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21 援军

0121 援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谢玄自己都已经接受了即将死亡的结局,惊变突生。

一声长啸从远处传来,瞬间就接近了几人所在的位置,从声音的接近速度就可以想象得到对方的轻功速度有多么可怕,这种速度,甚至于连变身为天魔真身的黑鹰都心惊胆战,那绝对不是八品武御能够拥有的速度,只可能是……

九品武宗!

黑鹰咬了咬牙,虽然这名绝顶高手的接近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他下定决心,就算拼上自己的这条命,也要灭杀掉谢玄,因为只要谢玄活着,将来绝对是一个无法匹敌的存在,不是为了他们太上天魔道,也不是为了天下大势之类的,黑鹰之所以坚持要杀掉谢玄,只是出于自己的一颗私心。

他对谢玄已经是愤恨到了极点,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谢玄今后风光无比,睥睨天下的样子,出于这颗丑陋的私心,黑鹰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杀掉谢玄!

双手已经扣住了谢玄的肩膀,只要稍加用力,就可以将谢玄毙于利爪之下,然而此刻谢玄听到远处的那声长啸,本来已经失去的希望再次点燃,那个声音没错,正是海东青的声音!

谢玄当此危机,头脑十分清醒,一丝一毫的形势都反映到了他的头脑中,一瞬间,谢玄还没有在黑鹰面前用过的那些技巧接连不断地用了出来。

先是脚步一动,身形陡然化作了几个虚影,以黑鹰此时的实力,竟然拿捏不住,让谢玄挣脱出了他利爪的控制范围!这正是谢玄参悟了多日的绝妙步法,凌波微波。

凭虚御风,遗世而独立,罗袜生尘,倏忽来去,准先天步法凌波微波的精神微妙,就连谢玄都难以参透,黑鹰更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不慎,被谢玄用步法避免了一次必死的攻击。

黑鹰怒吼一声,巨大的身躯扑了过来,光是狂猛的罡风就让修为低微的谢玄喘不过气来,这次黑鹰双爪连抓,十余道锐利的劲风朝着谢玄的方向飙射而去,以谢玄现在的实力,根本是无法抵挡的,因为他连真气破体都无法做到,以七品武师的修为,最多能够抵挡三两道劲气,至于这么多劲气,是再是超出了谢玄徒手对抗的能力范围。

然而,徒手不行,谢玄还有秋水剑!

上一次谢玄和黑鹰对抗,由于两人都是八品武御之上的境界,运用的是真气破空的高等技巧,秋水剑在那个层次显得太过脆弱,只要被那真气巨蟒擦到一点,顿时就会碎裂成无数片,所以谢玄并没有在黑鹰面前显露剑法,而此时正好到了谢玄大展身手的时刻。

“呛——”秋水剑出鞘,慑人的寒芒混合着浓郁的剑煞同时涌出,在谢玄的控制之下,他外放的真气、剑煞、寒芒同时凝在了秋水剑的剑身之上。

紧接着,一剑刺出,破碎虚空,超越了这个层次的巅峰一剑,沛然莫名的剑意充塞了整个天地之间,这一剑只是普普通通地刺出,一点都没有任何花哨的抖动,然而那轨迹反复难测的十余道破空劲气,就被谢玄这一剑尽数刺中。

“啪啪啪啪。”劲气接连不断地在谢玄的秋水剑上炸响,这些威力惊人的劲气如果是击在秋水剑的剑身上,立刻就能够将这柄剑炸成粉碎,可是此时尽数被剑的尖端所刺中,在秋水剑的尖端,谢玄的真气、剑意都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程度,也是他这一剑上最厉害的一点。

所谓一剑破万法,凭借的就是剑的犀利斩破,剑锋所到之处,就算是威力不及,速度不及,但是凭借无匹的锐利,也足以在一瞬间将对手斩破!

“哗啦。”在连续斩破了黑鹰那十余道真气之后,秋水剑终于是到了极限,整个剑身都碎裂成了几十片,哗啦啦掉在了谢玄的脚下。其实,秋水剑在对上第一道黑鹰那威力惊人的真气的时候,就已经支撑不住了,然而凭借剑意的维持,还是没有立即崩溃,无误不破的锐利剑意到达之处,黑鹰的真气连续被斩破,消散于空气当中。

所以说,之后斩破黑鹰破空真气的,并不是秋水剑本身,而是谢玄唯我独尊的逆天剑意了。

“怎么……怎么可能啊!”黑鹰似乎是发出了一声呻吟,明明是万无一失的形势,然而竟然被谢玄连续破解了两招,要知道,现在的谢玄可是只有七品武师的修为啊,而自己则是接近九品武宗的实力,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如果黑鹰知道谢玄是重生而来,那么或许就可以接受这一切不可能的事情了。

经历了两次挫折,其中的变化固然是电光火石,但是那边海东青的速度更快,转眼间长啸的声音已经到了耳边,似乎是近在咫尺,而海东青的身形也已经出现在了几人的视线中,再有一个呼吸,恐怕就能够掠到黑鹰的身边了,到了那个时候,黑鹰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虽然他不认识海东青,但是分析眼前局势,他也知道海东青此来绝对不是出于什么善意,看他急切的样子,九成是为了谢玄出头,只要等他到达,自己就再也没有杀掉谢玄的机会了。

这样想着,黑鹰猛地朝着谢玄的方向扑了过去,动作之间几乎摒弃了所有武学的技巧,既不防守,也不用什么精妙的招式,只是合身一扑,一双健硕粗壮的臂膀张开,要将谢玄搂抱在其中,只要谢玄被他抱住,立刻就会被勒得全身骨骼寸寸碎裂,这样的攻击才是最合适的攻击,凭借超高的速度让谢玄用不出步法逃脱,而无论谢玄如何反击,黑鹰都准备全盘承受下来,反正以他的修为谢玄也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伤害,而只要谢玄被他触摸到了身体,立刻就会身死当场!

双臂一张,几乎笼罩了三四米的空间,谢玄脚步一动,方要用出凌波微步来逃脱,却发现身体四周都已经被黑鹰的神念锁死,那巨大的双臂笼罩过来,更是让谢玄没有丝毫闪转腾挪的空间,此时他就像一个被困在盒子里的蚂蚱,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这个狭小的空间。

只是一瞬间,黑鹰就将谢玄笼罩在了双臂之中,接下来就是收拢双臂、杀掉谢玄了,事实上他这种动作实在是不符合武学常识,因为他胸前空门大开,如果是一名同级的武修,立刻就能够在他胸前的破绽上攻出一掌,将他打成重伤,然而此时谢玄的实力只有七品武师,所以黑鹰才放心地使出了这样的招式。

双臂围拢,谢玄命在旦夕,千钧一发之际,谢玄不退反进,猛地腰部一折,使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八卦遮身步,撞入了黑鹰怀里,以两人的实力差距,谢玄这等于是主动找死,黑鹰怎么都没有料到谢玄居然会这么做,顿时愣了一瞬。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谢玄准确地抓住了黑鹰心神的空隙,双掌交叠,猛地印在了黑鹰的胸膛之上,然后一股超越了七品武师境界的力道涌了出来,在黑鹰的胸膛之上猛烈炸响!

崩云掌!

黑鹰双臂汇拢,就要将谢玄困死在里面,然而他实在是没有料到谢玄这一掌的威力,普通来说,七品武师的全力一击最多是让他挠挠痒痒而已,然而谢玄这一掌劲道猛烈吐出,三重劲道如同潮水一般涌了出来,一次次接连不断地撞击在黑鹰的胸膛上,若是第一重明劲和第二重寸劲也就罢了,最多是让黑鹰身形一晃而已,而感受到这两重劲道的黑鹰也放松了警惕,毕竟这两重劲力的威力也不过是七品武师巅峰,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弱小了。

然而正所谓没文化真可怕,黑鹰虽然是八品武御巅峰,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暗劲这种层次,或者听说过,却没有想到谢玄一个低级武修也能够用得出来,总之,当谢玄最后一重劲道在黑鹰身上爆发开来的时候,黑鹰的脸色震惊到了极点,怀着不可置信的表情,身体终于是不受控制地退了一步。

只是一步,确实天与地的差别。

如果只有谢玄一个人,就算将黑鹰打退一万次,也难以改变必死的结局,但是别忘了此时海东青已经飞掠到了黑鹰的身边!

“听到了我的声音竟然还敢对谢玄动手,找死!”海东青霸气的声音在空旷的空间中回响,只见他一身玄衣,身形并不高大,但是站在场中,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出类拔萃之感。海东青撇了黑鹰一眼,黑鹰目光和他一对,立刻就觉得心中生寒,忍不住就想要转身逃跑。

海东青不屑地撇了撇嘴,不屑道:“不过是一名八品武御,如果是方才你主动逃跑,我还懒得去追你,不过你现在还想逃,可没有丝毫机会了。”

说着,海东青似乎是随意地走上前一步,瘦小的手臂朝着黑鹰一点,顿时就有一道劲气长虹般射出,黑鹰下意识地双臂一挡,然而只听“噗”地一声,黑鹰不可置信地注视着自己的双臂,在他双臂之上,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出现在了那里,而从谢玄的角度看过去,黑鹰胸膛之上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他那充沛的真气和坚硬无比的皮肤,似乎都没有起到任何的防御能力,直接被一击洞穿。

这样秒杀的结局,实在是很有视觉冲击力。

黑鹰八品武御巅峰的实力,再加上天魔变身,隐隐地已经突破了九品武宗的层次,但是,海东青可是九品武宗巅峰!

从八品武御开始,之后的品级都分为初期、中期、后期,然后是巅峰或者称之为大圆满,每一个时期都有着极大的差距,就好像黑鹰对八品武御初期的武修颇为不屑,甚至自信能够轻而易举地战胜,而九品武宗的境界,前期和后期之间的差距就更是天地之别了。

以海东青九品武宗巅峰,几乎要迈进先天秘境的层次,一击秒杀黑鹰,实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一击杀掉了黑鹰,海东青再也不看他一眼,回过头来,对着谢玄一笑:“小兄弟,我终于是赶上了。”

谢玄发自内心地感激道:“海前辈,大恩不言谢,如果今日不是您的帮助,我们父子铁定就会死在这里了,这份恩情,我谢玄铭记在心。”

海东青摆了摆手,在谢玄的肩膀上拍了一拍:“什么谢不谢的,你要是想要回报我这只老鹰,那就娶了我的孙女海燕儿,我可就大大地省心啦。”

“这个,男女之事需要你情我愿,我于海燕儿姑娘没有丝毫情感,想必她对我也没有什么好感,前辈这么说,我谢玄只有对不住啦。”谢玄摇头苦笑。

海东青再次用力一拍,大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愿意的拒绝就是,你若是真的因为我的逼迫而娶了海燕儿,我反倒是要看不起你了。”

或许是笑得太过欢畅,海东青这一拍用力十足,谢玄被他一掌拍中,忽然面容僵硬,仰面跌倒,陷入了昏迷。

“咦,这是怎么回事?”海东青急忙俯身探查,伸手在谢玄几处重要的窍穴处按了按,真气微不可查地在谢玄的身体内转了一圈,海东青的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一旁的谢承乾连忙走了过来,对海东青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随后关切地问道:“前辈,不知道我儿子情况如何,还望赐教。”

海东青面色凝重,缓缓地叹了口气道:“谢玄是你的儿子么,他不知道用了什么逆天的武技功法,体内经脉一团糟,几乎每一条大点的经脉上都有所损伤,而且他还硬撑着和那个混蛋对了几招,真气将几条经脉撑断了,而他的骨骼、五脏六腑,都受了十分严重的内伤,这种伤势,这种伤势……哎。”

谢承乾心中一片冰凉,试探着问道:“前辈,难道我儿子的性命难保?”

“性命倒是无碍。”海东青再次叹了口气,“不过他的身体已经几近崩坏,即使能够治好,只怕他今后也很有可能武功全失,就算是留住了几分武道实力,今后也几乎没有可能再有丝毫寸进了。”

“什么!”谢承乾猛然睁大了眼睛,断绝武道前途,这在武修看来已经是比死还要严重的事情了,中土大陆以武为尊,武力强大的人就有地位和尊严,而没有武道天赋的人,就算家财万贯,也会让人瞧不起,甚至于他也没有实力来保护住自己的钱财,说不定被某个心怀不轨的武修盯上,杀尽全家,抢夺钱财,这在中土大陆上也是时常发生的事情。

而海东青说谢玄几乎断绝了武道精进的希望,谢承乾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脚步踉跄,差点就要晕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