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至尊

0123 回到谢家

0123 回到谢家

经过最后一夜的赶路,谢玄和谢承乾二人已经到达了岳安城内。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朝阳初生,谢承乾骑马站在岳安城的旧街之上,看到往日熟悉的街道景物,十年过去,竟然依稀还存有印象,那种阔别已久的熟悉和亲切让谢承乾几乎要落下泪来。

而谢玄此时也是分外激动,一个月前,谢玄从此处出发,去往洛丹峰寻找父亲,当时心中忐忑不安,生怕这一世也会重蹈上一世的覆辙,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洛丹峰上,然而一转眼,自己已经带着谢承乾回到了谢家,自己一家三口即将见面,那是何等幸福的事情?

岳安城不过是个中等城市,城中百姓也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只要平安快乐地度过一生就好了,于是在清晨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熟睡当中,偶尔有一两个勤奋的百姓早起开始一天的活计,也是轻手轻脚,生怕惊扰了邻居,惹来一顿臭骂。

清晨的风是清冷的,谢玄和谢承乾虽然是一夜奔波,但是在这清新而带有一丝寒意的晨风中,还是一点都没有困倦的感觉,尤其是即将回到谢家,想象着谢家众人接下来的反应,两人都是心头一阵期待和紧张。

**的马儿缓慢地在旧街的街道上走着,如果是大白天,这里一定会人山人海,马匹都会被堵得走不动,而此刻也只有一两个老汉早起支起自己的馄饨摊子,等待着客人来吃早餐。

谢承乾骑马走过,路边的一名老汉忽地疑惑地抬起头,目光看向谢承乾的背影,愣了半晌,才摇头自嘲道:“老啦老啦,老眼昏花,居然看到了谢家的九少爷,谢承乾少爷可是个大好人呐,只可惜十年之前就一去不回,渺无音讯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我一定是看花眼了。”

自嘲了两句,老汉升起木炭火炉,在锅里添上水,等待水烧开了之后下一锅馄饨,他这一天的收入就指着早晚两餐的馄饨摊子赚钱,至于那人到底是不是谢承乾,他转头就放在了脑后,在这种普通人看来,只有自己的生活是最真实的,至于那些高门大户的人家,都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且不提那老汉心中是如何疑惑,谢承乾和谢玄二人很快就穿过旧街,来到了谢家的大门口。

清晨时分,谢家的下人都还没有睡醒,至少要一个时辰之后,才会有家仆来打开大门,迎接宾客,此时大门紧闭反锁,谢玄下马来到大门前,也不管大门正锁着,直接一掌就要将大门震开,可是他忘记了自己此时修为全失,一掌下去大门丝毫未动,倒是他的手掌有些红肿。

谢玄苦笑一声,回头看向谢承乾,谢承乾也摇头暗笑,下马来到大门前,一掌印在门闩所在的位置。谢承乾好歹是六品武士的修为,立刻就将大门震开,门闩断裂成两截,掉落在了地上。

身后青雪看得有趣,忽地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长嘶,本来大门破来还不足以吵醒谢家的人,可是青雪的这声长嘶实在是太响亮了,瞬时间在门房里看守的那名下人就被吵醒,急忙跑了出来,大吼道:“是谁,大清早的就擅闯谢家,不要命了吗?”

本来看守大门的应该是陈传的手下,后来陈传被谢玄杀死,他的那一派也失去了依仗,看守大门这样重要的事情,还是由谢承武又派了个亲信来执掌,这名下人根本就不认识谢承乾,不过他对谢玄倒是很熟悉,之前谢玄在谢家突兀崛起,然后又传出他私自离开谢家,出外历练的消息,每天的茶余饭后,都会有人谈到谢玄。

这名下人愣了一下子,然后猛地一拍脑袋,躬身笑道:“原来是玄公子回来啦,您这是何必呢,要想进来直接叫门就好了,我自会给您开门啊。”

谢玄也笑了笑:“不想太张扬,大清早的大家都在睡觉,我直接震断门闩进来就好了,至于那坏掉的门闩,你换一个吧,就跟大伯说是我弄的。”

“哪儿啊,一个门闩而已,还用上报,倒是玄公子你回来了,要不要我去通知家主?”那名下人急忙向谢玄示好。

谢玄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自会亲自去见过大伯,你做好你自己的本分就是了。”

那名下人忙不迭地答应,而谢玄带着谢承乾先去马厩将两匹马搁下,然后来到了谢玄母子的住处。

“小玄,这些年,你们母子就住在这里?”谢承乾不可置信地打量着四周,破旧的瓦房,窗户都已经打了多个补丁,院子里还养着几只鸡,种着一块菜地,这分明就像是一个农家院落,那里是谢家的少奶奶和小少爷的住所?

谢玄苦笑一声:“父亲,这些年来您不在谢家,许多人都风传你已经死了,你也知道,一个家里面没有主心骨,总是要被人欺负,能有这么一间房子住,已经很不错了,若不是堂姐的照顾和维护,我和母亲早就被赶到下人房间一起去住了。”

事实上,前世的这个时候,谢承乾死讯传来,萧碧云病情加重,身体每况愈下,而陈传在谢家也越来越嚣张,真的就直接将谢玄母子赶到了仆役房间去住,在接下来的将近一年的时间内,谢玄和母亲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凌辱,直到萧碧云伤心死去,谢玄也破门而出,流浪江湖,谢家的这一段经历才告一段落。

“什么!你们母子境遇竟然如此不看,大哥谢承武难道没有照顾你们吗,我离开之前可是特意叮嘱他要好好照顾你们母子的,真是气死我了,我要找他理论去!”谢承乾本来就对萧碧云和谢玄满腹愧疚,此时听到他们母子生活如此艰辛,不由得勃然大怒,当场就要去找谢承武算账。

谢玄不禁摇头苦笑,这个父亲实在是再洛丹派呆久了,一点都不通人情世故,谢承武的所作所为,虽然是并没有特意照顾谢玄母子,但是也是人之常情,至少他没有落井下石,还默许了谢道韫对于谢玄母子的接济,从这一点上来说谢玄就对谢承武没有什么怨恨。

毕竟,谢承乾离开谢家十年不归,杳无音讯,九成的可能性是客死他乡,那么谢承武还有什么理由来照顾自己母子呢,人走茶凉,这才是世界的真理。

谢玄拉住谢承乾,想了想道:“父亲,也不能怪大伯,他身为谢家家主,日理万机,没有照顾到我们也是无可厚非的,这些年来我还不是健健康康地长大了嘛,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去见一见母亲,让咱们一家三口团聚,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啦。”

“恩,这个……”一说到去见萧碧云,谢承乾立刻就又萎靡了下来,他拉住谢玄,期期艾艾地说道:“小玄,你说我离开家里这么长时间,你母亲他会不会恨死我了,待会我见到他,该说些什么才好呢?”

谢玄心中暗笑,不过可没有表露出来,而是一本正经地给谢承乾打气:“不要紧的,我相信母亲他是深爱着你的,别担心,我会在一边帮您说好话的,你多说两句软话,母亲的气自然就消了。”

“可是,我还是有点紧张。”谢承乾无奈地苦笑,所谓近乡情更怯,他真是有点怕见到萧碧云。

“好吧。”谢玄摊了摊手,指着自己的房间说道:“既然这样,咱们就先进我的房间呆一会,好好想一想待会儿该怎么对母亲说,如何?”

谢承乾点了点头,随着谢玄来到了他的房间里,准备先定一定神,演练一番,反正估计此时萧碧云也没有起床呢,谁料两人一间屋子,猛然都是呆住了。

在屋子里面,一名身着青衫的美貌妇人,正趴在屋子里的那张桌子上,似乎是睡着了,听到房门轻响,那妇人也被吵醒,抬起头来,朝门口的方向望了过去。这妇人气质高贵大方,温婉秀丽,和身上的粗布青衣实在是不相配,即使如此,也掩饰不住她的绝世风姿,不是谢玄的母亲萧碧云是谁?

“碧……碧云……”

陡然相见,谢承乾只能呆呆地注视着萧碧云的秀丽面容,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甚至于连脑子都僵住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谢玄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父亲,只见两人一个惊疑不定,另一个期期艾艾,都是相对无言,他也只好轻咳了一声,说道:“母亲,这个,您怎么在我的房间里睡着了啊。”

“你啊,真是让为娘不省心,留下一封书信就出走了,知不知道娘这些日子有多么担心你啊,每天半夜都睡不着,只能到你的房间里等着,期望你哪天忽然就回来了,昨晚我在你房间里留了太久,一不小心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真是……”

说到一半,萧碧云猛然反应过来,她急急地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谢承乾的面前,仔细地打量着谢承乾的面容,然后回过头来,对着谢玄问道:“小玄,你告诉娘,这是不是梦,为娘是不是在做梦啊!”

本来,萧碧云刚刚从睡梦中醒来,脑子还有些迷迷糊糊,陡然间看到了谢玄和谢承乾,还以为自己又做了一个梦,直到谢玄开口朝萧碧云发问,她在反应过来,只是还是怀疑自己身在梦中,他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嘴,眼泪无可抑制地落了下来。

“碧云,是我,这不是梦,是真的,我回来了,我这个负心汉回来了。”谢承乾重重地点了点头,伸手按在了萧碧云的双肩上。

“承乾……”萧碧云再也忍不住,扑进谢承乾的怀里,痛哭了起来:“怎么可能啊,承乾你和小玄他一起出现在我面前,这怎么可能不是做梦呢,这个梦是如此的真实,然而就算是梦,也不要离开我,承乾,不要离开我!”

谢玄无奈地和谢承乾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想到萧碧云还是当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境,真是让他们苦笑不已了,不过这种表现,也更加让谢承乾感到心痛。萧碧云越是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宁愿相信这是一个梦境,恰恰说明了她对这一幕有多么期待,或许她已经在梦中经历过千万遍这样的场景了,只不过在谢承乾不在的那些日子里,萧碧云只能一遍遍无奈地从梦境中转醒,独自流泪。

想到这里,谢承乾愈发地心疼,他上前一步,将萧碧云紧紧地抱在怀里,轻轻地摩挲着萧碧云的背部,低声安慰道:“碧云,相信我,这不是一个梦,我是真真切切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不信你摸摸我的脸,摸摸我的胸膛,看看我是不是真实的,我记得你最喜欢吃桂花糕,你最喜欢去东湖那边游玩,最喜欢鸳鸯的图案,碧云,相信我。”

“承乾?”萧碧云抬起头,痴痴地注视着谢承乾的脸庞,她不可置信地伸出玉手,试探着抚摸过谢承乾左眼旁边的那道伤疤,伤疤一直延伸到耳际,她痴痴地用手指划过,感受到手中真实的感触,萧碧云终于是醒悟了过来,再一次紧紧地扑进了谢承乾的怀中。

“这一切都是真的,是真的,你真的回来了?和小玄一起回来了?承乾,你让我如何相信啊,十年了,我每天都在期盼着你的回归,这里是你的家啊,我千百次对自己说,你离开这个家一定有你的理由,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明白,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只求一件事情,就是让我在有生之前能够再见到你一眼,让你和小玄一起陪伴在我的身边,只要一天,一天就足够了。”

“碧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傻,那么执着,还记得当年在阜阳,你还是萧家的千金大小姐,那日你出来春游,我们在湖上见到,眼神交汇,然后你就认准了我,为我背叛家族,为我生儿育女,甚至于苦苦等候我十年,你心里难道就不怨我,不恨我吗?”谢玄羞愧地看着萧碧云的眸子,然而在他的心中,另一种叫**怜的情感更加汹涌澎湃,这一刻,他真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离开这十年,还不如好好地陪伴着眼前的爱人,共同度过剩余的时光,让她平安快乐。

“怨恨?”萧碧云仍旧是痴痴地望着谢承乾的脸庞,似乎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了谢承乾身上,她微微一笑:“我既然选择嫁给你,放弃了尊贵的萧家大小姐身份,放弃了父母养育之恩,跟随你来到谢家,就准备将一辈子都交给你,你离开谢家的时候,我迷茫过,伤心过,似乎也曾经怨过,恨过,但是那些都太久远了,已经忘记在了心底的最深处,我只记得一点,那就是,我不后悔嫁给你,只要你心中有我,就算让我等上一辈子,我也不后悔!”

阔别了十余年,这一对有情人视线交汇,似乎千言万语在这一刻都不需要了,相爱的人儿,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够体会到对方心中所想的一切,只要确定对方心中有自己,所有的等待和牺牲就都值得了,这,就是爱情。

谢玄的眼神也不由得湿润了,这一天是他久违的,父亲、母亲聚在一起,一家人团聚,再也不分离,这就是谢玄前世的时候在梦中重复了多少次的企盼啊!

他笑了笑,悄然退出了房间,然后轻轻地掩住了房门,将这一刻,这一方空间,留给父亲和母亲独处。