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20 千钧一发

0120 千钧一发

“怎么可能,他们到底是如何办到的!”黑鹰猛地仰起头,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大吼,声音震撼四野,在这空旷的野外道路上连续回响着。

他原地驻足了好久,愣愣地看着地上消失的痕迹,完全无法接受这种奇异的事情,足足有一刻钟之久,黑鹰忽然猛地一拍大腿,转身往回奔去,奔跑了一会,就发现在路边出现了一块巨石,黑鹰急忙奔跑到了巨石旁边,果然,只见巨石旁边一片散乱的脚印,有人的,也有马匹的

黑鹰立刻就断定,谢玄和谢承乾就是曾经在这里停留过,当然,现在他们都已经不再了,那么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呢?

黑鹰猛地抬起头,朝着来时的方向望去,只见在道路的一侧,又出现了一条新的马蹄痕迹,一直延伸到远方……

将时间倒回半个时辰之前,谢玄和谢承乾一路奔跑,只想在黑鹰醒过来之前率先跑得远一些,然而谢玄忽地在青雪的脖颈上一拍,青雪会意,立刻人立而起,停在了原地。

谢承乾奔出了一段距离,然后又拨转马头,回到谢玄身边,疑惑地问道:“小玄,怎么不走了,所耽误一点时间,就会更加危险啊。”

谢玄苦笑道:“就算咱们跑得再快,又怎么能够快得过八品武御的赶路速度?只要他存心追赶,就算让我们多跑两三个时辰,也照样可以追上来,跑得远还是近,又有什么分别呢。”

“可是,如果不跑难道坐以待毙么,还是小玄你有什么好主意?”谢承乾急急地问道。

“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能够拖延一点时间。”谢玄忽地眼前一亮,趴在谢承乾的耳边说了一番话。

谢承乾听完谢玄的话,皱眉道:“这样一来,就算成功了,又能有什么作用呢,最多是多拖延了一点时间吧。”

谢玄面色凝重,缓缓地回过头去,看着远方:“不一定,也许在那里我能够找到帮手也说不定,反正都是拖延时间,死马当活马医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再次打马朝前走了一段,然后两人下马,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撕开成四份,分别用绳子绑在马匹的四个蹄子上,然后控制着马儿缓缓地向来时的方向走去。追踪奔马,主要是靠马匹的蹄印,此时包住马儿四蹄,放慢速度,向回走去,不会留下什么明显的印记,从而也就摆脱了追踪。

如果是一直朝前走,这种技巧没有任何用处,只会拖慢自己的速度,因为这条路只有一跳,即使发现没有了印记,也会一直追踪下去,由于这样走起来速度实在是太慢,所以黑鹰只要很短的时间就能够追到了他们。

只不过他们包裹住了马儿的蹄子而后并没有朝前走,而是向着身后走去,这就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这样慢悠悠地走回了之前路边的一块巨石旁边,谢玄和谢承乾带着两匹马儿躲到了巨石的身后,谢玄断定黑鹰急着追赶自己,所以根本不会注意路边的情况,所以他们应该能够安全地等待黑鹰经过这里,然后他们再从路边走出来,朝着和黑鹰相反的方向奔驰,很快就会拉开差距。

果然,就如同谢玄所断定的那样,黑鹰根本就没有心思看一眼路边的情况,一心只想着要赶快追上谢玄两人,然后好好地发泄一下心中的恶气。

黑鹰刚刚经过巨石的所在,谢玄和谢承乾就从巨石后面走了出来,甚至此时还能够看到黑鹰的身影,只要黑鹰回过头来看一眼,谢玄就彻底暴露了!

只是黑鹰终于是没有转头,而是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前方。谢玄和谢承乾对视一样,随后翻身上马,飞快地朝着来时的方向奔驰,谢玄的想法很简单,一路向远处跑终究是会被黑鹰追上的,而往回跑的话,只要能够到达青石镇,之后就有几条四通八达的岔路了,到那个时候,摆脱黑鹰的希望就大大增加了。

黑鹰如同谢玄料想的那样,在二人痕迹消失的地方怔怔地站了好久,不过谢玄倒是低估了黑鹰的智商,毕竟是活了几十年的老油条,黑鹰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回头来到那块巨石后面查看了一番,立刻就明白了谢玄所使用的伎俩。

黑鹰发出一声怒吼,猛然朝着青石镇的方向疾驰而去,速度比之前还要再快了几分,只不过这一路上黑鹰就细心多了,不时查看着周围的情况,以免再次被谢玄玩弄。

一边奔跑,黑鹰的身躯一边暴涨,皮肤变成了青灰色,瞳仁变成了竖立的墨绿色,而额头上也长出了一根尖锐狰狞的角!

黑鹰暴怒之下,竟然大张旗鼓地使出了天魔变身,丝毫不顾会不会引起骚乱,路上碰到一两个倒霉的行人,黑鹰直接就一爪子将他们的性命了结,手段残忍至极。

两只宛如兽蹄般的脚掌在地面上,接连不断地在地面上踩踏,发出轰轰的巨响,连地面都震荡了起来,他就像一只洪荒巨兽,凶猛地奔驰着,速度比之前快了两三成,照这个速度下去,他很快就能够追得上谢玄他们了!

两个跑,一个追,大概过了三四个时辰的样子,谢玄和谢承乾的位置,谢承乾**的黑马终于是在这样的急速奔跑中体力不支,口吐白沫,躺倒在了地上。谢承乾在地上一个翻滚,立刻就站了起来,谢玄伸手一拉,就将谢承乾拉上了青雪的背上。

青雪实在是太神骏的马儿了,即使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全力奔驰,也似乎没有体力不支的迹象,仍旧是生龙活虎,此时背上载了两个成年男子,它也没有一点吃力的表现,只不过速度终究是慢上了一丝。

再怎么挣扎都没有用了,身后的黑鹰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谢承乾刚上青雪背上没多久,身后就传来大地隆隆作响的声音,一阵烟尘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接近了两人的位置,正是变身为天魔真身的黑鹰!

“桀桀桀桀,你们找的我好苦啊,终于是被我找到了,谢玄小儿,你真是诡计多端,我差点就被你糊弄过去了,幸好我也不笨,想到了你们的计谋,这下子看你们还怎么逃!”

黑鹰犹如骨头摩擦的刺耳声音传了过来,谢玄极目远眺,只见青石镇的身影还在视线的尽头,他们是没有希望达到青石镇了。谢玄叹了口气,从马上下了,对谢承乾说道:“父亲,您先走吧,到了青石镇之后随便捡一条岔路飞奔,想来黑鹰也难以追踪到你的踪迹,我拖延他一会,随后就赶来。”

“说什么傻话,什么拖延,以你现在的实力,怎么可能挡得住他的,就算要死,为父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死,而独自逃生啊!”谢承乾怎么都不肯走,他辜负了谢玄十余年,心中早有愧疚,此时又怎么能够扔下谢玄独自逃生?

谢玄无奈地跺了跺脚:“父亲,我这一辈子,为的就是让你们平平安安,喜乐一生,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活着也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你赶快走吧,只要你活着,我就没有浪费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的机会,快走,青雪,带我父亲走!”

谢玄猛地在青雪的屁股上打了一记,想让青雪带着谢承乾快些走开,然而青雪似乎是明白了谢玄的意思,竟然长嘶一声,怎么都不肯动弹。

“死马儿,这个时候你给我玩什么为主尽忠啊,真是个白痴!”谢玄骂了两句,然而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他回过头,面对着越来越近的黑鹰,惨笑一声:“好吧,就让我们三个死在一起,黄泉路上也有个伴。”

相同了这点,谢玄也心定了下来,目光沉稳,准备平静地面对死亡,前世的他应该已经死去了,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一阵,重新感受到了母爱,遇到了父亲,这一本子也值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再见萧情一面……

忽然,思绪繁杂的谢玄猛地静了下来,目光落在胸前的一枚哨子上面,先前他脱下衣襟给青雪包裹了蹄子,所以胸前的这枚哨子就显现了出来,只不过往回跑的一路上生死一线,即使以谢玄的心理素质,面对几乎无解的死亡,也忍不住心中烦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枚哨子。

而谢玄此时心中平静,准备安静地迎接死亡,没想到却反而注意到了这枚哨子,这件东西,是之前在青石镇中遇到海东青前辈,一番误会和交谈之下,海东青送给他的礼物。当时海东青说他在青石镇周围要办一件事情,如果谢玄遇到了麻烦,就吹响这个哨子,说不定海东青就在附近的话,就会出来救谢玄一次。

而现在,海东青到底在不在附近呢?

没有丝毫犹豫,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一般,甭管有用没用,先抓住再说,于是谢玄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吹响了这枚哨子。

“呜——”手中的哨子发出一阵难以形容的奇异声音,像是海螺,又像是号角,低沉悠远,又有着哨子独有的高亢尖锐,真是奇异之极。

哨声远远地回荡开来,也不知道究竟传了多远,此时谢玄二人离着青石镇还有很远的距离,就算海东青仍旧留在青石镇,可是他能够听到哨声吗?

谢玄忽地懊恼起来,还不如一开始就往青石镇的方向狂奔,不耍那些小花招,那样的话现在说不定就可以里青石镇更近一些,于是吹响哨子的时候也就有更大的几率让海东青听到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谢玄小儿,你又想耍什么花招?”黑鹰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滚滚烟尘扑面而来,黑鹰前一刻似乎还在很远的地方,下一刻已经来到了二人面前,他也听到了谢玄的哨声,今日他被谢玄耍弄得够呛,一见到谢玄做出什么他不明白的举动,立刻就恨得牙齿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就将谢玄剥皮抽筋,全身骨骼一点一点地碾碎,以解心头只恨。

“噗。”黑鹰如同一根钉子一般,钉在了谢玄身前,带起了一圈劲气涟漪,朝着身体周围扩散而去,将四周的烟尘尽皆吹拂开来。

“父亲,你退后!”谢玄咬了咬牙,就算没有任何机会,总要拼一拼,坐以待毙可不是他的性格。他拦在谢承乾身前,深吸了一口气,体内真气再次暴涨起来,全身三百六十五个窍穴同时震荡,然后轰然张开,真气顺着张开的窍穴冲了出来,布满了谢玄的全身。

鱼龙变第一变,鱼跃龙门!

以谢玄现在的身体状况,使出第一变已经是极为勉强的了,如果是再使出第二变,那么不用黑鹰动手,谢玄的身体自己就崩溃成粉尘了

使出鱼龙变秘法第一变,修为提升到了七品武师的层次,然而在天魔变身的黑鹰面前,实在是不够看,纵使谢玄本身的意志极为坚定,但是面对着黑鹰恐怖的气势和威压,谢玄的身体还是本能地颤抖了起来。

“对了,就是这样,我最喜欢看到这样的情况了,不可一世的臭小子在我的面前瑟瑟发抖,哈哈,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你之前不是挺嚣张的嘛,怎么萎了,不行了,哈哈……”

黑鹰狂笑起来,想要再嘲讽谢玄几句,然而他对上了谢玄的眼神,语声忽然间就顿住了。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即使身体颤抖得要命,眼神还是如此的坚定,似乎就算面对着再强大的敌人,也绝不退缩,而是用尽全部实力与其一战,那坚定的双眸中,饱含着让黑鹰都感到胆寒的战意,那种绝对的自信,就仿佛是曾经站在世界的巅峰,俯瞰着脚下的一切。

那种眼神……难道他还以为他能够打败我么……

黑鹰猛地恼羞成怒起来,被一只蝼蚁用那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就仿佛自己才是一只蝼蚁,那种感觉让黑鹰极度厌恶和烦躁,这一刻,他失去了所有折辱谢玄的想法,因为他知道,无论他使出什么手段,都无法让谢玄的眼神有丝毫改变,这种发现,让黑鹰心中现在只存有了一种想法,那就是尽快将这个可恶的小子毁灭。

不然的话,总有一天,中土世界上会出现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武修!

怀着这样的想法,黑鹰猛地双爪齐出,按向了谢玄的双肩,无论谢玄朝哪个方向躲避,都会被黑鹰的利爪洞穿胸膛,如果谢玄不闪不避,那么黑鹰就顺势握住谢玄的双肩,将他撕成两半!

即使是对上实力如此卑微的谢玄,黑鹰还是下意识地用出了最妥当的招式,因为他不容许有丝毫失误,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灭杀谢玄,这样他才能够心中稍安。

谢玄终究是和黑鹰的实力差距太大,虽然一瞬间就想出了十余种破解这一招的方法,然而没有一种是以谢玄当前的实力和速度能够使用出来的,就好像空有绝世的强弓,却没有能够发射的箭矢一样,让谢玄哀叹了一声,终于是放弃了挣扎,眼睁睁地看着黑鹰的狰狞利爪渐渐逼近。

再有不超过一秒的时间,谢玄就将被黑鹰给锁住双肩,撕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