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22 筋脉断绝

0122 筋脉断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玄悠悠醒来,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一面脏兮兮的天花板。

“小玄,你终于是醒了,让为父我好生担心!”一旁,谢承乾惊喜的声音飞速地传了过来,谢玄转过头去,只见谢承乾面色憔悴,正关切地瞧着自己。

谢玄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喉咙干得厉害,一开口只能发出嘶哑的呻吟,他勉强打起精神,喉咙里终于是蹦出了一个字:“水——”

“哦,水,小玄你要喝水是吗?”谢承乾急忙回头,将一旁早已准备好的一碗水端了过来,放到谢玄嘴边。谢玄急忙大口大口地将碗中的水喝光,可是还是觉得自己口渴得厉害,一旁谢承乾还在不停地说道:“小玄,慢点喝,别呛到,还要的话为父再去给你倒,好么。”

然而,谢玄的神情一下子凝重了起来。

喝了几口水,谢玄的脑袋清醒了几分,以他丰富的经验,顿时就弄清楚了他现在的身体状态。口渴得厉害,但是喝水又没有任何作用,这是典型的气血双亏,身体虚弱到了极致的表现。

悄悄运起真气,在体内行走了一会儿,谢玄就发现自己的经脉已经断裂多处,几个常用的线路都被截断,难怪他气息不顺,此时他的经脉周天已经无法形成,体内真气无法流转循环,几乎就相当于修为全失了!

再默默体察气血运行,也是处处窒碍,而且气血衰弱到了极点,恐怕他现在的体力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经脉断绝,气血双亏,这种事情前世的谢玄也曾经经历过,所以他脸上黯然一闪而过,立刻就展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来:“父亲,不必守着我了,看您的样子恐怕是几天都没有睡觉吧,赶快去睡一觉,接下来我们好赶路。”

说着,谢玄四下打量了一眼,又挠了挠头道:“真是的,我都忘记问了,这里到底是哪里啊,离青石镇有多远?”

谢承乾深深地看了谢玄一眼,看到他没有什么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这里就是青石镇啊,那位海老前辈救了我们,将那个怪物杀死了,然后你昏倒了过去,海前辈就带我们回到了青石镇,将你安排在这个客栈之中,之后又给你喂了一粒不知名的丹药,然后就离开了。”

想了想,谢承乾又叹了口气:“离你昏迷的时候,现在已经过去三天了,这三天来你可担心死我了,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

谢玄打断了谢承乾的话,笑道:“父亲请放心,孩儿哪里是那么容易出事的,那场战斗虽然是惊天动地,孩儿的身体也受到了一些损害,但是还没有到要昏迷三天的地步,想来是海老前辈给我喂食的那枚丹药在作怪,现在我神清气爽,一点事都没有啦。”

“那就好,那我就回去睡一觉,然后早点启程回家。”谢承乾呵呵笑着摸了摸谢玄的额头,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估计是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只不过,在走出房门的一刻,谢承乾的眼中露出了悲哀之色,当日海东青给谢玄喂食丹药的时候,清楚地说过,那枚丹药只是用来补充谢玄的气血,维持他的生命,至于断裂的经脉,是无法弥补了,而谢承乾在洛丹派多年,对于丹药的见识自也不凡,所以他也清楚普通的丹药是不可能有接续经脉的作用的。

而谢玄方才说他神清气爽,身体没有异样,那根本就是在欺骗安慰谢承乾的鬼话了。

不过谢承乾也没有拆穿,或许让谢玄自以为骗过了自己,那么他会更加好受一点吧。

谢承乾走出了门口,顺手带上了门,在门关上的一刻,谢玄了笑容猛地凝结在了脸上,眼中也流露出来凝重的神色,他一屁股坐在了**,然后开始更加仔细地探查起自己的身体来。控制着丹田中真气螺旋,开始分出无数道细小真气,每一条真气钻入了一条经脉中,当遇到经脉的断裂而无法行进时,就返回丹田之内。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谢玄忽地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忧虑之色一闪而过,没想到,经脉的损伤比自己料想得还要严重。

鱼龙变秘法,是前世谢玄偶然间在一个小门派中得到的增幅法门,但是当时谢玄已经是先天高手,所以鱼龙变的前两变对于当时的他根本不会有半分损伤,当然对于先天高手的实力的增幅也有限了,至于后天境界的人使用这门秘法,体内经脉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损害程度,谢玄使用之前还真的不知道。

此时他已经知道了,以五品武士的修为使用鱼龙变第二变,将会使武修的经脉断绝,几乎成为废人!

面对这样的绝望情况,谢玄的眼神依旧坚定,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武修,那么此生恐怕就再也无法踏足武道了,但是他谢玄可是一个先天高手转世啊,前世那丰富的阅历,让他知道,接续经脉,重塑内外循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伸手拿过一旁桌子上的纸笔,谢玄用笔墨在白纸上迅速涂抹,不一会儿就画出了一张很是抽象的图画来,如果是有人在一旁观看,一定是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只有谢玄自己明白,自己画出了这张图画,标示了他体内经脉所有断裂的地方。

对着这张纸沉吟了一会儿,谢玄大概敲定了修复经脉的步骤,只不过现在还无法开始修复行动,因为修复经脉需要几种珍贵无比的天材地宝,幸好现在谢玄的身边已经有了一株九叶菩提涎,只要再买几种辅助药材就好了,当然说起来轻松,事实上几种辅助药材也是价值几百万两银子的珍贵之物。

毕竟,修复经脉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整个中土世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那些超级宗派,谢玄之所以有把握做到这一点,也是全赖前世的经历所赐,前世谢玄曾经因为修炼禁术失败,真气反噬而造成全身经脉断裂;幸好谢玄当时有着毒王和顾青城两位朋友,为了他的事情苦思冥想,制定了好几套修复经脉的计划,而谢玄在修复经脉的过程中,也得到了极为珍贵的经验。

修复经脉,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用药力制造出一条临时经脉来,将全身的大小周天连接起来,然后在丹药的辅佐下用本身真气流转周天经脉,一点点地修复,让断裂的经脉接续上,而能够制造出临时经脉的丹药配方,只有那些立于中土世界顶峰的超级宗派才能够拥有。

只是前世毒王和顾青城一起推测出了一个丹方,从而为谢玄接续上了断裂的经脉,那个丹方,谢玄正好记得,而其中的一味主药,也应该是可以用九叶菩提涎来代替的!

循着阔别已久的记忆,谢玄一点点地将当时的那个丹方写了出来,考虑到药材的代替问题,又斟酌药性,改动了其中的几处药材,已经具体的用量,最后才彻底地敲定了方案。

“就是这样了吧,等回到谢家,我和父亲一起开炉炼丹,最好是能够炼出两颗丹药来,这样的话我和母亲一人一粒,正好同时修复经脉,重塑内外循环。”谢玄伸了个懒腰,这三天的昏迷让他身体都有一种生锈了的感觉,此时修为尽失,也无法打坐调息,只好在屋子里打了一套市井里流传得很广的通臂拳,这一套拳若是平时来练习,自然是轻而易举,但是此时谢玄身体虚弱,只是半套通臂拳下来,就觉得自己浑身大汗,呼哧呼哧地喘气。

不过,这种体力透支的感觉,还真是新奇得很,纯粹是消耗体力而出汗,也让谢玄有了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打完一套通臂拳,谢玄叫客栈的小儿给他打了一盆热水,好好地洗漱了一番,然后再次上床睡了一觉,虽然是已经在昏迷中睡过了很久,但是考虑到接下来还要赶十天的路程才能回到谢家,谢玄还是打算好好休息一下,以他现在虚弱的身体,接下来的颠簸很可能吃不消呢。

或许是方才谢玄一套通臂拳练习得有些累了,所以他躺上床,却发现自己再一次产生了困倦的感觉,迷迷糊糊地很快就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是客栈的小儿将谢玄和谢承乾二人叫醒的,此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对于客栈的生意来说,住宿的客人应该在晌午之前就走人的,这样一来接下来客栈才能招揽更多的客人,同时也有充足的时间进行房间的打扫。

谢玄或许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昏迷了三天之后,竟然又睡到了这个时候,而谢承乾在那三天之内一直在谢玄的旁边守着,所以身心疲惫,一觉睡过头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店小二看到二人这个时候还不醒来,一脸不爽的神色,摔摔打打地暗中发脾气,言语之间也是颇多讽刺,比如说你们再多呆一刻钟就要多付一天房费之类的话语。

谢承乾愤愤不平,张口就要和他理论,却被谢玄拦住了,像这种蝇营狗苟的市井小人,谢玄根本就不想与其一般见识,若是换了一个人来,说不定就要拿出一张银票拍在桌面上,大声斥责羞辱这名店小二,不过谢玄可不会干出那种幼稚无聊的事情,虽然他怀中也有着几万两银子,但是那种白白扔掉只为了在陌生人面前炫耀的事情,谢玄才不屑于去做。

所谓尊严,是自己给自己的,和别人无关,只要你心志坚毅,自己看得起自己,就算千夫所指,所有人都看不起自己,也不过是微微一笑,不萦绕于心。

无视了店小二的抱怨,谢玄和谢承乾直接洗漱一番,带好了行李,来到客栈的后院,青雪就是被寄放在这里,由店小二来看管。

也怨不得那店小二抱怨连连,想要早些赶谢玄二人离去,青雪最是受不得拘束的性子,在后院里大肆撒泼,连带着其他客人的马匹也跟着起哄,将后院的马厩弄得一团糟,换了谁都会心中怨怼的,谢玄呵呵一笑,随手拿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塞在了那名店小二的怀里。

那店小二还是楞楞地没有反应过来,知道谢玄和谢承乾拉着青雪走得远了,这才猛地掐了自己一下,惊喜地跳了起来。

不提那小厮是如何欣喜若狂,只说谢玄二人再次在集市上买了一匹骏马,花费了几百两银子,补充了一下食水,之后再次启程,沿着上次的路途朝谢家的方向行去,一路上由于谢玄的身体虚弱,所以两人的速度缓慢之极,花了两天的时间也才走到了上次遇袭的地方,只不过这次一路上平平安安,没有人来袭击,甚至连同行的路人都没有。

二人风餐露宿,一路上颠簸流离自是不用多言,受尽了半个多月的苦楚,终于是再次来到了岳安城附近的地界,只要再走半天的路程,就能够达到谢家!

谢玄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心中企盼,对家中的情况更加多了几分思念。

而在同一时刻,遥远的青石镇上,正发生着一件和谢玄两人有关的事情。

青石镇的一条肮脏的街道,这里是有身份的人所不屑的贫民窟,同时也是青石镇唯一的帮派黑虎帮的势力所在。

黑虎帮在青石镇上横行霸道,欺凌弱小,惹得天怒人怨,只不过他们却也颇为识相,最多也只会欺负一下普通的民众,对于那些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就是恭恭敬敬,尤其是镇长钱松,黑虎帮老大李黑子几乎是把钱松当爷爷似地给供了起来,一年到头各种孝敬不断,而钱松也就默许了他们黑虎帮在青石镇范围内的重重劣迹。

此时正是黄昏,天色暗淡,而黑虎帮所在的街道更是昏暗无比,在这个时候这条街道上的人还舍不得点灯。而在某个昏暗无比的角落里,黑虎帮老大李黑子正卑躬屈膝,对着眼前的一个黑色人影不停地鞠躬赔罪。

“大人饶命,大人恕罪啊,我也不知道那两个人竟然那么厉害,将我派去的几十名兄弟都杀掉了大半,最终也只逃回来了六个弟兄,其中还疯了四个,据他们所说,那个小子真是如同恶魔一般,杀人不眨眼啊。”李黑子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汗滴。

“杀人不眨眼?”那黑影似乎是嗤笑了一声,“杀你们黑虎帮的这些废物,随便来一个六品武士都够了,就算按你所说的,令他们没有还手之力,最多也就是七品武师的修为。”

“是,您高见。”李黑子奉承了一句,随即苦着脸道:“对于您来说是普通武修,对于我们来说,七品武师已经是惹不起的大爷了啊。”

“混账!”那人暴怒了起来,狠狠地一拍桌子,“就因为惹不起,所以就将我交代要找的那样东西给放弃了?!”

“大人,您息怒啊,我也是后来才从手下那里得知那件东西居然是出现在了坊市上,而且还被那个叫怎么谢承乾的给买走了,所以立即就派了几十个弟兄去将他们抓回来,可是没想到他们那么厉害……”

“好了,先不用说了,我也没想到那样东西竟然出现在了洛丹盛会的坊市里面,也不知道是那个不识货的狗东西竟然拿来卖,真是暴殄天物,不过终究是有消息了,只要找到那个叫谢什么的就好了,这件事你速速给我调查,办好了这件事,你也不用再青石镇收钱松的气了,我直接推荐你进入宗门,之后你可就飞黄腾达了啊。”那人一阵嘿嘿冷笑。

“是,小人这就去办,现在已经查到那两个人叫谢玄和谢承乾,具体是哪里人士,还没有弄清楚,不过想必很快就可以得到结果了。”李黑子继续赔笑道。

“恩,这样就好,你查到之后,速速报告给我,到时候会有宗派里面的人来接受的,你可不要打草惊蛇。”那人叮嘱了一句,随后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