,爆鸣的响声,绝对不是后天境界的真气所能达到了,只可能是……暗器!

“该死!”黑鹰本来是一只手卡住了谢承乾的身躯,而另一只手朝着他的脑袋捏去,不过他硬接谢玄的破空真气,却忘记了世界上还有暗器这种东西,若是平时他自然是不怕,但是此时他真气刚刚聚集在身后,抵挡了谢玄的破空真气,然后本能地回归丹田,以免消耗太多,只是这一刻却成为了后面暗器的突破口,没有真气的阻挡,单凭皮糙肉厚未必真的能够抵挡某些威力强劲的暗器啊。

黑鹰也是被谢玄层出不穷的手段给弄得怕了,有一点出乎意料之外的变故,立刻就风声鹤唳起来,他本能地觉得谢玄既然放出这道暗器,自然是有他的把握,说不定还是什么大杀器,是什么销金断玉的极品暗器,此时他左手被占用,回头或者躲避已经是来不及了,因为先前黑鹰因为托大抵挡了谢玄的破空真气,所以已经丧失了先机,无论它速度如何快,面对已经到了身后的暗器,也是闪躲不及的。

心念电转,黑鹰猛地放开了谢承乾,还是要优先保证自己的身体安全,只见他双手像后面一抓,同时抓住了一根细小的箭矢,看来就是谢玄所用出的暗器了。

“怎么会这么容易?”奇怪的是,箭矢上面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力道,以黑鹰此刻的强韧身体,就算不用真气护体,硬接下来也问题不大,看来是被谢玄又给摆了一道,用一根上不了台面的暗器救下了谢承乾。

想想也是,哪里有那么多的极品暗器,能够发射出威力堪比八品武御真气破空的威力,那种暗器整个中土世界也没有几种,而且都是出自大晋国十分著名的大家族墨家,而那些暗器几乎都是十分硕大,如果谢玄身上带有那种暗器,自己早该发现了。

“可恶!”察觉自己又被谢玄给骗了,黑鹰恼羞成怒,再也没有玩弄游戏的心思,猛然转过身来,朝着谢玄的方向直冲而去,想要立刻将谢玄大卸八块!

“喂,大怪物,你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吧,别一会就要毒发身亡啦。”谢玄面对黑鹰的猛烈冲击,却是不闪不避,镇定自若,微笑着喊出了一句。

当然,以现在谢玄和黑鹰之间的实力差距,就算要躲避也没有任何机会,单单是速度上的差距,就足以让人崩溃了。

“什么,臭小子,你在胡说什么?”谢玄底牌层出不穷,让黑鹰也有些忌惮,听到谢玄说出这样的话,他立刻就心中惴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疑惑地停下了脚步。

同一时刻,黑鹰也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头的地方!

一阵麻木的感觉,从他的双手(两只爪子?)中缓缓地向上蔓延,方才他正在气头上,没有察觉到,不过此刻气血翻腾,真气流转,立刻就注意到了身体里面的不妥,自己的双手竟然几乎在一瞬间失去了知觉,而且他的胳膊、胸腹,也渐渐地出现了这种感觉,甚至于,他的头脑也出现了一丝丝轻微的眩晕,似乎是中了什么迷药一般。

“你,臭小子,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鬼药!”黑鹰大声怒吼,急忙后退了一步,虽然此时药力还没有完全影响到他的实力,但是面对着谢玄这样一个怪招迭出的怪胎,他还是心有余悸,未虑胜先虑败,率先做好的防御措施。

“是你自己笨好不好,我只不过是在那根袖箭上面下了点毒药,没想到你还真敢用手去接,哎,中毒了也怨不得别人啊。”谢玄耸了耸肩,故意气他道。

“袖箭?”黑鹰疑惑地皱了皱眉,然后猛然反应过来,方才他用双手接下了谢玄的暗器,此时那枚暗器还停留在他的手中,按照他本来的想法,是要用谢玄的暗器刺在谢玄的身上,好好欣赏一下谢玄被自己的手段折磨的滋味,哪曾想谢玄竟然在暗器上下了毒,还是能够通过皮肤传递的剧毒!

“等一下,皮肤传递?”黑鹰忽地想到了什么,猝然抬起双手,只见两只巨大狰狞的爪子上面,有着一道细小的伤口,那是先前和谢玄对决的时候被谢玄的血色真气留下的,不过这伤口实在是不起眼,自己都没有怎么在意,没想到此时却成为了毒素入侵的途径。

难道说,谢玄在之前射出暗器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如果是这样,那谢玄的思虑之周密就太可怕了。

谢玄微微一笑,看着那黑鹰在那里患得患失,踌躇不前,之前他射出的那枚袖箭,正是一个月前他在谢家出发之前准备的暗器,上面涂有能够令九品武宗也要忌惮的毒药,见血封喉,只不过修为越高,毒素的作用就越小,达到了九品武宗的层次,就算是无意中中了毒,也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毒素排出体外,何况九品武宗是何等实力,又怎么可能会被一枚小小的暗器射中?

所以,谢玄先前准备这么一个机簧袖箭,也只是作为最后的赌博一击,本就没有报太多希望,只是方才黑鹰的情况正好符合了暗器发挥作用的条件,谢玄也是歪打正着,并不是特意冲着黑鹰手掌上的伤口去的。

而黑鹰出其不意地用手掌接住了暗器,并且中了毒,也是他自己倒霉。

“好小子,算你狠,不过你别得意,即使我现在需要打坐驱除毒素,但是绝对花不了多长时间,只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跑得远远的,不然接下来的游戏可就不好玩儿了啊,如果被我追到你,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折磨致死!”

黑鹰牙齿都咬的咯咯直响,差点就崩裂开来,他带着滔天恨意瞪了谢玄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坐在地上打坐起来,这种毒素虽然无法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瞬间的损害,不过他也必须要打坐调息,不然将会对他的经脉造成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这是黑鹰无法接受的。

而谢玄也知道这一点,他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远远地逃走,但是不能对黑鹰进行偷袭,如果黑鹰真的豁出去不顾经脉损害,先将谢玄毙于掌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谢玄耸了耸肩,笑道:“我知道你有能力瞬间将我杀掉,不过你现在还是安心打坐为好,如果妄动真气,恐怕会对经脉造成很大的伤害哦,甚至扼杀今后的武道前途,为了我一个不成器的小子,付出那样的代价实在是不值得啊。”

谢玄也不管黑鹰,如果他此时不顾一起地要杀掉谢玄,谢玄也没有抵抗的实力,索性由他去了,谢玄就是赌他不会拼着不要武道前途,来杀掉自己,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做出这种决定的,只要等他驱除毒素,行动自如的时候,再来追杀谢玄父子,也是很困难的事情。

而谢玄这边,困难就大多了,首先谢玄鱼龙变秘法已经到了持续时间的极限,马上就要跌落回五品武士的境界,而且由于秘法对于身体的损害太过严重,谢玄接下来连一个普通的低级武修都不如,经脉、骨骼都处于最虚弱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和谢承乾又能够跑多远?

无论如何,现在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就算明知道跑不过,但是总要先跑远了再说,不然连这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

谢玄身体内的经脉开始收缩,原本奔涌的真气一下子削弱了下来,回到了原来的水准,然后继续下跌,最后真气的程度只相当于四品武士的程度了,而真气一弱了下来,谢玄立刻就趴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牙齿紧紧地咬着下唇,似乎是痛苦到了极点。

由于鱼龙变第二变极度伤害身体,无论是骨骼、经脉,都被削去了一大片,经脉变得坑坑洼洼,而骨骼却是变得软弱无力,恐怕这个时候只要来个普通人,都能够将谢玄打得骨头断裂,因为他现在的骨骼强度,只相当于一根木头而已!

先前由于有着充沛的真气支撑,谢玄还没感觉什么,此时真气消退,极致的痛苦终于是浮了上来,谢玄双掌握紧,浑身冷汗直流,撑了好半天,才终于回过气来,蜷缩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息。

“小玄,你没什么事吧。”谢承乾慈爱的目光投了过来,他将谢玄抱在怀中,轻轻地念着谢玄的名字,恨不能帮助谢玄分担他的痛苦!

他身为谢玄的父亲,十年前却因为想要帮萧碧云寻找治疗伤势的药材,独自一人破门而出,十年之间没有传回去丝毫音讯,心中愧对萧碧云,然而更是愧对这个诀别的十年的儿子,此时看到谢玄为了营救自己为落到如此地步,心中的悔恨痛苦真是无以复加。

终于,谢玄艰难地睁开了眼睛,他勉强笑了笑,挣扎着站了起来,谢承乾立刻搂住他,说道:“小玄,你怎么样了,不如再休息一会儿吧。”

谢玄摇了摇头,虚弱地笑道:“我没事的,父亲,那个变态就快要醒来了,我们必须要尽早离开,想到办法让他找不到咱们,不然就是死路一条,父亲,快点走吧,不要管我的身体,我扛得住。”

说着,也不管谢承乾怎么劝说,以最快的速度牵过来那匹黑马和青雪,二人也不去管什么帐篷了,甚至连身上包袱里的某些东西都丢掉了,轻装简行,能快一分就快一分,即使没什么效果,但是总归是心理上有点安慰和踏实。

二人翻身上马,马蹄声哒哒远去,青雪通人性,不用谢玄鞭策就急速地奔跑起来,而另一边谢承乾用力鞭打**的黑马,黑马长长地嘶叫,也不要命地奔跑起来。

烟尘一瞬间就远去了,而打坐中的黑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随即冷笑一声,又闭上了眼睛,这条路上附近就这么一条宽阔的大路,绝对没有任何岔路,所以他根本就不怕谢玄二人能够跑远,就算冒险进入了山林之中,凭借马匹的蹄印,也可能轻而易举地找到二人,黑鹰对于自己的实力可是颇为自信,就算是要追一匹神骏的奔马,他的速度也绝对没有问题。

烟尘越来越远了,谢玄二人似乎是远离了黑鹰的位置,不过无论是黑鹰,还是谢玄他们自己,都知道一件事情,他们不过是在饮鸩止渴罢了,如果不能够找到拜托黑鹰追踪的方法,早晚会被醒过来的黑鹰给追上。

半个时辰之后,黑鹰一声长啸,猛地站立起来,双眼睁开,神光一闪而过,这半个时辰的潜心打坐,他已经将体内的毒素一点不剩地驱逐出了体外,同时,他体内的真气也在这半个时辰之内回复到了巅峰水准,可以说,如果此时他对上谢玄和谢承乾,必将会在一瞬间就解决战斗。

“谢玄小儿,你等着我,不出三个时辰,我就会追上你们!”

黑鹰目视谢玄他们逃走的方向,目光中露出深深的恨意,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一个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少年给耍弄了一番,甚至于他要眼睁睁地看着谢玄他们离去,这口恶气,怎么都要拿谢玄的鲜血来发泄!

深吸了一口气,黑鹰脚下猛然踩踏,怀着深深的愤恨,脚下的地面瞬间被踩得龟裂开来,与此同时,黑鹰的身体毫不停留,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瞬间就朝着谢玄两人逃走的方向飙射而去。

看黑鹰的速度,恐怕比青雪全力奔跑的速度还快上几分,照这样的情势看来,不出三个时辰,黑鹰就能够追得上谢玄他们的踪影了。

谢玄和黑鹰的这一战,从凌晨一直打到朝阳高声,而黑鹰又打坐驱除毒素,花费了半个时辰,此时一轮红日已经高高地挂起,甚至接近了头顶正上方,灼热的太阳肆无忌惮地散发着热量,即使是黑鹰这样的八品武御级别的高手,在如此的高温下奔跑,也瞬间就汗流浃背,狼狈之极。

不过黑鹰没有丝毫在意,除了当汗水流淌下来的时候,用手擦去,以免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其他的时候,几乎是没有将这高温放在心上,他的全部心神,已经都飞到了远处的谢玄身上,只要能够将谢玄折磨致死,无论多么辛苦艰难,黑鹰都觉得十分值得!

三个时辰之后,黑鹰已经不知道奔出了多远的距离,顺着谢玄和谢承乾两人的马蹄痕迹,黑鹰丝毫没有遗漏地追踪着,虽然他不是专业的追踪人才,但是辨认马蹄痕迹,还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奔跑了三个时辰,按照预料中的形势,谢玄应该已经离他不远了,可是奇怪的是,竟然还没有看到谢玄二人马儿奔跑的烟尘痕迹。

黑鹰皱了皱眉,心中以为谢玄的马儿比想象中的速度要快一些,正要再次加快速度,忽然停住身形,伫立在原地,看着眼前的马蹄痕迹,惊呆地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置信。

就在黑鹰前面不远的地方,谢玄和谢承乾两人的马匹痕迹,突兀地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